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相認的證據,以前的自己
"宸,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上官雪妍踏上蓮座就關心的問宸.

"我沒多大的事,你對自己的藥就這麼不信任嗎?"宸狐狸臉上帶著笑意.

"那些藥,我當然信任了,不過你好像傷的很重."上官雪妍還是很擔心的說.

"我沒受什麼傷,只不過消耗點靈力,不久就能修煉回來,沒事的.你不是要研究那些血液嗎,快去吧?不要耽誤了我修煉."宸語氣中多了一些不善.

可是上官雪妍知道它只是不想自己擔心它,才會如此的,它對自己很好,曾多次救自己與危難之中,要是沒它的保護自己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好吧,那你好好修煉."

上官雪妍離開蓮座,回到藥房就在拿出自己取來的軒轅玄霄的血液,慢慢研究.經過很久的分析上官雪妍終于弄清了毒的成份,那解毒就方便多了.于是就找齊藥材就在丹房里,動手練起了解藥.空間里沒有時間的變化,上官雪妍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長時間才練成的丹藥.

煉好丹藥上官雪妍走出丹房先去蓮池哪里看看宸,看到它還在修煉也沒打擾它,自己就出了空間.

"王爺,我是丹兒,我來看您了,您怎麼不出來見見丹兒?."上官雪妍剛走出空間就聽見凌丹那哭哭啼啼的聲音.

"雯繡,去堵住她的嘴,帶進來."上官雪妍覺得凌丹自己該處置了,就沖她多次傳遞消息讓他們母子陷入圍殺,自己就不能放過她.

"是."雯繡的聲音從臥室外傳來.

上官雪妍剛換好衣服,就有人押著被堵住嘴的凌丹進來.

凌丹看著上官雪妍就要掙脫抓著自己的人,對著上官雪妍嗚嗚出聲.

"有什麼話說吧?"上官雪妍讓人拿掉凌丹嘴里的帕子問.

"你憑什麼抓我?"凌丹跪著面部猙獰的問上官雪妍.自己也是早上才聽下人說王爺沒死,現在在就在府中,而且一回來就去了王妃的院子里,才會著急的跑過來.誰自己來了,那些下人不讓自己進來,自己就只能在院子外喊叫,剛喊了兩聲就被那些婆子給堵著最送到上官雪妍面前.

"我們的賬也該算算了,凌丹,我已經讓你多活了幾年,現在也該是你還給我的時候了."上官雪妍坐在榻上看著她,慢慢悠悠的說.

"什麼賬,我們有什麼帳,誰欠你的?"凌丹大叫的說,上官雪妍的意思她明白,這是准備要她的性命.

"你多次向太後通風報信泄露本妃和墨兒的行蹤,你以為本妃不知道?實話告訴你這王府里只要我想,沒什麼事可以逃過我的眼睛,至于為什麼不阻止你,那是因為你還有用,不過現在你失去了該有的價值,那本妃也就沒有必要留你了,我記得上次這些已經和你說過了,你現在過來,我以為你是做好准備來的?"上官雪妍風輕云淡的說,對于殺人在她看來那是很簡單的事,凌丹和整個聖王府的事都她都了如指掌.

"你這是借口,你是怕王爺回府,寵愛我多過你,所以你才要殺我,你這個毒婦.你根本殺不了我,我可是太後的侄女?"凌丹覺得她還有最大的依仗.

"是嗎,忘了告訴你,你的好姑姑和表哥還有整個凌府,昨天就被陛下打入了死牢,我想你呀也跑不掉,誰讓你留著凌氏的血呢."上官雪妍也殘忍的告訴她事實,因為從昨天中午,凌丹就被自己讓人給看管起來了,得不到一點外面的消息.

"不會的,不會的,這不可能,你胡說,我姑姑那是太後."凌丹抬起頭看著上官雪妍大聲的反駁她.

"太後又這麼樣,陰謀造反那就是誅九族的大罪.你的依靠沒了,你現在是逆臣賊子的後代,就等著流放吧."無論在什麼時候,陰謀造反那都是重罪,誰也不能避免.

