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路遇打劫,詭異小鎮
軒轅玄霄從兒子們進來,就說了那一句話,然後就聽著上官雪妍教育兒子.在教育孩子的方面他不得承認上官雪妍很有一套,她也不是亂說,她的話有理有據說的話也很有深意,就連自己都感覺受到了教導.要是自己就體會不到那十幾文的作用,自己從出生就注定了一切.自己身為皇子,還是被父皇寄予厚望的大皇子,就注定了自己自小就過得錦衣玉食的.就連那些年被劇毒腐蝕,自己也從沒擔心過什麼吃出住行.小的時候是皇子,成年以後是王爺,自己什麼都不缺,當然也不能體會人間疾苦,也就是這幾年在外漂流才知道百姓生活不易,可是自己也不會為了十幾文錢就會教育兒子,在自己看來那些都是他應得的.

一頓晚飯大家吃的很盡興雖說這菜肴不如自己府里的味道好,勝在他們是第一次全家在外面吃,都感覺氣氛不錯.吃完飯他們又啟程趕路,繼續那未知的路途.

坐在馬車里的上官雪妍又拿起自己的醫書看著,不打攪正在學習的父子三人.此時的車內氣氛靜謐,流露著淡淡的溫馨.軒轅玄霄覺得自己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他以前也不敢奢望這樣的感覺.雖說妍兒這次回來不認識了自己,可是自己有信心再次走近她的心中,他在教導兒子之余還會探頭看看上官雪妍,兒子就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也是她的軟肋.

軒轅玄霄的偷偷打量上官雪妍感覺到了,她有不是死人,再說她的感官要比其他人靈敏的很多.可是自己也不會回應他什麼,在自己看來他就是個陌生人.唯一的干系也就是,他是自己兒子的父親,可惜了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和他沒什麼感情可言.可是至少她在自己面前,自己可以看到她.

"墨兒,少泉累了吧,來喝點水,休息一下."上官雪妍實在受不了他的眼光就只能轉移方向,趕緊給他們父子幾人各到了一杯茶水.

"娘親,父王講的很好,我都能聽明白."軒轅云墨放下手里的書說.

"那是墨兒聰明."上官雪妍揉揉他的頭笑著說.出來了也不能耽誤孩子的學習,于是他們就拿著書本,打算在路上自己教導他們.

上官雪妍覺得自己和軒轅玄霄一古代的王爺和一現代的精英難道會教導不好兩個孩子,那不是讓人取笑嗎?

"二弟就是聰明,很多我都不懂得,二弟都懂."軒轅少泉有點羨慕的說.

"少泉也很聰慧的,不過你以前的根基不如墨兒的牢固,你以後不會的就來問為父和你母親."軒轅玄霄突然說,這孩子的年齡其實也不大,以前被凌丹給耽誤了現在既然是自己的兒子,自己就有義務好好教導.他以後就是不繼承聖王府,也會開府單過,也要用自己的能力撐起來自己的府邸才行,畢竟他走出去是頂著聖王府的名號,他軒轅玄霄的兒子哪有讓人看笑話的道理.

"兒子知道,謝父親,母親."軒轅少泉有點激動的說,那是不是說父親是真的把自己當兒子,不是同情自己,要不然也不會親自教導自己.

"大哥,你那麼客氣做什麼,我好不習慣,我們是一家人."聰明如軒轅云墨怎麼會看不出他的小心翼翼,雖說自己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是知道大哥的拘謹也不是娘親和父王願意看到的.所以他現在做什麼都會拉著大哥一起,就是希望他盡快融入到一起.

"少泉,你二弟說的對."

"兒子,明白了,母親."軒轅少泉微紅著眼說.

"娘親,我想去騎馬,行不行?"軒轅云墨才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在馬車里做不住了,睜著大眼,可憐兮兮的看著上官雪妍問.

"去吧,不過要小心一點,少泉你會不會騎馬,要不要去?"上官雪妍覺得出來了,就該給他們應有的自由.

"母親,我只是學過,不精."軒轅少泉低著頭說,自己的馬術還是在凌氏族學的學的.

