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歸來的宸
"你這是胡說哪來的鬼怪,我看是人在作怪吧?"云隱不贊同的說.

"你剛剛說白天和以前一樣,那這里白天可以出去嗎?"軒轅玄霄又問.

"白天也出不去,你們看我這店里的人,有些就在這里住了兩個多月了,現在被困在這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怎麼辦呢?"店主又歎氣的說,這些人住在這里要吃喝,店里的存糧也不多了,以前沒出事之前還可以去購買,現在鎮中哪里還有多余的糧食可以購買.

"看來不是鬼怪,要是鬼怪他們不可能白天出來作亂."云隱聽說白天也出不去就想想說.

"我們還是先吃飽肚子再說,店家麻煩你去廚房催一下菜吧."軒轅玄霄突然說.

"好,我這就去."店主離開桌子跑向後廚.

"大姐,你怎麼看這事,不過我覺得不太可能是鬼怪作祟."云隱問上官雪妍,然後說出自己的觀點.

"爺,要不然我們在這里停兩天再走吧,我們也不是多趕時間."上官雪妍沒回答云隱的問話,反而和軒轅玄霄說.她想搞清楚這里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不然她覺得不甘心.再說她們現在也和那些人是一樣的遭遇,同樣被困在這里,就是為了自己一行人也要解決這一件事.

"好,就聽夫人的."軒轅玄霄爽快的回答.

"娘親,真的有鬼嗎?"軒轅云墨有點害怕又有點好奇的問.

"也許吧,不過大多都是有心之人杜撰的,借鬼怪之說來達到自己不可見人的目的."現在上官雪妍也不確定,要是第一世的自己,有人問這話題,自己就會大聲的說哪有什麼鬼神.可是經過自己的重生,穿越,和空間這些離奇的事,自己也就不敢確定.只能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有些事情真是先進的科學也不能解答的.

"娘親,那我們是不是也出不去了,也要像他們一樣被困在這里嗎?"軒轅云墨看著那些現在各做各事的人問,他們看著有點怪異嚇人.

"墨兒,放心吧,娘親不會讓我們也和他們一樣的,我們一定可以出去的."上官雪妍伸手摸著他說,自己一定會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心里也有了一定的猜測,不過要明天出去看看才行.

"墨兒相信娘親."軒轅云墨笑著說,娘親說的話從沒食言過,這次也一樣,再說娘親很厲害的.

"墨兒,為父也很厲害的,會保護你們母子的."軒轅玄霄突然插話說,他覺得兒子忽略他了,這讓他有點失落.自己回到府里兒子也是挺關心自己的,對自己也有孺慕之情,可是關鍵時候自己就容易被兒子遺忘.可是作為男人,保護妻兒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現在看著他們母子把自己排除在外,怎麼看怎麼感覺不舒服.

"墨兒知道爹爹一定會的,這不用墨兒問.墨兒小時候娘親就說爹爹是個很厲害的人,只要在就一定會保護我和娘親的."軒轅云墨看出父王的不開心趕緊說.

軒轅玄霄聽後心中更加難過了,她在兒子心中給自己樹立了高大的形象,可是自己卻從沒做過一件事是為她們母子的,那些年的風雨都被她以柔弱的肩膀承擔了.

"墨兒說的對,為父會舍命保護你們的母子三人的."軒轅玄霄抬起頭看著上官雪妍說.

"墨兒,吃飯吧,菜來了."上官雪妍不動聲色的檢驗一下店主送上來的菜,確定沒問題才敢讓他們吃.現在在外面,不等不防著點,小心使得萬年船,更何況這個小鎮十分的詭異.

"爹爹,娘親,大哥,叔叔你們都吃."軒轅云墨讓了一圈,然後才吃飯.

在他們吃飯的時候客棧大廳有人陸續離開,也許是會自己的客房了,等他們吃完飯的時候店里也就只剩她們一行人了.

"客官,你們請跟我來,你們的客房是店里最好的就在三樓,你們這些人剛好可以住下."店主帶著他們上樓,一邊走一邊說.

"店家,我們還有三個同伴在後面,他們也許會晚點到,煩請你到時候給他們開一下門."暗二聽完店主的話,過一會說.

"還有同伴?知道了,我會告訴值夜的店小二."那店主沒想到他們還有人,在他看來這這群人已經不少了,原來還有沒來的.本來想提醒他們讓他們的同伴不要進鎮了,可是他又想起來這里現在送不出去消息,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甘心被困.他們住的有都是最好的,看來都是有錢的人,可惜了不該到這里來.

