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救人還要賠銀子
"鐵蛋,水生哥."岸邊的少年看見在水中起伏的兩人驚嚇的大喊著說,那些人都不知道怎麼辦,一時都忘記了去叫大人,有些年齡小的都哭了起來.

軒轅云墨看著那兩人,知道在不拉上來,很快就會出事的,于是自己站穩後,抓著鞭子灌輸內力就甩了出去:"抓住鞭子."軒轅云墨對著那伸出頭的水生說.第一次甩到他們面前水生沒抓住,就差一點.軒轅云墨收回鞭子又甩了一次,這次剛好,鞭子的那一端被水生抓在手里.

"抓牢了,我拉你們上來,千萬不要松手."軒轅云墨對水生說,他怕他松開手,萬一自己用力過猛把他給甩出去,那就不是救人是害人了.他說完就用力把兩人甩了出來:"隨墨,接著."

"是,少爺."隨墨注意著自家少爺鞭子的活動方位,好在第一時間接住兩人.

隨墨看著那被甩出來的兩人的,跳起來一只手接住一個,兩人的沖擊力讓隨墨也差點摔倒在地,他好不容易穩著身子,他還在想好在少爺的力道控制的好,要不然自己可是接不住的.

"隨墨,快點逼出他們體內的積水,要不然我們就白救他們了,大哥幫我扶著他."軒轅云墨上岸看著已經陷入昏迷的兩人說,自己抓過那個最先掉下去的人盤腿坐下,運勁于雙掌打在那人的背上.

"咳咳,噗."鐵蛋,經過軒轅云墨的內力沖擊吐出胸腔里的積水,慢慢的從昏迷中醒來,軒轅云墨然後又喂他一粒藥丸,軒轅云墨怕他得風寒了.

那邊的隨墨也和軒轅云墨一樣的辦法救醒那個叫水生的,也接過自己少爺遞過的藥丸喂給他吞下.

"水生哥,你醒了,太好了."一個少年看著睜開眼的水生走上前說開心的說.

"我沒事呀,我不是掉水窩子里了嗎?怎麼會沒事?"水生看著眼前自己最好的玩伴問,他只是記得自己去救鐵蛋然後自己也掉在水窩子里,在後來就什麼都記不清了,好像聽見有人讓他抓住什麼東西.

"是上官少爺救你和鐵蛋出來的,你沒看到那上官少爺只是用一根鞭子,就把你們甩了很高,救出水窩子."小波羨慕的看著軒轅云墨,還有那邊的隨墨,也是很厲害的.

"對呀,那上官少爺很厲害的,那隨墨也很厲害."從事情發生到他們看見兩人被救出來,只是短短的時間,可是他們感覺好像見到了最不可思議的事情.那上官少爺看著也沒多大,怎麼就能用一根鞭子救出兩人,難道會功夫的.對他們來說,武功他們也只是聽說過,但是從沒見過,村中最好的獵戶也就只會一點拳腳功夫,在他們看來已經很厲害了,現在看來那上官少爺比他厲害多了.

"上官少爺?"水生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誰.

"就是那借住在小寶家里的少爺,今天和我們一起抓魚的就是.那不,他們就在那里呢."小波解釋著說,還這指著軒轅云墨他們.

"少爺,我們快點回去吧,您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要趕快回去泡熱水澡,不要受了風寒怎麼好."雯娥拿出一條帕子給他,看著軒轅云墨已經打濕的下半身衣服說.

"好,小寶,我們回去了,你要回去嗎?"軒轅云墨問小寶,他們是一起出來的,再說經過剛才一事,這魚恐怕今天是抓不成了.

"我也回,小墨哥哥我和你們一起回."小寶伸手就去提自己的桶子,可是那里面已經裝滿了魚,他根本提不動.

"隨墨,你幫小寶把桶提回去,我們回家了."軒轅云墨看著小寶一副快要哭的樣子,對隨墨說.

"是,少爺."隨墨笑著接過小寶的桶子,他輕松的提起那桶子就走了.