"王爺,王爺.對,王爺一定舍不得我,我要見王爺……."此時的凌丹已經有點崩潰了.

"你就死心吧,王爺被你們凌家害的受了這麼多年的劇毒折磨,還有他被你表哥刺了一劍現在生死不明,你以為他能為你做主,簡直是癡心妄想."要是自己肯定恨不得殺了凌丹,怎麼會願意看到她在自己眼前晃悠.

"不會的,不會的……."凌丹不在掙紮,跪坐在地上一直重複這三個字.

"帶她下去,關在她自己的院子里,不許她死了."上官雪妍本想處置了,不過想想她還有個孩子,想還是讓軒轅玄霄自己處置吧.

上官雪妍處理好這事,先去看看軒轅玄霄,他今天也該醒了,自己給他用的都是最好的藥材.從軒轅玄霄那出來,上官雪妍就走進廚房,兒子也該起來了,自己要給他做早飯.

此時的軒轅云墨身穿練功服就在自己院子里練劍,練的就是軒轅玄霄曾經教他的柳葉劍法.現在他知道為什麼那侍衛叔叔願意傳授自己的功夫給自己,原來他是自己的父王,自己雖說不知道父王為什麼裝成侍衛,可是自己知道父王是愛自己的,要不然也不會教自己劍法.現在父王生死未卜,自己一定要好好練習這劍法以後守好聖王府保護好娘親.自己知道有娘親在父王一定不會有事的,可是自己也會按著父王的要求去做.父王多陌生的字眼,自己小時候的事已經不記得了,小時候父王對自己如何自己也不知道了.在到娘親的院子之後自己每年見到的就是父王的靈位,她們都說父王去世了,娘親也說父王會在遠方看著自己.那時的自己小什麼都不知道,等到大了才知道父王根本不會在遠處看著自己,那是娘親騙自己的.可是自己從不覺得自己沒父王就比銘哥哥他們少些什麼,這些年娘親給了自己很多關愛,自己從不覺得少什麼,可是當父王的手撫摸著自己的時候,自己才知道父王和娘親的撫摸不同,那是自己從不曾感到過得,就連皇叔都不曾給過自己那種感覺.自己不會去問為什麼,去世多年的父王會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現在父王回來的就好,至少那樣娘親就會輕松很多,這些年最累的就是娘親了.

"墨兒,你起來的好早?"云隱走出房間就看見正在舞劍的軒轅云墨,他站在一邊看了一會問.

"叔叔,你起來啦?"軒轅云墨收起手中的玉簫雪柳劍.

"墨兒,不要稱呼我叔叔,你應該喊我舅舅."云隱看著眼前這有可能是他外甥的小少年,他是很滿意,自己在上京也有一段時間了,關于聖世子的傳聞自己也聽說過,一直覺得傳言有虛假,現在看到本人自己信了傳言.小小年紀就風度翩翩,長相也和自己有點想,長大了一定是俊美無雙.

"可是娘親說他不認識你,所以我就不能稱呼你舅舅."軒轅云墨不贊同的說,再說這人對自己來說也是陌生人.

"那是早晚的事,我都找了你娘親近八了,現在找到了,我一定讓姐姐認我的."云隱抬著有肯定的說.

"那你可要慢慢等吧,至少在娘親沒想起來之前,她還是不會認你的."軒轅云墨同情的看著她,娘親凡是認定的事,就不會這麼容易改變的.

"沒事,姐姐會記得我的.對了,你剛剛舞的是什麼劍法,我好像看見滿樹的柳葉迎風吹拂."自己剛才要是沒看錯,隨著他的劍招自己就是看見一株長勢茂密的柳樹在風中搖曳.

"真的,這是柳葉劍法,父王十天前教的."看來自己是練成了,就是不知道對敵怎麼樣.

"哦,名副其實,你的功夫都是誰教的,外界傳言你的功夫很厲害?"

"娘親教的."