"想去的話,讓侍衛帶著你,注意安全."

"恩,母親."兩兄弟一起跳下停著的馬車.

"隨墨,把我的馬牽過來."軒轅云墨下了馬車就喊道.

"是,少爺."隨墨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後面的馬車里坐的是隨墨和軒轅少泉的貼身小厮小峰,還有上官雪妍的丫鬟雯娥,這次雯繡沒讓她跟著,上官雪妍留她和管家一起照看王府.雯娥是四個丫鬟中年齡最小的,上官雪妍就一直留在身邊,雯娥由于還沒成親跟著上官雪妍也方便,這次出來就帶著她.

"二弟,這就是你的馬,怎麼看著好像比那些小很多?"軒轅少泉看著隨墨牽過來的那匹馬問,自己也是第一次見怎麼矮的馬匹,成年了嗎?

"對,這就是我的坐騎,大哥不要小看她,它很厲害的,對不對?"軒轅云墨拍著那矮馬問.

那矮馬沖著軒轅少泉噴著鼻息,讓後點點頭.

"它……竟然聽懂你的話?"軒轅少泉吃驚的指著那馬說.

"它和我在一起久了,它也慢慢能懂我的意思了."軒轅云墨摸著那矮馬半真半假的說,其實也沒多久,是這個馬兒懂人言,不過這事有點太怪異了,自己還是不要說了就是了,

"墨兒,你這馬匹在哪來的,好像沒見過這個品種的馬匹?"云隱也好奇的問.

"不知道,聽人說這好像是變異的,娘親說這馬匹矮小正適合我用."

"那倒是,你還是個孩子,安全最重要.姐姐考慮的妥當."云隱看著那匹矮馬說.

"好了叔叔,娘親的馬車都走遠了,我們要趕快追上去了."軒轅云墨看著前面的馬車自己翻身上馬,那動作是一氣呵成.

"少爺,您也上馬吧,屬下給您牽著走."一個侍衛得到暗二的指使牽著一匹馬走到軒轅少泉的面前說.

"好,我們走吧."軒轅少泉看著前面的軒轅云墨也上馬前行.

"妍兒,你就如此放心他們,墨兒學習騎馬也沒多久,好像也沒怎麼練習吧."軒轅玄霄看著又在看書的上官雪妍找話說,孩子們下車了,馬車內就只剩他們兩人了.軒轅玄霄覺得這是培養感情的時候,可是上官雪妍在孩子離開後,就又看起醫書來.軒轅玄霄覺得這可不行機會,自己怎麼能放過.

"不會有事的,外面有這麼多人看著呢."上官雪妍手下翻過一頁書然後抬頭看看那說.自己也不會讓他有事的,外面的事全在自己的在掌握之中.再說那匹馬只要不受到驚嚇,不威脅到它的性命,它就是最穩當的坐騎,自己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那要是有個萬一呢,你不是要後悔了?"軒轅玄霄看著依舊穩如泰山的上官雪妍說.

"怎麼?你很希望墨兒出什麼事?你要實在不放心就到外面看著吧,也不要煩我."上官雪妍抬起頭看著他,擺著臉.

"我怎麼會呢,你忙你的,我閉嘴."軒轅玄霄聽後緊閉著嘴巴,還故意縮著,然後可憐兮兮的看著上官雪妍,一副被欺負的樣子.

上官雪妍看著如此的他,在心里問自己,自己以前真的喜歡這人,這好像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吧.這表情,這眼神哪里像是一國王爺該有的,這活脫脫的一個大兔子,難道自己以前的口味很奇怪.你說要是墨兒做這個表情自己也許會走上前摸摸看,現在自己怎麼辦?這人好像都有三十了吧,做出這個表情真的適合嗎?怎麼感覺自己好像欺負他似得,這麼會有一種負罪感.

"你差不多行了,你又不是墨兒,收起你那表情吧?過來,我們有些事應該好好談談了."上官雪妍放下手里的書,看著軒轅玄霄說.

