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恐嚇,甥舅各自的堅持
"我啥時候說同意啦,你不要亂說的.鐵蛋是我的兒子,我多少錢也不會賣的.你一個外地人,竟然敢得罪我,你知不知道我家那口子可是縣衙里的衙役大人,不單我家那口子是衙役大人,就是我哥哥也是衙役大人.要是我兒子出了什麼事,你們就等著吧."那齙牙婦人聽後先是指著上官雪妍爭辯,然後又威脅的.

"不要說什麼敢不敢的,我已經在做了,你又能如何?衙役呀,怪不得,你敢訛詐我們,原來是有依仗呀,那看來這事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大爺她平常在村里是不是就是這樣的?"上官雪妍聽完她的話,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

"誰說不是呢,村里沒人敢得罪她,他爹原來也是縣衙的衙役,和縣衙里的關系很好,你們還是不要得罪她了."那小寶爺爺歎著氣說,那段氏在村里囂張跋扈的,可是也從沒人敢說什麼,村里因為他那口子在縣衙里當差,其他的村子也不敢欺負他們村子里的人,兒子在縣里的生意也得到他的照顧,那段氏平時自己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算了.誰知道現在膽子越發的大了,竟然敢敲詐了,而且還要這麼多.

"那爺,此是你怎麼看,畢竟她要的可都是您辛苦掙來的錢?"上官雪妍看著軒轅玄霄,她的意思是讓軒轅玄霄處理了那齙牙婦人的依仗.

"夫人,安心便是,剩下的交給為夫.小小的衙役就敢如此張狂,齊浩,等下午我們入了縣城,你去告訴縣太爺就說是爺的意思,讓段氏的丈夫和哥哥回家吃自己的,他要是做不到,就讓他回家吃自己的."軒轅玄霄無情的命令在院子里響起.

"是,爺."那齊浩是那些跟著出來的幾個的侍衛中的一個.

"你好大的口氣,你當自己是誰,還敢命令縣太爺,你也不怕下大獄."那齙牙婦人聽見軒轅玄霄的話,指著他大笑著說.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說到做到.你晚上就能見到你的夫君了,我會讓他知道他是怎麼回來的和你們母子團聚."軒轅玄霄依舊笑著說,不過笑的帶著寒意,竟然有人敢威脅他,吃了豹子膽了.

"大家都快來看看呀,外鄉人欺負人了,鄉親們快點過來幫忙呀.村長呀.這就是你帶進家門的人呀,還要不要我們母子活了,我的鐵蛋呀……."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突然躺在地上打滾撒潑,還在大喊不止.

"齊浩讓她閉嘴,無知村婦."軒轅玄霄看見她的言行,有短暫的失神,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景,很是不能理解.加上那齙牙婦人本就長得難看,現在在地上一滾,地上的泥土粘了一身,看著讓他極度惡心.

"閉嘴,要不,我可是會動粗的,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誰,竟然敢敲詐我們家爺和夫人.我們家小少爺救了你兒子的命,你不但不領情,還來敲詐銀子,你知不知道我家小少爺的身份有多最貴,真是不會知好歹.你現在應該慶幸我家少爺救人時沒損傷,不然你們一家的命都不夠賠."齊浩不知道從哪里拿出刀子在她面前晃悠.

"銀票,給你們我不要了,我真不要了,你們放我走吧."那齙牙婦人掏出衣袖里的銀票不舍的遞給齊浩.她看著那明晃晃的刀子,知道這一行人和自己以前遇到的不一樣,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

"這點銀子我還不看著眼里,不過我不要也不會便宜你."上官雪妍伸出手,隔空把那一百兩的銀票化為烏有.

"妖怪呀!"那齙牙婦人看見那銀票在自己眼前消失不見,解釋不了銀票不見的原因以為遇到不乾淨的東西了,竟然大叫著暈倒了.

"大爺,這是二百兩的銀票,一百兩算是我們主仆這些人的住宿費用.剩下的一百兩,就麻煩您分給村中那些今天在水中抓魚的孩子們,算是感謝他們今天讓的兒子們一起抓魚了,他們玩的很開心."上官雪妍接過雯娥遞過的銀票說.那些魚也許不是村中之人放養的,可是在他們村子的范圍之內就屬于他們的,這好像是農村自古就約定俗成的.現在墨兒他們走進了他們的領地抓了屬于他們的魚,村民善良沒說什麼,可是自己不能讓別人說兒子在和民爭利.這事本來自己就打算走之前處理的,沒想到被那齙牙婦人先找上門來了.

"上官夫人,這住宿費就不用了,我們吃的也是你們的,我們也就只是提供了空屋子給你們住,這在鄉下常有的事,這錢我們不能要.這另一百兩我更加不能要,那魚也不值什麼錢,也就孩子們圖一個樂子."小寶的爺爺推拒著手里的銀票.

"拿著吧,大爺,你剛才也看到的意思了,你要不要這錢也就會沒了,讓它消失,到不如給那些孩子們,說不定還可以買點吃的."上官雪妍的意思是說,那大爺不要她又要化掉了.

"既然這樣,我聽上官夫人的就是,謝謝上官夫人了."

"時候不早了,夫人我們也該啟程了,二十里的路,我們因該很快就到了."軒轅玄霄站起身走到上官雪妍身邊說.

"也好,我們還是趕路吧.雯娥去收拾東西吧."上官雪妍看看天,希望今天不要在下雨了.

"齊浩你們去收拾東西吧,墨兒,少泉你們去收拾自己的東西,我們要趕路了."軒轅玄霄吩咐這種人.

"上官老爺,那鐵蛋……."小寶的爺爺有點擔心的問.

