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農家抓魚小子云墨
上官雪妍弄好一切走出來:"母子三人都沒事了,你們可以去看看了,孩子在母親肚子里癟的太久了,以後身體會有點不太好,我會給他們開些藥,你們熬成水,給他們隔幾天泡一下,以後慢慢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上官雪妍出來看著那些人說.

"母子三人?萍萍不是懷一個嗎?"那柱子娘先醒過來問.

"你們不知道嗎,就是因為懷了雙胎才會導致難產的,不過那女嬰要比男嬰小的多,對了,是對龍鳳胎,哥哥先出生."上官雪妍說完就離開了,自己該做的事都做完了.

"云隱,你開一個藥方,強身健體的,不過藥性要溫和一點,那嬰兒太小了,你在藥箱里配一副藥給他們,然後把藥方留給他們吧.對了,你在開一副給產婦條理身子的藥方."上官雪妍在回到這邊的院子的路上和云隱說.

"大姐那調理身子的藥,我沒問題,可是那給產婦條理身子的藥,這不在我所學之內,我也只是略有涉獵."云隱停下說,他又不是婦科大夫,好不好.

"我知道了,那你按我的方子來."上官雪妍聽後也就明白了,隨口說了一個藥方.這個社會有多少大夫會去學婦科,再說學婦科要和那些女人打交道,可是這里的習俗不允許,那些會看婦科的大夫差不都是花甲之年的老人了.

"你們回來了,累了吧.我命人給你少了熱水,你先去洗洗吧,那樣會舒服一點."軒轅玄霄一直站在廊下聽著對面的聲音,可是他卻沒有過去,他知道他去不合時宜.他此時想到那年在山谷里上官雪妍生產墨兒的時候,那是的妍兒有點孩子氣,什麼也不知道,即使她自己是大夫,也不明白生產是怎麼回事.他一個男子又是身份高貴的王爺,怎麼可能會接生,只能抱著喊痛的上官雪妍,一向不信鬼神的他,無措跪下對天祈禱.雖說後來妍兒順利產下墨兒,可是也就那時候他發現她好好像開竅了,什麼都能自己做了,孩子也照顧的很好.妍兒生產那天那是他一生中最難過的日子,最深刻的記憶,就在剛才又被勾了起來.

"我知道了,謝謝你,你先去休息吧."上官雪妍愣了一下說,沒想到他想的真周到,自己本來就打算回來洗澡了,不過是進空間里洗.

"妍兒,我們再也要不要孩子了,我們有墨兒現在還有少泉,夠了,我再也不要看著你痛苦了而我卻不能做在什麼,那感覺一次就夠了."軒轅玄霄在上官雪妍走過他身邊的時候他突然抱著上官雪妍,聲音帶著悲傷說.

上官雪妍被她突然抱著就想一掌劈開他,不過聽見他的話,沒動手只是僵直著身子讓他抱著,自己一動不動.她知道他是被隔壁生孩子的事給刺激到了,想起了以前的自己生孩子時候的事,不過關于那事自己是一點印象都沒有,看他的樣子當時的情景應該挺凶險的.

"那些都過去了,你放開我吧,你看墨兒都在看著了."上官雪妍低頭看著軒轅云墨和軒轅少泉,看著他們擔心的目光,輕聲對抱著自己的人說.她雖說對他沒什麼記憶可是一直也不排除他接近自己,上官雪妍也說不上為什麼,也許是潛意識里自己還是接受他的.

"你們怎麼在這里,去睡覺了,小孩子要早點睡才能長高身體."軒轅玄霄聽見上官雪妍的話,放開他,看見身邊的兒子,有點惱羞成怒的說.

"知道了,爹爹,爹爹你的耳朵紅了."軒轅云墨笑著跑回屋里去,他知道父母沒什麼事,他也放心了.

"這臭小子,該打."軒轅玄霄也笑著說.

"你敢動他試一試,那是我兒子."上官雪妍進屋之前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我才是一家之主."軒轅玄霄在她身後說,臉上帶著笑意,自己剛才抱著她,她沒有拒絕.

