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城門破陣,云墨遇險
小鎮的早晨如此的安靜而怪異,可是他們依舊從街頭走到結尾,直至走到小鎮的城門口,他們才在一家開著的茶鋪坐下.這家茶鋪離城門口最近,因為是露天的所以視野開闊,可以看到不遠處的城門口,他們選在這里也是便于查看.

"店家,上點好的熱水,不要茶,在上點茶點."上官雪妍坐下對著那百無聊賴的店家喊道.外面的茶葉喝著一定不如自己帶著的,那自己就要點熱水泡自己帶著的茶葉,至于茶點也是順便要的.

"好嘞,客官,稍等一下."趴著的店主和小二聽到聲音抬起頭看見上官雪妍他們一行人,很是熱情,他們也算是最近比較大的一波人了.小二不用店主吩咐就急忙提著熱水壺過來,店主親自去准備茶點.

"客官您請用."小二要給他們倒熱水,被隨墨阻止了,就只能說了這麼一句話.

"給,賞你的."隨墨阻止了那小二到水,然後遞給他一小塊碎銀子.隨墨知道王妃要熱水那是要泡茶,要是讓他到了出來他們不是要在要一次,多麻煩.

隨墨把茶壺放在桌子上,雯娥走上前拿出自己隨身帶的茶葉舀了一小勺倒進茶壺里.

"客官,您要的茶點."店主送茶點過來看見他們的舉動也沒說什麼,大概是習慣了這樣的場景.再說一般這樣的客人給的賞錢也是比較多的,不會影響他們的生意.

"店家,你這麼大的店,怎麼沒生意呀,現在可是快午時了?"云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問.

"鎮中鬧鬼,很多人都不出來了,所以也就沒有生意了,您看那些店鋪也都關門了,我是就在這里住,所以才會繼續開著門."那店主搖著頭指著街道上那些關門閉客的店鋪說.

"鬧鬼,對了我們昨天晚上住店的那客棧掌櫃的也怎麼說,我們問的時候他好像又不敢多說什麼,你能給我們說說嗎?"云隱又看似好奇的問,順便遞給他一些銀兩.

"行,看你們是外地來的,我就多幾句嘴.我們這個小鎮從兩個月前也不知道是那一天開始,就出不去了,可是外面的人可以進來,但是一但走進城門就也走不出去了.我們也送不出去消息,可就開始有人傳言鎮中鬧鬼.以前也只是不讓大聲說話,現在經常有人夜里不消失,白天回來,可是回來後就是好像大病一場的一樣,可是卻找不到原因,都說是被鬼給抓去吸了陽氣.這里人是在不斷的進入可是糧食什麼的都在減少,就怕有一天情況是愈加的不可收拾,這里真的變成鬼鎮了."說完這些店主又回到灶台那里和小二坐著,看著火.

"看來事情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嚴重的多."軒轅玄霄放下手中的茶杯說.

"那我們怎麼辦,我看關鍵就在這城門上,這是唯一的進出口通道,對方只要控制住這里就萬無一失了,可是他是怎麼控制住哪里的,我們沒看見有什麼人在哪里出沒?"云隱緊盯著城門口說著自己的意見.

"其實很簡單,只要設立一個陣法就可以了,不過這人的陣法有點邪惡,我都聞到血腥聞了."上官雪妍也看著城門口說.

"陣法,夫人還懂這個?這可是很少有人會的,很多據說已經是失傳了."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說,他覺得自己現在是越來越看不明白她了,為什麼她遇見的和會的都是一些不常見的,那匹天馬,那給傷口縫合的技術,還有靈獸白狐,她一眼就能看穿的陣法.她好像是妍兒又好像不是妍兒,自己現在也有點糊塗了.

"爹爹,我也懂."軒轅云墨突然插話說,自己也懂的不過沒有娘親知道的多,也沒有娘親厲害,自己只是看出城門口哪里有些奇怪吧了.

"墨兒也懂?"這下軒轅玄霄是吃驚了,陣法據說也不是好學的,沒天賦的人是難窺其門的.

"墨兒的天賦不錯,那些簡單的現在可難不倒他."上官雪妍贊揚的看著兒子,墨兒的各項天賦都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從小就受靈力的滋養的原因,還是他本身就聰慧.

