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決定遠行尋找記憶
一餐飯吃完,上官雪妍讓軒轅玄霄好好休息,自己帶著人出去了.然後又去紫竹軒看看自己的另一位病人,上官雪妍突然覺得自己好忙,自己都快成他們軒轅氏的專職大夫了.

"你現在可以適當的下床走走了,不要太勞累就行了.還有有件事忘記告訴你了,太後母子由于陰謀篡位失敗,已經被陛下抓住了,你可以去看看他們的下場了."上官雪妍想想還是對他說了,那凌氏一族即將被處決,他也不用擔心自己的身份暴露.

"表嫂說的是真的,那老妖婆真的得到應有的下場了."沈雋睿激動的說,他沒想到才短短的十幾天事情就來了個大反轉,那是不是說,自己可以為家人伸冤了,爹,娘,姑姑你們看到了嗎?那老妖婆終于倒台了.

"真的,就在昨天,凌氏一族都已經下入死牢了,就等著陛下下旨了."上官雪妍覺得軒轅玄耀那是多此一舉,直接處理了就行了,還要走什麼程序那造反是有目共睹的,那就是最直接的證據.

"我去,我要去看看,他們凌氏一族的下場,他們沒想到會有今天吧!"沈雋睿突然哭著說,哭著哭著又大笑,整個人看著有點瘋癲.

上官雪妍知道他那是開心的,壓在心里的石頭終于搬掉了,這是在釋放心中的怨氣.自己也就沒阻止他,走了出去.

"你去告訴管家,給表少爺准備馬車,你隨身照顧他,他現在不易太激動.還有告訴管家,讓他集合府中眾人,我有話要說."上官雪妍走到門口,對守住外面的小厮說.這小厮本就是紫竹軒的小厮,墨兒有隨墨和云複貼身伺候,他們一般也就比較閑,這人看著挺機靈的,自己就調過來臨時照顧沈雋睿.

"是,王妃."他說完就跑了出去.

上官雪妍回到自己的院子待了一會,就帶人去那議事的大廳.哪里自己很少去,不過每次去都是有事要說這次也不例外.

此時議事的大廳站滿了人,都在想這次王妃不知道又有什麼事要說.

"聽說王爺沒死,現在就在府里."有人小聲的對身邊的人說.

"真的假的?"那人也小聲的問.

"我昨天在就大門口看見了,真的."

"那我們以後在府里聽誰的?"有人問.畢竟這些年,他們都是聽王妃的,可是那時因為府里沒有王爺,現在王爺回來了,他們聽誰的.

"不知道,聽王爺的吧,王爺好像才是我們的主子."有人想想說.

"你們小心了,不要讓王妃聽見了."

"我們還是看看在說吧?"有人建議.

上官雪妍到的時候他們都站的好好的,一點也看不出,他們剛才有談論過什麼事?

"本妃今天見你們有三件事要說,一就是我們府里的王爺還活著,現在就在府里,不過被歹人重傷,正在養傷,等好了就會出來見大家.但是在王爺養傷期間本妃不希望有人去打擾到他,不然就不要怪本妃不講情面;二是凌側妃由于參與了不該參與的事,已被王爺交給了刑部,她再也不是聖王妃的側妃了,從此聖王府里就沒有此人,你們都記好了.至于她留下的人,本妃也不打算用了,來自凌府的就都回到凌府吧,原是王府里的,管家一律發賣;三是關于大少爺的,你們都聽清楚了,大少爺現在在本妃的名下,即使沒了凌側妃,他依舊是聖王府的到大少爺.你們要和以前一樣尊重他,要是讓本妃知道你們誰敢對大少爺不敬,到時候就不要怪本妃了.你們都聽清楚了沒有,記得這些話,本妃也只說一次,但是時效是永久的."上官雪妍看著下面的眾人,不要以為自己不知道他們都是怎麼想的,覺得現在軒轅玄霄回來了,他們有另一個主子可以扒著了,只要抱著他的大腿,自己也就不可怕了.可是他們都想錯了,自己誰也不怕,在說自己也沒打算在這里多呆下去.至于少泉以前在府中有凌側妃在,下人多多少少會顧忌一點,畢竟凌側妃的身份在那擺著的.現在凌側妃沒了,那少泉這個大少爺也就沒什麼地位了,在府中也比較尷尬,在加上凌丹是因為犯事被送走的,有些下人就會迎高踩低的.自己也只能先打下預防針,畢竟現在他也算是自己的義子.