"談什麼事?"軒轅玄霄突然坐直了身子問,略帶著點緊張.

"你不用緊張我就是想說,我現在不記得過去,我們以前如何相處我也不知道.你現在對我來說也就是個熟悉的陌生人,不過我們育有墨兒這又是不爭得事實.我想說的是在我沒想起過往以前,我對你不會太熱絡了,我也不會為了其他的原因委屈自己.你要是受的了現在的狀態,我們可以相安無事的同行,你要是受不了我們可以分道揚鑣,不過墨兒要與我同行."上官雪妍這些話在心底想過很久了,覺得趁現在沒人的時候可以說出來,自己也不會強求他,自己現在也不想背負著過往,那些畢竟自己不記得,總是感覺那是別人的和自己沒什麼干系,可是他們又都說那是自己的.就例如眼前的這個男人自己和他成親八年,可是在一起生活才一個月.自己說不上對他有什麼感覺,可是也是希望他把自己和以前的那個'上官雪妍’分開.

"你要說這個,沒問題,我其實理解的.放心吧,我不會和你分道揚鑣的,我不管你記不記得過往,你就是我的妍兒,墨兒的母親,我軒轅玄霄唯一的王妃."軒轅玄霄起初聽她說要分道揚鑣走,心中很是生氣,後來想想她說的也對,再說自己現在也沒分清楚她和她,她們明明是一個人可是又好像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自己也需要時間去接受,也希望給妍兒自己完整的愛.

"好,就這樣說定了."上官雪妍帶著微笑說.


"恩."

馬車又陷入安靜中,上官雪妍又看起了自己的醫書.

"你的醫術不是已經很厲害了嗎,我怎麼看你在不停的看醫書?"過了一會軒轅玄霄又問,他只是覺得奇怪.

"為了精益求精,其實還有很多病症我也沒見過,我也就只能從這些古人著述的醫書上去了解,然後在加上自己的經驗去研究,希望可以找到最有效的方法."上官雪妍放下書為兩人各倒一杯說然後說.

"你好像很喜歡醫術?"要是不喜歡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醫術.

"還可以吧,只是想治病救人,算是在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吧."上官雪妍感歎的說.她的醫術大多來源于紫蓮戒中,屬于自己學習的,還有一些來源于她在現代的師門.那是個古老的中醫門派,師傅就是一位有名望的中醫泰斗.自己才十幾歲就入了門,師傅覺得自己學醫很有天賦,就傾囊相授,一點也不藏私.自己現在除了一身傲人的武功,就數醫術能堪大用,自己當時也是小隊里的隊長兼隊醫,他們曾笑稱,和自己一隊不擔心自己會犧牲,我這個醫生比什麼都厲害.

"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你這個說法聽起來挺新鮮的."軒轅玄霄聽後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閉目不在說什麼,上官雪妍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也就沒有打擾他.

她存在的意義是為了治病救人,那自己是為什麼而活著,為了西域王朝嗎?為了除掉凌氏一族嗎,那曾是自己活著的動力,凌氏一族現在已經不存在了,那自己又為什麼而活著?軒轅玄霄一時陷入了迷茫之中.

"站住,打劫?"一聲震天的吼聲,打斷了上官雪妍看書的心思.

"怎麼了?"上官雪妍打開馬車的門問暗二.

"娘親,有人打劫我們,您快看呀,真的有人打劫我們."暗二沒來急的說什麼,軒轅云墨就突然走到馬車邊開心的說.那土匪打劫他也只是在上京的茶樓聽說書的說過,沒想到自己今天真的碰到了.

"打劫,打劫我們嗎?"上官雪妍有點疑惑的問,他們這隊人看著像是好欺負的嗎?

"恩,娘親他們是打劫我們,不過對方人好像不少的樣子?"軒轅云墨看著圍著他們的人說.

"是呀,母親我們怎麼辦?"軒轅少泉看著對方,還有自己這邊的人,有點不確定的問.在他的認知力,土匪都是窮凶極惡之徒.

