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真假聖王妃,父子相處
看著那被人抓走的凌沖,上官雪妍看著凌侯爺笑的意味深長.自己早就想到會是有人故意誣陷,沒想到又是凌府,現在他們又折去一人,這下自己和他們凌府的仇怨是真的解不開了.不過自己也沒打算和他們化敵為友,自己現在不出手是還沒玩夠,不過他們也許會自取滅亡.

"好了現在事情弄清楚了,沐少爺的硯台,本妃會讓人送一塊來,畢竟是因為墨兒的關系才被打破的."上官雪妍看著走去的其他人對沐肆云說.

"這不關聖世子之事,是犬子交友不慎."沐肆云帶著歉意的說.

"聖王妃時間不早了,我們去用膳吧."沐侯爺打發走傳話的侍女對上官雪妍說.

"好,走墨兒,我們去用膳."此事上官雪妍是有點生氣,可是自己不能在這里發火.這是有心之人設的圈套,自己要是現在帶著墨兒一走了之,就等于中了對方的圈套,留下吃飯不但是給沐侯府的面子,也是做給對方看的.

"失敗了,又失敗了,怎麼會?"太後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不可思議的問.以上官雪妍護子的程度來看,只要那賤種受一點委屈,她就能不依不饒的,為什麼這次沒有?

"那聖王妃不安常理出牌,誰也沒想到她會報官,那王大人也是個滑不出溜的,在第一時間派人告知了陛下.是陛下的侍衛介入帶走了藏在侯府的沖少爺,聖王妃也在知道的時候就封鎖了那個小院,我們的人進不去,沒法布置現場.然後他們又在數十位,在上京有名望的百姓面前公審此案."誰家出了這事不是捂著蓋著,那聖王妃盡然還讓人去報案,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該死,都該死,也都是蠢貨,這麼一點簡單的的事都辦不好,我還能指望他們做什麼."太後又砸了一地的瓷器,邊砸邊嗎.

在沐侯府的這一頓飯,大家吃的都不怎麼愉快,上官雪妍心里是有點生氣的,所以吃完飯也就沒停留的找借口回王府去了.

他們母子剛下馬車就看見那那個熟悉的侍衛等在哪里,看樣子好像很著急.

"聖王妃,陛下有請,說是想看看聖世子今天有沒有嚇著?"軒轅玄霄看著他們母子下馬車上前說,其實他在這里等的有一會了,那人對他們兄弟來說很重要.

"墨兒看皇叔多疼你,好吧,我們先進宮一趟."上官雪妍看那侍衛,表面上看起來沒事,其實他很慌張,不過掩飾的很好.恐怕是出事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陛下.

等他們母子上了馬車,軒轅玄霄就催促快點走.聖王府本就離宮中不是很遠,在馬車加快的情況下,只是用了平時的一半時間就到了.馬車並沒有停下來,直接駛入了宮內.坐在車內的上官雪妍疑惑越來越深,不過也沒開口詢問.

下了馬車上官雪妍直接帶著軒轅云墨在侍衛帶領下走了進去.還是書房的那間寢室,走進去上官雪妍就聞到血腥味.

"皇嫂,不得已才會請您過來."軒轅玄耀看見上官雪妍就走上前.

"何人."上官雪妍要看看這人是不是值得自己救他.

"朕的表兄,刺殺太後傷的,現在那太後一定在到處搜查他,所以才會請皇嫂來看看,能不能救救他.舅舅一家也就只剩他一人了,他這次也算是為了母後報仇而來."軒轅玄耀看著躺在榻上生命垂危的人,著急的說.

"我看看."即使是這樣,那自己到可以幫他一把.

上官雪妍走到那人跟前,那人此時趴在榻上,背後橫七豎八的刀劍傷,還有箭傷,看來太後那邊是下了狠手.她上前把把脈,這人了脈象極度虛弱,上官雪妍先喂他一顆保命的藥丸.

