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小鎮的早晨
"大哥,早呀?"走到門口的軒轅云墨遇到剛好出來的軒轅少泉,于是喊道.

"二弟,你也起了,我還說我起的早了,你這是去哪里?"軒轅少泉笑著問軒轅云墨,他們兩兄弟現在相處的不錯.

"聽說娘親在做早飯,我去下面等候著,大哥我們一起下去吧."軒轅云墨開心的說,自己又可以吃到可口的飯菜了,這店里的廚師的手藝真差.

"母親做飯嗎,那太好了,說實話母親的手藝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軒轅少泉也笑著說,然後和軒轅云墨一起走下樓.

他們在二樓的轉角處遇到一位頭發皆白的老人,不過看著他下樓困難,軒轅云墨想上去幫他,被他拒絕了,這一次助人為樂不成兄弟兩人也沒在意.

"對了,二弟你這抱著是什麼,小狗嗎,怎麼一路上沒見過它?"軒轅少泉一早是就看見了軒轅云墨懷里的白色動物,只不過它蜷縮身子,看著像狗.他有點好奇軒轅云墨是哪里來的,他一路上沒見過.

"大哥這是宸,我的朋友,小時候救過我的命.不是小狗,它是只白狐,前一段時間它自己玩去了,昨天晚上回來的."軒轅云墨撫摸這宸身上的光滑的白毛和軒轅少泉解釋,宸就討厭被當成小狗了,自己現在都能感覺到它的怒氣了.

"二弟,你是說它是自己找過來的?"軒轅少泉指著軒轅幸云墨懷中的宸吃驚的問,他覺得很不可思議,這白狐怎麼會這麼厲害.自己找過來,他們今天可是趕了一天的路,在說客棧里還有守夜的,它沒驚動任何人?

"是呀,它也許是聞著我的氣味找過來的,是不是很厲害."軒轅云墨抱著宸開心的說.

"是,很厲害."軒轅少泉羨慕的看著他抱著宸.

聽見軒轅云墨的話宸不願意了,什麼叫聞著氣味找到他,那不還是說自己長了一副狗鼻子嘛,在說自己要找人用聞氣味嗎?自己怎麼說也是堂堂神獸,有的是辦法尋找人.

"宸,你怎麼了?"軒轅云墨感到的宸在自己懷里亂動,于是不明所以的問.

"哼,不理你."宸把自己的頭轉到一邊不理他.

軒轅云墨看見它這樣知道是自己得罪它了,可是又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它了,剛才不都還好好的嘛.他就抱著宸有點無措的看著它.

"少爺您剛才說它是聞著氣味找來的?"隨墨實在看不過去上前提醒自己家少爺.

"對呀,怎麼了?"軒轅云墨還是沒明白自己錯在哪里了.

"少爺你想想哪種小動物依靠鼻子尋找東西,少爺你這麼一說讓小的想起茶杯了."隨墨看著還不明白的少爺只能說的明白一點,茶杯就是隨墨到王府那年,看到那只上官雪妍給軒轅云墨准備的小狗,當時取名就叫茶杯,幾年過去了那小狗還是那麼大,竟然一點都沒長大,現在還在王府里就在紫竹軒,一般就是隨墨在喂.

"宸,不生氣了,是墨兒錯了,你不要生氣了,大不了今天的早飯我不和你搶了."軒轅云墨哄著宸,就連自己的早飯都讓了出來.

"好吧."宸轉回來自己的狐狸腦袋點著頭說.那今天自己就有好多排骨吃了,那女人知道小墨兒愛吃就會做很多,可是自己胃口大,每次都不夠吃.

"狐狸不愧是狐狸,你好像被他給騙了."軒轅少泉看著那變臉很快的狐狸趴在軒轅云墨的耳邊說.

"大哥,它聽娘親的,要不然娘親就不給他做吃的."軒轅云墨也同樣趴在軒轅少泉的耳邊說,說完帶著深意的笑著看著宸.

"你呀!"軒轅少泉明白他的意思,不的不感慨的指著他說.

"嘿嘿."軒轅云墨只是笑著,不回答他.

宸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沒在說什麼也只是在心中笑笑,這小子現在也開始忽悠自己了,他也是吃定了主子疼愛他.

"墨兒,你們下來了,先坐下喝點水,大姐正在做早飯."云隱看著外甥下來,就招呼他們.

"叔叔,你早下來了?"軒轅云墨抱著宸坐下,然後把宸放在桌子上問云隱.

"恩,我在上面也沒事,想先下來看看,我們吃完早飯出去走走,我想看看這小鎮有地方不一樣."云隱端著水杯說.

"好呀,不過要吃完飯和娘親一起去."