"我也挺說過這附近有一窩土匪,專門打劫過往的富商,很是凶殘,我們看來要小心一點."云隱也走馬車跟前說.

他們都圍在馬車邊討論,那邊的土匪不願意了,他們在這一帶盤桓很久了.這是唯一的官道,來往的富商很多.可是他們也是有選擇性的打劫,那些有特殊地位的商戶他們不動,因為那些他們動不得有很多護衛.他們就是打劫那些看著人不多,而且又行囊多的人下手.今天這一隊人也就才二十人左右,護衛又不算多,還有孩子,但是看著好像很有錢的樣子,這就是他們今天的目標了.不過他們為什麼聽到他們的喊話一點有不緊張,還湊在一起看著他們好像在說什麼,這可是和以往不一樣.以往他們只要一出現就會把那些人下的哭爹喊娘的,今天這些人是因為不怕,還是沒見過打劫.

其實那些土匪還真想對了,上官雪妍他們是真沒見過打劫的.上官雪妍活了兩世,遇到打劫的是第一次,以前小偷小摸的她倒是遇見過.至于軒轅云墨和軒轅少泉這哥倆打劫也只是聽說過,這也是第一次遇見,緊張之余都有點興奮.

"大哥,那說書的不是說土匪都長得膘肥體壯的,孔武有力的,可是為什麼那邊那人瘦的和猴子一樣,難道說書的騙人的?"軒轅云墨指著土匪群里的一人好奇問.

"二弟,這個我也不知道,也許那人有什麼病吧,或者是餓的,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做著打劫的營生."軒轅少泉隨著自己弟弟的手看過去,那可不是嗎,那人瘦的厲害,于是想想說.

"大哥說的有理,大哥你看那個是不是和說書的先生說的很像."軒轅云墨覺得大哥的話對的,要是自己就不會做這事.他突然又指著土匪群里的另一個人說.

"二弟,那人看著像,不過他胖成那樣,能跑的動嗎?他那樣子看著好像行動就很吃力的,怎麼打劫,難道用滾得?"軒轅少泉看著那個胖成一座小山的人說.

"滾的,那多麻煩,再說這路上都是石子很傷身子的."軒轅云墨聽說後看著腳下說.

"也對."軒轅少泉笑笑說.

"他也許是皮厚不怕疼,要不讓你們兄弟上前,說動他讓他去試一試不就知道了."上官雪妍聽到這兩兄弟的話,覺得很逗.他們沒有一點被打劫的自覺,還有心思去對那些土匪評頭論足,最好玩的是他們說的剛好是里面的典型人物,一胖一瘦于是她覺得好玩就建議到.

"娘親,怎麼去試他們,他們又不會聽我們的."軒轅云墨聽著自己娘親的話很是動心,可是卻不知道怎麼做.

"這你們自己想辦法,我們今天能不能過去就看你們的了.去吧!"上官雪妍用眼神鼓勵兒子,這是個不錯的機會可以鍛煉他們.

"好,大哥我們去試試,一定很好玩."軒轅云墨興致滿滿的.

"好,二弟."

"你們看好兩位少爺,他們沒危險你們只要看著就行了."上官雪妍對暗二和那些侍衛說.

"是,屬下明白."

"你要不要出來看看他們兄弟兩是如何對付那些土匪的."上官雪妍靠坐在馬車門口,邀請坐在里面的軒轅玄霄.上官雪妍覺得有他這個父親的支持,孩子們也許會表現的更好.

"也好,我也好奇他們會怎麼做."軒轅玄霄一掃剛才的迷茫,也移到馬車的門口看著自己的兒子們.這兩了個孩子自己從沒教導過,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他們就長大了,自己也想知道他們成長到什麼地步了.尤其是墨兒,有如此優秀的母親,他會是什麼樣子,自己上次也見過他在功夫方面的天賦,不知道精明幾何.

"大哥,你看那兩個孩子過來了."那個被軒轅云墨說成是瘦猴的人走到一位一只眼帶著眼罩的人面前說.