"姐姐嗎?可是姐姐不會武動的,難道是這些年學的?"云隱現在也不確定這聖王妃上官雪妍是不是自己的姐姐,她和姐姐的差別很大.性格也不一樣,年齡也不一樣,那現在的上官雪妍竟然還會武功,到底是不是姐姐?可是要是不是,她怎麼會認識姐姐獨一無二的砭石針,還會姐姐以前做的菜,巧合是她也有一身無人能及的醫術.

"娘親,早就會武功,叔叔看來你是認錯人了."軒轅云墨這次更加同情他了.

"不會認錯的,她就是姐姐."云隱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他就是覺得上官雪妍就是自己的姐姐.

"好吧,我不說了."軒轅云墨走回書房,他要換掉身上的衣服去吃早飯,不然一會兒娘親要過來找自己了.

軒轅云墨換好衣服出來,看見云隱還站在原地,于是走上去拉了他一下:"叔叔,不要想了,我們先去吃早飯,反正你有的是時間,會找到你的姐姐的."

"恩,一定的."

當軒轅云墨和云隱來到上官雪妍的院子里的時候,上官雪妍剛做好早飯從廚房出來.

"墨兒,你們來了,剛好我們可以吃飯了."上官雪妍看著自己的微笑著招呼.

"娘親."

"去吃飯吧,你父王一會該醒了,吃完飯你去看看他."

"好."

上官雪妍母子和云隱一起圍著桌子吃早飯.

軒轅玄霄醒來,睜眼看著陌生的地方,這是哪里,自己沒死嗎?她回來了,她真的會來.他只記得自己知道她回來了,自己在外面找了她多年,原來她就在自己看的見的地方.可是自己也和她多次相見也沒認出她,這是多不應該,只是覺得她和她相像,卻從不知原來她就是她.現在他們一家總算是團聚了,不知道她會不會埋怨自己沒有照顧好墨兒,讓小小的他在王府里受盡磨難.即使她在不給自己好臉色,自己也只能受著畢竟那是自己的錯,要不是她回來了,墨兒不知道又要吃多少苦.

"王爺,您醒了,女婢去請王妃過來."雯娥聽見動靜走近看著睜著眼躺著的軒轅玄霄開心的說.

"這是哪里?"軒轅玄霄問雯娥,這侍女他覺得自己不認識,不過對方卻知道自己的身份.

"王爺,這是聖王府,您在自己的家里."雯娥聽後小心的回答.

"聖王府,我自己的家?對,是我自己的家,有他們母子的家."軒轅玄霄帶著笑自言自語,自己難道會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沒想到一覺醒來就回到自己府里了.

"對,王爺,您先休息女婢去通知王妃和世子."雯娥說完就走了出氣.

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上官雪妍帶著軒轅云墨和云隱走來.

"王妃,王爺醒了,女婢正准備去通知您呢."雯娥蹲下行禮說.

"恩,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那女婢告退."雯娥聽見就下去了,她知道王妃向來說一不二.

上官雪妍帶著兩人走了進去.

"父王,您醒了,有沒有感覺那里不舒服?"軒轅云墨第一個走到床邊,看著軒轅玄霄小心的問.

"墨兒,父王沒事的."軒轅玄霄伸出自己的大手抓著兒子的小手,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看著上官雪妍.

"等你的外傷好了,我就給你解毒."上官雪妍被他*辣的眼光看的不好意思,只好開口.

"妍兒……."軒轅玄霄有點緊張的開口.

"停,不要叫這麼親熱,我聽著別捏."上官雪妍打斷他的話.

"可是我以前就是這麼叫你的,你叫我霄哥哥."軒轅玄霄好像有點委屈的開口.

"是嗎?那不好意思,我失憶了,前塵往事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上官雪妍看似云淡風輕的說,好像說的那人不是她一樣.

"失憶,也對,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你為什麼不認識我,我那張假面具還是你給我的,沒道理你不認識?"軒轅玄霄掙紮這要起身,不過被兒子攔著了.

"我們是什麼時間認識的?"上官雪妍很不解的問?

"十一年前,在一個山谷里,那次我被人追殺跌落在哪里昏迷,醒來時就看見你了,是你救了我.我們在那里待了一年多才出來."軒轅玄霄一邊說一邊看著上官雪妍.