"小波哥哥我們回家了,你回不回?"小寶走了幾步停下轉身問他堂哥.

"你們先回,我一會就回去了."小波看著離開的他們說.

小寶知道,堂哥現在不回去,然後拉著小陽就先跑了.

"小寶,小陽你們慢點."雯娥看著前面跑著的兩個小家伙叮囑道,她怕他們跑太快摔著了.

可是前面那兩個小子早跑遠了,誰也沒理他.

"爺爺,奶奶我們回來了,小墨墨哥哥抓了很多魚,好厲害的,他還救了掉在水窩子的鐵蛋和水生哥."小寶進了院子就在大聲喊.

"掉水窩子了,那小寶你沒事吧?"小寶的高聲大喊把屋里的人都喊了出來,先出來的就是他的奶奶,聽他說有人掉水窩子里了,趕魚看看自己的孫子.

"奶,不要摸了,癢.我沒下水,我和小陽我們就在岸邊撿魚,那幾位哥哥好厲害他們抓了很多魚,我和小陽都撿不及."小寶扭著身子說,還在咯咯的笑著,主要是他奶奶手在他身上弄的癢癢的.

"你這臭小子,嚇死奶奶了.對了,你的幾位哥哥呢?"小寶的奶*只看見小的回來,就問大的.

"哥哥們在後面,我們是跑回來的,我去迎迎他們."小寶說完就又跑出院門.

"你就不能老實呆一會."小寶奶奶看著孫子那一溜煙就不見的小身子,笑著說.

"二,你們去把熱水准備好,少爺該回來了."上官雪妍從兒子出去後就讓暗二他們去砍柴燒水了.那些柴是他們在不遠處的山上砍得,都是些濕的,他們都用內力烘干的.

"是,夫人."暗二帶著幾個侍衛,去給他們准備熱水去了,不但有少爺們的還有隨墨和小峰的,就連那小陽和小寶都要洗洗.

"娘親我們回來了,我們抓了很多魚的,娘親我們中午吃烤魚行不行?"軒轅云墨走進小院子就開心的說.

"就站那,不要動,不要讓你們身上的怪味熏著你們母親了.快,先去洗洗在過來."軒轅玄霄上前一步攔在上官雪妍面前,指著自己前面的兒子說,那好大的魚腥味,這兩個小子出來好像就忘記自己身份了.

"好像是挺難聞的,我這就去洗澡."軒轅云墨拿起自己的衣服袖子嗅嗅說.

"去吧,熱水二他們已經准備好了,你們這把這個撒在水里,你們洗完就沒有異味了."上官雪妍遞給他們藥包,這里面是一些帶有香味的花草,味道清淡比較好聞.

"知道了,大哥我們快去洗吧."

"好."軒轅少泉也沒了剛才在外面的放松.

"這墨兒,一出來是不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了,這現在就是個鄉下小子."軒轅玄霄站在上官雪妍身邊說.

"我覺的挺好的,這幾年我都是怎麼教導的,他不是依舊在上京混得開嗎,上到他的叔叔下到府中下人,哪個不說他乖巧懂事,都分外疼他.愛玩那是孩子的天性,我們也不能扼殺他的天性.你也知道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以後要承擔很多的責任,那現在我們兩個可以為他遮風擋雨的時候,為什麼不要他過得簡單輕松一點.你不要看他現在玩的挺瘋的,可是他從沒忘記過自己的身邊,你信不信,要是現在讓他去面對其他國家的來使,他只要換上衣服,依舊是那個讓你欣賞的兒子."上官雪妍實在不贊同軒轅玄霄的話,再說墨兒真的很懂事,他知道什麼時候該當什麼樣的人.那幾年也是,他只要跟著自己去采藥,就會滿山的瘋跑,可是回到上京面對軒轅鋅銘他們,他又是那個看似單純實則腹黑的小弟弟,哄得他們開開心心的.要是面對那些欺負他的人,他也不會站著挨打.上官雪妍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教育也不知道是失敗還是成功,活生生的把兒子教育成了一個多面的人.

