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同桌用膳,凌丹的目的
當上官雪妍踏進這院子的時候,就看見父子兩人在練劍,一模一樣的招式,一高一矮的身形,是那麼的和諧,好像天生就該如此像極了父子.上官雪妍甩掉腦中的想法,自己怎麼會這麼想,墨兒可是那死鬼王爺的兒子,自己要是這麼想,不就是說那沐王妃給那死鬼王爺帶綠帽子嗎?

上官雪妍沒打擾他們,自己帶人走進臥室,看看那即將醒來的人.她走到床邊再次把把脈,確定他很快就會醒來,讓隨墨放下看著他,醒來先喂他湯藥.

上官雪妍看著練的極其認真的兒子,嘴邊帶著笑.此套劍法不錯,雖說不及自己教給他的,但是這在凡間已數上乘了,尤其配上墨兒的玉簫雪柳劍剛好相得益彰,沒想到那侍衛對墨兒如此的好.這劍法現在只有招式,如果注入內力殺傷力極大,如果得到此劍法的精髓,就可以稱霸一方了.

"娘親,你什麼時候來的?"軒轅云墨收起劍,走到上官雪妍身邊問.

"娘親,來的有一會了,你練劍都入迷了,沒注意到."上官雪妍拿過雯繡遞過來的錦帕給他擦擦,大冬天的他卻練了一頭的汗.

"這是侍衛叔叔教我的,娘親."軒轅云墨怕娘親生氣,小心翼翼的說.

"娘親都知道,你就好好學吧,至于謝禮娘親給你備下."上官看著兒子那小表情,笑著說,這小子現在膽子越發的大了,都在在自己面前裝無辜了.

"謝謝娘親."軒轅云墨變換表情開心的說.

軒轅玄霄看著眼前的母子,自己向前走一步,也站在他們身邊.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幸福,唯一的遺憾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她,自己想親近他們又怕對不起她,不知道想到什麼他又退回了那一步,和他們保持著原有的距離.

軒轅玄霄的舉動都在上官雪妍的眼里,看他進一步,退一步的,眼里有不明情緒劃過.

"王妃,那人醒了."隨墨從臥室走出來說.

"知道了."

"真的?"軒轅玄霄扔掉自己手里的錦帕沖進臥室.

上官雪妍和軒轅云墨他們三人一起走進臥室.

睜開眼的沈雋睿看著床帳,這是哪里,難道自己沒死,可是怎麼回呢,可惜了沒能殺了那老妖婆.沒想到那老妖婆哪里防備如此嚴密,自己功虧一簣.

"您醒了,我去喊王妃,您等著."

還不等沈雋睿問自己在哪里的時候,他睜看眼看到的第一個人,對自己說了這麼一句話就跑了出氣.自己現在也不知道這是在哪里,難道是被人給救了?

"睿兒,你醒了?"軒轅玄霄第一個跑進去,跑到床邊問.

"你說,你叫我什麼?"沈雋睿轉過頭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人,那聲音讓自己響起了小時候的那個人.

"沈少爺,我是陛下身邊的侍衛,你刺殺太後失敗,陛下不敢讓你在宮里養傷,所以我們現在在聖王府,有聖王妃給你醫治."軒轅玄霄也知道自己一著急差點露餡了,于是解釋說.

"聖王妃,表嫂?聖王府?"沈雋睿閉著眼想了一會,自己刺殺失敗後,重傷.只想在臨死之前再見耀弟弟一眼,于是撐著去找他,向他表明身份,以後的事自己就不知道了,看來他是相信自己的.聖王府這是表哥開府以後自己第一來,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情況進來的.

"王妃你再看看他怎麼了,是不是又昏過去了."軒轅玄霄看著閉著眼的表弟緊張的問,都忘記自己也會把脈的.

"他沒事,只是在沉思."上官雪妍看了一眼床上的那人對軒轅玄霄說,覺得他緊張的有點莫名其妙,這人是陛下的表哥,又不是你表哥.

"聖王妃,我們又見面了,多謝救命之恩."聽見上官雪妍的聲音,沈雋睿睜看眼,看著上官雪妍說.