"那你會不會認錯人了?"那時自己這幅身子才十五歲.

"你現在雖說和以前長得不是很像,倒也有幾分相似,其她的方面就相差甚遠.起初我也不敢確定,可是你認識那砭石針,那是你走之前留下的唯一的東西."軒轅玄霄想想說,應該說現在的她和臨分別時的她有點相似包括性格.

"我為什麼會在哪里?"

"不知道,你沒有說,我一問你就哭,我後來也不敢問了."那時的她,可沒有如此的堅強,那時的她很單純.

"那你知不知道?"上官雪妍問云隱,他既然說自己是他的姐姐,最會知道吧.

"家里人說,你是出去采藥的時候,走失的,至于怎麼會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再說那時的自己也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我和你姐姐很像嗎,你不會也是憑那砭石針才認為我是你失散的姐姐吧?"上官雪妍略帶不悅的問,她覺得他們都太草率了.

"不是,我還有證據,姐姐的肩上有一朵盛開的蓮花胎記."云隱看著生氣的上官雪妍突然說.

"我也記得妍兒肩上有一朵紫色的蓮花胎記."軒轅玄霄也突然插話說,自己當時看到時還在奇怪呢,那胎記長的很奇特,也很有特點.

"你們說的是真的?"上官雪妍伸手按著自己的肩頭,哪里是有蓮花印記,那是自己得到紫蓮戒的時候就有的,是自己的空間,在自己身上已經百年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這幅身子也會有,難道自己真的出現在這里過,可是自己怎麼會不知道,看來還要問宸才行.

"你有那胎記是不是,是不是,那你就是姐姐了,姐我可找到你了,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我找得你好辛苦."云隱看著她的動作就知道她有那印記,于是激動的上前抱著上官雪妍.

軒轅玄霄看著抱著上官雪妍的云隱,雖說心中不舒服,可是卻松了一口氣,現在看來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妍兒不假.

"你先放開我,至于相認之事,等我恢複記憶再說."看來自己要走出王府,去找回自己的記憶了,宸也說過這事要靠自己去完成.

"那墨兒?"上官雪妍突然問.她也是靈光一閃想到的,墨兒今年十歲.從懷他到他出生,也差不多是十一年.而那時的他們兩人在山谷里,也就是說墨兒不可能是先王妃生的,難道是……她被自己的想法驚嚇到了.

"墨兒是我們的孩子,是你親生的,在山谷里生的."軒轅玄霄看著上官雪妍認真的說.

"你說的是真的?"上官雪妍吃驚的問,雖說自己想到了,可是從他嘴里說出來那是另一回事.

"父王……?"軒轅云墨也吃驚的叫起來,他怎麼也想不到,娘親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娘親,可是為什麼以前不在自己身邊.

"到底為什麼?"上官雪妍問.她現在只想知道哪些屬于她,而她又不會知道的事.

"在山谷里,我們找不到出路,出不來,有一天我去找吃的,誤吃了媚香果,你為了救我,于是就有了墨兒."也許是顧忌兒子在,所以軒轅玄霄說的很簡單.

"墨兒……."上官雪妍緊緊的抱著兒子,怪不得自己初見他就覺得有種血脈相連的錯覺,自己看著他身上的傷就心疼的哭,原來他竟然真是自己的兒子,原來自己在這里不是一個人,還有一個血脈相連的兒子.

"娘親,您是我的親娘親,真好."軒轅云墨也抱著上官雪妍,在她懷里嗚嗚的哭泣,他是開心的,他也一直想如果娘親是自己的親生娘親多好,現在自己終于要如願了.

上官雪妍抱緊兒子,就如軒轅云墨說的真好,這這些年自己雖然對他視如親自,不過還是希望他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現在好了,自己如願了.

"那我們最後是怎麼出來的,找到出路了?"上官雪妍坐下一直抱著兒子,又問軒轅玄霄.

