第八十四章 桃林起舞,雪妍被誣陷
桃花鎮真是不負此鎮的名字,就連鎮中的道路兩邊都中了不少的桃花樹,粉色的桃花映襯在昏黃的燈光下,看上去倒是另有一種韻味.來往的人群手中拿著桃枝和桃花.桃花代表著交好運,桃枝代表著驅邪避災,都是有很好的寓意在里面.再說桃花開的又漂亮,難怪這里的人會如此喜愛桃花,就連那些店鋪的門窗上都雕刻桃樹,桃枝,桃花最為裝飾.甚至就連那些小攤小販擺著賣的東西都是和它們有關的.

"大爺,給夫人買支桃花簪吧,夫人帶上一定很漂亮."他們在一個攤位前站著,攤位上賣的都是些桃枝雕刻成的小物件,發簪,手鐲,一尺來長的桃木劍等一些東西.

"爹爹,我想要這個?"軒轅云墨拿著那小的桃木劍看看說,那桃木劍上只是簡單的雕刻著幾朵桃花,不過他很是喜歡,覺得拿回去可以做一個裝飾品.

"想要就買吧,晚飯的時候,不是你云隱舅舅說你要什麼他都給你買嗎,你今天看見什麼拿什麼,讓他給你付錢就是了."軒轅玄霄聽見兒子的話,想都沒想的說.

"那我不要了."軒轅云墨聽後放心桃木劍離開攤位走去其他的地方.

"怎麼不要了,你不是說想要嗎?"軒轅玄霄看著離開的兒子很是不解的問.

"墨兒,你要什麼舅舅買給你."那邊傳來云隱的聲音.

上官雪妍知道兒子不開心了,也知道他為什麼不開心,于是只是站在原地看著軒轅玄霄,這人難道是真不知道兒子在想什麼嗎?還是說壓根就不了解孩子,墨兒想要的只是他這個父親給他買的.自己知道墨兒也是鼓起一定的勇氣才開這次口的,向別人開口要東西這事墨兒是開不了口的,即便那人是他的父親也一樣.可是他現在開口了,軒轅玄霄是怎麼說的,墨兒現在一定很難過.

"軒轅玄霄,你能否過來一下我有話要和你說."上官雪妍最後還是覺得自己要和他明說,告訴他應該怎麼去做一個父親.

"妍兒,怎麼了,你有什麼事要說?"軒轅玄霄拉下上官雪妍幾步也來到一顆桃樹下,這里要安靜一些.

"軒轅玄霄我不否認你很疼墨兒,可是疼他不只是限于教他讀書,教他練劍.最重要的事,你要從小事上去注意他的狀況,至少你要知道他什麼時候開心,什麼時候不開心,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也許不會去注意這些小事.可是你也知道這些年墨兒缺少父愛,即使我給他的再多,依舊不能代替父親在他心中的位置,你的回歸他很開心,即使他不說我也知道.可是我不想他因為你有一點不開心,他是我的一切,我說這些也不是想怪罪你什麼,只是想你多主意一點他平時的情緒,他要那只桃木劍,也許是因為喜歡,可是更多的是想讓你這個父親能送給他.墨兒長大以後很難開口要過東西,沒想到他第一次向你要東西你就拒絕了,你有沒有想過他的感受.我言盡于此,至于你要怎麼做,那不管我的事了."上官雪妍說完,抬起腳就走了.

軒轅玄霄立在原地很久,沒動作,他耳邊回蕩的就只有上官雪妍的那些話.自己真沒想這麼多,還真沒顧忌到墨兒的感受,怪不得自己說完話兒子就轉身離開,原來他是不開心了.自己也許是個不合格的父親,這些年不再他身邊,已經很對不起他了.雖說墨兒十歲了可是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也不是很了解這孩子,只是知道他很優秀,沒自己他依舊可以長大成人,也許就是自己見多了他的穩重不是孩子的一面,所以忘記了他其實也是可孩子,還是個倍加渴望父愛的孩子.妍兒說的都對,有些事是自己忽略了.自己一直想做個嚴父,就忽略了自己也可以是一位慈父,其實嚴父和慈父也並不沖突.