"是我的錯,讓你這麼多年一個人撐著府里的所有事.放心吧,以後的那些事交給我,那兒子就交給你教導了,等他能接管府里的事的時候,我就讓位給他,這樣也能陪著你過些平淡的日子,到時候我們也蓋一座這樣的小院子,按你的喜好布置."軒轅玄霄看著她的側臉認真的說,昨天進院子的時候,她眼里閃過的情緒被自己捕捉到了,于是才會有這麼的想法.

"那是以後的事,以後在說吧.二,你們去把那些魚挑幾條收拾一下,我們午飯時就吃它們了."上官雪妍轉移話題說.其實她聽完軒轅玄霄的話,心里也有點不同的感覺,沒想到他會有如此的想法,難道他願意放棄自己那高高在上的身份,和自己過那閑云野鶴的日子嗎?自己真的要和他過一輩嗎?他們真的能就這樣走下去嗎?一時上官雪妍的心里多了很多的疑問,不過臉上的表情沒變.

"是,夫人."

軒轅玄霄聽見上官雪妍只是一句簡單的話就打發了他,心中有點沮喪,他知道現在的妍兒還沒有接受他,不過他不會放棄的.

"村長和四奶奶在不在家?上官夫人我是過來謝謝您的,要不是您昨天出手,我家萍萍和孩子也許都沒有了,都怪那鎮上的大夫,他也沒說萍萍是懷雙胎."大門口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然後那人進門就跪在上官雪妍面前磕頭.

"你起來吧,不用謝的,我那也是出于身為大夫的責任,云隱扶起他."上官雪妍躲避他的跪謝,她在這個朝代多年,尤其是從聖王府在上京露面之後,她接受了不少人的跪拜,哪怕那些年齡比她大的,她都不曾躲避心安理得的接受她們的跪拜.因為她知道,那是她在她們那個圈子里應該受的.再說即使自己不讓她們跪拜,她們也依舊會跪拜,她們跪的不是自己這個人,而是自己的那個身份.可是現在面對這怎麼一位平民的青年男子她卻躲開了,那是從走出了上京以後,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失憶尋找回家路的平凡女人,和這些人是平等的.

"柱子呀,你這怎麼了,怎麼還磕上頭了?上官老爺小老百姓不懂事,要有得罪的地方您能不能看在我這老家伙的面上,饒過他."小寶的爺爺聽見聲音從屋里走出來,他昨晚喝的比較多,睡的比較死也不知道隔壁發生的事.所以看見柱子沖上官雪妍跪下十分吃驚,還以為是柱子得罪他們了,于是走上前說.

"大爺,你誤會了這人是來道謝的,再說我們也不是什麼不講理的人."軒轅玄霄一聽就知道那大爺誤會了,于是笑著說.

"老頭子,你胡說些什麼了,那柱子是來謝上官夫人的,你沒看見他帶著禮來的嘛.柱子媳婦昨天夜里難產,他來借牛車,要冒雨去鎮上找大夫.上官夫人聽說了,說自己就是大夫,可以去看看,是上官夫人過去救了萍萍母子三人的性命."小寶奶奶拉過自己老伴拍了他一下說,這老頭子只要喝醉就睡死了,雷動打不醒.

"那是該謝謝,你說上官夫人是大夫呀,那可真看不出來的."小寶的爺爺看著上官雪妍說,他怎麼看都感覺不像.

"我夫人可不單單是大夫那麼簡單,恐怕天下所有的大夫加起來的醫術,也沒我夫人一個人的醫術厲害."軒轅玄霄聽見他們的對話了,轉身對他們說,一副炫耀的樣子.

"那上官夫人豈不是神醫了?"小寶的奶奶吃驚的說.

"我夫人的醫術可比那些自詡神醫的人好多了."軒轅玄霄看著云隱挪揄的笑著說.

"那是大姐的天賦比我好."云隱伸著脖子說,那天賦誰也說不上.