"王妃,水好了,您洗澡吧,我去外面給您守著."雯繡看著上官雪妍進來說.

"好吧,我一會就好了."上官雪妍和她說.

上官雪妍一早醒來了,昨晚的雨的下了一夜,下的也挺大的,他們聽著雨聲入睡,在加上半夜被隔壁鬧的睡不好,第二天醒來,都看著精神不如以前,上官雪妍看著兒子們的樣子有點心疼,所以做早飯的時候就做了藥膳粥,給他們吃.

"小寶,你吃完飯沒有,我們去抓魚了,快點,他們都已經走了."大門外傳來一個少年稚嫩的聲音.

"小波哥哥,我來了."那小寶聽見有人叫他,他咬著饅頭就外我們跑.

"娘親……?"軒轅云墨看著跑出去的小寶,看著上官雪妍,他們沒有在正吃飯的時候跑下桌子,那樣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他們自小的禮儀是不允許的.

"去吧,雯娥你也跟著去吧,看好小陽."上官雪妍看著兒子詢問的眼神點頭,然後讓雯娥跟著,主要照顧小陽,她擔心那幾個孩子玩的起興的時候,會顧不得小陽.

"是夫人."雯娥牽起來小陽跟著少爺們出去.

"小寶,你去哪里?"軒轅云墨看著往回跑的小寶問.

"我忘記拿桶了,要裝魚用的."小寶邊跑邊說.

"你們放心,他很快就會回來的,他跑的可快了."小寶的堂哥小心的和軒轅云墨說,他看著和堂弟一起出來的人下了一跳,他沒想到堂弟家會出來幾位自己不認識的人,看樣子那是些富家少爺,他有點害怕人家看不起他.他有一次和父親去賣菜就被一個看著是有錢人家的少爺罵他說是鄉巴佬.

"你叫小波是吧,我叫上官云墨,這是我大哥,上官少泉,我們昨天路過這里,借宿在小寶家的.下雨天捉魚,是不是很好玩,我和大哥第一次見.你能不能教我怎麼抓魚,你們經常下水抓魚嗎?"軒轅云墨笑著和他說,還在介紹自己.

"我們也算是經常抓魚了,只要下雨就會抓魚,平時也抓不過都是些小魚,這一下雨都是一些大魚,可以賣錢的,我上次下雨兩天抓的魚都買了好幾百文錢."小波看著軒轅云墨說話客氣,知道他和自己知道的那些少爺也許不一樣,也願意和他說話,說起自己上次抓魚的收入很是開心.

"你好厲害呀,那還真不少,我還沒有自己掙到過錢呢!"軒轅云墨現在也知道好幾百文錢在自己看了是不多,可是在這些靠種地的為生的百姓看來已經是不少的收入了.

"我娘也是這麼說的,你們看我們到了,已經有不少人了,我們也快點過去,要不然就沒有好位置了."小波開心的說,看著前面的人群跑過去說,畢竟是個孩子.

"二弟,我們也要和他們一樣嗎,父親和母親知道了會不會生氣呀,這不是我們應該做的,也更加不是二弟你能做的?"軒轅少泉攔著軒轅云墨問,他是聖王府的聖世子,身份高貴,怎麼能和那些人一樣,有*份的.

"大哥沒事的,娘親讓我們出來,就代表娘親同意了,娘親說過這次出來就是讓我們拋掉那高貴的身份,體會一下不同的生活,那我們現在就當自己就是一個農家小子,不就行了.大哥看他們一定很好玩,我們也快點去."軒轅云墨自己先跑了過去.

"大少爺,您就聽小少爺的吧,王妃也希望您們出來就玩個痛快,她說您們還是孩子,就要有個快樂的童年.大少爺您就不要辜負王妃的好意了,去玩吧,您看小少爺和隨墨多開心."雯娥她一直待在上官雪妍身邊,至于上官雪妍教育軒轅云墨的方式她們很熟悉.