"沒找到出路,在墨兒出生的第三天,是你帶著我們父子從山谷里飛上來.上來後你說有很重要的事要做,要我照顧好兒子,你會來找我們的."軒轅玄霄毫不隱瞞的告訴上官雪妍,在她生兒子的當天自己就感覺到她,和以前不一樣了,眼神犀利,說話也如常人一樣,不再是那些幼稚的行為.三天以後還能帶著自己和兒子從谷底飛出來,在一起一年多,自己從來不知道她會功夫,而且是如此的高強.

"你說,是姐姐帶你們飛出來的,你這是開玩笑吧,姐姐根本就不會武功."云隱聽後反駁他,姐姐不要說會功夫了,就連性格都像個孩子.父親說姐姐先天的發育不全,直到十七歲走失,她的說話行為都如七八歲幼童,唯獨在醫術上,好像開竅了一樣,行醫救人從沒出過錯.所以姐姐在家里那是一直被保護的好好,就是不知道那天怎麼就出去了,而且是一去不複返.

"我說的是真的,起初她是不會,行為也幼稚可笑,可是生完墨兒就好像變了一個人."軒轅玄霄說道起初時不知道想到什麼,自己嘴角帶著笑,說道後面臉上帶著疑惑.

"怪了,我怎麼沒見過?"云隱疑惑的問?自己從小集合姐姐一起,從沒發現她有什麼不同.

"等等,你們確定說的是我?"上官雪妍疑惑的問,怎麼聽他們的意思,那時的自己不但不會武功做事還幼稚可笑.真的是說自己,可是可能嗎?

"姐姐,父親說你先天發育不全,父親試過了很多方法都治不好你,可是家人依舊疼愛你,想讓你無憂無慮的長大,再說家里也養的起你.可是誰也沒想到,姐姐對醫術卻有著無可比擬的天賦,小小年紀就醫術高超可以行醫救人."那天賦好的讓族里人個個都羨慕,所以從小即使姐姐先天有缺陷,經常有些幼稚的行為也沒人嘲笑她.

"哦,這樣呀."上官雪妍覺得謎團越來越大,從他們的敘述中自己也了解一點,原來的自己是有些智力障礙,人不慎精明,可是對于醫術卻很嫻熟.因為采藥走失了,在一個沒有出路的山谷遇到受到重傷的軒轅玄霄.兩人就在那里過了一年多,然後生墨兒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怎麼又如常人一樣,還帶著他們父子走出山谷,因為有事要辦自己先行離開並約定會回去找他們,可是從哪以後自己就再也沒出現過.為什麼現在自己一點記憶都沒有,自己留下剛出生的兒子,要辦的到底是什麼大事?為什麼這些和自己知道的都不一樣,自己沒印象,這個身子也沒印象.

"你知道我要辦什麼事嗎?"

"不知道,我問過,你沒說."當時的自己也幫不上她什麼,也許只能是他的累贅.

"知道了,你先休息吧,我一個人靜靜."上官雪妍獨自走出屋子,回到自己的臥室,進入空間.

"宸,你難道一點都不能說嗎?"上官雪妍盤腿坐在蓮座上,看著那一樣盤腿的宸問.

"不行,你自己去找吧,會記起來的."那是她自己的劫數,誰也幫不了她,就是自己也不能插手.

上官雪妍看著鐵了心什麼都不說的宸,也知道自己是什麼都問不出來,看來只有自己去尋找了,那就等給軒轅玄霄解了毒,自己看來要出去走走了.

"父王,娘親會不會有事?"上官雪妍走出去,軒轅云墨擔心的問軒轅玄霄.

"不會的,她只是一時接受不了,沒事的,不用擔心."軒轅玄霄安慰自己的兒子,自己何嘗不擔心,可是那些事也許對她沖擊太大了,她要慢慢接受.

"恩."

等上官雪妍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時都已經臨近午時了.事情自己也想明白了,不過那些丟失的記憶自己是要找回來的,現在唯一要緊的事就是要解了那人的毒,自己才能走的安心.現在不管是為了什麼,自己都是一定要治好他的.

上官雪妍出來後,沒見到兒子她知道兒子在他父親那里,自己也就不去看了,先做午飯吧.