"老子又不瞎,看到了,不用你說."那獨眼男人側著臉看著那瘦猴,一只眼讓他看人有點困難,要看清人一定要找對了方向才行.

"是,是,是小弟多事."那瘦猴低頭哈腰的說.

"你去上前嚇嚇那兩個小鬼."那獨眼的男人看著對面的軒轅兄弟指著那個胖成小山的人說.

"是,大哥."你那胖子緩慢的移動,感覺用了好久才走到離軒轅云墨不遠的地方.

"你們真的是土匪打劫嗎?"沒等對方開口,軒轅云墨就先問到.他覺得這個問題很重要,一定要弄清楚.

"額,我們就是土匪打劫的,快把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不然就要你這小娃娃就試一試我的拳頭了."對方聽到軒轅云墨的問話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惡狠狠的舉著他那肥碩的拳頭說.

"大哥,看他那語氣好像土匪."軒轅云墨抬頭和自己的哥哥說.

"二弟,我看也像,要不然我們在問問?"

"好,我們在問問."軒轅云墨也贊同.

"你們做了多久的土匪了?"軒轅云墨對著那人又問.


"我們做這一行很多年了."那胖子想想說,他也算是老資格了.

"哦,那你們平時都打劫些什麼,是不是不論誰都打劫,打劫的物品區分貴賤嗎?"軒轅云墨知道對方是有經驗的人,看了自己哥哥一眼又問.

"我們也不是誰都打劫的,我們也是有規矩的,向那些護衛多的,在江湖上有地位的人,我們就不動他們的,我們也動不起.至于物品當然是越值錢越好,不過我們還是比較喜歡銀子."也許因為對方是小孩子,讓那胖子放下了戒心,就開始和軒轅云墨說他們的規矩.

"那你們看上我們也是覺得我們在你說的江湖上沒什麼地位,看著好下手?"軒轅云墨聽後疑惑的問.

"對呀,你們一看就是那種不是太有地位的人,人也少,看著又好像有點錢的樣子,我們剛好可以下手."那人自信的說.

"你說的對,我們在你說的江湖上是沒什麼地位,至少我都沒去過江湖,江湖好不好玩?"軒轅云墨看看自己這邊的人說,他自小在王府長大,就連上京都很少出.怎麼會知道江湖,不過在說書的嘴里知道江湖很大,很好玩,也不知道娘親這次帶不帶自己去看看.

"很好玩的,我就是江湖中的人."那胖子聽說對方話,知道這隊人第一次出遠門又對江湖趕興趣,覺得他們一定很好騙,于是趕緊說.

"哦,這樣呀,那你們打劫是圖財了,那這樣吧,我們給你們一點錢你們放我們過去,我們大家不都皆大歡喜,你說好不好."軒轅云墨覺得自己想知道的事也問清楚了,于是和那人建議到.

"你能給多少?"那胖子覺得軒轅云墨的意見不錯,于是問.

"一百兩怎麼樣,夠一家百姓花用很久的."軒轅云墨想想說.

"一百兩,小娃娃你這是打發叫花子呢,怎麼說也要一萬兩才行."那刀疤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軒轅云墨和自己兄弟的對話他在後面全聽到了,他想要是不動武力就能得到錢那是最好不過.可是對方給的也太低了,那怎麼夠,他覺得對方是在侮辱他們,于是他大聲說.

"叔叔,你要的也太多了,我沒這麼多銀兩?"軒轅云墨聽見那獨眼的話伸著頭看著他說.他覺得娘親要自己解決的事,自己就要憑能力去解決,自己身上也就只有幾百兩的零花錢.現在對方要一萬兩自己怎麼拿的出來.

"沒錢,那你還說什麼,那就把你們的馬車上的東西留下不就行了,要不然你們就留下性命來,你們看著辦吧."那獨眼一聽沒錢脾氣也上來了,他以為遇到一條大魚了,難道自己看走眼了?

"那要是我們都不呢?"軒轅少泉問了一句.

"哈哈,小子你覺得可能嗎?"那獨眼看著軒轅少泉,哈哈大笑,覺得他在說笑話.