"客官這就是客房了,您看有什麼要需要的,您現在吩咐,我去讓小二准備,以前只要有需要在樓上喊一聲就行了,現在不行了."那店主看著軒轅玄霄問,開店做生意的都是有點眼力的,他早就看出這男的是主子,能做主的.

"我想要點熱水,不知夫人要些什麼?"軒轅玄霄說完自己的要求然後問上官雪妍.

"我也要點熱水就行了."上官雪妍想著自己也沒什麼需要的,要是洗澡自己就可以在空間里洗,不要還是要點水,打掩護.

"好,你們稍後,一會就來."店家說完就下樓去准備熱水去了.

"墨兒你今晚和你父親睡,就在娘親左邊隔壁的客房里,云隱你的功夫怎麼樣?"上官雪妍問云隱,這房間都有一張床和一張榻,倒是可以睡三人.

"我的功夫還差不多,要不然我也不敢自己獨自出來."云隱聽見姐姐問,開心的說.現在自己叫她姐姐她也不阻攔了,現在又問自己功夫怎麼,看來是擔心自己.

"那你和少泉住在我右邊的客房里,二你和他們住一間,你們其他人看著住吧."上官雪妍也不知道云隱的功夫到底怎麼樣,于是吩咐暗二和他們一間.

他們睡在自己左右的房間里,萬一有什麼危險自己可以看顧的了.

"是."

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安排怎麼分住客房,他只是笑著站在一邊什麼也沒說.他一點也沒覺得上官雪妍問都不問他的意見就隨意安排那些人,是不尊重他.他反而覺得上官雪妍做事很果斷,凡是考慮也周全.現在的這個小鎮和這家店他們都沒摸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他們知道的也僅限從店主嘴里知道的,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們不應該住的太分散,上官雪妍的安排剛好.

"墨兒,走吧我們父子回去休息了."軒轅玄霄站在門口看看天色,對兒說.

"好的,父親,娘親您也休息吧,明早見."軒轅云墨聽見父親的呼喚,走出客房揮著手說.

"墨兒,你也好好休息吧.軒轅玄霄等一下?"上官雪妍叫和兒子道過晚安,突然叫住軒轅玄霄.

"夫人,何事喚為夫."軒轅玄霄停下好奇她為什麼叫住自己.

"這是你的藥,記得服下."上官雪妍遞給他一個小瓷瓶,他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複,藥也要按時服用,自己差點忘記了.

"有勞夫人掛記了,為夫不敢忘.有夫人在,為夫的身子應該會好的很快."軒轅玄霄握著小瓷瓶笑著說,那是發自內心的笑.

回應他的是上官雪妍關門的身影.

"爹爹,娘親生氣了怎麼辦?"軒轅云墨擔心的問,娘親剛才關門用的力氣不小.

"你娘親沒生氣,墨兒現在不明白,以後你就會懂得,我們也回房吧."軒轅玄霄聽到兒子的話輕笑出聲.

關上門的上官雪妍,走回床邊坐下,等著熱水送上來,這客房里的床和榻之間是有屏風隔開的.上官雪妍在店小二送來熱水之後,就讓雯娥去休息,然後在她躺在榻上之後,迷昏她自己消失在客房里.

"宸你現在怎麼樣了?"上官雪妍進了空間先去蓮座那里看一看宸,自從上一次為了救她,宸消耗了靈力到現在一直都在恢複中.

"我現在沒什麼事了,感覺好像要進階了,不過我不想太早進階,我會壓制住的."這個界面不適合自己進階,自己現在先壓制住吧.

"那你壓制住會不會對你有什麼影響?"上官雪妍不是很懂它的修行,于是問.

"不會對我身體有傷害的,不過我也許不能進空間了,這里的靈氣太充沛了,我就是不修煉也會自行吸收."宸知道他是擔心自己也就沒隱瞞.

"那就好,剛好我們現在也不在王府,在外面打算尋找我失去的記憶那你就出來吧,我們一路同行,能遇到不少的事.今天我們落腳的這個小鎮傳說是遇到鬼了,所以我打算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作怪."這一段時間由于宸要恢複,上官雪妍也不想打擾它就沒告訴它行程.

"有這事,鬼怪我可是很久沒見過了,我也想看看是什麼東西敢在本王面前出現."宸也感興趣的說,以前它見過鬼修,然而又醒來之後,就是在上官雪妍生活的一切都用那科學去解釋的那個現代,那里根本就不信有什麼鬼怪之類的,自己也差點相信了那些科學了,沒想到這里又出現了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我們先出去吧,我不能在里面待太久,這里太詭異了,我要保證墨兒他們的安全."上官雪妍知道宸沒事而且還能出去,就催促它出去,這里的時間雖然和外面相差太大,不過她也不放心.