"是,王妃,奴才(婢)等明白."他們一起跪下說,現在即使有人心思浮動也不敢明目張膽了.這些年府里的人早就知道這王妃不是好惹的,她一向言出必行,手段狠厲,只要不傻就不會去觸及她的底線.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上官雪妍說完就讓他們離開了.

"簡姨娘,等一下?"上官雪妍叫住那即將離開的身影,她是王府里現在唯一的一位小妾,自己這幾年還就是真沒發現她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是她本身沒問題,還是她藏得太深.

"王妃,不知何事叫妾身."簡姨娘停住問.

"沒事,王爺,在府中,你可要去看看."上官雪妍不動聲色的看著她的表情.

"妾身,是該去見主子了,王妃這幾年做的很好,屬下一直也沒有用武之地,屬下佩服."簡姨娘也就是簡柳絮看著上官雪妍笑著說.

"是嗎,多謝了."上官雪妍也笑著說.

自己現在算是明白了,這人看來是軒轅玄霄留下的人,要她看著聖王府.還有可能是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幫助原來的上官雪妍的,私下照顧墨兒的.可是由于自己穿越過來,什麼事自己都可以辦,王府也讓自己保護的很好,所以她也就在王府里沉寂了幾年,今天才袒露身份.

"回去吧."上官雪妍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份,也沒什麼事可問的了.

"王妃,屬下告退."簡柳絮抱拳行禮走出去,自己的任務也算完成了,主子回來了.

上官雪妍回到自己院子里,坐在桌邊拿起手邊的書,翻著看,自己沒事看的最多的就是醫書,也算是給自己不斷擴從見識了,手里的醫書就是一本這個朝代的醫書,里面有自己不曾見過的病症和藥方.

時間一轉眼過去一個月,這一個月里西岳王朝發生了很多事,只有一件事,震動天下,那就是西越軒轅玄逸逸王發生的政變,不過是以失敗告終的.軒轅玄耀的處理方法也簡單,沒有乾淨殺絕.太後被辭了毒酒,逸王被發配守皇陵,有生之年不得走出半步,至于那些隨逸王叛變的人,輕的都發配邊疆,罪行重的,就如凌侯府一家,就判了斬立決,嫁出的女兒有誥封的褫奪,貶為平民.凌氏族人不得參加科舉考試,永不錄用.遷出上京,永遠不得回來.還有一件事就是,陛下調查清楚了,原沈侯府陛下外祖家是被冤枉的,那些所謂證據都是凌侯府構陷的.好在上天垂憐,當時的沈府少爺逃過一劫,現在陛下為沈府伸冤,還他們清白,從新敕封沈府為安平侯府,有沈少爺沈雋睿接任.最讓人不可思議的事就是,聖王爺還活著,並沒死,這次的事他出力不小,原來他假死就是為了在暗處收集逸王和凌府的罪證.

上京的人都知道現在真正不能惹的就是聖王府,本就有一個厲害的聖王妃,現在又來一位不遑多讓的聖王爺,誰敢惹.

"你又要自己離開是不是,這次又打算去多久?你們把我們父子當什麼?"軒轅玄霄抓住上官雪妍的胳膊大聲的質問.要不是自己剛好出來,也不會看見她在收拾行囊.她這是要去哪里,又想讓自己到處去找不到她?

"放手,我沒說要自己走."上官雪妍擺脫他的鉗制說,心想我要走也要帶著兒子走才對.這人自己才給他解的毒,就不能好好休息一下,在說進來也不讓人通報一聲,也不知道禮儀學哪去了.

