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意外的熟人,情敵?
"云隱,你先不要告訴家里的,我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回去也不知道怎麼面對他們,見面反而都覺得別扭,不如等我想起來了以後,我們一起回去.放心吧,我的記憶一定會恢複的."上官雪妍攔著到處找紙筆的云隱說,她對于自己可以恢複記憶有九成能的把握,既然宸讓她找尋記憶,就說明她的記憶一定會恢複的,不過好像還差點什麼.其實在見到云隱的那一天起,她都會夢到在一個院落里一個步路蹣跚的小男孩喊著姐姐在追趕前面的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在前面跑,還會時不時的回頭看看.她看不清他們長相,可是醒來時耳邊還回蕩著他們的笑聲.她曾問過自己他們是誰,可是自己給不了自己答案,但她卻始終覺得他們和自己有關.她昨天救完那產婦之後,一整夜的夢里都會出現,一個年輕男子在一間木屋里抱著一位看起來年齡不大的產婦,兩人顯得無助和彷徨.她依舊看不清那兩人,可是能感覺到產婦的痛苦和害怕.她想那也許就是自己曾經的記憶片段,經過柱子媳婦生產的刺激,自己曾經曆過的事就浮現了,不過是比較模糊的.她想下次在遇到類似的事,她也許還能知道一些片段.

"好吧,到時候我也可以回家了."云隱奇怪的說了一句.

"墨兒你現在可以叫我舅舅了吧,你娘親已經認我了."云隱樂呵呵的對軒轅云墨.

"云墨,見過舅舅."軒轅云墨即使在不願意也起身行禮,娘親的弟弟就是自己名正言順的舅舅,那就是自己的長輩,這點自己還是知道的.

"少泉,見過舅舅."軒轅少泉也也起身行禮,看著母親和云叔叔相認,他也在想自己什麼時候可以找到家人.

"奴婢(奴才)(屬下)見過舅爺."其他人也行禮.

"你們這都是做什麼,我們還和以前一樣."云隱不好意思的說,怎麼感覺自己好像身份提高了很多,怎麼感覺有點不適應呢.

"云隱你現在應該稱呼我什麼?"軒轅玄霄剛才還在想自己挺同情這小子的,不知道怎麼妍兒就突然敢注意了.即使和云隱相認,那云隱也不會妨礙自己什麼.

"你是想讓我叫你姐夫吧,這也不是不可能,等我姐記起以前的事再說.墨兒,少泉你們晚上想要什麼,我都買給你們好不好,其實舅舅也是挺有錢的人.舅舅的醫術雖說不如你娘親的,那也是有個神醫的稱號,怎麼說找我看病的人還是不少的.遇到那些有錢的,又為富不仁的舅舅就會狠狠敲詐他一筆.對了,墨兒醫術你會不會,我們家的人都是要會醫術的,你要不會等回到谷里你也是要學的,不如我現在就教你."云隱不買他軒轅玄霄的賬說,轉身和自己的大外甥說話,怎麼說自己也是長輩,買點東西送晚輩也是應該的.可是一想到一後要回去,就有點擔心要是墨兒不會醫術怎麼辦.醫谷世代為醫,醫谷里的孩子從說話識字,就要開始背草藥兒歌,在醫谷里,醫術的高低決定了你在醫谷里的地位.大姐回去肯定沒問題,軒轅玄霄和少泉算外人也沒什麼.可是墨兒他不一樣,他留有大姐的血液,那就是醫谷里的人,他要是不會醫術會被人嘲笑的.

"醫術我也會呀,不用你教,我的醫術都是娘親教的."軒轅云墨還是有點不待見云隱,所以說話也硬生生的.

"那就好,那樣我也就不擔心了."云隱沉浸在自己的開心中,也沒發現自己大外甥的不開心.

"上官兄,云兄,真是兩位呀,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呢.真巧,沒想到在這里又遇到你們了."就在軒轅玄霄他們正在聊天的時候,一位看著略小于軒轅玄霄的青年男子帶了一個少女走到他們的桌子前說.

"薛兄,還真是巧了,你怎麼也在這里."軒轅玄霄站起身說,看著和那人很熱絡.

"上官大哥真的是你呀,巧兒好想你呀,沒想到又見到你了."沒等那軒轅玄霄嘴里的薛兄說什麼,那薛兄身邊的少女就抱著軒轅玄霄的胳膊開心的說.

"薛姑娘,請自重."軒轅玄霄立馬掙開然後看看上官雪妍,就怕她生氣,或者誤會了.

"上官大哥,巧兒是真的想你嘛!"那少女要再次上前抱著軒轅玄霄的胳膊,不過被他躲開了.

"大哥,那大姐姐怎麼一直要抱著爹爹,我們都不抱著爹爹了?"軒轅云墨雖說她不知道那少女要做什麼,但是他很不喜歡,于是開口說.