"大哥不和他們廢話了,我們和他們硬碰硬,我們的銀兩可不是好拿的."軒轅云墨也在笑,不過笑的有點奇怪.

"好吧,二弟聽說你的功夫很厲害,今天能不能讓大哥見識一下."軒轅少泉抬抬馬鞭問.

"大哥,客氣,那是他們抬舉弟弟了."軒轅云墨摸著披風下的玉簫謙虛的說.

"你娃娃你們說什麼呢,看拳."那胖子看見自家大哥給自己使眼色,于是抬腿舉拳朝著軒轅云墨兄弟倆而去.

"少爺你坐著我來."隨墨的聲音起,人影也到那胖子跟前.隨墨的武器不是刀也不是劍,是九節鞭,鞭子一般適合遠攻,不過一般人的男性也不會用,因為它比較適合女性使用.

隨墨的鞭子甩的啪啪響,有鞭子的阻攔,那胖子進不了軒轅云墨他們眼前,那胖子自己反而受了很重的傷.因為隨墨每一下都抽打在他的身上,每一鞭他都會皮開肉綻.隨墨是生氣他竟然對少爺動手在加上那個對方不是什麼好人,于是下手不遺余力.

"這小厮的鞭法不錯,也是你教的?"軒轅玄霄看著那邊游刃有余的隨墨問上官雪妍.

"他是墨兒的貼身小厮,至少要能自保."上官雪妍看著那邊揮動著九節鞭的隨墨淡淡的說.九節鞭類的各種鐵鞭,是一種"軟硬兼施",可長可短的兵器,平時攜帶方便.九節鞭以圓周運動為主,借助于手臂搖動和身體各部位的轉帶,增加慣性動力而改變圓心及方向.真好適合隨墨那小身板用,隨墨這些年跟著墨兒自己也沒虧待他,可是就是看著人偏瘦.自己教他的這套鞭法鞭法摒棄一切花鞭技法,以防身制敵為第一宗旨.閃電般的速度和雷霆萬鈞之力源自不同于傳統鞭法的抖打技術,這是糅合眾多鞭法才創建的.

"你很會因人而異,看人也很准確."軒轅玄霄不得不贊歎的說,就連一個小厮她都能教導的很好,更何況是墨兒.

"不過也是為了墨兒,隨墨跟著他很多年了,是他很重要的朋友."上官雪妍看著那些孩子說,隨墨是四歲就跟著兒子,小時候兩人一起淘氣,不過大多數都是墨兒出主意隨墨執行.一晃多年過去了,他們也都大了.

那邊的土匪老大看著自己的兄弟被一個孩子打的無絲毫還手之力,于是下令大家一起上.這邊看對方一擁而上,他們也不能看著少爺們吃虧,所以不等上官雪妍和軒轅玄霄說什麼他們也都沖了上去.一時打的眼花繚亂的,自己這邊都是經過訓練的但是人少,對方那里也是有著豐富經驗的,雖說功力不如自己這邊但是勝在人多,一時戰的有點難分勝負.

軒轅云墨也在戰斗的人群中,戰斗中的他在耍著其中的那個瘦猴玩,對戰起來才發現那瘦猴的輕功不錯,所以軒轅云墨起了好強之心,也用輕功與他周旋.

"小子,別跑."軒轅云墨纏在那瘦猴身邊,不久就把他轉暈了.

"你有本事來抓小爺呀."

"二,你去相助他們盡快結束,我們要是在不趕路,今天趕不上住店了."軒轅玄霄突然看看天說.

"是,爺."

暗二走進戰斗的那些人中,出手凶狠致命,自己這邊的人看見暗二就知道是主子下命令了,所以也都放開手腳.

"這些人看來做過不少這種勾當."上官雪妍看著那些經驗豐富的土匪感歎道.

"早就聽說,這附近有悍匪,想來就是他們了,玄霄你這個欽差遇到了難到不管管,他們也真夠不長眼的."云隱坐在馬上,看著那些不斷倒地的土匪搖著頭說.