"大姐,那既然知道是陣法您能破嗎,那樣的話我們也可以走了,這地方我可不想呆了?"云隱問上官雪妍.

"那倒不難,就是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找到幕後的那個人."上官雪妍輕描淡寫的說,這對她來是一點也不難.

"也許可以的,那幕後之人費了這麼大力氣,就是想讓這里變成一座鬼城,如果我們放所有的人出去,攪亂他的計劃,他一定會出現的."軒轅玄霄分析的說.幕後之人不知道弄出這事的原因是什麼,可是目的明確,就是想困死這里的人,一旦計劃失敗他必然現身.

"好吧,我需要四個會內力的人."上官雪妍看著他們說,其實完全沒必要的,可是她不想太驚人了.

"爺,墨兒,二,云隱算你一個吧!"上官雪妍沒見云隱出過手實在不知道他的功力如何,不過有自己在不會有事的.

他們一起起身走想城門口,店主看她們離開也沒說什麼,他們給的賞錢也足夠茶水和茶點錢.不過留在最後的雯娥把茶水錢放在了桌子上.

走到城門口的他們停下看著上官雪妍,此時她才是唯一的主心骨.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陣法,這是以八卦圖為基礎的布的陣,也是用的後天八卦和五行,乾屬金,離屬火,震巽屬木,坎屬水,艮坤屬土,只要找對方位破陣不難.

"墨兒你抱著宸站那里."上官雪妍指著屬土的位置對兒子說.

"爺,您站在那里."上官雪妍指著屬火的位置對軒轅玄霄說.

"云隱,你站在哪里."上官雪妍指著屬木的位置對云隱說.

"二,你站在那里."上官雪妍最後指著屬水的位置對暗二說.

"你們那些侍衛站在云隱身後."上官雪妍還是不放心云隱指著後面的幾人說,萬一云隱力有不逮,不但破不了陣還會增加它的轉化,會變得更加厲害和嗜血.自己只所以讓墨兒抱著宸進陣,就是因為宸可以保護墨兒.

其他人在各自的方位上站好以後上官雪妍走到了屬金的乾位.

"聽我口令,然後一起灌輸內力."

"知道."

"明白."

他們幾人也有略帶緊張的說.

"一二三,輸."上官雪妍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可是眼前的景象卻變了.

上官雪妍輸了內力場景變化,她看到的就是滿眼的刺目的紅色還有撲鼻而來的濃烈血腥味.她以前聞多了這樣的味道,現在好像已經太久沒聞到這個自己曾近熟悉的味道.這突如而來的熟悉的味道引發了她體內潛在的暴虐因子,可是她不是常人,這點小意外她還是能克制的.

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景色她知道自己在陣中了,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墨兒自己倒是不擔心,想來暫時還沒什麼事能難倒了宸.看來自己這里也許就是陣眼所在,自己只有打破這里,大家就都不會有事.于是上官雪妍也不在耽誤,運氣內力對著自己的上方就揮了一掌,可是那些血霧好像紋絲不動.

"你們進來就出不去了,就和這個小鎮一樣,都等著給她們陪葬吧哈哈哈.你們的進入只會增減它的強度,你們都該死,我要把這里變成鬼城."一個刺耳的聲音傳來.

"就憑你想困著我,休想."上官雪妍看不見那聲音的主人知道他不在陣中,只是在外面操縱這這個陣法.為了墨兒他們的安全自己要盡快出去,于是她又揮了一掌,這次用的不是內力是靈力,靈力剛好可以克制這些邪惡的東西.

上官雪妍一掌揮出血霧慢慢散去,還有痛苦的聲音傳來.上官雪妍知道陣法被自己給打破了,不過可惜了那人自己不知道是誰,不過他應該是受傷了,自己要找他不難.

血霧散後他們又都出現在那城門口:"墨兒,你沒事吧?你們都還好吧?"上官雪妍扶起坐在地上的兒子問.

"娘親,我沒事,就是嚇著我了,黑乎乎的,我什麼都看不見,還有奇怪的聲音,聽的我身上麻麻的.就在我打算找出路的時候,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又回來了這里."軒轅云墨有點害怕的說.

"我們也沒事,不過情況和墨兒差不多."軒轅玄霄也說.