軒轅玄霄站在原地想了很久之後,轉身就又回到那個攤位上,他知道他應該做什麼了.

"攤主,你這里剛才那把桃木劍呢?"上官玄霄看著那原本擺放桃木劍的地方,已經擺上了其他的東西著急的問.

"那桃木劍已經被位客人剛買走了."攤主指著前面不遠處人影說.

"那攤主你還有沒有同樣的桃木劍?"軒轅玄霄看著那人問攤主.

"不好意思客人,小攤上就那一把桃木劍,他的價錢要貴一點所以我進的貨也不多."那攤主說.

"謝謝."軒轅玄霄聽完之後走了.

這邊的攤位上,上官雪妍正帶著兒子在看捏面人的,那藝人的手很巧,技藝也嫻熟,捏出來的東西惟妙惟肖的.

"老板能不能麻煩你,照著我們的幾個的樣子給我們一人捏一個."上官雪妍看出兒子的喜歡,于是問.

"夫人,這沒什麼,倒是難得你們喜歡我老頭的手藝了."那老藝人只是打量了他們一行人一會,就又低頭忙活手里的活計.

"小少爺這是你的,你看看行不行?"老藝人過了一會抬頭遞給軒轅云墨手里捏好的面人問.

"娘親,您看老人家的手藝真好,他像不像我."軒轅云墨把那面人拿到上官雪妍面前問.

"像,墨兒開心的時候就是這樣的,一笑酒窩深深的很可愛.你現在開心了,記得以後不許耍小性子,你父親也不是故意的,他是不了解墨兒,可是你也知道他是疼愛你的."上官雪妍彎下腰扶著他說,這孩子也許是被自己寵的厲害了,在加上現在在外面,自己要求也放松了,他的小孩子脾氣也都出來了.

"娘親,兒子知道了,就是有點難受嗎,墨兒下次不會了.對了,爹爹了,怎麼沒看見他?"軒轅云墨低著頭說,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要一件屬于父親送的東西,銘哥哥都有皇叔送的禮物,白哥哥他們也都有,就自己沒有,自己以前也很羨慕的,當時在想要是父王在也一定會送自己禮物的,可是自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沒想到父王原來不但沒死後來又回來了,那自己也是有父親的人了,也會有父親送的禮物.可是這麼久以來父親沒送過自己什麼東西,所以自己今天才會開口要的,可是沒想到被父親拒絕了,自己覺得父親不疼愛自己,所以才會有點傷心難過的.不過父親教自己劍法和讀書了,那是不是說父王也是疼愛自己的,想到這里他也不覺得傷心了.

"他有事要忙,一會就過來了,我們等等他就行了."上官雪妍聽到他這麼問就知道他不生氣了.那就好了,自己也不希望他們父子之間有隔閡.

"你們在說什麼,怎麼都站在這里?"軒轅玄霄不知道從哪里出現在他們母子跟前.

"娘親說要老藝人給我們捏面人,爹爹你來的正好,就差您的了.來,過來.讓那老藝人也給您捏一個,這樣我們也都有了."軒轅云墨拉著軒轅玄霄上前.

"好,為父聽墨兒的,我們一家人都要捏."軒轅玄霄沒想到剛才還生自己氣的兒子現在竟然不生氣了,那一定是妍兒說了什麼.

他們在外邊逛了很久才回到客棧,也都買到了自己心儀的東西,雖說有點累可是都很開心.逛得開心的他們好像都沒發現身後一直跟著的人,也許是知道了只不過不予理會罷了.

回到客棧的他們都洗漱一下打算睡覺了,不過軒轅云墨的房門卻被敲開了.

"爺,您怎麼來了?"開門的是隨墨,他和軒轅云墨一間客房,也是方便他照顧自家少爺.

"少爺呢,睡了嗎?"軒轅玄霄進門問.