"雯娥姐姐這是怎麼了?"軒轅云墨洗完澡出來,就看見一個青年男子提著一只雞要給自己娘親,于是奇怪的問.

"那是因為夫人昨晚救了他的夫人和孩子三條性命,他來感謝夫人的,那只雞就是謝禮."雯娥,聽見自家少爺的問話答道.

"娘親,好厲害,一出手就救了三條性命,我也要好好學習醫術,將來也可以治病救人."軒轅云墨崇拜的說.

"少爺今天也很厲害,不是也救了兩人嘛."雯娥誇贊自己家的少爺.

"可是怎麼他們沒來謝謝少爺."隨墨說了一句.

"隨墨我們救人不是要他們回報的,那是我們習武之人該做的事."軒轅云墨教訓隨墨,其實他也想對方能來謝謝他.不過他不在乎對方的東西,只是想讓娘親開心一下,讓娘親知道她的教導自己都記得.

"我知道錯了,少爺.我這不是為您抱不平嘛,您的命可比他們金貴多了."隨墨低著頭說.

"隨墨,你說什麼?"軒轅云墨問他.

"少爺,我沒說什麼,您說夫人會不會留下他的那只雞?"隨墨趕緊轉移話題說.

"娘親,不會收的."軒轅云墨看著那硬要留下謝禮的那人說.

"你的心意我知道了,東西你拿回去吧,產婦正要補身子的時候,你把它拿回去給產婦補補身子,這樣孩子也能養的好一些."上官雪妍推拒他的謝禮,不是她看不上,實在是農家的日子不好過,即使生產也不一定有點好東西吃,自己怎麼能要呢.

上官雪妍還真猜對了,柱子家的條件不是很好,產婦生孩子還真沒什麼好吃的,也就只有少數的雞蛋可吃.這只看著不是很大的母雞,還是產婦娘家剛拿來的.知道自己女兒難產,差點去了,產婦的娘哭的傷心,一直說上天保佑,好在都沒事.聽說是被隔壁借住的貴人救了,就做主讓女婿帶著這只雞也謝謝上官雪妍.

"小兄弟你拿回去吧,我家夫人說不要就不要.我們很快就離開了,這只雞我們也沒法帶著,你不如就聽我夫人的,那回去給產婦補身子,那樣孩子也能長的好,也不枉我夫人出手相助了."軒轅玄霄也勸他說.

"柱子你就拿回去吧,上官夫人說的也對,現在你媳婦和孩子重要,這份情你就記下吧."小寶的爺爺也站出來說.

"那多謝上官夫人,多謝上官夫人了."那柱子又跪下說.

"你趕快,回去吧,想必家里人也等急了."上官雪妍對著暗柱子說.

"謝謝你們了."柱子站起來就要往會跑.

"等一下,二,你給他拿兩條魚,這魚你拿回去和豆腐一起燉適合產婦催奶."上官雪妍叫住他又讓暗二給他兩條鯽魚,又告訴他怎麼做.

"謝謝您了上官夫人."柱子拿著那兩條活蹦亂跳的魚,心情複雜,自己的謝禮沒送出去,又拿了人家兩條大魚.

"娘親."看著離開的柱子,軒轅云墨走到上官雪妍身邊.

"墨兒,你們都洗完了?"上官雪妍看著站在上面身邊的幾人問.

"恩,娘親,你怎麼不要他那只雞,還要給他兩條魚?"軒轅云墨有點不理解,這只雞在他看來不值得什麼,自己還覺得他小氣呢,他們家三條人命就只值這一只雞的錢.