"看來我那里就是陣眼了,我遇到那人了,是位男子,聽聲音在五十歲左右."上官雪妍看到他們都沒事,于是對他們說起自己遇到的情況.

"那妍兒,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云隱快來看看."軒轅玄霄緊張的拉著她看看,然後叫神醫.

"我沒事,不用看,能傷我的在這里恐怕還沒有.我們要不然先回客棧吧,中午了."上官雪妍被他拉著感覺很不舒服,再說孩子和侍衛們都在呢.

"好,我們回去吧."

"娘親,等一下."軒轅云墨突然說.

"怎麼了墨兒?"上官雪妍不解的問.

"大家快來看看呀,城門可以出去了,有沒有要離開的."軒轅云墨站在原地喊著,還讓隨墨跑出城門口,意在證明是真的可以出去了.

"你這孩子,你這是一出來就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了,也把禮儀丟光了."上官雪妍笑著看著他說.

"娘親,我們破陣不就是讓大家都能出去嗎,要是我們不說,他們也不知道呀,那我們不就白忙活了."軒轅云墨也笑著說,他覺得自己今天做了一件好事.

"墨兒說的對,我們做的事他們理解不了可是我們可以告訴他們."云隱也附和的說.

"那大哥,隨墨,小峰你們和我一去喊."軒轅云墨叫上其他幾人.

"真的可以出去了."

"我們可以回家了,終于可以回家了."有人喜極而涕.

"走走,回去收拾行李,我要回家,在也不來這個小鎮了."有人下定決心的說.

"對對,再也不來這里了."

知道可以出去了,滯留在這小鎮上擔驚受怕的過了兩個月的那些人,現在都表情各異,唯獨統一的想法就是終于可以回家了.可以離開這個奇怪的地方了,大家高興的手舞足蹈的.

而離開的軒轅云墨他們就這樣一路喊著回到了客棧.

"客官你們回來了?"店家看見他們進門熱情的上前迎接他們.

"回來了,他們都要走了?"軒轅玄霄看著那些拿著行李下樓的人問.

"是呀,終于可以走了,都在這待了兩個多月了,也都不知道家里怎麼樣了."店主看著那些離開的人,沒有一絲的不開心,反而笑著說.

"是呀."上官雪妍簡單的說了兩個字,這兩個月的時間也太長了,會發生很大的變故的.

"說起來,還要多謝你們才是,有人看見說是你們破了城門口的什麼陣法,小鎮才會可以出去的,要不然大家都以為是鬧鬼了.也不知道是誰怎麼歹毒,難道和我們鎮上的人有仇不是,不然怎麼會下如此的毒手."店家抱著拳和他們道謝,然後又奇怪的說.

"也不一定就是你們得罪了什麼人,也許就是有人精神錯亂呢也說不定."云隱插話說.

"也有肯,如果是這樣,我們小鎮真是夠倒黴的?"那店家先是驚愕,然後又是懊惱.

"云隱,不要亂說."上官雪妍知道原因,完全就是為了報複所致,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事件導致的.

"大姐,我只是猜測一些,沒別的意思."云隱收會自己的話.

"店家,我想用一下你們廚房不知道方便否?"雯娥突然問店家.

"可以可以,現在店里的客人不多了,我們會有空著的鍋灶,你們隨便用."那店家很爽快的答應了.

"夫人,我先去後廚准備菜去了."雯娥對著上官雪妍他們說.

"恩,我一會就到."上官雪妍聽後說.

"我想我知道一點小鎮被封的原因,不過具體的還要抓到那人才知道."上官雪妍他們在一張桌子上坐下說.

"夫人,你怎麼會知道?"軒轅玄霄好奇的問,他們一直都在一起,難道是猜出來的.

"我不是說我在陣中見到那人了嗎,他說他要小鎮的人給什麼人陪葬,具體的沒來得及細問,我們就出來了."上官雪妍給他一個白眼說.

"陪葬,就因為這個要整個小鎮人的性命嗎,好像不止整個小鎮的人,還有那些不知道情況進來的人,就如我們."軒轅玄霄吃驚的說,自己就是見多識廣也沒聽見過這種事的.

"那人是這麼說."上官雪妍沒好氣的說,自己又不是幕後黑手怎麼會知道.