"回爺,少爺還沒睡,奴才去請少爺."隨墨站在門口說,他也不知道這時候王爺過來有什麼事.

"不用了,你先在外面候著吧,我有事要和墨兒說."軒轅玄霄打發隨墨出去.

"是,爺."隨墨轉身出去,並隨手關好客房的門.

"爹爹,這麼晚了您怎麼還沒休息,找兒子有事."軒轅云墨剛准備睡覺就聽到敲門聲,他知道要是有人來,隨墨會去開門的,可是他聽見是自己父親的聲音就走了出來.

"墨兒,今天是不是不開心了,現在不生氣了吧,都是為父的錯.你自小為父就不在你身邊,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和你相處,覺得只要不缺你的花用,教你讀書練武就是疼愛你,可是卻忽略了墨兒的感受,忘記了這些墨兒都是有的.那這個給你的,你不是說想要嗎,那現在不生父王的氣了好不好."軒轅玄霄說完那些,拿出那把桃木劍,這是自己從買走它的那人手里花了幾倍的價格賣回來的.

"桃木劍,謝謝父親,今天也是墨兒的不對,墨兒不應該發小孩子脾氣的,希望父王不要生墨兒的氣才好.這桃木劍墨兒一定會好好保存的,謝謝父王."軒轅云墨拿著桃木劍開心的說,那父王消失的那一會就應該是去買它去了,看來父王還是疼愛自己的.

"那墨兒休息吧,我們明天去看這里的桃花,可不許起晚了,要不然我們可不等你."軒轅玄霄站起身說.

"放心吧爹爹,我一定會早起的."軒轅云墨送軒轅玄霄出門說.

看著走進房間的父王,軒轅云墨拿著哪桃木劍躺回自己的床上,然後把桃木劍放在自己枕邊帶著笑意入睡.

這邊的上官雪妍也笑著躺下睡覺.

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吃完早飯就出發去桃山,打算看看這里極負盛名的桃花林.這里的人也許是極愛這桃花,這一路上也載的都是桃樹,直到桃山腳下他們都能聞到那淡淡的桃花香.到了桃山他們才發現那桃山的桃樹是不同的品種的,所以開的顏色也不一樣.有粉的,白的,紅的還有那種花瓣顏色也不一樣的,人群穿梭在里面,很快就被淹沒了.這麼大的桃樹林上官雪妍也是第一此看到,可惜了沒相機不能拍下來慢慢欣賞了.

"娘親,這里好大呀,您說我在里面會不會迷路?"軒轅云墨躲在一顆茂密的桃樹後面問.

"應該不會的,這里好像沒有桃花陣,只是大一點,那你總是能走出來的."上官雪妍拿掉兒子肩頭的一瓣桃花說.這偌大的桃花林讓上官雪妍不由的想起,那著名的武俠名著里的桃花島,不知道那黃藥師的桃花島可有這里的漂亮.

"桃花陣,娘親那是什麼陣,很厲害嗎?"軒轅云墨好奇的問.

"恩,很厲害的."上官雪妍想想說,要是不厲害那周伯通不至于在里面困了那麼久都出不來.

"那娘親,你會嗎?"

"這個也許吧,娘親沒試過,不清楚.不過娘親倒是想起一首詩來."那也是自己挺喜歡的一首詩,自己喜歡那詩里的意境和作者安貧樂道的曠達胸懷和一種詩酒逍遙的人生境界.

"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半醉半醒日複日,花落花開年複年.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車塵馬足顯者事,酒盞花枝隱士緣.若將顯者比隱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將花酒比車馬,彼何碌碌我何閑.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上官雪妍抑揚頓挫的背誦這首唐寅的《桃花庵》.

"娘親,怎麼以前沒聽你背誦過."軒轅云墨也是第一次聽見這首詩.

"娘親也是剛想起來的.墨兒要不然你吹一曲聽聽.娘親好久沒聽見你吹玉簫了."上官雪妍笑著看著兒子.

"想讓兒子吹玉簫也不難,要不然娘親和兒子合作一曲怎麼樣?"軒轅云墨解下腰間的玉簫說.