"墨兒,少泉,有時候不要用你們的觀點去看待事情,你們從出生就在府里什麼都不缺,甚至沒見過的銅板,所以你們剛出來時就覺得外面的東西好便宜.那現在了,想法是不是不一樣了?那是因為你們知道了一個包子和饅頭的要多少錢去買,一文錢,十問錢可以買多少東西.那一只雞,你們看著嫌少,可是那也許是他們家唯一的一只雞,也不知道養了多久的.他們如果有像小陽一樣大的孩子,或者小于小陽,可是為了那一只雞他就要天天割草,捉蟲喂它,只有那樣他也許才會有雞蛋吃.你們不知道,那雞蛋對于他意味著什麼,也許那雞蛋就是他吃過的最好的東西.要是家庭條件不好的,那就連雞蛋都吃不成,因為雞蛋要賣錢,買糧食.如果娘親接過那只雞我們也就是吃一頓就沒了,可是要是拿回去他們可以給那個剛生產完孩子的產婦吃很多頓,再說那兩條魚也是你們抓回來的,我們也是順便送的,也算是為那兩個孩子做點什麼.另外你們兩個如果是那個喂養雞的孩子,你們此時會怎麼樣,你們站在對方的角度想想,在你們看著不值錢的東西,也許就是他們最能拿的出手的好東西."上官雪妍彎腰給他們整理一下衣服,然後認真的說.

"娘親,我明白了."軒轅云墨底下頭想想說.他們和自己不一樣,他們在能保證溫飽之外沒有多余的銀兩,自己現在也知道他們都很樸實,送禮送的都是最好的.

"母親,兒子也明白了."軒轅少泉也說.

"那就好,你們先去玩吧,娘親去給你們做午飯,中午就吃全魚宴,好不好,這可是你們自己抓回來的魚,看看味道和你們以前吃的有沒有區別."上官雪妍走進廚房,哪里的魚雯娥差不多該處理好了.

"好的娘親."

依舊是那小寶奶奶燒灶,雯娥打下手,上官雪妍主廚.上官雪妍也沒食言,真做了一桌子的全魚宴.小院里的香味飄到很遠的地方,不一會兒就有兩位年輕的婦人帶著孩子走出院子,向飄著香味的院子來.

"上官夫人的手藝真好,上官老爺真是有福氣.老頭子現在怕你們走了,我再吃那老婆子做的飯就該難以下咽了."小寶的爺爺看著桌子上的菜和軒轅玄霄說.

"大爺,說的對,我也覺得我的福氣很好,能娶到夫人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軒轅玄霄也不臉紅的說.

"年輕人知道惜福是好事,上官老爺可是很對我老頭子的胃口."小寶的爺爺摸著胡須和軒轅玄霄說.

"多謝大爺看重."軒轅玄霄也笑著說,他也沒覺得那大爺說的有什麼無理的地方.

"我們吃飯吧,夫人坐."上官雪妍換完衣服出來,軒轅玄霄就過去扶她坐下.

"對對,我們吃飯."小寶的奶奶看見軒轅玄霄的動作只是笑笑,那上官老爺對上官夫人真好,要是自己的兒子也在多好,可是為了養家,兒子和兒媳也只能在外面忙碌.

他們都圍著桌子吃飯,還在贊歎桌子上的菜好吃,也吃的很開心.

"呦,村長你們正吃這呢,這吃的什麼呀,挺香的,我們大老遠就聞到了.不知道能不能吃一點?"一個陌生的聲音插進來,聲音聽著十分沙啞難聽.

上官雪妍他們轉過頭就看見院子里站著兩位婦人和兩個孩子,其中一個長得那叫一個有特色,齙牙,斜眼的,身邊站著一位小男孩,年齡和軒轅云墨差不多.另一位長得端正清秀的婦人身邊站著一個略微比軒轅少泉大的少年,而且那婦人手里挽著籃子,用布遮著,看不見里面是什麼.

"鐵蛋娘,水生娘你們怎麼來了,吃過了沒,要不然進來吃點."小寶的奶奶走下桌子熱情的邀請她們.

"四嬸子不用了,我們是來道謝的,我聽水生說,他今天掉進水窩子,是住在你們家的一位小少爺救的,這不是我准備一點東西過來謝謝."那個長相清秀的婦人拉著自己的兒子上前說.

"水生謝上官少爺救命之恩,水生也不懂什麼大道理,但是知道救命之恩大于天,水生現在也無以為報,就給您磕個頭吧."那叫水生的少年站出來,走到軒轅云墨面前跪下說.