"王妃,大少爺在院門口呢?"上官雪妍剛走出廚房,雯繡就走上前說.

"少泉?"上官雪妍聽後臉上帶著若有所思,難道是為了凌側妃而來?

"請進來吧."上官雪妍決定看他有什麼事.

"是."雯繡得到命令走出去.

"少泉見過王妃?"軒轅少泉進來行禮.

"泉兒,我不是說過嗎,我是你的母妃."

"是少泉的錯,母妃."

"對了,你怎麼有時間過來,可是有事?"上官雪妍也不打算試探他,直接問.

"母妃,我聽說父王回來了,兒子想見一見?"軒轅少泉說的時候小心的看著上官雪妍,好像怕她不讓自己見.

"恩,走吧我也該去看看了."上官雪妍聽後笑著對他說,那是他的父親,自己為什麼要攔著.

"額."軒轅少泉抬頭看著上官雪妍.

"走吧,你父王在其他的臥室里."上官雪妍也不理會吃驚的他,帶著就率先走了出去.

"娘親,您來了?"軒轅云墨看見娘親很開心,娘親一直沒出來,他很擔心又不敢去打攪.

"恩,娘親,沒事的."上官雪妍摸著兒子的頭說.

"王爺,少泉看你來了."上官雪妍對著躺在床上的軒轅玄霄說,自己也不知道該稱呼他什麼,也就只能這麼叫了.

"少泉?讓他進來吧?"軒轅玄霄聽了疑惑了一會,才想起來,那應該是自己的另一個兒子.

"墨兒,去請你大哥進來."

"是,娘親."

"大哥進來,娘親和父王讓你進去."軒轅云墨走到門口拉著軒轅少泉進屋.

"少泉,見過聖王爺."

"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了."軒轅玄霄突然問他.

"恩,不久之前."軒轅少泉有點站立不穩的說,原來王爺早就自己不是他的兒子,那會趕自己走嗎?

"你有什麼想法?"軒轅玄霄看著那個少年,自己知道他也是無辜的,自己當時也沒阻止.

"少泉……不知如何辦."他也只是個孩子,知道的時候自己也嚇了一跳.那天自己興致勃勃的去看母親,不料在門外聽到母親和嬤嬤的對話,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母親親生的,而是她抱養的.從小母親對自己就不是很好,自己一直以為是因為自己的不到父王的喜愛,所以母親生自己的氣.可是父王'死’後母親更加不理會自己,要不是有管家暗中相助自己還不會知道會怎麼樣呢.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自己只是她拿來爭寵的棋子,父王'死’了自己也就沒用了,就可以置之不理了.

"你還是你當聖王府的大少爺吧,這事除了我們之外沒人知道,以後不要再提了,你就安心吧.本王收你為義子,你就是本王的兒子.要是想尋找家人,等你大一些了再說."軒轅玄霄一句話就定了他的身份.

"謝王爺."軒轅少泉紅著眼說,他以為自己會被趕走,畢竟自己和他們沒有一點關系,自己會流落街頭,無家可歸,可是沒想到突然間就多了家人.

"大哥你要叫父王,母妃,你現在是聖王爺府里的大少爺.這樣我也有哥哥和我玩了,大哥."軒轅云墨一點也沒有不開心的意思,反而拉著軒轅少泉開心的說.

"父王,母妃,二弟."軒轅少泉低呢著.

"好了,墨兒帶你大哥去洗漱,讓雯繡她們把飯菜送到這里來,我們今天吃頓團圓飯慶祝一下."上官雪妍一直發愁這個孩子如何處置呢,現在好了,可是那凌側妃怎麼?

"知道了,娘親,大哥,我們走."

"妍兒,你不怪我,沒和你商量就收了那孩子?"等那兩兄弟走了,軒轅玄霄才忐忑的問上官雪妍,自己好像忘了問她的意見了.

"這有什麼不同意的,很好呀,不過那凌側妃願不願意?"那女人可不是好說話的,也是個難纏的,這孩子又是她唯一的籌碼.