"你去准備烈酒,匕首,蠟燭,乾淨的布."上官雪妍對那侍衛說.這人傷成這樣,有些傷口要縫合.

"好."等東西准備好了,上官雪妍讓人控制住那受傷的人,自己從身上拿出針線,其實是從空間里拿出來的,她也沒有隨身帶著這些的習慣,那些是自己准備的專業的外科用具.上官雪妍先給他清理傷口,去掉爛肉取掉箭頭.最後她就開始穿針引線,縫合起來傷口.

"好了,這些藥給他敷上,過一段時候給他把先拆了,傷口就會慢慢的愈合.只要不出意外會和以前一樣.至于後續的事,我會開些藥給他."一個多時辰後上官雪妍直起身子對軒轅玄耀說.

"有勞皇嫂了."

"陛下,太後的人搜到這里來了."業公公從外面進來說.

"知道了,怎麼辦,他現在不易挪動."軒轅玄霄也有點著急了.

上官雪妍在寢殿里到處看看"梁上."

"可是表兄現在不能挪動."軒轅玄耀也擔心的問,那些傷口看著就挺嚇人的.

"我來."上官雪妍覺得此時也只有自己才行了.

上官雪妍抬起雙手,運靈力托起那傷者慢慢的送到橫梁上.好在那橫梁夠寬,他躺在上面應該沒事.

"趕快清理這里."上官雪妍用藥粉遮擋了濃烈的血腥味,讓軒轅玄霄清理地上和榻上的血跡.

"這里."上官軒轅玄耀指著自己的床下說.那些帶血的東西丟出去是來不及了,只能找地方藏起來.

"這里是陛下的書房,你們怎麼能隨便闖入."外面傳來業公公的聲音.

"業公公,我們奉太後之命,捉拿刺客."

"刺客什麼刺客,難道有人刺殺母後,母後怎麼樣了,可有傷著?刺客呢,怎麼讓他跑了,業公公快隨朕去看看."軒轅玄耀適時的走出來,做出一臉吃驚擔心的樣子.

"是,陛下."

"陛下不用,太後沒事的,只是受點驚嚇,現在想必睡下了.那刺客被我們砍成重傷逃了."

"這樣呀,那朕改天再去.你們要進去搜查刺客,進去吧."軒轅玄耀站在門口不動,讓他們進去.

"陛下,末將不敢,刺客也許在他處,末將告退."那將領說完就帶著人走了,陛下的書房那可是重地.

"好了,他們走了,表哥現在也不能在宮中養傷,太醫院院肯定被那太後指使人監視了."軒轅玄耀看著躺回榻上的表哥,很是擔心.


"陛下,不如讓他去聖王府吧,聖王妃會醫術,我想藥材到不用擔心,在說有聖王妃看著,陛下也放心多了."站在一邊裝侍衛的軒轅玄霄開口.

"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皇嫂您看……?"

"好吧,醫者仁心,他現在也算是我的病人了."上官雪妍覺得自己現在是越管越多了.

"多謝皇嫂了,這樣宵侍衛,你也跟著去,你可以照顧表兄,皇嫂畢竟不方便."軒轅玄耀看著軒轅玄霄說.心里在想,皇兄弟弟這可是在幫你呀.

"是,陛下."

"可是怎麼弄出去?"上官雪妍看著那個大活人,自己有的是辦法,可是那都是隱秘的.

"朕,賞皇侄兒一些東西,把他裝在箱子里帶出去."

軒轅玄耀大筆一揮,說是為了給侄兒壓驚,賞賜了很多東西,裝了一大箱子.就這樣,上官雪妍母子在宵侍衛的護送下,抬著東西回到了聖王府.直接抬到了軒轅云墨住的'紫竹軒’.

"宵侍衛快把他弄出來."上官雪妍趕走其他人對軒轅玄霄說.

"好."軒轅玄霄拿出里面的東西,抱出躺在里面的表弟,徑直走進臥室,放在床上.