"二弟,我也不明白,要不你問問她?"軒轅少泉畢竟大一點,在加上以前在凌府的時候,那凌府的少爺也不是什麼好孩子,會經常說一些成人之間的事,他也知道一點.

"好吧.大姐姐,你不要抱著我爹爹,他是我爹爹,又不是你爹爹,再說了男女授受不親."軒轅云墨上前擠走那少女不客氣的說,他並沒有問她為什麼,只是上前擠走她.

"上官兄這是……?"那薛兄拉著要發火的妹妹問,軒轅玄霄.

"是我的錯,忘記介紹了,這是我的次子上官云墨,那邊是長子上官少泉,這是夫人上官云氏."軒轅玄霄介紹著他們母子幾人,介紹到上官雪妍的時候,還小心的扶著要起身的上官雪妍.他以前在外之時就化名叫上官玄,這次也繼續用了.

"上官大哥,你成親了,你怎麼會成親了?你騙我的是不是,上官大哥?"那被擠走的薛巧兒一副不可能的樣子看著軒轅玄霄,哭著問.

"薛姑娘,你這話說的好生無理了,上官又何故要騙你嗎,上官早在十年前就成親了,這奇怪嗎?"軒轅玄霄也生氣了,說話的口氣也就比較重了.這薛小姐說的話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好像自己騙過她一樣,其他人他不在乎,可是妍兒要是誤會了怎麼辦.

"夫人,為夫可從沒和她說過什麼,要是有什麼也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和為夫沒關系."軒轅玄霄趕緊在上官雪妍面前澄清.自己和這兄妹也是去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才認識的,只是覺得薛公子的為人還不錯,倒是可以結交,這薛小姐自己當時也是當他是個小孩子.

"你這話說的多傷人家小姑娘的心呀."上官雪妍淡淡的說,自己要的可是一心一意.再好自己現在對他又什麼,和他也沒實質性的關系.

"管她呢,只要夫人你不生氣就好.來,夫人坐下.小二我們的菜呢."軒轅玄霄又扶著上官雪妍坐下,又催促小二快點上菜.

"薛謙見過嫂夫人,小妹的無理之處,還萬望嫂夫人見諒,小妹也是情之所至."薛謙看著上官雪妍說,這上官兄好福氣,這妻子如此絕色,怪不得他看不上小妹.

"薛公子多慮了,能讓薛姑娘看上那是他的魅力,只能明我的眼光不錯.再說這點小孩子玩鬧的事,我要放在心上,那還不得累死了.就這兩個兒子我都夠煩的了."上官雪妍笑著說,薛謙的話里的意思很有意思,他沒說自己妹妹的不對,意在說上官雪妍要是大度就不該生氣,畢竟薛姑娘那是發自內心的,自己要是生氣那就是沒度量.

"嫂夫人好度量,上官兄好福氣."薛謙不動聲色的說.

"有你這樣的大哥也是薛姑娘的福氣."上官雪妍依舊笑著說.

薛氏兄妹看見軒轅玄霄的樣子就知道他對自己的夫人很好,這次能再見到軒轅玄霄,完全在他們意料之外.薛謙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意後也動過心思想讓妹妹嫁給軒轅玄霄,他覺得軒轅玄霄的身份不簡單.也許會對他們薛家有幫助.可是沒想到軒轅玄霄很快就離開了,讓他們的希望落空了.他們剛才在店里看見他,覺得是意料之喜,可是沒想到他早就成婚了,兩個兒子都這麼大了.他們的希望這次是徹底落空了.

"薛兄你這句話可是說對了,我也覺得我的福氣不淺,我的夫人可是最好的."軒轅玄霄笑著說.

"那上官兄你們用膳吧,我們先走了."薛謙對軒轅玄霄說,然後拉著薛巧兒離開.

"玄,這薛謙怎麼好像和去年看著不一樣了?"他們走後云隱疑惑的問軒轅玄霄.他們去年結識他的時候,感覺他很溫和,怎麼今天感覺怪怪的.

"說不定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他也許原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只是以前隱藏的太深而已,或者有什麼令他不得不改變."軒轅玄霄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說,看來自己也有看錯人的時候.

上官雪妍聽著他們說說,什麼也沒說,再說那些和怎麼也沒多大的關系.自己剛才只所以會陪著他演戲,畢竟那軒轅玄霄也是自己名義上的夫君孩子的父親,那是貼上他們母子標簽的人,當然不能讓她人覬覦了.

吃完晚飯他們一起走上頂樓,回到各自的客房里,這次他們包下整個頂層,客房夠用的,也就一人一間.上官雪妍也沒讓雯繡伺候她,自己進入客房,然後進入空間好好的洗了一下舒服澡.

等上官雪妍洗完澡,換完衣服出來的時候,軒轅云墨他們已經等在外面了,他們說好的要去這里的晚市逛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