"二."軒轅玄霄聽到小寶爺爺的問話,對著門口喊了一聲.

暗二就抱著被他點穴的孩子從大門口走進來,然後解開穴道,放下那孩子.

"娘,娘你咋了?"鐵蛋被解開穴道之後就跑到昏倒在地的齙牙婦人面前搖晃她.

人多,又只是住了一晚上的時間,所以收拾起來很快,短短一炷香的時間他們已經就收拾好了一切.小院的大門口,上官雪妍一行人和小寶一家道別,然後上車離開.

"這家人的身份不簡單,不會是商人那麼簡單."小寶的爺爺看著遠處的馬車說.他也曾在外面闖蕩過,也算見過世面的,那一家大小的的談吐禮儀絕不是商人會有的.

上官雪妍他們又再次踏上了,前進的路途,朝著下一個落腳點出發.

"娘親,我今天是不是闖禍了,我是不是不該救人呀?"軒轅云墨在馬車里抬起頭問娘親,可是他又不知道錯在哪里了,只是覺得好像給娘親惹麻煩了.

"墨兒,你們今天的做法很對,你救人的行為沒錯.墨兒,娘親很高興你能在看見別人有危險的出手相助,而不是冷眼旁觀.這說明你記得娘親說過的話,也說明墨兒有副俠義心腸.錯不在你,錯在有些人貪得無厭,而自己又沒有自知之明.墨兒,少泉今天的事你們都看見了,同時兩個人獲救,一人感激,一人反咬一口,這就是人和人的不同.物品有價格的高低,那人也有善惡之分.我們對待不同的人就要用不同的方法,對待有感恩之心的人,我們要以禮相待,對待那些總是抱著不良心思的人,我們就要使用強硬的手段,往往這些人就怕這些.可是我們有時候看人也不能只看表面,這些等你們遇到了就自會明白的."上官雪妍又借此機會教導兒子.

"娘親,我知道了."

"母親,兒子也知道了."

車輪繼續上前行進,二十里的路,對他們的馬車來說,行走起來也不費什麼力氣,他們很快就到了這個小鎮上,這個小鎮有個好聽的名字就叫桃花鎮,等他們住下打聽的時候才知道這里的桃花開的極負盛名,很吸引外地的人,尤其是一些讀書人.

"夫人,這為夫倒是聽說過,說這里的桃花也是西越開的最早的地方,我們既然趕上了不如在此停留幾天,看看再走也不遲."軒轅玄霄爭取上官雪妍的意見.

"客官這從明天開始正好是小鎮的桃花節,就在鎮外不遠處的桃山上桃林中舉行,會有各種比賽,很有意思的,你們不妨去看看."店小二也附和的說.

"好吧,我們看看再走."上官雪妍也不反對,她們出來也沒什麼目的.就當是游山玩水了,既然趕上了就好好看看.

"那小二還不快點給我們准備客房,要最好的,我今天要好好睡一覺,明天才有精力好好去看看."軒轅云墨伸著腰說,昨晚他是真的沒睡好.

"好嘞,客官小店剛好還剩下頂層的客房,那是小店最好的客房了,可以看到外面的桃山,不知道客官要幾間?"你那小二看著他們一行人,差不多有二十人,這要是全住頂層那要不少銀子的.

"頂層我們包了,我們家爺和夫人喜歡清靜.,這是房錢,這是賞你的."齊浩拿出一大定銀子給他,然後又丟給他一塊小的.

"知道了,客官,絕不讓人上去打擾你們,我這就給你們打掃去."那小二接過銀子笑著說.

"我們吃了晚飯就去逛逛,這里的夜晚聽說也是不錯的,墨兒要不要和舅舅一起去看看,聽說有好玩的."云隱趴在軒轅云墨的身邊說.

"叔叔,你說的是真的,那我一定要去看看,有什麼好玩的,你可不許騙我,要不然我就不然娘親認你."聽說我好玩的,軒轅云墨這會也不覺得昨晚沒睡好了,興奮的說,還在威脅云隱.

"墨兒,舅舅不騙你,舅舅哪敢呀,要是舅舅說的是真的,那你能不能不喊我叔叔了."云隱一如既往的想讓軒轅云墨叫他舅舅,可是軒轅云墨堅稱在娘親沒認他之前就喊他叔叔,此事讓云隱很是頭疼.

"即使你不騙我也我也不喊你舅舅,還是那句話,只要娘親認你,我就喊你舅舅,現在您甭想."軒轅云墨依舊堅持,他知道娘親早晚會認他的,他怕娘親有了弟弟就會忽略自己.

"那我還是慢慢等吧!"云隱看著上官雪妍說,大姐的決定除了她自己誰也該不了.

軒轅玄霄有點同情的看著云隱,自己和他一樣都是找了妍兒幾年,現在妍兒雖不記得自己,可是墨兒認自己,那自己就和他們母子就是一家人.可是云隱呢,妍兒不認他,就連墨兒都不認她,妍兒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恢複記憶,他可有的等了.

云隱和軒轅云墨就這稱呼問題兩人又談判上了,可是每次都以云隱的落敗為結束,這次也不例外.

"大姐,你就可憐可憐小弟吧,你就看在小弟找你這麼多年的份上,大姐你只要說一句話,小弟也心滿意足了."再次落敗的云隱轉過身子看著上官雪妍說.

上官雪妍也覺得他是自己的弟弟,之所以不認他,那是知道自己認了他,就等于認同了自己原來的身份,可是她覺得還有很多事她沒有弄明白的,不想就這樣糊里糊塗的認了他.可是他說的也對,他小小年紀就獨自出來尋人,其實也挺不容易的,那自己的堅持和他的努力相比又有什麼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