"聖王妃麻煩你給看看,有什麼不妥?"軒轅玄霄把表弟安放在床上轉過身,對上官雪妍說,可是他發現上官雪妍奇怪的看著他.

"沒有,我看看."上官雪妍壓下心中的疑惑,上前給那人把脈,"沒事,只要過了今晚就沒事了,你在這好好照顧他,其他的事我來安排."

"謝聖王妃."

"不必了."上官雪妍深深的看他一眼離開房間.

"墨兒,你最近先去書房住吧,這個是你表叔,現在要在府里養傷,這事是保密的."上官雪妍走出紫竹軒對身邊的兒子叮囑道,好在那書房也是自己精心布置的的,到不會委屈了兒子.

"娘親,兒子明白."從進宮自己就什麼都沒說,自己知道娘親和皇叔有事要做,他們說話的時候自己也在,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走吧,先去娘親的院子里,娘親給你做晚飯."上官雪妍看看時間拉著兒子回到自己的院子,她也就走進了廚房.

"墨兒,來吃這個."上官雪妍夾了一塊,排骨給兒子.

"娘親,你也吃."軒轅云墨用碗接過娘親夾得菜,笑著對上官雪妍說.

"恩,吃吧."

這邊母子兩個開心的吃著完飯,那邊的軒轅玄霄聞著香味在院子里到處嗅,他站在牆下"看看應該是隔壁傳來的."

軒轅玄霄在院牆之下立了一會兒,自己點著頭好像做了什麼決定一樣,越過院牆到達隔壁的院落.落下後,也沒停止腳步,朝香味的來源處走去.好在這院子里的人都去吃飯去了,不讓他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還不招來一群人的尖叫.

"真是想不到,陛下的貼身侍衛,會做翻牆之人,本妃算是開眼了."那人沒走到門口上官雪妍的聲音就從里面傳來.

"只能怪府中飯菜實在香呀,我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不知道聖王妃可否賞一口吃的?"軒轅玄霄走進來,坐在桌子邊問.

"你到是自覺,有*份吧."上官雪妍看著那坐在自己兒子身邊的人說,自己有請他做嗎?

"叔叔,娘親做的飯很好吃,娘親讓侍衛叔叔一起吃吧."軒轅云墨想起這個侍衛叔叔上次還教自己騎馬來著,于是拉拉自己娘親的衣服說.

"好吧,只此一次,雯繡添碗筷."

"是,王妃."雯繡走出去,然後很快有回來.

"好吃,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菜,來墨兒你也吃."軒轅玄霄一邊吃一邊贊不絕口,找空擋之余還給軒轅云墨夾菜.

"謝謝,侍衛叔叔."軒轅云墨也接過,還在禮貌的道歉.

"宵侍衛,你差不多就行了,這里是聖王府."上官雪妍一直看著那人吃的大塊朵頤的,這人不請自來就罷了,還直呼兒子墨兒,他把自己當做誰了.

"聖王妃,莫怪,屬下一時忘形了."軒轅玄霄放下筷子說,這時他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能和他們母子同桌吃飯,讓自己一時興奮過頭了,就忘記偽裝了.自己也不可能操之過急,現在自己暫時住在府里,接觸他們母子的機會多得是,可不能一時大意毀了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屬下,吃好了,先去照看沈少爺."軒轅玄霄站起來離開.

"娘親……?"軒轅云墨端著碗,感覺自己的娘親好像不開心,于是小心的呼喚.

"墨兒,娘親沒事."上官雪妍笑著對兒子說,然後端起碗吃飯.下官雪妍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每次看見他就覺得這人藏得太深,就連那張臉她都覺得是假的.可是她也仔細看過,沒發現他有易過容的痕跡.可是她對自己的感覺很是信任,要不是自己的感覺出錯,唯一的可能性,這世界上存在一個易容術高手,至少也會和自己一樣,只有這樣自己才會看不出破綻來.

離開的軒轅玄霄不知道上官雪妍已經對他起了疑心,只是苦于暫時不能證明,要不然他的身份就露餡了.