"好,不過你怎麼和他們解釋我的存在?"他們出來後宸的狐狸臉上帶著笑意的問,自己這樣貿然出現難道他們不懷疑嗎?

"你以前不過自己出去玩了一趟了,今天晚上又找了過來,反正你是白狐,他們都知道白狐是靈獸,你有這樣的行為才不失你的身份,說不定他們只會更加敬畏你呢!"上官雪妍躺在床上不在乎的說,自己要它出現就會想好了說法,至于他們接不接受那是他們的事.

"女人,本王是神獸,不是那些低級的靈獸,不要拿本王和它們比."宸每次關于這一點它都很在意,總會強調一次再一次.

"我知道呀,可是他們哪里見過神獸,都以為靈獸就是神獸了,你不要生氣了,在說了你既然是青丘之主,那所有的狐狸不都是你的臣民呀,你難道還嫌棄自己的臣民,這可不是當王的應該做的."上官雪妍頭枕著胳膊看著宸那氣鼓鼓的狐狸臉笑著問.

"你好像說的也對,我從生下了就注定了是神獸,可是有些族人是經過從最低等的狐狸修煉成的,我好像是不該怎麼說."宸低頭想想,覺得上官雪妍說的對的,要不是自己出身在王族又被上神帶在身邊,自己怎麼會有如此高的地位.

"你明白就好了,我要睡覺了,今天坐了一天的馬車了,我都累死了."上官雪妍說完拉起被子蓋在自己的身上,閉眼睡覺.

宸看著如此的上官雪妍,自己也蜷臥在她的枕邊,壓著她的秀發睡覺.

第二天一早問娥起來,看著床那邊沒動靜知道王妃還沒起于是先下去打熱水,好給王妃洗漱用.

"雯娥姐姐,你起來啦?我把熱水打來了,你拿進去給夫人用吧,我要去伺候爺和少爺了."雯娥走到樓梯口剛好遇到手提著水壺上來的隨墨,隨墨看著她就開心的說,然後還遞給她自己手里的一個水壺.在外面為了不泄露身份,他們把稱呼也都該變了.

"謝謝你隨墨,你起的好早,你昨晚睡好了嗎,我今天好像起晚了?"雯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自己比他大的多,也不知道自己昨天怎麼就睡得那麼死.

"我睡得很好,雯娥姐姐也許是因為第一次做這麼久的馬車吧,累也是應該的.我就是一個粗小子,精神好著呢."隨墨這也是第一次坐這麼久的馬車,以前他都是跟著世子的,去哪里都坐馬車,就是出去采藥也不會走太遠了,不過他自幼習武,身體那是很好的.雯娥姐姐也就會一些簡單的防身術,再說她又是女性,身體吃不消也不奇怪.

"雯娥姐姐,隨墨你們早呀,熱水都打回來了?"此時的小峰也走出客房,看到他們就打招呼.

"小峰早."雯娥笑著喊了一聲,大少爺的這個小厮還是雯蓮姐姐的表弟,不過府中很少有人知道.這是王妃為大少爺安排的,讓他照顧好大少爺.大少爺原來的那個小厮是凌家送的,只會帶著大少爺到處玩,從沒出過什麼好主意,後來就被王妃用計趕走了,讓管家送去了小峰.

"小峰早,你快點去打熱水吧,要不然就沒了."隨墨看著他說,提醒他,他們在一起待了一天了,彼此關系也還不錯.

"啊,那我先走了,要不然大少爺一會就沒熱水用了."說完就蹬蹬的跑下樓去.

"小峰你慢點跑,隨墨,我們也該進去了,主子該起床了."雯娥看著跑下的小峰囑咐道,在看著他消失在樓梯的拐角處又對隨墨說.

"好的,雯娥姐姐."說完他們各自拿著熱水壺走進客房.

"王妃,您起來沒?"雯娥走進客房放下熱水隔著屏風問.

"起來了,你去問一問店家我們是否可以借用他們的廚房一用,我們可以多給些銀兩."上官雪妍穿戴整齊的從屏風後面走出來,對站著的雯娥說.

"是,王妃,女婢這就去."雯娥行了一個福禮就走了出去.

上官雪妍走到水盆邊,拿起錦帕沾濕又走回大床邊,然後展開錦帕敷在宸的狐狸臉上:"宸,你該起床了."

"女人,又是你,也就你敢這麼對本王."宸用自己的爪子甩出錦帕,睜著自己的狐狸眼說.

"我這不是叫你起來嗎,我要去做早飯,你想吃什麼?"上官雪妍知道這只獸兒很挑食,現在不是自己做的,它不會吃的.

"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你隨便做就好了."