"你是……."自己見過這人嗎?

"廢棄的宮殿,一杯酒."那人虛弱的說.

"是你呀."上官雪妍經他提醒想起來了.

"是呀,表嫂上次小弟也是無意之舉,我只是有點想表兄才會去看看,沒想到會遇到表嫂."

"知道了,你先把藥喝了,剛醒不要太勞累了."這人口口聲聲叫著自己表嫂,自己怎麼也要顧著點.

"對,沈少爺,你先休息,我要進宮去告知陛下,免得他擔心你."軒轅玄霄沒想到他們會認識,而且還是在自己以前住過的宮殿里.那里自己很久沒去了,那里有自己太多的回憶.美好的,悲傷的.

"多謝."

"王妃,沈少爺這……?"軒轅玄霄看著躺在床上的表弟,看著上官雪妍開口.

"我會讓人照顧好他的,放心吧."

"謝謝,我會盡快回來的."軒轅玄霄想想說.

看著離去的軒轅玄霄,上官雪妍都覺得此人奇怪的不能在奇怪了,和自己說什麼,自己和他又不熟.

軒轅玄霄回到宮中和軒轅玄耀說了沈雋睿的情況,讓他不要擔心沈雋睿.

"皇兄,這表哥我們一定要保護好了,外祖父家,就只剩他一個人了,我們也該是適時讓那毒婦償命了."軒轅玄耀此時臉上的表情很恐怖和平時的形象一點也不像.

"耀兒,我們引他們先動手,然後我們甕中捉鱉,那毒婦在你皇嫂手里吃了不少的虧,連老四的名聲都壞掉了,以她的性子應該坐不住了."軒轅玄霄想想說,那毒婦是該償命了,應該是血債血償的時候了.母後和母後的家族,上千多口人都死在她手里.抄家誅族的命令是父皇下的,可是要不是他們凌氏一族的陷害,逼迫父皇也不會下那樣的命令.

"他們是在等合適的機會,那我們給他個機會,也許他們會著急動手."軒轅玄耀開口說.

"好,我們再商議,我先回王府去了,表弟剛醒,我不太放心."軒轅玄霄看看沙漏說.其實心里想的是她們母子該吃晚飯了,自己現在回去還能在厚著臉皮蹭一頓.中午雖說不愉快,可是自己畢竟和他們母子一起用飯了.

"好吧,那皇兄你先去看看,我也不能去,你讓那個表哥好好養傷,報仇的事我們從長計議,不能在如此冒失了."要不是有皇嫂在,表哥說不定就去見舅舅他們了.

"我知道,你也不要太擔心,有我和你皇嫂呢."

"知道了."

軒轅玄霄從宮里出來,又走回聖王府,此時的上官雪妍正在和兒子吃飯,知道他回來了,也沒說什麼,也知道他回去看沈雋睿.也就當做不知道,繼續和兒子吃飯.

"王妃,不知道府中還有沒有飯吃,我這一著急還沒吃飯呢?"軒轅玄耀突然出現在他們母子面前問.

"侍衛叔叔,你回來了,進來和我們一起吃,我們也才開始吃."軒轅云墨看見他是顯然十分開心.

"墨兒?"上官雪妍不贊同的叫住他,他小也許還不懂事,可是讓一陌生個男子和他們母子同桌吃飯,這要是傳出去,讓外人怎麼說,即使沒什麼,但是三人成虎,在經過有心人的潤色,就不知道傳成什麼樣了.自己倒是不在乎,可是自己不允許半點對墨兒不利的事發生.

"娘親?"上官云墨有點委屈的低著頭,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娘親為什麼會不同意,娘親不是說他不討厭那侍衛叔叔嗎.再說那叔叔中午還在教自己功夫,娘親不是沒反對嗎?

"好了,你進來吧,雯繡添碗筷."上官雪妍看著自己的兒子不開心,那低著頭還在是不是偷瞄自己的樣子,和門口那立著的高大身影同樣委屈的看著自己,很快就屈服了.

"真的,謝謝娘親."

"真的,謝謝王妃."