"那我們一定要抓著那人,要不然我們走後也許慘事繼續再次降臨在那這個小鎮上."軒轅玄霄擔心的說,這事既然他們管了,就會管到底,再說身為西越的聖王爺和現任的欽差都不允許他置之不理.

"他要出現我們可以抓住他,可是他要是躲著不出現呢,我們怎麼辦?"云隱問.

"他會出現的,那人為了一點個人恩怨就拿整個小鎮陪葬看來是個極具報複心的人,現在我們破壞了他的計劃,他也不會放過我們."軒轅玄霄認真的說.

"至于計劃你們男人商量吧,我去廚房了."上官雪妍站起來離開.

吃完午飯他們就坐在店里看著外面,客棧此時也安靜了很多,昨天晚上他們住進來的時候這里還有很多人,現在差不多就剩他們這一行了.他們也沒事要做,就坐在客棧的大廳里喝茶,聊天.

"你們商量出什麼結果沒有?"上官雪妍問他們,看他們老神在在的,應該是有好主意了,怎麼沒告訴自己?

"我們決定以逸待勞,等他出現,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耗.這小鎮有古怪的事恐怕早就隨著那些人的離開傳了出去,也就不會有人進來了,然後里面的人也在往外走.小鎮的人就會越來越少,這就和那人的初衷不同,也達不到那人的目的,他一定會在出手的,可是想出手就要先除掉我們才行."軒轅玄霄開口解釋他們如此做的原因.

"你說的也對,我們那就等著吧."上官雪妍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也就不反駁了.

一轉眼時間過去了期天,小鎮上也恢複了一些人氣,街道上有些商鋪也從新開業了.

"娘親,我想和大哥去街上看看有什麼好玩的東西."客棧的客房里軒轅云墨看著上官雪妍說.

"墨兒,外面危險,要不為父陪你們去."軒轅玄霄看著兒子說.

"不用爹爹,我和大哥還有隨墨就可以了,我們不會走太遠的."軒轅云墨搖著頭說.要是有父親跟著他們多少會有點拘謹,也不敢放肆的玩.

"墨兒,這是嫌棄為父了?"軒轅玄霄聽說兒子不讓跟著,于是問.

"不是,不是只是去外面逛街太累,爹爹您還是在客棧休息吧."聽見父親的問話軒轅云墨的腦袋搖得更厲害了.

"好了,再搖,你就該不舒服了."上官雪妍捧著自己兒子的小腦袋說.

"那娘親你是同意我去玩了?"

"去吧,帶著宸一起,注意安全."上官雪妍把攤在床上的宸抱著他.

"好的娘親,我們一定會注意安全的,也不會跑太遠."軒轅云墨說完抱著宸和軒轅少泉一起跑了出去.

"那人現在還沒抓住,你就這麼放心他們?"軒轅玄霄問正在做衣服的上官雪妍.

"他們不會有危險的,墨兒有危險我能感應的到."上官雪妍說話的時候並沒有停下手里的事.

天漸漸的熱起來,上官雪妍在給兒子們做春天穿的衣服,那些棉衣差不多要該換掉了.

"那就好,你是在給墨兒做衣服嗎,能不能也給我做一件?"軒轅玄霄說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熱熱的,平生第一次開口要衣服,對方還是自己的妻子,兒子的母親.

"可以,不過你要等等才行."上官雪妍聽後沒回答他,就在軒轅玄霄心都涼的時候說了一句.

"沒事的,我能等."軒轅玄霄開心的說.

上官雪妍看著那笑的像個孩子的人自己有點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他們現在也算是朝夕相對了,那人也凡是以自己為先,可是自己就是想不起原來的事,不過好像不排斥他在自己身邊晃悠.

"大哥你們看,今天有擺攤的,走我們過去看看有什麼東西可買的?"走出客棧的軒轅云墨一手抱著宸一手指著對面的攤位說.

"恩,我們去看看."幾天沒出來,軒轅少泉也憋壞了.

他們穿過街道走到對面的小攤上看著上面擺著一些造型奇特的石頭墜子.軒轅云墨拿起一個看看,自己手里的這個是石頭上畫著一張臉譜,用手在石頭上用力揉搓,上面的顏料竟然不掉色.

"大哥,你看著好像是長在里面的,我怎麼用力都擦不掉."軒轅云墨好奇的和軒轅少泉說.