"少泉不是凌丹的孩子,我根本就沒碰過她.有一次她以為灌醉我,然後把我扶到床上躺了一夜,第二說我們有了肌膚之親,然後不久就告訴我說她懷孕了,我也就將計就計.少泉是她和太後抱的被人家的,為了以絕後患,她們殺了少泉原來的親生父母,這事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那次自己也是裝醉,夜里打暈她離開,天亮後又躺回去看看她們想做什麼,沒想到兩個多月後凌丹說自己懷孕了,然後就以養胎之命住到了宮里,在回來時就抱著少泉.這些自己早就知道,不過因為有用就沒有搭理她們.

"那就是說,少泉即使以後去找也找不到自己的親生父母?"這對一個孩子是多麼的殘忍的事情.

"恩."自己也不會告訴他,就讓他留有一個念頭吧.

"知道了,他以後就和墨兒一樣."上官雪妍想想說,那孩子才比墨兒大一歲多,如果讓他知道了會怎麼樣,這都是凌姓一家人造的孽.

"恩."軒轅玄霄也贊同上官雪妍的話,自己既然收他為義子就會好好對他.

"對了,那凌丹你打算怎麼處置,我已經把她關了起來.我可是丑話說在前頭,即使你不舍得處置她,我也不會放過她,這些年她可是不止一次想要我們母子的性命."上官雪妍看著他強勢的說,自己已經讓她多活了幾年,以前還有少泉可顧慮.現在知道少泉不是她的孩子,那自己也沒什麼好顧慮的了.

"把她交給陛下吧,她不配髒了你我的手."軒轅玄霄並沒有因為上官雪妍的話而生氣,只是溫柔的對她說.那人在自己看來也只是個小角色,自己根本不用動手,把她交個耀兒,要麼砍頭,要麼充軍.對一個人的懲罰不是一刀結果她,而是讓她生不如死.自己也希望看著那毒婦充軍,可是自己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畢竟她是皇家人,皇家是不能讓人詬病的.

"行,就按你說的辦.隨墨你去通知管家,把她打暈了帶過去,本妃不想在府中聽到她的聲音."上官雪妍想到她那哭哭啼啼的聲音就煩心.

"是,王妃."隨墨領命令而去.

"你的外傷很快就能好,逸王當時也許是慌張所以並沒有傷到要害,又及時處理得當,所以問題不大.解藥我也配了出來,不過你的身體由于中毒太久,要調理一下才能解毒,要不然你會吃不消的."上官雪妍又上前看看他的傷口,其實傷口也不大,把把脈說.

"我知道,當年你也是這麼說的,我能活到現在,也是你當年留下的藥和藥方起的作用."那時她也說自己的身體要好好調理,于是離開時給自己開了兩張方子,一張解毒的藥方,一張調理身子的藥方.

"你把方子拿給我看看."上官雪妍聽後,要回藥方,想想看看當時自己都開了些什麼藥.

"給."軒轅玄霄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的摸出一樣紙遞給上官雪妍,那它一直在自己身上,自己平時也會那出來看看.

上官雪妍接過那張紙看看,紙張都泛黃了,看來是有些年頭了,可是紙張保存的很好,只是有輕微的磨損.那上面的筆記清晰可見,也是自己熟悉的,那是自己的筆跡沒錯,自己不會認錯,自己真的在這里生活過,還和他有過交集.

"這方子我在改一下,畢竟這麼久過去了,你身上的毒起了新的變化."上官雪妍看完藥方說.

"好,我信你,我的命就交給你了."軒轅玄霄不在乎的說.

"放心,就是為了墨兒,我也不會讓你死的."

"就只是為了墨兒?"軒轅玄霄聽後問她,語氣充滿了悲傷.

"現在是,我會想起來的."上官雪妍聽見他的問話,手下的動作停了一下,然後沒抬頭的說了這麼一句.

"我明白吧了."至少她現在不排斥自己,自己會等的,即使她不能回複記憶,自己也會讓她從新愛上自己.

"王妃,可以用膳了."雯繡放下手里的湯盆走到上官雪妍跟前說.