"你小子現在膽子大了,敢和娘親講條件了,不過娘親今天又沒帶樂器怎麼與你合作."上官雪妍看著兒子攤主手說,意思是看你怎麼辦.

"沒樂器,娘親不如舞一曲如何,再說父親還沒看見過娘親跳舞呢,兒子也很久沒看了,怎麼樣娘親."軒轅云墨說這話的時候看的是軒轅玄霄,他可是一直在沖軒轅玄霄擠眼睛.

"夫人,還善舞嗎,那不如舞一曲,讓為夫一飽眼福怎麼樣?"軒轅玄霄拍著兒子的肩膀對上官雪妍說.

"夫人,您就舞一曲,奴婢也很久沒看見夫人跳舞了,再說現在這里的景色怎麼美,夫人要是起舞,那一定是桃花仙在世."雯娥也在一邊說.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矯情了,墨兒伴奏吧."上官雪妍看著他們說,看到這里的美景她也是有點心動的.

"是,娘親."軒轅云墨開心的說,這事他以前也做過,以前娘親每次教授自己新曲子的時候都會起舞,就是為了讓自己練習新曲子.現在很多曲子自己都會了,娘親也很少跳舞了.

暗二他們自動守在四周,畢竟夫人的身份不是一般的,她的舞蹈也只能是爺和少爺們可以看得,他們不但要遠離,還要守著四周不能讓陌生人走進.

軒轅云墨的簫聲起,上官雪妍揮著紗綾在桃樹林里起舞.一曲簫,一支舞就在軒轅玄霄的眼前呈現,他覺得那是他聽過的最美妙的曲子和看過的最好看的舞蹈,他實在沒想到上官雪妍還有如此的舞蹈功底,和兒子配合的很默契.看來他們以前是經常配合著曲子起舞,軒轅玄霄想到這里有點不開心了,那兒子的位置下次一定要換成自己才對,自己的琴彈得也不錯,以後妍兒要是在跳舞給她伴奏的就只能是自己,兒子也不行.恐怕軒轅云墨怎麼也沒想到他一心想幫自己的父王,結果還父王給擠走了,不知道他知道了,後不後悔自己的好心.

"真是沒想到夫人竟然舞藝超群,上京那些經過費心培養的小姐們要是目睹了一定自慚形穢的."上官雪妍一舞完畢,收回手中的紗綾,軒轅玄霄走上前去誇贊道.

"你拿我和她們比?"上官雪妍看見他走過來的身影問,那些小姐學習舞蹈是為了取悅那些能給他們更好生活的人,例如博得軒轅玄耀的眼球.自己是因為喜歡才去學習的,自己和她們的目的不同.

"沒有,她們那些人的身份,怎麼能和夫人相提並論.為夫看了夫人的如此絕妙的舞蹈,這個送給夫人可好,也算是為夫的心意."軒轅玄霄立馬改口說,上前一步還拿出昨天偷買的桃花簪插在上官雪妍發間.

"我去那邊看看."軒轅玄霄的接近讓上官雪妍覺得有點不知所措,頭上的東西不知道應不應該取下來.自己要是當著他們的面取下來,不但軒轅玄霄不開心就連兒子也恐怕會不開心.要是不取下來吧,自己總會覺得很奇怪的,他們的關系還沒到這麼親昵的地步,她也就只能找借口躲開了.

"爹爹,娘親她怎麼了?"軒轅云墨看著獨自離開的上官雪妍問,他擔心娘親生氣了,可是為什麼呢.

"你娘親她有些事情要自己獨自想清楚,我們不要去打擾他."軒轅玄霄摸著兒子的頭說,也許是自己操之過急了,才會令她覺得尷尬.

上官雪妍想著自己的事,慢悠悠的走在桃花林的,也沒走多遠就被人給攔了下來.上官雪妍抬頭看著眼前之人,這是什麼事,她攔自己何事,不過上官雪妍只是看著她也沒問.她想對方攔著自己即使自己什麼都不說,對方也會告訴自己的.