"好吧,那我走了,你也起來吧."

"知道了,我去看看墨兒起來沒,也就他喜歡我,可不像你這女人,一點都不溫柔."宸跳下床向門外走去,還在邊走邊說.

"宸,你說什麼?"宸的身後傳來上官雪妍陰沉沉的聲音.

"我什麼都沒說."上官雪妍的腦中就只留下這一句話,然後宸就消失在她眼前.

上官雪妍站在原地看著房門,然後也走出客房.

"夫人,店家說廚房可以借給我們用,可是他們的糧食不是很多了,希望我們能省著一點."雯娥走上樓就遇見剛出房門的上官雪妍.

"知道了,糧食我們不用他們的,你隨我去後面的馬車上拿我們自己的."上官雪妍出來的時候為了避免他們要是在外面露宿,就提前准備了一些糧食和蔬菜,也是為了自己從空間取東西打掩護.

"是,女婢和店家也是怎麼說的,他也沒多收我們的銀兩."雯繡聽完上官雪妍的話回答道.

上官雪妍帶著雯娥就走去後院,她們的馬車應該在哪里.上官雪妍在去後院的時候遇到了幾個喂馬的侍衛,他們知道上官雪妍來拿東西,就主動幫忙.

"少爺,小心?"隨墨剛准備轉身去倒掉盆子里水,就看見一道白影沖著自己家少爺而去,于是著急的喊.

"什麼?宸,你這麼久都跑到哪里去了?"軒轅云墨正在低著頭想著早飯是不是還要吃客棧里,這里的菜味道真的不怎麼樣,他昨天要不是餓,恐怕還真是吃不下去.就想著要不要和娘親說出去吃早飯的時候,就聽見隨墨的聲音,于是抬頭問.抬頭的瞬間就看見一道白影落在自己的懷里,他下意識的接著,才發現這白影是自己有一個月沒見到的宸.娘親曾告訴自己宸自己出去玩去了,過一段時間就會回來,自己也就不著急了,畢竟從自己小的時候宸起就三五不時的不見了,娘親都說它回歸了山林,一般過幾天就會回來,可是這一次它隔了一個月才回來,自己很擔心,又不敢問娘親,怕娘親也擔心它.現在好了它回來了,看來很安全.

"小墨兒,我很好,沒事我只是回了一趟家,這不就回來了."宸伸出自己的爪子比劃,它用的是現代的啞語手勢.

上官雪妍為了讓宸在不開口的情況下,能和兒子無障礙的交流,就交給了他們啞語手勢,上官雪妍的幾個丫鬟和隨墨也都會.

"回家,宸你有家呀,在哪里?"軒轅云墨只是以為它回到山里去了,沒想到宸還有家,也沒聽它說過.

"當然有家了,小墨兒不也有家嗎,不過我的家里就剩我一個了."宸又比劃著,自己的家有上神和兄弟們,現在也不知道它們都在哪里.

"宸,不傷心,以後你就跟著我們,我們都是你的家人."軒轅云墨捧著宸安慰它說.

"知道了,我們出去吧,你娘親給你做飯去了."宸也不想和它說太多關于自己的事,畢竟那些不是他們能理解的.

"真的太好了,那我們現在下去看看."軒轅云墨開心的說,他抱著宸就往外跑.

"父王您不下去嗎?"軒轅云墨走到門口問還在桌邊坐著軒轅玄霄.

"你先去,為父這就來."軒轅玄霄奇怪的看著兒子然後說,他又看了一眼兒子懷中的白狐,他好像看見那只白狐在笑.

"好,那兒子先下去了."

"恩."軒轅玄霄看著離開的兒子,他先閉了一會眼,然後又睜看到處看看,還是在昨晚住的客房里.他剛才看見一道白影出現在客房,剛准備出手就看見兒子抱著那白影開心的叫著.想來他們是認識的,然後他仔細看才發現那白影就是自己以前也曾見過的白狐,兒子三歲那年,也是兒子抱著白狐出現在自己眼前.自己知道那是兒子的寵物也就不擔心了,可是接下來他看到了什麼?一人一狐就那樣一個說一個比劃的交流了起來,而且彼此還懂對方的意思.看兒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一起不止一次如此交流,自己是該說兒子是妖孽般的存在,還是說那白狐真的通曉人言.獸類通曉人言自己不是第一次見,上次的那匹馬,這次的白狐,為什麼他們母子身邊的動物都如此不同,自己是不是錯過了太多了?好在自己現在回來的還不晚,也慶幸自己沒在躲避下去.

------題外話------

今天的萬更兩分開做兩更了,還有一更.昨晚臨時加班,所以現在沒碼夠一萬字,我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