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雨夜行善救三命
"這可使不得,哪里能讓上官夫人做飯給我們小老百姓吃的,這可不行,這要是傳出起,那我老婆子可沒臉了."那婦人突然站起來說,看起來很緊張.

"老夫人,我家夫人也不是特意做給你們吃的,這也是我家少爺吃不慣外面的飯菜,我們夫人也不想看著少爺餓著了,才會自己下廚的."雯娥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就把她給嚇著了,趕緊的又說.

"大嬸子,您這是做什麼,我們一家現在借住在你們家,您就把我們當成來走親戚的晚輩不就行了,那我這個晚輩是不是應該給長輩做頓飯吃."上官雪妍飯下手里正在處理的肉類說.

"可是上官夫人您……."那婦人還是不太同意的,她覺得這不應該.

"大嬸子,我們也不是什麼高門顯貴的人家,只是我家爺做點小生意,家里有點閑錢.他因為常年在外做生意不在家,這次回來有點閑暇,就想帶著我和孩子們出來游玩,我們今天能借住到您們家也算我們兩家有緣,再說孩子們是吃慣了我做的飯菜,不是我做的也不吃,您說為了孩子,這還不是也得我做.我知道了,大嬸子您是不信任我的手藝吧,那您就等著吧,我一會保管您多吃一碗飯.不過大嬸子,今天的飯沒您幫忙還真不行,我們主仆燒灶可不在行,您就坐下燒灶吧."說完上官雪妍不等那婦人在說什麼,就把她按在灶前的小凳子上,自己就又回到案板前.

一頓飯,那婦人燒灶,雯娥打下手,上官雪妍主廚,很快就做好了.現在外面的天也黑了,屋中已經點上了油燈.

"爺,少爺可以吃飯了."雯娥端著菜走進來.

"恩,知道了."

"這不是老婆子的手藝吧,聞著挺香的."那大爺笑著說,一點也沒有說自己老伴不是的意思.

"就你老頭子鼻子靈,今天的飯菜還真不是我做的,那是上官夫人做的.我可是知道你還有一些好酒放著呢,你吃了上官老爺的飯菜,那酒可不許私藏了."那婦人笑著說自己老伴說,一點也沒有漏他底的覺悟.

"老婆子這不用你說,我這就去拿,我可不是小氣之人."那大爺站起身就要往里屋走.

"那就多謝大爺了,隨墨你也去把我們的酒拿一些過來,也讓大爺嘗嘗."軒轅玄霄站起身,對著外面的隨墨說.

"是,爺."隨墨聽後就跑了出去.

軒轅云墨兩兄弟自動去廚房端飯菜,吃飯分兩桌坐的,上官雪妍一家和那大爺一家三口在堂屋擺的桌子,那雯繡他們在另一間屋子擺了一桌,上官雪妍他們一家吃飯的時候也不需要人近身伺候,主要是上官雪妍不喜歡有人看著她吃.本來是打算男人一桌,女人一桌的,再說這樣也合乎規矩.軒轅玄霄可不願意委屈上官雪妍在那張低矮的桌子上吃飯,讓她坐在大桌子上吃,那大爺也沒說什麼也讓自己的老伴坐在大桌子相陪.

"墨兒去吧,這顆藥丸送去給你父親和你云隱叔叔解酒,他們剛才喝的都有點多."吃晚飯後,他們一家被那婦人安排在院子的空房間里,上官雪妍和雯娥住一間,他們父子和云隱住一間,其他的人住一間.農家都是那種大土炕,可以並排睡好幾個人都不會擁擠.不過上官雪妍擔心兒子們睡不習慣,就把馬車里的准備的鋪蓋拿出來給他們用.

"知道了娘親,那小陽弟弟明天可以和我們一起去玩嗎,他一個人待著好可憐的."軒轅云墨想著那小陽弟弟,就不免的覺得可憐.小陽就是他們在那個小鎮上撿到的小乞丐,他的傷是沒什麼大事了,不過由于以前的長期的營養不良,上官雪妍想讓他趁這次機會好好休息一下,自己也可以給他養一下肉,給他取名就叫云正陽,以後的路看他自己的,他們先帶著他再說.

"可以,不過你們要下心的照顧他,不要讓他到水邊去."

"知道了娘親,我去給他說,娘親您休息吧."軒轅云墨拿著藥丸就跑了出.

"王妃,您也休息吧,奴婢幫您守夜."雯娥,進來說,他們現在畢竟在外面,不是在王府,凡事都要注意一點.

"沒事的,你也睡吧,這里可比府中安全多了,也沒什麼是非."自己的這幾個丫鬟老是把自己當作那些軟弱的貴婦人,可是自己哪里是了,再說在外面,也沒人知道身份.

"是,王妃."雯娥想想也是,她們一路安全無虞.

"女人,你又把本王丟了是不是?"宸突然出現在上官雪妍的懷里.

"我那敢呀,誰讓你身份特殊了,我晚飯的時候不是讓墨兒去送你喜歡吃的飯菜嗎,你有沒有良心呀."上官雪妍抓著宸舉起來來回回的搖晃,她們借宿的時候就把宸給留在了馬車上了,一時想讓他看著行李,二是也不想它被人認出來,不然要引起轟動了.平時抱著它,它蜷縮著看不見臉,誰也認不出它是什麼.可是在人家家里,要是有人問起怎麼解釋.

"不要搖了,我要暈了,好了,我不說了,我要睡覺了."宸被搖的暈頭轉向的,才不得不妥協,要不然這女人會一直搖晃下去的.