"你這是要離開,去那里?"軒轅玄霄聽說他沒打算自己要離開,心中的怒氣暫平,可是他要是知道上官雪妍在想什麼,不是更加氣.

"你也知道,我失去了記憶,很多事都不記得了,你現在的毒也解了,身子很快就好了,我想去外面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回我那失去的記憶.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現在知道了,就想知道自己是誰,原來住在哪里,還有為什麼會被送來沖喜."上官雪妍坐下和他輕聲的說,這些她也沒打算隱瞞,也是事實.早晚也是要說的,自己就是把他當陌生人,也是不行的,畢竟自己和他生了墨兒那是不爭的事實.

"那你打算到哪去尋找,你失憶了,一定不記得自己曾近去過那里,不如我和你一去,怎麼說我也算是你失去記憶的一部分,也許我們一起回到熟悉的地方我可以幫你找回記憶."軒轅玄霄知道她說的事就一定會去做,自己也攔不住.失去記憶力不要說她,就是自己也會去尋找.自己不能阻止她離開,那就和她一起去吧.

"好吧,我們帶上墨兒,不過你要先安排好自己的事才行,我們不知道到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上官雪妍想想覺得他說的也是對的,尋早記憶力用的最多方法,就是有人在自己身邊說起過去和回到自己曾近熟悉的地方.不過他能走開嗎,他的身體自己到不擔心,路上有自己看著,還有利于他的恢複.

"放心吧,沒了凌家,朝堂上耀兒自己足以應對,再說我會留下人幫他的."軒轅玄霄肯定的說.

"那就好,我們不日就出發吧!"上官雪妍也很著急知道自己的過往,失去了記憶的自己,她總是覺得不完整.

軒轅玄霄知道她沒拒絕自己,就很開心,這一路上自己就可以和她朝夕相對了.

"墨兒,少泉,我和你們父王打算過幾天出去一趟,歸期不定,你們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吃完晚飯,上官雪妍留下孩子問他們的意見.

"娘親,我也可以去嗎?"軒轅云墨問.

"當然了,你們要不要去,要知道這一路上也許會遇到各種意外,很危險的."

"娘親,我要去,我不要離開娘親,在說有娘親和父王一起,兒子不怕危險."軒轅云墨開心的說,他還沒出去過呢.

"知道了,你呢,少泉?"

"兒子也跟著母妃和父王同去吧."軒轅少泉想想說,自己也許可以找找自己的家人.

"好,你們看有什麼要帶的,自己打包,還有要帶的小厮你們自己也安排好,這是你們自己的事,娘親就不過問了."上官雪妍叮囑他們,這次出門也許可以鍛煉一下他們,順便拓展一下他們的見識,就當是他們的游學了.

"知道了,娘親我一定准備妥當的,不過我要先和銘哥哥他們去告別."軒轅云墨想著自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見到銘哥哥他們,有點傷心.

"去吧,我們也要等你父王把他自己事處理好才動身,再說我們以後會回來的."上官雪妍看出自己兒子的不舍,他們小兄弟幾人自小也從沒分開過,這次不知道要去多久.可是自己實在不放心他留在上京,也就只能在自己身邊,自己才放心他.

"恩,兒子知道了."軒轅云墨也知道娘親是擔心自己,娘親說的也對,自己以後會回來的還可以見到他們,這麼想心中就舒服很多.

第二天一早,身體大好的軒轅玄霄就進宮了,他覺得應該去和弟弟說一聲,自己要遠行的事.

"皇兄,你的毒解了?"軒轅玄耀看著自己前面臉上沒有病態的哥哥,激動的問.這都一個月過去了,自己一直在忙,也沒時間去看看皇兄,也覺得他的毒不會這麼快就好了.畢竟他們這麼多年都沒找到解毒的方法,皇嫂就是醫術在厲害,也不可能用這麼短的時間就解掉皇兄身上的陳年積毒.可是現在皇兄就如正常人一樣站在自己面前,自己怎麼能不激動.