"沒問題,這是你的那只白狐吧.你知不知道,我們第一見到它的時候想取它的血給你父親解毒,後來被你父親攔著了,不過它怎麼還是怎麼一點?"云隱用手扒著躺在桌子上的白狐先是說他們第一次見他們的事,然後又問.

"不知道,也許它就這麼大吧,叔叔你這樣它會難受的?"軒轅云墨拿開云隱的手,又幫宸順順身上的毛說.

"也許吧."云隱不好意思的說,怎麼覺得自己像個小孩子一樣做壞事還被抓著了.

"你們在說什麼?"軒轅玄霄走到他們身邊做下.

"爹爹."

"父親."

軒轅兄弟站起身來開口喚道.

"你們坐吧,你們娘親還在廚房嗎?"軒轅玄霄沒看見上官雪妍于是問.

"應該是吧."

"隨墨,小峰你們去廚房幫忙把菜端出來."雯娥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

"好的,雯娥姐姐."隨墨和小峰異口同聲的說,然後走向廚房.

"爺,兩位少爺,云少爺,夫人說讓你們先吃著,她馬上就過來."雯娥把自己手中的盤子擺在桌子上對他們說.

"沒事的,我們等夫人一會,沒事的."軒轅玄霄知道上官雪妍也許是回去換衣服去了,就說了一句,在說一家人吃飯怎麼能少了她呢?

"雯娥姐姐,菜多嗎,要不要我和哥哥去幫忙?"軒轅云墨問.

"少爺,不多奴婢和隨墨他們就夠了,在說還有那些侍衛了."雯娥一直就知道小少爺很懂事,平時在府里也端過菜,可是現在他們的人夠用的.

"怎麼,你們都不吃飯."等菜上好的時候上官雪妍也出現在他們面前.

"娘親,我們在等您."

"娘親現在下來了,快吃吧."上官雪妍夾了一塊排骨放在桌子一邊的空盤子里,那是宸的餐具.一個空盤子,一只叉子,宸用不了筷子,上官雪妍就只能給它使用叉子.它只要用自己毛茸茸的爪子,抓緊叉子就能吃到菜肴.

宸吃飯軒轅云墨他們是見多了,可是軒轅玄霄他們是第一見,全都停下筷子看著它,這是什麼情況,他們是第一次看見自己吃飯的小動物,這也太顛覆他們以往的認知了吧?

"大姐它……它……它這是,成神了吧?要是這樣我相信這小鎮有鬼了,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和一只狐狸同桌吃飯."云隱指著宸半天才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那是眼花了,吃你的飯吧."上官雪妍看了他一眼說.好在他們的飯桌在比較偏的地方,附近又都是自己人,要不然這事這麼解釋.

早飯上官雪妍做的都是一些比較清淡的炒菜,只有一個紅燒排骨要油膩一點,那是宸要吃的,主食是饅頭和花卷,另外煮了有營養的粥.

一頓飯在宸那震驚的舉動和驚人的食量中吃完.

吃過早飯他們一行人打算好好逛逛這個小鎮,順便看看是什麼原因讓這個小鎮會有鬧鬼的傳言.

現在是白天他們吃完早飯時間也不早,可是小鎮上的街道上行走的人並不多,天氣好像也不是很好,看著好像有點陰沉沉的,有些店家也都關門了.上官雪妍走在如此的街道上,不免覺得奇怪,他們覺得即使這里面的人走不出去小鎮,但是小鎮的范圍內是可以活動的,為什麼會沒什麼人,至少那些店鋪都應該開門做生意才對.街上也有一些和他們一樣的外地人,背著包袱無精打采的,看來也是知道了有關于小鎮的情況,也在發愁自己怎麼出去.他們是在不知道情況的前提下誤闖進來的,這個小鎮只能進不能出難道附近的村子就沒人知道嗎,是什麼原因導致外界沒有一點傳聞?

"夫人,你有沒有發現他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軒轅玄霄走進上官雪妍看著那些人問.

"發現了,臉色都有著不正常的白色,好像都很疲憊一樣."上官雪妍看著那些人說,他們臉色有點蒼白,走路腳步有點虛浮,個個都是虛弱無力的,好像生了大病一樣.

"夫人以你大夫的眼光看,他們是怎麼造成這樣的?"

"精元流失."

"失血過多."

云隱和上官雪妍異口同聲的說,也只有失去過多的血才會造成這樣,血液是人體主要的組成部分失血過多能讓人死亡的.他們現在的情況應該是失去血液但是又不致命.

"這可是很可惡的做法,看來應該是人為的,就是不知道那人意欲何為,有什麼目的?"云隱氣憤的說,身為醫者最看不慣的就是有人草菅人命.

"不論對方要做什麼,我們都要盡快阻止他繼續為惡,要不然這小鎮就會真的變為'鬼鎮’了."軒轅玄霄聽到云隱的話覺得他有義務管管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