"你早說不就結了,睡吧."上官雪妍放下宸在炕上,自己也和衣躺下睡覺.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上官雪妍聽到隔壁好像很吵鬧,還夾著著哭泣聲,大人孩子的都有,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過了一會兒,就聽見他們住的這個小院的的院門,被拍的震天響,還伴有叫喊聲.

"來了,誰呀?"上官雪妍聽出這是那婦人的聲音,看來是起來開門的.

上官雪妍也起身站在窗外想外看,就見那婦人披著衣服走到門口問著是誰,然後取下門栓開門.她剛打開門就見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跪在她腳邊:"四奶奶,我是隔壁的柱子,是來借您家借牛車的,我家萍萍她難產,產婆說快不行了,讓我去鎮上給她請大夫."那看著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泣不成聲的說.

"柱子,你起來,你剛說萍萍難產,那可怎麼好呀,這可是大事.走,我給你套車,你趕快去鎮上吧,不過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大夫,現在又事下雨天,你怎麼不找人和你一起去."那婦人聽說後,拉起柱子就走向後院,邊走邊說.看著比那柱子都要著急.

"四奶奶,我也只是去碰碰運氣,不然萍萍和娃娃怎麼辦呀?"那青年男子捶著自己的頭說.

"你這是做什麼,放心吧,好人都會沒事的,那萍萍可是個好兒媳,會母子平安的."那婦人一邊安慰他,一邊解著那拴著的牛說.

"產婦難產,你現在去找大夫根本來不及,要是相信我,我可以救她."在他們牽著牛車即將出門的時候,身後傳來悅耳的聲音.

"上官夫人,您了起來,您會醫術?"那婦人和那叫柱子的青年回頭就看見上官雪妍站著廊下看著他們,那婦人顯然有點不相信上官雪妍的話,直直的盯著她看,這上官夫人怎麼看也不像是大夫.

"大嬸子,他現在去找大夫根本來不及,產婦等不急,你們要是信任我,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去她."上官雪妍不躲避他們,又說了一句.

"你們就讓我夫人去吧,我夫人的醫術就連云隱神醫都不敢和她比."軒轅玄霄他們剛好聽到聲音出來,站在上官雪妍身後說.

"上官夫人您真的會醫術,那太好了,柱子快快請上官夫人去你家."那婦人看著他們一副就是如此的樣子,想來那上官夫人應該是真的會醫術,再說她說的也對,現在去請大夫真的來不及,來回四十里的路,下雨天又不好走.

"哦,好."柱子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反應,只能聽那婦人的話.

上官雪妍帶著雯娥和云隱一起去隔壁的院子里,等他們到的時候,那院子里亂成一片.屋里的痛叫聲,穩婆的慌亂聲,一個三歲左右的孩子站在廊下的哭喊聲,加上雨聲,不同的聲音在這個雨夜交雜著,考驗著這個小院里的每個人.

"柱子,不是讓你去你四爺爺家借牛車去了嗎,你怎麼回來了,沒借到嗎?"一位看著有四十左右的婦人問.

"娘,我把大夫請來了,這是住在四爺爺的上官夫人,她說自己是大夫,可以救萍萍."柱子指著身邊的上官雪妍說.

那夫人聽著自己兒子的話,看著上官雪妍,借著屋里傳出來的微弱燈光,她打量著上官雪妍,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看著就像是富家夫人,真的會醫術嗎?奇怪的是下雨天,他們的身上都是濕的,可是她身上竟然沒沾染一點水跡,就連腳下都是干乾淨淨的.

上官雪妍聽見屋里越來越弱的聲音,知道產婦要不是沒有力氣喊了,就是已經快不行了,于是徑直走了過去.

"這位夫人,您不能進去……."那柱子的娘想上前攔著上官雪妍,不讓她走進去.

"你這夫人好奇怪,我家夫人是救人怎麼就不能進去,你想不想你兒子和孫子沒事?"雯娥攔著她問.

"我當然想了,可是誰知道你家夫人是不是真的大夫,要是她不是大夫,那不是害了我的兒媳和孫子嗎?"那柱子娘生氣的說.

"這普天下還沒有我就夫人救不了的人,你就安心等著吧."雯娥有點生氣的說,就憑夫人的身份,要不是心善他們連見都見不到她.

"柱子娘你就聽這個姑娘的吧,在說現在找大夫也來不及,你聽聽里面的聲音."一同來的大嬸子拉著柱子娘說.

走進屋里的上官雪妍就聞到那熟悉的血腥味,一位年過半百的老婦人站在炕邊看著產婦越來越虛弱的聲音,自己卻手足無措.上官雪妍不得不上前,現在救人要緊.

"云隱,參片."上官雪妍開口,他知道云隱就站在外面,那參片就在那藥箱里就有.

"大姐,接著."云隱隔著窗子用內力打進去參片.

上官雪妍接到參片就掰開那產婦的嘴,塞在里面,自己要先給她吊著命才行.喂完參片,她又給那產婦施了急救,最後輸了點內力,保證她在生產時沒有危險才行.上官雪妍做完這些,摸著那產婦的肚子,之所以造成難產那是因為孩子調皮,里面的兩個小家伙,有一個是差不多橫著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只能剖腹取出孩子.上官雪妍弄暈那穩婆,自己就開始從空間里拿出手術用具.

時間過得很慢,外面的人很是著急,又聽不到里面有什麼聲音,幾次想進去看看,最後被云隱給點著穴,就安靜多了.里面的上官雪妍剖腹取出兩個嬰兒,清理一下然後放在一邊,又縫合好產婦的傷口,不過又用藥加靈液很快的治愈她的傷口,上官雪妍可不想有人看見她的傷口,這在古代可是不是什麼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