那大小兩人異口同聲的抬起頭,驚喜的看著她,那表情一模一樣.上官雪妍看著那表情一致的大小兩人,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深,那死鬼王爺不會真是頭頂變色了吧.看見他們表情,除了臉不一樣,誰看那表情都會說那是父子吧.于是她就仔細觀察他們吃飯時的一舉一動,越看越像,連口味都一樣.

"娘親,你干嘛一直看著我和侍衛叔叔?"軒轅云墨抬頭問.

"沒什麼,快吃吧."上官雪妍夾了一筷子菜放在他碗里.管他是不是呢,反正墨兒現在是自己的兒子.

上官雪妍的動作連軒轅云墨都能發現,更不要說軒轅玄霄了,他早就發現了.不過懷疑上官雪妍是在尋找他的蛛絲馬跡,心虛的只是一味的吃飯,沒敢問.

"王妃,凌側妃帶人非要進世子的院子."雯娥突然進來說.

"凌側妃,為什麼?"上官雪妍疑惑的問,這人很久不在自己眼前蹦跶了,自己都快忘記她了,怎麼現在有出來了,還非要進墨兒的臥室.難道她懷疑什麼,他看了軒轅玄霄一眼.

軒轅玄霄知道上官雪妍看自己是什麼意思,他也在懷疑凌丹要做什麼,這人自己也該處理了,等扳倒了那毒婦,也不會留著她.

"凌側妃說她的貓跑到世子院子去了,她要進去找."雯娥聽後回答.

"走,我們看看去."上官雪妍才不信那什麼找貓的理由,凌丹的那個院子離他們母子的住的這地方隔著差不多整個聖王府,一南一北的,哪會這麼巧.

"你們讓開,還當不當我是王府的主子了,再說我也只是進去找貓的,你們憑什麼阻攔我."等上官雪妍帶著人從自己院子走到紫竹軒的時候就看見凌丹在哪里大呼小叫的.

"主子,有你這樣的主子也夠我們聖王府丟臉的.你看你哪里像主子了,充其量也就是半個主子,知道不知道這是哪里?這是聖世子的私人小院子,能是你一個妾室說進就進的.我們暫且拋開那些不說,你見誰家庶母,硬闖嫡子院子的,凌家的規矩就是這麼教的,看來那凌夫人的陳情表要好好寫寫了."上官雪妍的聲音從她們身後傳來,聲音里透著嚴厲和不瞞.

"見過王妃,見過世子."那些下人聽見聲音跪下行禮然後讓出道路.

凌丹就看著上官雪妍穿過人行夾道走到自己面前,她剛才的話,可是一點都不給自己的面子.可是想到今天的目的也就不說什麼了,今天先忍了,倒時候看你怎麼求我.

"見過王妃姐姐,姐姐教訓的的是,妹妹也是找愛寵心切.那只貓是王爺在世的時候送給妹妹的,這些年妹妹也是精心飼養,看著它就好像看見王爺還在一樣,今天一不小心讓它跑了出來,妹妹找遍王府,聽有人說它跑到世子的紫竹軒來了,所以妹妹一著急,就過來了."凌側妃規規矩矩的行禮,然後半蹲著說,還用帕子擦拭眼淚.

"那你也不能到處亂闖呀,既然這樣隨墨,云複你們進去看看到底有沒有."上官雪妍聽後放緩語氣的說,好像能理解她的做法.

"是,王妃."隨墨和云複聽到後就要進去.

"等一下,姐姐,您有所不知,那貓兒別人碰不得,它只認得妹妹一人,就連妹妹身邊的丫鬟都不的近身,還是妹妹親自去找吧."凌側妃開口說,要是自己不進去,那自己這半天的力氣不是白費了.

"哦,這樣呀,那我們一起進去吧."上官雪妍好像是接受了她的解釋,然後好心的建議.

"那,多謝姐姐了."凌側妃說完福福身子說,剛好,看見一會你怎麼百口莫辯.

上官雪妍現在大概知道她打什麼主意了,要麼就是聽到什麼風聲來捉奸的,在要不然就是打探動靜的.

