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下雨借宿農家
"大姐,這天氣看著不太好,一會說不定要下雨了,我們要不要找地方躲避一下."云隱抬頭看看天,然後走進馬車旁對著里面的上官雪妍說.

"是呀,主子這天陰沉的厲害."暗二也說.

"看看附近可有村落,要是有我們可以借住一晚."軒轅玄霄的聲音從馬車里傳出來,他以前在外面的時候遇到到此類情況,不過都是在附近人家或是破的廟宇里躲避.

"回爺,前面好像有村落."暗二抬起頭看看遠方說.

"那就快點走吧,運氣好的話,也許我們就有地方住了."軒轅玄霄催促他.

"是,爺."暗二加快了趕馬的速度,那些侍衛也讓身下的坐騎奔跑了起來.

天色越來越陰沉,天空中一大片的烏云飄在他們一行人的頭上,好像這片烏云就認准了他們,一直在跟著他們移動.

"大爺,我們過路的,看著天色好像快要下雨了,不知道家中可有房屋借住,我們可以付銀兩的."一個侍衛看著面前的男人說.在下雨之前他們終于趕到了那個小村落,然後在村頭敲開了一家人的大門,開門的是一位四五十歲的大爺.

"過路的?你們進來吧,家中倒是還有幾間破屋可以住."老人看著門口的那些人,他們穿著的衣料是他從沒見過的,說話的口音也不像是本地的,不過有孩子和女人,看著也不想壞人,所以才讓他們進來.

"謝謝您,大爺."

"爺,夫人,少爺請進."那侍衛對著上官雪妍他們說.

他們一起隨那老人走進院子,這個院子挺大的,是個典型的農家院子,里面劃分的有菜地,養的有雞鴨,院子里的屋子也不少,看來這大爺的生活過的還不錯的.上官雪妍看著這個井井有條的小院想,這里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差.

"老婆子來客人了,快出來招待."那老人把他們帶進堂屋就對著凌一間屋子喊,看來那應該是老人平時住的的臥室了.

"來啦,來啦,哎呀,這麼多客人,你們快點坐下,我去給你們燒水,不知客人貴姓?"一位看著四十幾歲的利落婦人走了出來,看見上官雪妍一行人笑著說,性子是個爽快.

"大嬸子我們複姓上官,我叫上官玄,這是夫人上官云氏."他們在出來之前就想好了化名,軒轅氏是皇族的姓氏,這西越很多人都知道,于是軒轅玄霄就打算用上官雪妍的姓氏,作為他自己的姓氏.上官雪妍的云氏那是按著云隱的叫的.

"大嬸子,您不要忙,你只要說廚房在哪里就行了,讓我的丫鬟去燒."上官雪妍攔著那婦人說,他們來這里已經很打擾人家了,怎麼好意思還勞煩人家.

"夫人您看著這話是怎麼說的,進門就是客人,我這做主人的怎麼能讓客人動手,我來就行."那夫人拉著上官雪妍說,她看的出來,這小夫人一定身份不凡,就是那丫鬟的穿著也是自己不曾見過的衣料,也許是哪家大戶人家的老爺夫人出來游玩的.

"老夫人,您就讓奴婢去吧,要不然夫人會心里不舒服的,我們進門已經是打攪了,這些也該是奴婢做的."雯娥福福身子說.

"好吧,那這樣,走我和你一起去,我們農家的灶不是很好用."那婦人聽了雯娥的話也就不推辭了,就帶著雯娥走向廚房.

"大爺,你們家幾口人呀,怎麼家里就你們夫妻兩個嗎?"軒轅玄霄坐在屋中的板凳上和那大爺聊天.

"我家也就才六口人,兒子和兒媳帶著大孫子在二十里外的鎮上開雜貨店.小孫子和我們在村中,現在也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不過一會要是下雨了,他一定會跑回來的,那小子皮的很."那大爺笑著和軒轅玄霄說,說起孫子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那大爺的日子過得不錯,就這小院進來就感覺挺舒服的."上官雪妍在一邊也說,她挺想過這種田園的生活的,不過現在是不行了,她起碼要先弄清楚自己是誰才行.

"夫人過獎了,這就是個農家小院,比不了城里的大房子,這也多虧我那口子利索,才會覺得舒適."那大爺笑嘻嘻的說.

"這是小公子吧,長得真俊."那老人看著軒轅云墨.

"這是犬子,長子上官少泉,次子上官云墨,你們過來給見過大爺."軒轅玄霄說.

"老爺爺好."那小兄弟兩人上前一步開口說,一點也沒有不尊重他的意思.

"兩位公子坐,這長得真是一表人才的,以後一定是棟梁之才,可比我那孫兒好多了."那大爺看著他們對軒轅玄霄說.

"大爺過獎了."軒轅玄霄也笑著說,兒子本就是人中龍鳳,身份尊貴之人.

"爺爺,奶奶,我回來了,要下雨了,啊,家里有客人呀."一個五六的小男孩從外面跑了進來,邊跑邊說,等看到屋中的人站在院子里不動了.

"小弟弟快點進來,下雨了."軒轅云墨看著那站在院子里呆愣的的小男孩,走到他跟前說.

"小寶,快點進來呀."那大爺看著站在外面的孫子也喚著他進來.

"哦,爺爺今天下雨了,明天又可以去抓魚了."那小男孩進屋站在自己爺爺身邊高興的說,還在時不時的打量著上官雪妍他們.