"你沒什麼話要問我的嗎,例如我和上官哥哥的關系?"薛巧兒看著眼前的上官雪妍問.

"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我不感興趣,你也沒必要在我面前炫耀."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這少女,這人很奇怪,難道以為自己知道了那些就會讓賢嗎.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和上官哥哥的關系,我偏要告訴你,上官哥哥曾經說過他要娶我當妻子,是你破壞了我們的關系."薛巧兒看著上官雪妍大聲的說,其實這話上官哥哥沒有說過,不過為了自己的目的,自己不得就這麼說.

"是嗎,那恭喜你了."上官雪妍說完就抬腳要走.這女孩真傻,連一個人的真實姓名是什麼都不知道就嚷著要嫁給他.

"你根本不愛上官哥哥,你昨天還對他發火,你不配為他的妻子."薛巧兒再次攔著上官雪妍說,一副替軒轅玄霄鳴不平的樣子.

"原來,昨天那偷窺的人是你呀.在說那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你以什麼身份來管閑事,你只不過就是個路人."上官雪妍兩次被她攔著,都有點生氣了,她本身就有點煩,沒想到還來個給她添堵的.

"我才不是路人了,我是他未來的妻子."

"是嗎,你是他未來的妻子,那我這個現在的去哪里?小姑娘我告訴你,不要說你給他當妻子,就你給他做妾,你的身份也不夠格."上官雪妍諷刺的看著薛巧兒,自己雖說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江湖上那些有名望的大家族沒有姓薛的,就連各城排上名號的家族都沒有姓薛的,那只能說這個薛家,名不見經傳.想給軒轅玄霄當妻子那至少也要是一品大員的嫡女才行,那凌側妃的娘家身份夠高吧,不才是個側妃,說起來也是個妾室.即使軒轅玄霄願意那些族老也不會願意的,皇族里的後代要的就是血統的高貴.說起自己這也是情況特殊,要不然以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嫁進王府.

"你去哪,你就等著下堂吧,你個毒婦.救命呀,救命呀."薛巧兒聽見上官雪妍的話,不但沒有不開心,反而笑著說,大喊救命,然後她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把刀紮在自己身上.

"巧兒……."薛謙正在和軒轅玄霄他們敘舊聽見叫聲先跑了過去.

"我們也去看看."軒轅玄霄他們也跟著一起像聲音的源頭跑去.

"巧兒,你這麼樣了,不要嚇唬哥哥呀,你要出事了我回去和家里怎麼交代.上官夫人我昨天已經為小妹無理和你道過歉了,上官夫人又何必動手了?再說小妹也只是愛慕上官兄,這也沒什麼不對的,我們江湖兒女一項不拘小節的."薛謙抱著躺在地上的薛巧兒,喊著,然後轉過頭看著上官雪妍指責.

"你怎麼知道是我動的手,她可是什麼都沒說,難道這是你們兄妹玩的苦肉計,就是為了讓我夫君看到我毒婦的樣子,然後休妻,讓她嫁給我夫君.你們到是好心思,不過白費了."上官雪妍聽了他的指責也不辯白,只是面不變色的問他.

"上官夫人,切勿亂說,我不可能拿我小妹的性命開玩笑.這里就你們兩人不是你動的手,難道還是小妹自己紮的不成."薛謙聽到上官雪妍的話有一瞬間的變臉,然後很快又問上官雪妍.

"你們都是聽見救命過來的,難道我就不能嗎,只是我比你們里離得近而已.至于她是這麼傷的我哪里知道?"上官雪妍依舊臉色不變的說,那好像她就是個路人.

"大哥,你不要責怪姐姐了,是我不對,不該求她讓我進門伺候上官哥哥,哪怕為妾都可以,才會惹惱姐姐的.上官大哥你也不要怪姐姐,看來是巧兒沒這個福分伺候上官哥哥了."那薛巧兒適時的醒來,說完要說的就又昏過去了.