躲在暗處的軒轅玄霄也能想到上官雪妍想的那些,正在想怎麼辦,表弟還在里面呢,要是被看到了一定會出事了,自己現在又不能輕易觸動內力,也帶不走他.正在他著急的時候,耳邊傳來聲音:"放心,沒事的,我來應付,你不要妄動."

傳音入密,軒轅玄霄差點驚叫起來,這聲音自己熟知,是上官雪妍的,她盡然可以傳音入密,那她的武功要有多高,這可是最高深的武學了.

上官雪妍感覺到了他躲在暗處的不安,才會想到用此法安撫他,沒想到會驚嚇到他.上官雪妍現在不過想看看那凌丹玩什麼把戲.

凌丹是第一次進這個院子,她看著這個布局精致的院子,走進來就感覺渾身舒暢,陰狠著面容,不過想到這以後會是自己的也就覺得舒服多了.

"凌側妃這是想什麼呢,笑的如此開懷,都在等你呢?"上官雪妍看著自己在那發癔症的凌丹問.

"哦,什麼?"凌丹轉過頭看著上官雪妍問.

"找貓呀."上官雪妍淡淡留下幾個字,然後離開.就這人還能做奸細,是太後高看她,還是太後和她是一樣的智商,不過幾次交鋒太後沒在自己這里討到便宜就是了.

"對,你們都給我好好找,你,你…隨我去臥室看看是不是跑到哪里去了".凌丹反應過來隨便點著幾人和自己去臥室.心想,看你上官雪妍一會兒怎麼說.

凌丹帶著人,氣勢洶洶的跑到軒轅云墨的臥室,推門就直奔床榻而去:"我說……這不是……."

"凌側妃你找到貓了."上官雪妍嘴角含著笑看著指著床榻的凌丹問.這人真傻,要是自己在這里藏了人,會帶她進來.

"怎麼沒有,不會呀?"凌丹看著整齊的床鋪,吃驚的問,自己為了今天早讓人把守住了這個院子,那還是自己找太後姑母借調的,即使有人也跑不出去.為什麼什麼都沒有,難道她知道自己要來,所以事先把人帶走了,不可能的,這是自己和姑母計劃好的,她不可能知道的.為什麼那人不在,會去哪了?自己今天是有兩個目的,第一看看那刺客是不是在這里,還有那刺客重傷,要是在自己進來時一定是躺著的,就可以達到自己的第二個目的了.當大家都看見那刺客躺在這里的時候,那上官雪妍就是百口莫辯了,雖說那人是躺在聖世子的床上,可是在王府誰不知道,沒上官雪妍的允許,府里不會出現陌生人的.那人出現在這就說明是上官雪妍允許的,她要不然就是私藏刺客之罪,要不然就是有與人不清不白的關系,要不然怎麼解釋著莫名冒出來的男人.可是現在自己什麼都沒找到,希望不是又落空了.

"你們還不快幫凌側妃找那只珍貴的貓,要不然王爺晚上會回來找你們的."上官雪妍看著失望的凌丹對眾人說,眼里盡是諷刺.

"是."

那些下人一會就四散開來尋找.

"王妃這里沒有."

"王妃那邊也沒有."

一會兒那些下人集中起來稟報.

"不知凌側妃可聽清楚了,紫竹軒可沒用你要找的貓,你不妨再去別處看看.也許是那個下人說錯話了."上官雪妍看著不在狀態的凌丹好心的建議.

"是妹妹莽撞了,請王妃姐姐和世子勿怪,那貓兒對我很重要."凌丹收收心神,故作哭泣的說.

"無礙,不過妹妹走之前請帶走自己的東西."上官雪妍笑著對她說.

"何物,妹妹有落下什麼嗎?"凌丹站起來在自己身上到處看看說.

上官雪妍沒回答她,走到院子里,張開手甩出一把銀針,噗通噗通,接二連三的聲音傳來,還伴隨著人形物體跌落的聲音.

"這不是嗎?請凌側妃帶著他們走吧,要是下次在出現在這里,就不會這麼簡單了.本妃再說一次,世子的院落一旦有陌生人接近格殺勿論."上官先是指著地上的人對凌丹說,然後又對著寂靜的院子說了一句.