"這位哥哥請起,你這樣的大禮,云墨受不起,再說也是哥哥救人的舉動感染了云墨,你要謝還是謝你自己吧."軒轅云墨拉起水生說,自己當時也憑心而為.

"上官少爺救水生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水生要是不來謝謝,以後在村里就沒法待下去了,小少爺你就不要推辭了."水生的娘說著也要跪下.

"雯娥扶起她,大姐你家孩子的謝禮墨兒已經接下了,你要是在跪那就是折她的壽."上官雪妍用內力托著她彎曲的雙膝,讓雯娥扶起她.

"夫人勿怪,是小婦人莽撞了."那婦人聽見上官雪妍的話,她以為上官雪妍生氣了,趕緊說.

"我沒怪你意思,我理解你的心情."要是有人救了墨兒,自己也願意做任何事.

"我說李氏你跪什麼,你知不知道,要不是這小少爺,我們的兒子也不會掉到水窩子里去.我可不是來道謝的,我是來找他們要醫藥費的."那最先的聲音又想起,不過這次說的更加難聽.

她的話一出口,頓時院子里的人都看著她,不知道她這話說的是什麼意思.怎麼有點來找茬的樣子,聽他那意思她兒子掉水里是少爺的錯.

"段氏,你又胡說什麼?"小寶爺爺生氣的說,這段氏平時在村里就囂張的很,現在這這不是明顯也找麻煩的,自己可不能不管.

"你們都看我做什麼,我兒子說了,要不是你們這些富家少爺也去抓魚,把河里的魚抓完了,他也不會去深一點的地方,也不會掉到水窩子里去.那不就是因為你們他才掉到水里去的,現在我兒子得了風寒,你們把醫藥費給我,我也就不找你們害我兒子掉到水里的差點丟命的事了."那齙牙婦人一副我很大度的樣子.

"娘親,他不可能得風寒,我救他們上來的時候,就怕他們得了風寒我喂了藥的."軒轅云墨拉著上官雪妍的衣服說,他也有點不明白事情怎麼會是這個樣子,自己是不是惹禍了.

"墨兒,娘親知道了.你的話也有道理,既然那樣你還是一起追究吧,說個數,我好一起給你."上官雪妍安撫好兒子,然後對那齙牙婦人說.

"這樣既然夫人你這麼說,我也不多要.村里人都知道我兒子以後會和他爹一樣都是要在縣衙做衙役的,那可是每個月有很多銀兩拿的,你就給我一百兩算了."那齙牙婦人怪笑的開口,說道丈夫是衙役的時候,還故意的看了他們一樣.

可是那些人沒一個看她.

"是不多,我想問一下,這可算是你兒子的賣命錢?"上官雪妍聽後淡然一笑,問了一句奇怪的話.

"那當然了,你給了這一百兩,我就不找你們害我兒子差點喪命的事了."那齙牙婦人聽著上官雪妍給錢,笑的更加開心,不過那張臉看著更加奇怪了.

"雯娥,給她.二,那孩子帶出去扔在今天少爺抓魚的河里,然後帶回尸體給我看看,那可是我花了一百兩買來的."上官雪妍給暗二使個眼色說.

"上官夫人,不能呀?"小寶爺爺攔著說.

"沒事的大爺,我夫人有分寸."軒轅玄霄低聲對那少爺說.

"可是……."

"安心,大爺."

"是,夫人."暗二抓著那孩子跳出院子,消失在大家眼前.

"娘,娘,救命呀,娘……."那齙牙婦人還在看雯娥給她的銀票,根本沒發現兒子從自己身邊消失了,直到傳來兒子那驚恐的聲音才回過神來.

"你憑什麼抓走我的兒子,你還我的兒子."那齙牙婦人把銀票塞在衣袖里走山前質問上官雪妍.

"他的命是我用一百兩買回來的,從你接我的銀票那一刻起,他就不是兒子,他那條命就隨我處置,這不是你答應的嗎?"上官雪妍看著那被問娥攔著的齙牙婦淡淡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