"是該管管了."軒轅玄霄沒理會云隱的挪揄,也看著那些人說.等解決了那些人軒轅云墨兄弟爬上馬車,端起杯子就喝起水來.

"娘親,他們現在這麼辦?"軒轅云墨看著那些被他們捆著的人了說.人現在是抓住了,可是要怎麼處理呢,難道吧他們給放了呀.

"這要問你們的父親才是."上官雪妍把問題拋給軒轅玄霄.

"二,你讓一個侍衛拿著這個快馬加鞭去通知附近的縣衙,讓他們來人帶走這些土匪."軒轅玄霄遞過來一塊令牌給暗二.

"是,王爺."暗二下車隨便指派了一人拿著令牌就去執行命令.

"二,你把這些藥散在他們周圍,他們很快就會暈倒的."上官雪妍遞一個紙包給他.她這也是為了預防有要逃跑,再說一會他們都走了,留下來看著他們的侍衛也少.誰知道能不能看住或者他們有同伙之類的,自己的這迷藥用一般方法可解不了,即使有同伙來救也帶不走怎麼多昏迷的人,自己走之前會給他們留有這迷藥的解藥.

"娘親把他們放在這里,那我們是不是要上路了?"軒轅云墨拿起桌子上的點心吃了一口,經過剛才的打斗他感覺餓了.

"是呀,你是不是餓了?"上官雪妍看著他拿著點心在吃就問.

"恩,有點.剛才的打斗消耗了我身體里剩余的午飯."軒轅云墨不好意的笑笑說.

"爺,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下一個落腳點?"上官雪妍看著軒轅玄霄問,自己沒走過這麼遠的的地方,對西越不熟悉,也就不知道.這時候也沒什麼地圖可看,即使有也是軍用地圖,這里的地圖都是屬于機密的東西.


"兩三個時辰左右吧?"軒轅玄霄也不太確定的說,他們從上一個小鎮走出來有兩個時辰了,離下一個小鎮兩三個時辰還是近的呢.

上官雪妍聽後,兩三個時辰也就是還有五六個小時,那可是有很長時間的.就是大人在過五六個小時吃晚飯也覺的受不了,更何況是孩子.

"好在娘親准備了點吃的,給你們先墊一下,不過好像有一點涼了."上官雪妍打開食盒,拿出里面的小菜和幾個饅頭,用手托著盤子用內力加熱.

"我幫你."軒轅玄霄看著她的動作就知道她在做什麼,自己也端過一盤菜和她做著同樣的事,這主意恐怕也只有她想的出來.誰修煉了內力不是用來增加練力對敵防身的,她竟然用來加熱菜和饅頭.這也是自己第一次見,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好了,你們吃吧."上官雪妍給他們打濕錦帕擦手,然後遞給他們筷子.

"母親,父親你們也吃."軒轅少泉接過筷子說.

"你們吃吧,娘親不餓."上官雪妍慈愛的看著他們說.再說這些菜也沒多少,自己要吃他們肯定吃不飽.

"為父不餓,你們快點吃吧!"

"你什麼時候准備的菜,今天中午嗎?"軒轅玄霄看著兩個兒子吃的開心,也覺得自己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恩,讓雯娥給店家說的."

他們的馬車又在原地停了一會,等孩子們吃完飯,他們才又前行,不過留了兩個侍衛看著那些人,等著前一個護衛,上官雪妍他們會在前面的小鎮等他們,他們沿路也會留下標記.

又經過幾個時辰的前行,他們在天黑以後到達一個小鎮.不知道是不是天黑的原因,小鎮上很安靜,不過好像有點不正常,現在大概是戌時(現代晚上*點鍾的樣子)也不是家家熄燈閉戶的時間,怎麼會路上沒有一點燈光.整個街道看著陰森森的,有點嚇人.

"娘親,這里怎麼感覺好奇怪的樣子?"軒轅云墨知道到了一個小鎮于是從窗口伸著頭往外看,他以為自己會看到人聲鼎沸的夜市,當時在上京的時候就是,晚上很多人在街上走動,可是他只看到了空無一人的街道.