"這女人真狠毒,好在不是我的夫人."

"就是,這小姐真可憐."

"真是紅顏薄命呀."

周圍的議論聲一片.都是指責上官雪妍的,他們也是被呼救聲招來的,到這里就看見這樣的情景,他們起初不知道原因就只是在一邊看著,現在有那受害人的指正,他們都開始議論了.

"上官夫人,不知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云兄煩請你幫忙看看巧兒的傷勢."那薛謙抱著薛巧兒生氣的看著上官雪妍,然後又看著云隱說.

"抱歉,我今天不救人."云隱看看他們兄妹淡淡的說.

"云兄,你可是神醫,怎麼能見死不救?"薛謙看著云隱吃驚的問,他沒想到云隱會這麼說.他們早就就認識了,他以為云隱不會不給他面子的,可是現在他是什麼意思.他要是不救,那小妹的傷怎麼辦?這可不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既然你們說她是家姐傷的,那就說明她得罪了家姐該死,那如果是她自己紮傷自己,然後用來誣陷家姐,那就說明她更加的該死.那基于這兩種情況,我都不可能施救."云隱隨手摘了一朵桃花說.

"上官夫人是你姐姐?"薛謙睜大眼問,他們怎麼會不知道.

"對呀,玄昨天不是告訴你們了,她是上官云氏,而我叫云隱."云隱無辜的說.

"好,我知道了.那上官兄呢,你難道沒個說法嗎,畢竟小妹是為了你才會被你夫人傷害的."薛謙覺得自己和云隱沒什麼可說的了,只好問軒轅玄霄.

"夫人,那人是不是你傷的."軒轅玄霄黑著臉問上官雪妍.

"你認為呢?"上官雪妍沒回答她,反問到.

"我是怕她的血髒了你的手,你要是想她死告訴為夫就是了,以後這事有為夫代勞.保管你指哪里,為夫打哪里,半點不遲疑."軒轅玄霄換上嬉皮笑臉的樣子說,一點也沒把那薛巧兒的死活放在心里.

"娘親,兒子也可以代勞的,娘親你只要指揮就行了."軒轅云墨也上前說.

"大姐,還有我呢."云隱也插進來說.

"你們好了,把我當什麼了,我怎麼感覺自己成土匪了頭子了."上官雪妍笑著說.

"上官兄,小妹的事,你不打算給個交代嗎?"薛謙看著那邊笑作一團的人,生氣的問,他覺得他們沒把他放在眼里.

"交代?交代什麼,薛謙希望你們下次在陷害人的時候,打聽清楚在出手,不然就像現在傷了也是白傷.你們今天就吃虧在你們的無知上,要真是我夫人出的手,她早到閻王哪那里去報道了.你也應該知道醫者多人身上的髒器了如指掌.還有一點你們不知道是,我夫人殺人從不用兵刃的.今天恐怕也是你們兄妹算計好的吧,你拖著我們,你妹妹陷害我夫人,可惜了,即使沒有我夫人我也不會娶你妹妹的.你們就不要打我的主意了,小心惹火燒身."軒轅玄霄對著他們兄妹無情的說,自己這次是真的看錯人了,還是他變的太快了.

"上官哥哥你怎麼能……巧兒是真心喜歡你的,你怎麼能如此對待巧兒?"那薛巧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醒來的,蒼白著臉說,也不知道是血流多了,還是被軒轅玄霄無情的話給刺激的.

"薛巧兒,請叫我上官老爺,你也比我兒子大不多少."軒轅玄霄寒著臉說,這要是被朝中的老臣知道了,不定怎麼想自己呢,不滿是一定的.

"上官玄,你不要太過分了,你以為我們薛家好欺負是吧,你等著,這事我們沒完."薛謙抱著還在流血的薛巧兒離開,他們在留下了只會是更大的笑話.但是今天的事他記下了,他一定讓上官玄付出代價.

"這薛家什麼來頭,很厲害嗎?"上官雪妍不解的問云隱,自己怎麼就沒聽說過呢.