"是."院子里突然不知道從哪里傳來鏗鏘有力的聲音,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在場眾人只是聽見聲音並沒見到人,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你……."凌丹驚恐的看著上官雪妍,原來自己的打算她都知道,原來自己才是被愚弄的那個.

"凌丹你就老老實實地的待在自己的小院里不好嗎,王府又不會少你們母子的吃喝.要不是看在你為王爺養育少泉的面子上,你說我會讓你活到現在嗎?就憑你多次泄露我們的行跡,引來暗殺,你早就該死了."上官雪妍走到她面前小聲的說,殺氣凜然,周邊的人都有點受不了.

"你都知道?"凌丹吃驚的看著上官雪妍,她一直覺得自己做的天衣無縫的,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多年都沒出事.

"本妃要是願意,聖王府還沒有什麼事可以逃脫本妃的眼睛."上官雪妍看著在場的人說.

"你不是人,你不是上官雪妍.說你是誰,來聖王府有什麼目的?"凌丹睜大眼睛指著她大叫.

"八年了,凌側妃不只一次想弄死本妃,現在才來問本妃是誰,是不是晚了.來人,送凌側妃回自己的院子."上官雪妍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是."就有幾個力大的婆子上來拉凌側妃.

"你們放肆,我是府里的主子,你們敢這麼對我,放開我,我會走."院外傳來凌的聲音.

"你們也都走吧!"上官雪妍擺擺手,讓其他人也走.

自己其實可以解決掉凌側妃母子,可是少泉那孩子不壞,他也沒做什麼讓自己厭惡的事.要說有也就小時候欺負過墨兒,可是那時的他也是個孩子,不懂事.也是凌丹的教育不正確,自己如果處理了他的親母,那留下那孩子也挺可憐的,不過自己也擔心凌丹把他往歪路上帶,就叫教授他功夫的暗十跟著他,也可以教導他,這幾年效果不過.那孩子心性善良,一點也不像凌側妃的性子.

"你怎麼了,在想什麼?"軒轅玄霄看到這里的人都走光了,連兒子都去了書房,他才從暗處出來,走到上官雪妍身邊問.

"沒事,我們進去看看沈少爺吧."上官雪妍帶著軒轅玄霄走回臥室,就看見安睡的沈雋睿.

"他這是怎麼了?"軒轅玄霄有點擔心的問.

"他沒什麼事,不要擔心.只是睡著了."自己在凌丹闖進來之前,就讓宸使了個陣法,遮擋這里.她們進來時,他一直就躺在這里,只不過她們都看不見罷了.

"今天的事抱歉."軒轅玄霄突然說.要不是自己留下凌丹用來迷惑那毒婦,自己早就把她處理了,也不會有這麼多的事.

"什麼意思?"上官雪妍覺得這侍衛越來越奇怪,經常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沒事,我只是有點慶幸罷了."慶幸留在王府里的是你,要是留在王府里的是我最初期認識的妍兒,恐怕她會被凌丹她們生吞活剝了,更不要說照顧墨兒了.現在的你像極了後期的妍兒,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歸來的妍兒,要是多好,我也不用這麼糾結了.

上官雪妍看看外面,時間好像還早,凌側妃是在自己吃晚飯的時候折騰的,那是才剛掌燈,這一折騰也就有半個多時辰.上官雪妍沒在理他,然後自己就離開,她怕和這人在一起久了,自己也不正常了.

"又失敗了,我早就說過她愚蠢,不但自己不行,又折損掉我幾個人."太後原本在等好消息,可是等來的卻是有一次失敗的消息,她氣急敗壞的又砸了一堆東西泄憤.

"母後,看來我們不能等了,我們提早動手吧,在這樣下去,沒傷到他們,我們的人就折損了不少.初一那場刺殺他們幾個都活的好好地,我們不單沒達到目的,還折損了我們二百多人,那都是兒子在封地花大力氣培養的."逸王坐在一邊看自己的母後發火,他什麼都不說,自小就這樣.母後只要不開心就會發火,這時候誰也不能說什麼,不然就倒黴了,就連自己都不例外.他看著太後發泄的差不多了就說.