今天是大年初六,景王府宴客,他們也給聖王府下了帖子,往年的時候,上官雪妍從不會去參與此等聚會,今年她想著就是不為自己,就是為兒子她也該出去走動走動.

西越上京過年宴客不是可以隨便來的,那要按等級依次排開的.聖王府的宴會是初四那天,今年上官雪妍也在聖王府里擺了幾桌,只是請了幾家王爺和沐,白府,她覺得自己還是低調一點好了.這幾家是聖王爺的兄弟和他的長輩,再說這兩府的少爺和墨兒關系不錯,軒轅云墨還另外請來了淳于行波和文鵬舉.

今天的景王府是十分的熱鬧,這景王府雖說和聖王府沒得比,可是這也是王府,那是有一定的規格的,里面倒是金碧輝煌的,倒也合適王爺的身份.上官雪妍看到這院落就無語,怎麼到處都有點晃眼,這和聖王府的小橋流水不同,這里好像是用金銀打造的,奢靡華麗.上官雪妍不有點懷疑,這兩兄弟的品味也太天差地別了吧,不知道其他兩府怎麼樣.


"皇嫂,您來了,里面請."景王妃聽到聖王妃到了,于是帶著人迎接,剛好和走進院子里的上官雪妍遇到.

"三弟妹."上官雪妍只是禮貌的叫了一聲也就不說話了.

"參見聖王妃."

"都起吧,這不是在聖王府,本妃可不能喧賓奪主."上官雪妍看著那些行禮的夫人說.

"皇嫂我們里面坐,外面天寒."景王妃笑著說.

"好."

上官雪妍跟著景王妃來到宴會廳坐下,然後和自己身邊的呈王妃聊天.

宴會沒開始,這些等著的人也都是說一些家長里短的,不要看她們是些官家夫人,說起八卦一點也弱于市井小民.上官雪妍理解,是人都有一些八卦心里就是自己也有.就在大家聊得開心的時候,外來傳來"太後到,聖王妃到."

聽到前面太後到這話沒問題,可是後面那四個字什麼意思,她們一起看向坐在上面的上官雪妍,那不是聖王妃嗎,哪里又來一個聖王妃.

"你們看著本妃做什麼,本妃和你們一樣疑惑.走了,一起迎接太後她老人家."上官雪妍走下來,甩著自己的裙擺說,她倒是看看太後又有什麼花樣可玩,自己一定會奉陪到底,讓她玩盡興.

"見過太後,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她們在上官雪妍的帶領下給太後行禮.

"都起來吧,你們都見過聖王妃."太後揮揮手讓她們起來,然後又對眾人說.

景王妃她們聽到後,不知該如何做,明明聖王妃就在眼前,讓她們給這個不知道哪里出來的女人行禮,她們要怎麼做?可是不行禮那不是違背太後的意思,她們一時之間只能尷尬的站著.有人偷偷地看看上官雪妍,不知道她該如何做.

"太後,不知道有哪位王爺又封為聖王爺?我們可都沒聽說過呀,這封聖王爺怎麼說也要陛下的聖旨才行.要沒陛下旨意,太後您現在怕是有欺君之嫌吧,即使陛下仁孝不追究,可是西越的臣子也不會看著不慣的."上官雪妍倒是臉色不變的問太後,言語之間說她假傳聖旨.

"誰不知道我們西越的聖王爺就一位,乃是先皇的大皇子,已逝的軒轅玄霄,你不要亂說話?"太後看著上官雪妍殺意頓顯.

"這樣呀,難道您身邊的聖王妃是其他國的,太後您貴為西越的太後和別國的人走這麼近,有點說不過去吧.雖說現在四國和平相處,老話怎麼說來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要是有心之人借助太後您的仁慈,混入我西越行不齒之事,到時候這責任算誰的?"上官雪妍依舊緊咬著太後不放,帶著諷刺的口吻連通敵的話都說了出來.