"大姐,江湖上有個華夏宗,不知道您聽過沒有?"云隱問上官雪妍.

"聽過,好像說在江湖上挺有名的,那和這薛家有什麼關系?"上官雪妍臉色不變的說,如果沒記錯自己就是那華夏宗的宗主吧!那是自己的勢力自己怎麼會不知道.

"這薛家倒不是什麼大家族,也就在他們當地算個人物,可是薛謙的父親聽說救過華夏宗的宗主,所以薛家一直是有華夏宗保護的,也沒人敢得罪他們."軒轅玄霄接著云隱的話說.

"有這原因,我怎麼沒聽說過?"上官雪妍這次是真的不知道了,那薛謙的父親自己根本就不認識,更談不上救過自己.

"我們也是沒聽說過,只是有一次喝醉了,薛謙自己說的,反正和我們也沒有什麼關系."云隱不在乎的說.

"哦."上官雪妍想和你沒關系,但是和我上官雪妍有關系,看來自己要問清楚是怎麼回事了,不能讓人打著華夏宗的名義辦事.

"出來吧,你們跟著我們有何事?"軒轅玄霄突然停下說.

上官雪妍其實也發現有人跟著他們,不過一直沒拆穿,她覺得那兩人沒惡意.

"見過聖王爺,聖王妃和聖世子,大少爺,我們二人是陛下派來的,有密函傳給聖王爺."那兩人出來,跪在他們面前說.

"密函,拿來本王看看?"軒轅玄霄知道耀兒除非是有重大事件,不然不會特意派人來給自己送密函.

"在這里."其中一人拿出密函遞給軒轅玄霄.

軒轅玄霄接過打開看看,臉色不是很好.

"本王,知道了,你們回複陛下,本王立刻前去查看."軒轅玄霄把那密函化為灰燼對你兩人說.

"卑職知道了,卑職兩人現在就快馬趕回去."他們兩人抱拳恭敬的說.

"夫人我們要啟程了,要去下一個地方了,離這里倒是不遠."軒轅玄霄看著天空說.

"你不是說我們要去建安府吧,那可是薛家老宅,我們剛得罪薛謙兄妹,這不是羊入虎口嗎?"云隱一副不能開玩笑的樣子問.

"你還真猜對了,我們必須去不可,走吧先回客棧收拾行李."軒轅玄霄沒理會他說.

"出什麼事了,那上面說什麼了?"上官雪妍問他,能讓他變臉的事不多.

"密函上說,建安府出現了妖怪,一到晚上就到處吃人,現在不少人死在它手里了,就連帶人圍捕它的縣太爺也死了,但是還是沒抓住它.陛下希望我們去看看怎麼回事,哪里現在人心惶惶的."軒轅玄霄雖說不相信有什麼妖怪,可是既然死人了自己就要去看看,還要想辦法解決才是.

"有這事,不會又是誰報複的吧,這個縣太爺也死了,怎麼感覺和上一次遇到的事一樣?那我們快點,說不定又是有什麼冤屈呢,我們又可以為民除害了."云隱一聽來勁了.

"我倒是希望和上次一樣,那也許可以輕松一點,這一次是知府上報,他說自己看過那死者遺體,到處都是齒痕,很像是野獸的印記可是又不完全像."密函上也沒的太清楚,也許耀兒也不清楚,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這麼恐怖那我們去會不會有危險呀."云隱聽後問.

"妍兒要不然你帶著墨兒他們在這里等著我,我帶人去看看."軒轅玄霄想想說,萬一要有危險怎麼辦,自己不如把他們留在這里.

"你覺得我會聽你的嗎,再說我去說不定可以幫到你."上官雪妍淡淡的說.

"好吧,我們一起去,如果有危險,你要帶著墨兒他們離開."軒轅玄霄也堅持的說.

"好."上官雪妍也沒和他爭執她覺得那樣沒什麼意義.