"恩,就聽你的,你去聯系人,我們不日就動手."太後發泄完坐下說,也不管腳下那些瓷片.

"恩,那些人我去聯系,有些人還要母後你出面才行."逸王知道自己母後在上京這十年也沒閑著,做了不少事.

"恩,知道,你要小心點,雖說那大賤種沒了,可是那小的還在那位子上,等我們取得大位再來收拾那些看著讓人厭煩的人."太後好像在咬著牙齒說,說的極度用力,可見是恨極了.

"母後說的對."自己終于等到這一天了,十年了,父皇當年您趕我走,有沒有想過我會再次回來.您說過那位子不適合我,我一定要坐上給您看看,我要證明您是錯的.逸王眼中一片陰寒,好像陷入什麼回憶.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吃完飯就端著湯藥出現在沈雋睿的面前"這是今天的藥,你喝了吧."

"表嫂,這怎麼好意思,讓你親自給小弟熬藥."沈雋睿掙紮這起身.

"你先喝藥吧,這麼客套做什麼,她是因該的."軒轅玄霄接過藥碗說,說完之後發現自己說錯話了,不過為時已晚.

那兩人聽見後,一起奇怪的看著他,上官雪妍對于那人時不時奇怪的話語也習慣了.但是在沈雋睿聽來,那就是不合身份.

"宵侍衛,你雖說是陛下派來照顧我的,可是你畢竟只是個侍衛,站在你面前的是聖王妃,如此說失禮了."沈雋睿看著那侍衛一本正經的說.

"沈少爺,屬下知錯了,下次一定注意,來您先把藥喝了."軒轅玄霄知道自己這表弟的性格,小時候就做事一板一眼的,正經到不行.

上官雪妍看著那沈雋睿,有種天雷滾滾的感覺.第一見面,他背對著自己坐在老舊的秋千上,腳下一壺酒,自己以為那是風流不羈的男子.這一句話配上他那板著的臉,那就是私塾里的教書先生的表情,果然,第一面什麼都是騙人的.

"有勞表嫂,以後有何事讓小弟效勞的您說就是,不必客氣,再說表兄不在,小弟也理當照顧才是."

"那就先多謝沈表弟了."上官雪妍不覺得自己會有何事能讓他幫助,在西越如果有自己都解決不的事,那就真沒人能解決了.

"小弟,定當竭力."

"好了,知道了,你先把那碗粥喝了,你要多休息才能很好的恢複,你要不好我的藥也就白費了."上官雪妍看著那沈雋睿人說,在這樣客氣下去,自己今天不用離開這里了.

"宵侍衛,這里交給你了,我就先走了."

"聖王妃屬下還沒用早膳,不知可否……."自己還想著和他們母子一起吃早飯了,誰知道表弟醒來怎麼早,害的自己沒吃上.

"你先等著吧,我讓云複給你送過來."上官雪妍也不想和他糾纏下去,她知道糾纏下去也沒結果,就如此說了.

"謝聖王妃."軒轅玄霄裝模作樣的說,心中不知道樂成什麼樣了.

"你不該打她的主意,她是聖王妃."沈雋睿看著開心的的軒轅玄霄突然說.

"這不勞沈少爺提醒,我知道她是聖王妃,也只能是聖王妃."軒轅玄霄已改剛才的謙和,看著沈雋睿認真的說.他是自己的王妃就只能是自己的,至少在自己活著的時候,哪怕她不是她,也只能是聖王妃.

一晃十天過去了,今天就是上元節,可是今年的上元節和往年的不同,因為今年的上元節也是陛下的三十歲的生辰,陛下要在皇宮里宴客,請臣子和自己一起過生辰,所以今年的上元節就特別的熱鬧.可是在這熱鬧的氛圍里,包裹著一股緊張的氣氛,上京突然多了很多兵丁在街面上巡邏,不過大家都以為是為了上元節游人的安全也就沒放在身上.

"我們正在找機會呢,沒想到他就給我們送了一個機會.你那邊准備的怎麼樣了?"太後躺在榻上看著一邊的兒子問.