"耀兒,我沒事了,毒半個月錢就已經解了,不過你皇嫂一直讓我休息,所以沒出來."軒轅玄霄看似平靜的說,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當他知道自己的毒被祛除時的激動.這毒折磨自己二十年,從起初的中毒帶來的小病小痛,到後面這些年每次毒發帶來的蝕骨腐心之痛,每次毒發自己都好像在地獄走了一圈,那是種生不如死的感覺.現在自己再也不會受那些罪了,自己可以像一個正常人一樣生活,也不用擔心毒發了.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毒解了,積蓄多年的內力可以用,在也不用擔心自己不能保護他們母子了.

"皇嫂的醫術真的很好,現在皇兄的毒也解了,母後的仇也報了,我們也完成了父皇的遺命,終于鏟除了凌家."軒轅玄耀言語中帶著輕快.

"是呀,不過她死的太便宜了."軒轅玄霄不知道想到什麼說.他記得自己去給那人送行的時候,那毒婦看見自己先是吃驚,然後就哈哈大笑,說是自己的毒就是她下的,不過她沒有解藥,自己的毒永遠解不掉,自己很快就會來陪她.自己看著那近似瘋掉的毒婦,不知道說什麼.其實她早就瘋掉了,被自己的嫉妒所包裹.就是因為她的嫉妒外祖父一家慘遭滅門;就是因為她的嫉妒母後才會落得慘死的地步;就是因為她的嫉妒自己才會多年受劇毒的坑害.她早就嫉妒的瘋狂了,要不然不會做出這麼多的喪心病狂事.

"你等不到那一天了,你不知道的是,我有一位醫術高超的王妃,她已經配好了解藥,我的毒不日可解,而你就只能下去給我的母後和她的族人賠罪去吧,不只是你,還有你凌家的族人會一起去的."軒轅玄霄現在還記得那毒婦聽見這句話之後的表情,自己承認是在報複她,即使這樣她也不能償還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皇兄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我們也不去想了,皇兄的身體好了,以後就和我一起好好治理西越."軒轅玄耀拉著自己的哥哥說,這皇位本就該是哥哥的,是自己搶了他的東西,他卻為自己受了二十年的劇毒之苦.

"耀兒,這些年西越你治理的很好,皇兄知道沒了那些心思不良之人,你會治理的更好,在說那些臣子也都會好好輔佐你的.我今天來是要和你辭行的,我和你皇嫂打算去外面走走看看,也帶著孩子.你也是知道這些年,你皇嫂打理偌大的聖王府也挺辛苦的,也是那些麻煩事禁錮了她的腳步.你皇嫂想濟世救人,一展所長,我也想陪著她."軒轅玄霄找到合適的理由和自己的弟弟,至于真正的目的沒必要告訴他.自己這些年欠她們母子的太多了,現在自己是有機會彌補了.

"可是皇兄,你們不用出去,皇嫂要是想行醫,可以在上京開設醫館,沒必要離開上京."軒轅玄耀著急的說.

"她想出去走走,我也就只能陪同了.耀兒,我們隨時會回來的,這是你皇嫂給你准備的藥,上面都有講解要的功效,你保存好了.表弟和六弟他們也可以幫助你."軒轅玄霄拿出自己身上的幾個瓷瓶給軒轅玄耀,這是自己出來之前妍兒給自己的,她這是知道自己不放心自己的弟弟,才會給這些藥丸了,有了它們耀兒的生命就多了一些保障,那自己也會放心很多.

"皇兄代我謝皇嫂,你說的我知道了,這樣好了,我就封皇兄為欽差代朕巡視西越,這樣也不耽誤你們自己的事."軒轅玄耀知道那都是珍貴的藥,也就不客氣的接下了,然後想想又對軒轅玄霄說.

"好吧,隨你,不過儀仗隊就免了."軒轅玄霄也覺得這麼不錯,自己可以一邊陪伴她另一邊也可以為西越出點力.