"上官雪妍不要張狂,你說的那些都不存在,她是我們西越的聖王妃,是本宮給霄兒娶得王妃."太後氣的都不顧禮儀大喊上官雪妍的名字,這女人太氣人了,自己一定要給她顏色看看.

"是嗎,太後您這是打算給王爺准備冥婚嗎,可惜了這麼個美人了.不知道姑娘你是否是自願的,要是自願本妃自會准備妥當,畢竟本妃和凌側妃都有孩子要照顧,也不方便到下面照顧王爺."上官雪妍先是圍著那女人打量一番.此人身穿一身聖王妃品級的朝服,規規矩矩的站在太後身邊,給人一種柔弱之美.

"本妃是太後欽點的聖王妃,你是什麼人,敢對本妃無理."那人突然開口對著上官雪妍說,囂張十足,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哦,太後欽點的,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怕是不知道自己是用來冥婚的吧."上官雪妍也只是嘲笑的看著她,看著是個溫婉,不過一開口就露餡了,這人恐怕是太後費心找來的,沒什麼心機,比自己好控制多了.

"上官雪妍你在說什麼,冥婚,你不知道那是我朝不允許的嗎?"太後覺得自己要抓狂了,自己從進來,也沒說什麼.就讓她給自己安了三個罪名了,這要是坐實了,無論那個罪名不得要自己和凌家滿門的性命,這女人太狠了.

"太後,我出身山溝里,哪里知道這些.不是冥婚,那太後您打算把她怎麼安置,不要忘了,本妃才是聖王爺明媒正娶的王妃,雖說當時由于是沖喜,辦的倉促了一些,可是本妃該走的禮節一點也沒少."現在上官雪妍才不管太後氣不氣的,她都不讓自己好過了,自己怎麼能讓她好過.不過也奇怪當時的婚禮怎麼會如此完善,那時的那王爺不是病入膏肓嗎?怎麼會有如此周全的禮儀,讓自己這個沖喜王妃當的名正言順的.

"那些你是沒少,這也只能說你是霄兒的王妃,可不是聖王妃.可自古聖王妃都有代表身份的玉簪,有此玉簪的人才是聖王妃,這是祖訓,誰也不能違背.現在玉簪在她頭上她就是聖王妃,你要是識相的主動交出聖王妃之位,本宮也許可以給你個側妃之位."太後似笑非笑的看著上官雪妍,這次看你怎麼辦.

其她人隨著太後的話看著那女人頭上的玉簪,那人頭上的飾物不少,可是比較顯眼的是她頭上那只鳳凰樣式的玉簪.難道這就是太後說的能代表聖王妃身份的玉簪,好像她們是從沒在現在的聖王妃頭上見過,難道這聖王妃皇家並不看重,只是徒有封號.

"玉簪在我這里,你們看到沒有."那女人用手摸摸玉簪扭扭腰高傲的看著眾人.

"是嗎,側妃呀,按我出身好像給我個側妃之位都是抬舉我了.太後您覺得本妃是傻子嗎,會讓出高高在上的聖王妃之位,要那任人欺凌的側妃之位,最後還要對您感恩戴德的."上官雪妍走回自己的位子坐好,看著太後漫不經心的說,那女人頭上的玉簪自己很熟悉,原來它還有別的意義.

"那你是什麼意思,怎麼?難道你還想罔顧祖訓不成."太後看到上官雪妍一副不在乎的樣子,這和自己意料的差太多了.自己也是不經意間才想到那玉簪的,畢竟西越被封為聖王妃的人極少,想不起來也不稀奇.自己從沒見她帶過,那就是說她沒有那玉簪,自己剛好可以做做文章.

"太後,不要給本妃扣太大的帽子,本妃又不是您,覺得自己可以只手遮天的,本妃可承受不起.既然是祖訓本妃遵守便是."上官雪妍一點也不在乎的說.

"娘親,您不要離開墨兒."軒轅云墨不知道什麼時候得到消息闖了進來,剛好聽到這一句話,于是緊張的開口喊道.