他們很快離開桃山,回到客棧叫齊他們的人收拾行李退房離開.像著建安府奔去,他們現在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是什麼樣子,也不敢輕易下結論.不過他們早到一刻也許就能早一點查清事實,就可以少死一些人.所以他們路上很趕,好在這馬車是上官雪妍特質的,要不然路上還不顛死了.他們終于在城門關閉之前進入建安府,他們沒有先去知府衙門,只是先在街上找了一家客棧住進去.

"客官遠地來的吧?來此地做什麼,要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就盡快離開吧."掌櫃的看她們風塵仆仆的問.

"我說掌櫃的你好奇怪,我們住店又不是不付錢,哪有客人剛到就趕客人走的道理,你這店怎麼開的?"云隱故意很生氣的說.

"店家勿怪,我這位兄弟也許是趕路累了,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店家如此說就一定有你的道理,但是不知道店家何處此言,還請如實相告?"軒轅玄霄做和事佬說,還在掏銀子給店家.

"我也是為你們好,我們這里有妖怪,一到晚上就會跑出來吃人,很嚇人的.啊,外面."那店主看著外面說,突然指著門外高喊.

上官雪妍他們立馬看向門口外,那里只有一道一閃而過的影子,等他們跑出門口的時候就什麼都沒有了,整條街道空蕩蕩的,好像那一閃而過的影子是他們的錯覺.可是不可能他們全都看錯了,那就是證明真有東西剛才在外面.

"夫人可曾看見是什麼?"軒轅玄霄問上官雪妍,他知道上官雪妍的功夫比較高,應該比他們看得清晰一點.

"看著像獸類,不過沒看清."上官雪妍也有點不確定的說,那東西跑的太快,自己也只是看見一個影子.而且好像是悄無聲氣出現的客棧門口的,他們根本沒人發現它在門口,要不是掌櫃的剛好看見了他們還不知道呢.

"我們先進客棧吧,晚上都小心一點,也不知道它會不會再出來了,大家還是不要住太分散了."軒轅玄霄囑咐他們說.

"是,爺."

他們由于趕路著急,誰都累的很,也沒什麼胃口吃完飯,就都是吃點點心就洗漱睡覺了.

"墨兒,今晚讓宸和你們睡吧."上官雪妍在軒轅云墨睡覺之前,把宸送給他,讓宸可以保護他.

"知道了,娘親."軒轅云墨接過宸,很是開心,不要看宸平時和他關系很好,可是就是不和他一起睡,自己怎麼說都沒用,不知道今天怎麼願意了.

"小墨墨,是那個女人讓我來保護你的."宸很快就解答了軒轅云墨心中的疑問.

"娘親,讓你保護我,宸你怎麼保護我,就你這小身板."軒轅云墨提著宸好笑的看著它,他也就只有父王手掌大小,怎麼保護自己,軒轅云墨顯然不信.

"小墨墨,你不要不信了,其實你娘親的功夫就是我教她的,這樣說起來我算是你的師祖了."宸又比劃著說.

"宸,你占我的便宜,我生氣了."軒轅云墨覺得宸在亂說,它一只小狐狸怎麼教娘親功夫.對,宸這些年好像一直沒長大,好像也有八年了自己都長了,宸怎麼一點也沒長,它其實胃口挺大的,每天都吃那麼多.

"我說的是真的,小墨墨我就知道你不會信的,好了不說了,睡覺吧."宸掀起被子的一角蓋在自己身上,他說的可是實話,那女人的功夫是在自己的指導下練成的.自己也算是他的師父了,不過誰讓她現在是自己的主子呢,自己只能受她的壓迫.

夜晚的街道很靜家家閉門睡覺,客棧里的上官雪妍他們也在睡覺.半夜一陣騷亂聲驚醒了他們,于是他們都穿衣起來查看.客棧里住的不只是有上官雪妍他們一行人還有其他人.

"小二怎麼了?"有人站在樓上沖下面問,那里一般會有值夜的點小二.

可是樓下一片黑暗,聽不見店小二的答話.

"店小二,店小二."有人連聲喊.

可是樓下依舊沒人答話.

------題外話------

今天就這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