"好,人員隨皇兄調派."軒轅玄耀也不反對.

兄弟兩人又說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軒轅玄霄也就回到聖王府.

"王爺您回來了?"聖王府大門口的侍衛看見軒轅玄霄回來行禮.

"恩,你去通知管家,就說本王有事要交代."軒轅玄霄看著那侍衛說,自己要該見見府中眾人了.

"是."那侍衛一溜煙的跑著離去,去找管家.

軒轅玄霄走在聖王府里,看著這些熟悉的景色,感歎世事變幻,自己也沒想過可以再次回到這里,這里是當年父皇給自己耗費大力建造的,里面的一磚一瓦都是請能工巧匠精心雕鑄的,就是為了給自己一個獨一無二的王府,可是那時的自己身體不行,很少在府內走動,于是這些也就欣賞不到了.但是依稀記得這里的面貌,小橋流水,繁花錦簇,這是當時的王府留給自己的印象.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的這里比自己離開時還要看著舒心,讓自己很心安,這里才是自己的家,以後無論走多遠都會回來,家里有自己和他們母子.

"王爺."

"王爺."

軒轅玄霄一路徑直向議事的大廳走去,身邊路過的下人也不斷的彎腰行禮.他們這是從知道軒轅玄霄活著後,第一次見他.原來他們一直沒見到本人,有人就以為消息是假的,可是現在看見活生生的他,他們多了些敬畏.此時的軒轅玄霄身上的毒已經祛除,沒了病態,那由內而發的上位者的氣勢,和那與生俱來的高貴,也表露無遺.無形之中散發的霸氣,讓那些下人望而生畏.

"怎麼,才幾年不見,你們就不記得本王了?"軒轅玄霄看著下面那些由于吃驚,沒有行禮的下人,淡淡的問.

"見過聖王爺."這時的他們才反應過來,這些人有是聖王府里的老人,認識他,也有後來進府的,不認識他的人.

"起來吧,本王回府也有些時日了,只不過一直在養病,現在身體好了就想見見大家.這些年本王不在,你們做的如何本王都知道.現在本王回來了,以後王府里的事還和以前一樣,王妃說什麼就是什麼,王妃在府里的地位不變.我想有些事王妃也交代過你們了,你們就按著王妃說的去做.本王要說的是另外一件事,本王打算帶著王妃和少爺們出門游曆,希望在我們不在的時候你們看好王府.本王雖說人不在,可是王府里的事,本王一樣會知道,你們要是不信倒是可以試一下."軒轅玄霄叫起他們,說出來自己見他們的目的.

"王爺,不知何時歸?"管家站出來說.

"暫時沒計劃,不過會隨時回府.你只要管好王府就行了,隨墨會和世子一起."軒轅玄霄看著那管家說,他現在也年近半百了,對王府的忠誠度,自己從沒懷疑過,也放心交給他.他這人也是個有手段的,自己上次離開也是相信他可以管好王府,隨便監督凌丹的一舉一動.

"老奴明白了."管家退回去說.

"好了,你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吧."軒轅玄霄自己也起身離開.即使自己不在,聖王府自己也會留有人照看的,自己可不會發生'遠水解不了近渴’的事.

軒轅玄霄走回自己暫住的小院,自己在這里已經住了有一個月.現在冬季還沒過完,其它的地方都顯得光禿無景,唯獨自己的王府里有兩個院子里,卻是繁花似錦,一如春季,在這里看不到有冬天的感覺.這里的溫度也比較溫和,為什麼?自己可是沒看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我進宮了一趟,陛下說封我為欽差,帶他巡視西越."軒轅玄霄走進屋子對正在看書的上官雪妍說.

"隨你願意,其實這樣也不錯,你倒是可以做一些為民除害的事,反正我也是沒有目的."上官雪妍聽後想想說,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尋找自己的記憶,只能漫無目的找尋,要是有緣就會遇到自己以前去過的地方,觸發自己的記憶也說不定.