"墨兒,娘親不會離開你,記著你是我上官雪妍永遠的兒子,這是誰也不能改變的,誰也不能拆散我們母子,就是你父王複生都不行."上官雪妍抱著兒子,鏗鏘有力的說,聲音回蕩在廳里,久久不散.

"來人,上官雪妍不遵祖訓,撤去其聖王妃封號,對太後不敬,貶其為聖王府的姨娘,終身不得出聖王府半步,聖世子交由現在的聖王妃照顧."太後覺得上官雪妍的話是說給她聽的,于是當著眾人的面下命令,她要看上官雪妍下面怎麼辦,難道她還能和自己動手不成,要是那樣自己就有理由殺了她.

"太後,我知道王爺不是您親生,您不喜歡他,當然也不會喜歡我,可是我們有何罪,至于要您處心竭慮的鏟除我們母子嗎?再說不就是一支發簪嗎,您即使想冒充也要找個像樣的,拿個四不像的糊弄這些沒見過那玉簪的人,也許說的過去.可是在本妃這里就說不過去了,您說的玉簪是它嗎?說實話要不是您,本妃也不會知道這玉簪有如此的作用,多謝了."上官雪妍這會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只玉簪,先是在手里把玩著,然後當著眾人的面插在自己的頭上.這是上次自己生辰宴的時候,軒轅玄耀讓那侍衛帶給自己的,自己也挺喜歡的,平時就放在空間里,沒想到今天會用的著.

"你怎麼會有這玉簪,假的,一定是假的."太後看著那栩栩如生的鳳凰玉簪,失聲的道.上官雪妍帶上那玉簪氣質大變,變得高不可攀.自己好不容易想到這個辦法,沒想到又要失敗了嗎,不行一定不行.

眾人也看著上官雪妍手里的玉簪,和她們前面看到的玉簪一模一樣.不過要是拿兩支玉簪做比較,前面的那支要說是真鳳凰,那麼這支就是鳳凰的王者,讓人望而生畏,她們只是看一眼就覺得,那鳳凰在高高的云端看著她們,好像她們都是螻蟻一般.可是戴在上官雪妍的頭上,卻一點也不突兀,她們覺得也只有上官雪妍才能佩戴此玉簪.

"太後您老人家是說笑嗎,你隨便帶著人來,說是聖王妃,她有什麼代表身份的玉簪,她有的就是真的.本妃的就是假的,您不覺得好笑嗎,本妃的可是陛下欽此的,她的呢?本妃想如此重要的玉簪也就只有一支吧,不然我們請軒轅氏的族老鑒定鑒定真假."上官雪妍走下座位,逼近太後風輕云淡的說.她知道太後不敢,自己說只是會讓跟加生氣.

"你厲害,上官雪妍希望你能一直好運下去,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太後陰狠的給自己身邊的上官雪妍說,聲音也只有她們兩人才能聽的見.讓後她甩著衣袖帶著來人走了.

"恭送太後,恭送聖王妃."上官雪妍笑著對離開的太後說.

"恭送太後."其他的人也跟著行禮.

等太後走後,她們看著和自己兒子說話的聖王妃,有一種在夢中的感覺,她們剛才只是站著一邊看著都替聖王妃捏把汗可是她們又不能說什麼,那太後來勢洶洶的,一看就是有備而來的,她們這些小角色還是自保吧.眼看著聖王妃就要失勢,從高高在上的聖王妃,落到姨娘的地步,這不是從云端跌倒泥潭嗎?可是事情來個大反轉,最後氣沖沖走掉的是太後和那所謂的聖王妃.她們知道太後不喜歡聖王爺和陛下,可是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吧,這是不是說太後和聖王府徹底翻臉了.那下面還有什麼事情發生,看來回去都要給自己家老爺說說了.


"三弟妹,不知道可否能開宴,我都怕餓著你侄兒了."上官雪妍看著她們,從她們臉上的表情看到她們心中各自不同的打算,然後展顏對一邊的景王妃說.