"你就皮吧,那一下雨就要漲水了,可是很危險的."那大爺也沒說不讓自己的孫子去,只是提醒他危險.

"爺爺,我知道,我和小波堂哥一起去,我在岸上看著,不下去."

"讓客人見笑了,鄉下孩子,沒見過世面,下雨抓魚那是村里小孩最喜歡做的,老頭我小時候也一樣."那大爺說完也不知道想到什麼,自己就笑出聲.

"娘親,我和大哥明天能不能也去看看?"軒轅云墨晃悠到上官雪妍身邊問.

"娘親是同意的,你要去問問你們父親,他願不願意你們去,不過要照顧好自己."上官雪妍看著一副可憐憐的兒子,就同意了.再說既然帶他們出來,就想讓他們體驗一下不同的生活.自己也不反對他們接觸這些平民的東西,只有去了解他們,他才知道自己和他們的區別在哪里.

"爹爹."軒轅云墨又走到軒轅云霄面前,叫道,其實他知道只要娘親同意,父親就不會反對.

"好了,讓你們去,不過你們也要注意安全才行."軒轅云墨看見兒子那樣子,怎麼會不知道他怎麼想的,但是他也沒反對.

"謝謝,爹爹."軒轅云墨開心的跑到軒轅少泉身邊擠眉弄眼的.

"大爺,明天還要麻煩小寶帶他們一起去,放心吧,他們會看好小寶的,他們兄弟都會點功夫."軒轅玄霄對那大爺說,他們在這村里誰也不認識,貿然出現會被不歡迎的.


"上官老爺,您客氣這還要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反正小寶也要去,就一同去吧."那大爺爽快的答應了.

"爺,夫人,少爺茶燒好了,請用."雯娥端著托盤進來,上面放著他們平時用的茶具,里面泡的也是他們經常喝習慣的茶.

"大爺,您嘗嘗,這茶,這是我從家里帶來的."軒轅玄霄看著隨墨端著一杯茶給那大爺,開口說.

"好,那老頭也嘗嘗,這真是好茶,聞著就夠香的."那老大爺接過茶也沒客氣,先放在鼻尖問問.

上官雪妍看著這大爺的說話做派,應該是見過世面的,不會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出身.有些人骨子里養成的習慣是不經意就會流露出來的,就像當日假扮侍衛的軒轅玄霄,那渾身的高貴之氣,不是那身侍衛服可以遮蓋的.

"好茶,小伙子在給老頭子倒一杯."那大爺意猶未決的又讓隨墨給他倒了一杯.

"老頭子,你也不害臊,哪有給客人要茶水喝的."那婦人進來聽見自己家老頭的話,就說了一句.

"老婆子,你又不懂茶,少說話,去做飯去."那大爺聽到自己妻子的話也沒生氣,只是笑著說,然後品茶.

上官雪妍覺得自己很羨慕這樣的生活,不愁吃穿,夫妻兩人相伴走過一生,她看看軒轅玄霄,那人真會是自己的良人嗎?

軒轅玄霄也感受到了上官雪妍的目光,可是不知道她看自己做什麼?

"大嬸,我去幫你做飯吧."上官雪妍起身說.

"那感情好,行,你就幫大嬸洗菜吧."那婦人聽見上官雪妍的話先是楞一下,然後說.在她看來上官雪妍就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家小姐,說是做飯,不要添亂就好了,可是對方開口了她又不能回絕,于是說.

"好."上官雪妍也知道她是怎麼想的,沒說什麼.

在進廚房之前,上官雪妍先帶著雯娥去馬車上拿材料,兒子吃慣了空間里的東西,就怕他吃不慣外面的菜.

"夫人呀,你們怎麼還帶著菜,這不是有嗎?"那婦人看著上官雪妍和雯娥拿進來的菜就問.

"我們家夫人在出來的時候,為了防止錯過住店餓肚子,或是午飯時無法住店.就要就地支鍋埋灶給少爺們做吃的,每到一地就會買些糧食帶著."雯娥解釋說,要不然讓對方以為他們嫌棄人家的東西那多不好,在說自己說的也是真的.

"你們夫人考慮的周全,大人可以餓著了,可是孩子不行,你們少爺看年齡也是正在長身體的時候,那更不能餓著了."那婦人正蹲在哪洗菜聽後也贊同,她沒想到一個看著很年輕的夫人能想這麼周全,她可是看著比自己兒媳年輕的多了.

"老夫人,您是不知道,我們夫人最疼的就是少爺了,頓頓都是自己給少爺做飯吃,少爺也最喜歡吃夫人做的飯."雯娥,一邊洗菜一邊說.

"你們夫人還能做飯,我不是聽說那些高門大戶家的夫人都不自己做飯嗎?"那夫人有點吃驚的問.

"是呀,大戶人家的夫人是不會自己親自做飯的,可是我們夫人你不要看她身份高貴,可是人很隨和,對我們這些下人也很好.你要不信就讓我們夫人做頓飯,保管您吃了這頓還想下一頓."雯娥聽到她的話說,王妃才和那些虛偽的夫人不一樣,個個看著清高,其實一個比一個心腸狠毒,誰也沒王妃好,明知道世子不是自己親生的,她還照顧了這麼多年,一點也沒有怨言,對世子視如己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