"謝謝,雯娥姐姐,我知道了,小峰我們也去試一試,今天抓到魚,就讓母親做魚湯喝."軒轅少泉聽完雯娥的話,好像放下了這麼久以來的壓在心里的包袱對自己的隨從說,腳步也輕快了很多.

"是,少爺."小峰也開心的說,他跟著的大少爺也有幾年了,其實大少爺也不是很快樂,尤其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後,一直擔心王妃和王爺知道了趕他走,一直過得小心翼翼的,不過現在好了.

"隨墨,你腳下就有一條大魚,快點抓住它,快點,快點,跑了,跑了."軒轅云墨挽著褲腳站在水里,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隨墨的腳下.初春的天氣帶著涼意,他卻一點也不覺得涼,站在水里笑的很開心,這時的他哪里有在上京時的樣子,現在活脫脫的一個農家小子的樣子.

"少爺,你腳下也有一條大魚."隨墨指著軒轅云墨的腳下說.

"在哪里,在哪里,看到了,我讓你跑,小爺看上的獵物哪有跑的掉的.小寶接著了."軒轅云墨掏出腰間的腰包,那里有銀針,他拿出來,站在水里屏氣凝神,看准機會就甩了出去,然後那些中了銀針的魚就慢慢浮了上來.他就撿一條魚拔一條魚身上的銀針,然後扔到岸邊的小寶身邊.

"雯娥姐姐,你看小墨哥哥很厲害的,誰都沒他抓的魚多!"站在岸邊看的云正陽也開心的說,他也走上幫助小寶撿那些軒轅云墨仍到岸邊的魚.

"小陽,你慢點,你身子還沒好利索呢."雯娥看著小陽那忙碌的小身子擔心的說.

"知道了,雯娥姐姐."小陽回答著雯娥,可是自己的小身子也沒停下來,撅著小屁股,那叫一個忙呀.

一條不太寬的河流里,里面都是些不大的小少年,岸上的,水里的,他們此時都笑的很開心,此時的他們無憂無慮的,以後也許會身份不同,可是他們現在都在為一件小事而開心著.

"大哥,你看我抓的魚大不大,中午讓娘親做烤魚吃."軒轅云墨舉著一條魚說.

"二弟,我也抓了一條大魚讓母親中午煮魚湯喝."軒轅少泉也站起身說.

"兩位少爺你們是打算,中午讓夫人做全魚宴吧!"雯娥也站在岸邊笑著說.

"那不行,娘親太累了."軒轅云墨搖著頭說.

"鐵蛋,回來,那里危險."就在他們主仆討論這些魚讓上官雪妍怎麼做的時候,就聽見一聲高喊聲.

"鐵蛋,回來."有一個少年就想去拉住那叫鐵蛋的人可是動作慢了一步.

"我不回去,那里面的魚多."那遠離眾人的少年對著大家說.

"不行,哪里水深,不能過去."

"鐵蛋,回來吧,要是你娘知道了,又會打你的."有人說.

"沒事的,我……."那叫鐵蛋的少年話沒說完就消失在眾人眼中.

"鐵蛋呢,怎麼不見了?"有人看不就他就問.

"不好了,鐵蛋掉水窩子里去了."一個大一點的少年說,說完他就往鐵蛋消失的地方游去.

"水生哥,危險."有人叫那個大一點的少年.

"救命呀……."這時水里他們又看見鐵蛋的手舉了起來,還喊了一句.

那叫水生人很快游到鐵蛋的身邊,抓住他起伏的身子,就把他往岸邊拉,可是也許是那鐵蛋沒力氣了,也許是害怕,他緊緊的抓住水生不放,以至于水生游不動,也沒被拉著下沉,這邊的人就看見他們都在原地起伏.

"大哥讓他們先上岸,隨墨把你的鞭子給我."軒轅云墨看著那鐵蛋消失的地方,離自己這里也不是很近,自己要救人就要走近才行,他現在在岸邊,于是又向前走了一段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