"恩,你說的也對,我們先去你最後出現的地方看看吧."軒轅玄霄建議道,其實他也不知道去哪里,那個山谷自己後來又去過,不過在哪附近再也找不到了那個山谷,要不是有兒子的存在,自己會以為那是一場美夢.

"最後出現的地方,在哪?"上官雪妍疑惑的問他,自己的記憶很模糊,除了名字好像也不記得很多,就連自己怎麼被送來沖喜的都不知道,自己原來在哪里生活自己也不記得.

"是一個叫斷崖村的地方,聽說哪里很偏僻."自己曾近讓人去調查過她,她在哪里出現的時間很短,差不多就是被送來之前才出現在哪里的,也沒人知道她是這麼出現的,從哪里來的,好像就平白的出現在哪里.

"斷崖村?"上官雪妍咀嚼著這三個字,可是自己就是沒印象.

"你先不要想太多了,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軒轅玄霄看著一臉迷茫的上官雪妍蹲在她前面說.

"恩,也好."

三天後,兩輛外表看著不起眼的馬車外加幾個侍衛打扮的人,騎馬護在馬車四周,這奇怪的一行人一大早就出了上京的城門.也只有城門口的軍士才知道他們是聖王府的幾位主子,可是卻不知道他們要去向何處.軒轅玄耀在上早朝的時候頒布了對聖王爺的任命,可是此時的聖王爺一家都走遠了,有心之人想去跟蹤都來不及.

"娘親,我們先去那里?"軒轅云墨是第一次跟著父母出行,他以前也跟著上官雪妍去采過藥材,不過都是在一些山里,沒去過城鎮.

"我們先去一個叫斷崖村地方,那里是你娘親最會出現的地方.不過那里有點遠,路上條件辛苦,墨兒你們可受的了?"軒轅玄霄問自己的兒子,他不知道兒子小小的年紀就到處爬山采藥.

"父王,兒子受的了,也不會怕苦的的."

"兒子也可以."軒轅少泉感覺到軒轅玄霄的眼光,立刻說.

"少泉,你其實沒必要拘謹,我們是一家人."軒轅玄霄看著他說,這孩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也不是很厲害的,怎麼感覺到他很怕自己.

"是,少泉知道."

"好了,我們現在吃點點心,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下一個城鎮,到那時候我們才能吃午飯."上官雪妍拿出食盒里的點心擺在小桌子上,這是自己早上做的,他們現在也出來大半中午了,是有點餓了.

"大哥,你吃呀,娘親做的點心最好吃了."軒轅云墨擦擦手,先給父母各遞一塊點心,自己也拿起一塊點心就吃,看見沒動手的軒轅少泉,又另拿起一塊放在他手里.

"謝謝,二弟."軒轅少泉接過點心說.

"不用客氣的,大哥.神醫叔叔你也吃."軒轅云墨又趴在馬車的窗邊遞一塊給云隱.在上官雪妍認親之前,軒轅云墨堅持喊云隱叔叔.

"謝謝,墨兒."

上官雪妍看著他們的出行隊伍,感覺有點人多,要是有可能她就打算自己走.現在的他們有兩輛馬車還有幾個侍衛和他們各帶的隨身小厮,差不多有二十人,也是夠多的.兩輛馬車那是他們用來萬一要在野外過夜,馬車可以用來睡覺的.以他們的身份帶這些是不多,可是也夠招搖的,二十人的隊伍也不少人呢.自己本身就不贊同,是那王爺說帶著他們有個跑腿的,打架用的.誰也不能保證這一路上會安全,不會出來個山賊什麼的,到時候他們出手就有*份和大材小用.自己想想也對,就同意了,那些事自己真的是疲于應對.還有那云隱也要跟著,他說上自己是他的姐姐,是他在外面的唯一親人,一定要跟著.他的理由自己也拒絕不了,自己在現代的時候也有個弟弟,自己和他的關系很好.云隱自己也就只好讓他跟著了,經過這一個月的相處,上官雪妍也知道那云隱其實挺單純的,自己也有點擔心他.