"其他的都沒什麼,就是差那一塊兵符,實在找不到,我的人差不多把聖王府翻遍了都沒找到那東西."逸王有點沮喪的說,那東西也不知道到底放哪里了.

"也許,根本就不在聖王府,那賤種死的時候,聽說當時陛下在,也許那兵符早就到陛下哪里去了."太後想想說,有那塊兵符他們的勝算更大一些.

"我讓她晚上在找找看,也許是漏了什麼地方沒找過."逸王想想說,他還是想拿到那兵符.

"好吧,我也派人在陛下那找找."太後聽後說,其實她也想找到那兵符.

那兵符據說可以調動皇室的一支隱秘部隊,是開國皇帝傳下來的.那只部隊誰也不知道他們都是什麼人,建國以後他們都分散躲藏,說是只有那塊兵符才能調動那支部隊,他們只認兵符不認人.如果她們母子找到那兵符就可以調動那支神秘的部隊,他們也就大事可成了.不過可惜了,他們找了這麼多年也沒找到那所謂的兵符.

安靜的小院里,突然出現一個人在上官雪妍眼前"你怎麼每次都神出鬼沒的,又有什麼事,說吧?"上官雪妍不用看就知道那人是誰.

"宗主,每次你都這樣,難道看到我,你不感覺驚豔嗎?"一身紅衣的青龍蹲在上官雪妍面前眨眨眼睛問.

"好了,你給我正經點,說吧,是不是上京有什麼異動?"上官雪妍懶得搭理這人,明明自己給他取名青龍,他偏偏愛穿紅衣,每次出現都沒個正形.

"好拉,不好玩,上京這幾天出現大量的武林人士,不過也都是些不入流的小角色."青龍站好身子說.

"知道了,看來明天要熱鬧了,你帶人保護好聖王府,我明天肯定是要去赴宴的."上官雪妍看看他說,自己明天不在,要是真有什麼事情發生了,自己也要替聖王府做打算.

"知道了,交給我和兄弟們吧."青龍認真的回答他.

"多謝你們了,不過只要保護他們不死就好了."聖王府的人自己要保護,那些兄弟自己也要保護他們.

"知道了,我去安排人."

青龍離開後上官雪妍覺得明天一點會出事,也許就是那對母子搞出來的,他們終于等不急了,要動手了,自己是不是只要守住聖王府就好了,如果真的改朝換代,要是那母子上位,恐怕第一個死的就是聖王府了.看來自己不能袖手旁觀了,哪怕是為了墨兒.再說自己也答應過那死鬼會替他照顧弟弟.上官雪妍想通了也就不糾結了,覺得自己明天應該見機行事.

"你好好休息,傷口愈合的很好,你呀不用擔心會留下什麼疤痕,我的藥效果很好的."上官雪妍又給沈雋睿把把脈說,剛才檢查他身上的傷口的時候,他臉紅的像什麼,自己又不是色狼至于嗎?

"謝表嫂,這些日子有勞表嫂操心了."沈雋睿抱著拳頭看著上官雪妍感激的說.

"應該的,誰讓你叫我一聲表嫂呢,再說我是個大夫."上官雪妍不在乎的晃晃手中的藥瓶.

"表嫂今天可否見到宵侍衛?"

"不曾見過,怎麼了?"上官雪妍這才發現那個天天都厚著臉皮的人自己今天沒看到.

"只是有點奇怪,天天他都在,今天怎麼不在?"沈雋睿撓撓頭說,那侍衛對自己很好,這段時間都是他在照顧自己,自己也習慣了.

"也許是陛下留他又是要做,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喊門口的小厮就可以了."

"知道了."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那個侍衛依舊沒出現,上官雪妍知道軒轅玄耀看來也做好了明天的准備,那自己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自己見機行事吧.上官雪妍在院中站立一會就打算回臥室去,突然感應到王府里有陌生人接近.躍起跳出去院子,尋找那陌生的氣息當他來到一間房門口的時候,從里面傳出聲音"還沒找到嗎,主子等著用呢?"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沒有,這書房我都來過很多次了,可是什麼都沒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那王府你還有什麼地方沒找過?"那男人的聲音再次傳來.