"我看看,好像真的呀,怎麼弄的?"軒轅少泉聽後也搓搓不過也是沒一點掉的痕跡,于是問攤主.

"兩位小少爺,小的就指著這個養家糊口,這可是祖傳手藝."你那攤主諱莫如深的說.

"那既然這樣就算了,這幾個我都要了,多少銀兩."軒轅云墨也沒在計較,就在攤位上撿了幾個自己中意的.

"看您要的多,您就給二百四十文算了,原來差不多有二百六十文的,"那攤主看見軒轅云墨一連拿了幾個就開心的說.

"好吧,隨墨給錢."軒轅云墨聽會就對隨墨說,他自己身上可沒有銅板,只有銀子.

"好的少爺."

他們一行四人,外加宸那只神獸,就在街上每個攤位上都看看,遇到中意的就會買一來,不過攤位也不多.

"小偷站住."軒轅云墨感覺有人撞了他一下,他想起那次聽白流冰說的事,于是摸摸自己腰間的荷包,可是那里空空如也,就知道自己遇到小偷了,大喊了一聲就追了上去.人少的街道上,前面的一個瘦小的男孩在奮力的奔跑,邊跑邊回頭看.後面緊追的四個少年步履輕松,不見喘息,距離也在慢慢縮短.

"少爺,我們為什麼不用輕功追."隨墨看著自家少爺不解的問.

"前面那人一看就是不會功夫的,我們要是用輕功,那不是勝之不武嗎?"軒轅云墨指著前面跑的跌倒的人說.

"可是少爺那人是小偷,我們還要和他講道義嗎?"隨墨有點不能理解自己少爺的思維,于是問.

"我們是有修養的人,到什麼時候都要講道義的."軒轅云墨停下教育隨墨說.

"好吧,我聽少爺的,我們和他講道義,可是那人已經不見了,怎麼辦?"隨墨指著前方問,那里拿還有那人的影子.

"那還不快找,那里面的幾百兩銀子小爺可以不要,但是那荷包一定要找回來,那是娘親給我繡的."軒轅云墨縱身一躍,向前追去.

"二弟你等等我們呀."軒轅少泉看著轉眼就不見的軒轅云墨在後面喊道.

前面是一條暗巷,等到軒轅云墨追到的時候,那小偷以為甩到來了他們正在數銀票.

"好多銀子,這下不用餓肚子了,我也不用去偷了."那小偷看著那些銀票,開心的說.沒想到今天遇到一頭大肥羊,自己還從沒見過這麼多錢了.

"這是小爺的,你膽子可真大,敢偷小爺的東西."軒轅云墨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他面前一把奪過他手里的東西說.

"你,你,怎麼找到我的?"那小男孩緊張的問,這是一條比較偏僻的巷子,平時來的人很少,自己現在怎麼辦.

"小爺的本事大著呢,說為什麼偷小爺的荷包."軒轅云墨蹲在他面前問.

"肚子餓,買吃的,是真的,我應經兩天沒吃飯了."那小那孩說完話,他的肚子就叫了起來.

"還是真餓了,那這些給你,你去買吃的吧,以後不能偷盜了,不然會蹲大牢的."軒轅云墨看著眼前比自己還小的孩子說,然後又拿給他一張銀票,那張銀票有五十兩,想想又給他一小塊銀子.

"謝謝,小哥哥,我以後再也不偷了."那小那孩紅著眼說,他沒想到軒轅云墨會不追究他,還給他銀兩.

"好了,那我先走了."軒轅云知道大哥和隨墨他們一定在找自己.

"小哥哥,危險."轉身離開的軒轅云墨突然被那小男孩推開.

軒轅云墨不妨被他推的腳下踉蹌,心里也火起.可是當軒轅云墨站穩腳步想發火的的時候,那小男孩已經臉色發黑的躺在地上了.

"小弟弟,你怎麼了."軒轅云墨走上前扶著他在緊張之余還不忘喂他解藥.

"他中了我的毒掌,沒救的,下面就輪到你了."一個聲音從軒轅云墨的背後響起.

"是你?"軒轅云墨放下那孩子轉過身看見那人吃驚的問.

------題外話------

今天就一更了,抱歉,實在是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