馬車行走在官道上,會和其他的陌生車輛擦肩而過,總會換來他們的側目.

中午的時候他們駛進一座城鎮,也許是這里離上京不是很遠,這個小鎮還是比較繁華的,街道上店鋪酒樓很多,他們隨便找了一家就走了進去.

"小二,這馬要喂一些好的草料,我們下午還要趕路呢."暗二丟給他一些銀子說,這次跟著上官雪妍出來的還是他駕車,他現在成了上官雪妍的專職車夫了.

"好唻,一定給您喂飽了."店小二接到銀子歡快的說.

"客官樓上有雅間,您看是在樓下用還是在樓上用?"掌櫃的看著這一行人,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于是自己親自招待.

"夫人,你看呢,我們在哪吃?"軒轅玄霄笑著問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在門口到處看看,樓下的空桌子也挺多的,在哪吃自己倒是不在乎,聽見軒轅玄霄的問話說:"隨便,在哪都行."

"那就在樓下吧,上點店里的招牌菜."軒轅玄霄說完就走到靠窗的一張桌子上坐下,他們一家和云隱坐一桌,其它人也都在附近桌子邊好.

"您稍等,馬上就來."那酒樓的掌櫃的聽到軒轅玄霄隨意的點菜,就知道他們不缺銀子,于是就走去後廚交代他們一聲.

"娘親,我想和大哥一起出去看看?"軒轅云墨看著窗外說,外面很多的人呀,自己都有點坐不住了.他之所以問的是娘親不是父王,那是因為他知道只要娘親同意,父王就不會反對,這是自己這一個月來細心留意發現的.還有一個原因自己和娘親在一起習慣了,凡事第一個想起的就是娘親.

"去吧,不要玩瘋了,要回來吃完飯,你難道不餓呀?"

"知道了,娘親,我們一會就回來."軒轅云墨得到上官雪妍的話,站起身就外走.

"父親母親,兒子告退."軒轅少泉看著離開的軒轅云墨也起身說.

"去吧,把這些拿著."上官雪妍遞給他一個荷包,里面裝有一些銀兩.

"謝母親,兒子身上還有."軒轅少泉拒絕這說,這一個月上官雪妍也也給了他不少零花錢.

"拿著吧,看有什麼喜歡,就買吧,出來玩那就要開心點."上官雪妍看著這孩子,還是有點拘謹,也許是知道自己現在寄人籬下有點自卑,凡是都小心翼翼的,就怕做錯了.

"大哥,快點呀."軒轅云墨帶著隨墨在門口喊他.

"那謝謝,父親母親,兒子先行離開了."軒轅少泉行禮說.

"恩,去吧."

"你也太溺愛他們了,他們都是男孩子,要經過曆練才行的,等他們再大一點我要送他們去軍營中曆練一下."軒轅玄霄看著離開的兒子對上官雪妍說,在他看看來男孩子就要有擔當,經過錘煉才能成材.

"你說的,我不反對,可是現在墨兒才十歲,少泉才十二歲,在我眼里都是孩子.孩子就該有個孩子的樣子,再說我們現在是在外面,他們只有經過一些事,才能明白如何去做才是最好的."上官雪妍也不反駁他的話,只是說出自己的觀點.這就是兩個人的觀念不同,他認為兒子就該摔打成材,自己卻認為孩子就要有個孩子的樣,在說自己對他們也談不上溺愛.這些年自己該教導的也都說了,墨兒也很懂事,自己不相信他會變壞的.

"你說的也對,我和孩子很少相處,其實也不了解他們需要什麼,這兩個孩子以後就有勞夫人多教育了."軒轅玄霄笑著說,顯得很沒立場,沒骨氣.

"大哥,隨墨你們看這里是不是和上京一樣熱鬧."軒轅云墨拿著一串小吃,邊走邊吃說,把自己平時的貴公子的形象都丟在一邊了.

"這里是挺熱鬧的,也許是以為這里離上京不遠吧."軒轅少泉手里也拿著一串小吃,不過沒吃,只是拿著.