"知道了,去請兩位少爺過來吧."上官雪妍看著擺好的飯菜說.這兩個孩子,只是讓他們去洗漱一下,就這麼久沒進來,也不知道去哪了.

"是."

"云隱,過來吃飯吧."上官雪妍叫著那一直沒說話的人.

"哦,好的."云隱從進來就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上官雪妍他們處理家事,他覺得自己是個外人,不好過問,只好坐著不說話.當聽到上官雪妍說解藥配好的時候,他很是吃驚,那毒自己研究了這麼多年,也沒找到解藥,可是到她那,只是一晚上就配出解藥,那她的醫術不是比自己厲害很多,恐怕連父親都不能和她相比較.姐姐當年也沒有如此高超的醫術,這些年她又在哪里學的醫術,是不是吃了很多苦,要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她自己的病也好了,又是誰給她治好的,這些問題都縈繞在他的頭腦中,自己是不是要送信回家,告訴父親自己找到姐姐了,可是照現在的情況看,她是不會和自己回谷的,自己該怎麼辦?

"娘親,我們回來了."軒轅云墨和軒轅少泉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們去哪了,要吃飯了還亂跑?"

"娘親,我陪大哥去送那凌側妃出府."軒轅云墨看了軒轅少泉一眼說.

"母妃,是我要去的,不關二弟的事."軒轅少泉緊張的說,他怕上官雪妍責備軒轅云墨.可是那人畢竟照顧了自己多年,小時候自己也得到過她的疼愛.

"少泉,不要緊張,我不會說什麼,你做的很對,無論她有什麼錯,可是她畢竟做了你這麼多年的母親,你是應該去送她一程."上官雪妍很贊同軒轅少泉的做法,這樣就證明這孩子本性不壞,有良知.

"大哥,你看我就說娘親,不會生氣的."軒轅云墨站在一邊笑嘻嘻的說.自己最了解娘親了,娘親才不會在這些小事上計較呢.

"好了,我們吃飯吧,菜都要涼了."上官雪妍拉著他們兄弟兩個坐下.

被遺忘的軒轅玄霄看著那桌子上的幾人,一時五味陳雜,自己好像被他們排除在外了,可是自己也餓了.

"妍兒,我吃什麼?"軒轅玄霄看他們沒人想起自己就問.

"雯繡,你把廚房的那碗藥粥端來給王爺食用."上官雪妍聽後才想起來,屋里的病人,于是對身邊的雯繡說.自己給他煮了一碗藥粥,還有一些清淡的小菜,不過好像讓自己給忘記了.

"知道了,王妃."

上官雪妍吩咐了雯繡自己也不看軒轅玄霄,就和他們繼續吃飯.現在在上官雪妍看來那人對自己來說也就是個陌生人.自己能做飯給他吃也是看在兒子的份上,在說他回來了,自己現在住的地方也是他的,他才是這個王府的主人.自己現在充其量也就是個房客,等他的毒解了,自己就要離開,去尋找自己丟失的記憶.既然自己在這里生存過,自己就要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誰,家在哪里,還有那件自己要辦的重要事是什麼,辦好了沒?現在自己可沒時間去想其它的.

雯繡端粥和菜過來的時候,後面跟著隨墨,搬著一張小桌子,類似于現在的床上書桌.就給軒轅玄霄擺著床上,然後扶他做好,給他餐具.

"王爺,請用餐."雯繡恭恭敬敬站在床邊說.

"知道了."軒轅玄霄看看自己眼前的清湯寡水的菜和他們滿桌子的菜,就得沒食欲.

"王爺,現在是病人,再說你也在調理身子階段,這些都是對你身子有好處的."上官雪妍的聲音從桌邊傳來.

"我要吃多久?"軒轅玄霄略帶委屈的問.

"這要看你配不配合了?"上官雪妍淡淡的說了一句.

"配合,一定配合."軒轅玄霄端起粥碗喝了一口說,以前自己只要說是不想吃,她一定哄著自己吃.現在她竟然威脅自己,這反差也太大了吧,這是這樣的妍兒自己也沒辦法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