"就剩王妃和世子的院落我沒去過,哪里防備太嚴,我進不去,再說也不可能在哪里."那女人想想說.

"知道了,我先走了."

上官雪妍知道他們在找東西,也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好像一直沒找到,男人自己不知道他是誰,可是那女人自己知道,她藏得可真夠深的.上官雪妍知道他們要出來,就先一步離開,既然他們沒找到,那東西也許根本不在王府里,自己也就不摻和了,不過那人是留不得了.上官雪妍看見一個人影即將竄出王府,就對著暗處擺擺手,又有兩條人影跟著出去,她自己也消失在原地.

"誰,出來."容籬推開門就隱隱約約看見自己床上坐著一個人,于是問.

"容姨娘你藏得可夠深的,你們在聖王府找什麼東西,說出來,也許本妃能助你一臂之力也說不定呢."上官雪妍揮手點亮房中的蠟燭說,房間里的人就是先行離開的上官雪妍.

"聖王妃你怎麼在妾身這里,你說什麼妾身不明白?"容籬穩穩自己的心神說.

"不明白嗎,那沒事,剛才和你一起的人還沒走遠呢,你要不要去問他."上官雪妍從床上起來走到容籬身邊說.

"你殺了他?"容籬吃驚的看著她,她真狠心.

"很吃驚嗎,你早就該知道本妃的手段才對.可惜了,就是還有你之流的人非逼得本妃一次又一次的動手,本妃其實也想做個好人."上官雪妍一副身不由己的樣子.

"我什麼也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會說的."容籬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依她的往日作風說不說結果一樣.

"我也沒打算問出什麼,看在同時女人和這幾年你在府里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的份上,我放你走,不過處罰還是要的."上官雪妍說完沒等她反應過來,就出手廢了她的武功.

"啊,你不如殺了我."容籬痛苦的說.她廢了自己的功夫還不如殺了自己,沒了功夫的自己和一個廢人有什麼區別,主子哪里肯定會不去了,現在的自己又是重傷,能不能治好都不一定.即使好了,身子肯定也大不如以前,自己能做什麼?

"殺你,我嫌手髒,不過你放心,我會給你銀兩的,和那些人一樣,來人,送她離府."上官雪妍沖著門口叫一聲.

"王妃?"管家推門出現.

"你派人送她走,另外拿些銀兩給她."這人被自己廢了,以後的生活也不能自理了,自己下的手自己最清楚,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是."剛才發生的事,自己在門口都聽見了,這人也是咎由自取,自己竟然也沒發現她.

處理完這事,上官雪妍走回自己的院子,洗洗澡就睡覺了.

軒轅云墨一大早吃完早飯,就和隨墨跑出去玩去了,他知道今天街上會很熱鬧.就想先去看看,晚一點他就要和娘親一起進宮去了,宮里的宴會,每次都很沉悶.

"隨墨,你看這個簪子怎麼樣,娘親會不會喜歡?"軒轅云墨站在一個攤位上拿著一根造型精致的木制發簪問隨墨,他是很喜歡,自己還從沒送過娘親什麼呢,這發簪是材料差了一點,不過很別致.

"少爺,這發簪看著是挺漂亮的,好像不配夫人的身份吧,不過要是少爺送的夫人肯定喜歡."隨墨進前看看,是挺漂亮的,不過就是材料太差了.

"那就好,給錢."軒轅云墨從自己腰里掏出一定銀子給那攤主,自己拿著發簪走了.

"謝謝,小少爺."那攤主拿著銀子咬咬,然後開心的說,沒想到這小少爺給怎麼多,夠買自己攤上所有的東西了.

"少爺,你給的太多了?"隨墨捏著自己手里的碎銀子說.

"多了嗎?放心我有的是銀子,再說這個難得我喜歡."軒轅云墨不在乎的說.

隨墨也知道少爺不在乎那點銀兩,出來時王妃又給了不少,可是銀兩不是應該這麼花的.

"我知道了,下次會注意的,今天少爺我是開心."軒轅云墨看隨墨那苦瓜臉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于是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