"也對,隨墨你幫我看看這里有什麼好玩的東西,我答應銘哥哥他們每到一處就給他們帶當地好玩的東西給他們."軒轅云墨到處看看對身後的隨墨說.

"好,少爺."隨墨抬頭到處張望."少爺那里,那里,我們要不要去看看?"隨墨指著不遠處的一個攤子說.

"好,在哪里?"軒轅云墨隨著他手指的地方走過去.

那是個不大的攤位,上面擺滿了小玩意,很是吸引人.

"這是什麼,好像很好玩?"軒轅云墨拿著一套陶瓷娃娃,那是一組陶瓷做的娃娃,大的套小的,很有新意.

"少爺,您喜歡不,這是我鄉下的親戚自己做的,放在我這里寄賣的,也就只剩這一套,很好玩的."那攤主看著眼前穿著不俗的幾位少爺,大力推薦自己攤上的東西,尤其是軒轅云墨手里的小玩意.

"就這一套呀,不過好在有新意,好吧,我要了,怎麼賣?"軒轅云墨拿著手里的小玩意看看問.

"您要是要的話,就給二十文怎麼樣?"那攤主小心的說.

"二十文?"軒轅云墨吃驚的問,他吃驚是因為他從沒見過這麼便宜的東西.

"要不您給十五文,不能在少了少爺."攤主看他吃驚以為是自己要的多了,于是又降了五文.

"就十五文,隨墨付銀子吧."軒轅云墨拿著東西就走了,他實在沒想到這些東西這麼便宜.

"二弟,我們回酒樓吧,要不然父親母親該擔心了."

"好吧,大哥我們回去,不過這里的東西好便宜."

"是呀."軒轅少泉附和說,他在王府以前雖說沒有二弟過得好,可是管家每月會把他的月錢按時給他,也都會多給點,他也從沒缺少過銀子,身上也沒帶過銅板,這次也是第一次看見有人用銅板.

兄弟兩人回到酒樓菜肴也都剛上來.

"娘親,您看我買的這個好玩吧?"軒轅云墨把那小玩意擺在桌子上擺弄,展示給父母看.

"套娃,你到會買,很可愛的小東西."上官雪妍遞給他們錦帕,桌子上的小玩意說.套娃在現代很多地方都有的工藝品,沒想到在這里也能看見.

"套娃,夫人可真會取名字,你看他們一個套一個,又全是娃娃形狀,不就是套娃嗎!"軒轅玄霄也伸手擺弄,聽見上官雪妍的話笑著對她說.

"娘親,真厲害.娘親這里的東西好便宜,這套娃我才用了十五文."軒轅云墨吃了喝了一口水說.

"墨兒,這在你看來很便宜,十五文什麼都不是.可是在那小販看來,十五文已經很多了.就按現價的米價來說,一斤米,大概是四文錢,你這十五文他們大概可以買四斤米.要是買差一點的可以買更多,你知道有了這四斤米,他們至少可以讓一家人好幾天不餓肚子.對他們來說就是很開心的事.墨兒,少泉你們生來就不愁吃不愁穿,體會不到餓肚子的感覺.在很多時候會有人為了一文錢鋌而走險,也許有了那一文錢他就可以活下去.娘親這次帶你們出來,就是想讓那你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四周,去好好體會一下百姓們的生活是多麼的不易."上官雪妍就拿此事教育兒子們,自己也不想他們是五谷不分的大少爺.

"娘親.兒子知道了,一會後節儉用銀子."

"兒子,也明白了母親."

"你們錯了,娘親不是說要你們節儉用銀子,只是想告訴你們不要亂用.你們記得只有會用銀子才會掙銀子,銀子不是節約出來的,是通過自己努力掙出來的,但是必須要用正當手段,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上官雪妍語重心長的和兒子們說.

"娘親,墨兒知道了."

"母親,兒子也知道了."

"好了,我們吃飯吧,才要涼了."上官雪妍給兩個兒子夾菜,然後才是自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