"這個不清楚,我們先去找家客棧住下在說吧."上官雪妍覺得反常必有妖,也許這里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情發生.

"二,隨便找一家客棧吧."外面的情況軒轅玄霄也注意到了,他覺得即使要打探情況也要等住下再說.

"是,爺.前面就有一家客棧."暗二看著前面的那寫著客棧二字的長聯說.

"恩,就這一家吧."

暗二得到命令駕著馬車走到那家客棧門口,就有侍衛上前去敲門.

"誰呀?"店門里面傳來一個顫抖的聲音問.

"店家我們是住店的,請問可有客房?"那侍衛聽見問話,知道里面有人又問.

"沒客房了你們走吧,你們去別處看看吧!"聲音依舊從門內傳出來,可是那店門連動都沒動.

"爺,店家他們說沒客房了."

"那我們就去別家看看吧,我們快走吧,墨兒都累了."上官雪妍聽後對軒轅玄霄說.

"恩."軒轅玄霄看著倦怠的兒子們,也同意上官雪妍的話.

"娘親,要是這鎮上的客棧都沒客房怎麼辦,那我們今天住在哪里?"軒轅云墨有點無精打采的說,他坐了一天的馬車是覺得累了.

"放心,我們今天一定會有地方睡覺的."上官雪妍看著兒子那疲倦的小臉有點心疼.

就在他們准備轉身離開的時候,那客棧的店門慢慢的打開了,伸出一張緊張的臉看著他們.

"客官,是你們要住店吧,店里還有客房,你們也不用去別家了,快進來吧."那躲在門口的人扶著門漏出一張臉看著上官雪妍他們說,說的時候他還在到處看.

"可是,你們剛才不是說沒客房嗎,怎麼現在又有了?"軒轅云墨不解的問.

"小少爺您們先進來,然後小的在解答您的問題."那小二看著很緊張的樣子,就差拉他們進門了.

"我們就住著吧."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征求她的意見,這小鎮太詭異了,他不得不小心一點.

"好吧,墨兒我們趕快進去."上官雪妍也想看看這家客棧搞什麼名堂.

等他們進去後,看到的景象和外面完全不一樣.大街上冷清陰森,好像一座鬼城,可是店里的人很多,他們都坐在店中的大廳里,有些小聲的交談著,有些獨自喝著酒.怪不得這里面這麼多人,外面竟然聽不到聲音,原來他們都壓低了聲音要不然就不說話.那些人看著進來的上官雪妍一行人起初有些緊張,不過看到有女人和孩子他們都放松了,然後又繼續自己的事情.

"店家,你們有什麼吃的,趕快上來,小爺我都餓壞了."云隱坐在一張空著的桌子上喊著.

"客官小聲點,我馬上就吩咐人去做."那個看似店主的人走到他們面前小聲說,好像怕誰聽見一樣.

"怎麼了?為什麼不能大聲說話?"云隱也學他壓低聲音不解得問.

"一看你們都是外來的,這小鎮現在封著了,只能進不能出,要不是你們帶有孩子,我也不敢讓你們住進來."那店主小聲的說.

"什麼意思,封著了,誰封的,官府嗎,為什麼?"軒轅玄霄一句話問了幾個問題.

"不是官府,我們的縣太爺都失蹤了.聽有人說是被一群鬼封的,他們只在晚上出沒,而且還不許大聲喧嘩,誰要大聲喧嘩打擾到他們,他們就抓誰走.起初沒人相信,可是最後還真有兩家晚上吵架的人,第二天就不見了."那店家放下手中的水壺唉聲歎氣的說.

"有這等怪事?從那天開始的,那你們這里白天呢,也是這樣嗎?"上官雪妍想想說.這一定是人為的,恐怕是打著鬼的旗號,做自己見不得人的勾當.

"這從年前就開始了,到現在有兩多月了,白天和往常一樣,你到天黑都早早的關門了,所以才有人說是鬼在作怪."那店家又小聲的解釋.

------題外話------

今天就不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