"看,我這記性,走走,可以開宴了."景王妃甩著手帕說.

宴席散後上官雪妍帶著兒子回到王府,她先去看了一下自己的病人,上官雪妍覺得自己是個合格的醫生.

"他晚上就該醒了,不用太擔心了,我過會兒熬好藥送來."上官雪妍給那人把把脈對軒轅玄霄說.

"知道了,這玉簪很適合你,你帶著很好看,也只有你襯得上它."軒轅玄霄聽完她的話,知道表弟沒有什麼大事,並且晚上就能醒來,臉上帶著笑容.看見上官雪妍頭上的玉簪誇贊這說.這玉簪是父皇臨死之前給自己的,說是自己會是未來的聖王爺,希望自己盡力輔佐耀兒,自己的王妃就是聖王妃.這玉簪是第一代聖王妃最喜愛的玉簪,流傳下來,就成了聖王妃的身份象征.其實西越被封聖王的王爺不多,到自己才是第三位.玉簪自己一直都有好好保存著,就等有機會給她,其實自己也猶豫了很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她,可是她們又是如此的相像.

"你覺得你說的話適合嗎,宵侍衛?"上官雪妍不悅的說,然後拿下頭上的玉簪.這是在面對太後的時候自己帶上的,忘記取下了.

"是屬下失禮了."軒轅玄霄也覺得作為一個侍衛自己的行為有點孟浪了,于是抱拳彎腰道歉.

"宵侍衛,以後說話小心一點,有時也許一不小心說出的話,就會給自己帶來無盡的麻煩."上官雪妍說完就走了出去.自己的身份本就是個麻煩事,自己不想在添麻煩,也不想因為自己給墨兒帶去麻煩.

她說話的口氣和做事的態度像極了最後的她,要真是她為什麼會不認識自己.軒轅玄霄看著離開的人,心中不斷起伏.有些事一直想不通,自己現在也糊塗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做,要是錯了怎麼辦,如果有那麼一天,自己如何面對她們,面對墨兒.可是萬一她就是她,那自己要是現在對她不理不睬的,以後一定會後悔的."妍兒,我該怎麼辦,你到底在哪里,她是不是歸來的你?"軒轅玄霄頹然的坐在凳子上.

"娘親,那表叔叔怎麼樣了?"軒轅云墨看見娘親進來,就立刻上前問.他一直坐在這里,經過今天的事,他怕娘親離自己而去.

"墨兒,你那表叔叔很好,放心吧,晚上就能醒了.墨兒,你要相信娘親,娘親說的話從不會忘記,你也要牢牢的記住,你是我上官雪妍唯一的兒子,誰都不能說不."這孩子是自己照顧大的,他心里在想什麼自己焉能不知,自己現在和他說這些,只是不希望他有太重的思想包袱.再說自己也沒哄騙他,只要他不願意,誰要是敢從自己身邊奪走他,自己會讓她付出任何代價.

"知道了,娘親."軒轅云墨聽見娘親怎麼說,心里很開心,也沒了別的擔心和害怕,這些年,娘親從沒騙過自己.

"你呀,還真是個孩子,以後有什麼事要和娘親說,不許自己藏在心里,小小的年紀哪來的這麼重的心思."除了父愛自己可以給他一切.

"知道了,娘親,我去書房了."

"去吧."

軒轅云墨從上官雪妍的院子出來,走回自己的院子,剛走進院子里就看見軒轅玄霄獨自坐在石凳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侍衛叔叔,你在想什麼?"軒轅云墨走進歪著頭看他然後問.

"墨兒,你回來了."軒轅玄霄聽見後,抬起頭,叫出口.

"侍衛叔叔,你要叫我世子或者云墨,不能叫我墨兒."軒轅云墨看著他認真的說.

"為什麼,這有什麼區別嗎?"軒轅玄霄不解的問他,自己的這個兒子小小年紀就古靈精怪的,比自己小時候可活潑多了,也比自己小時候過得開心.見他如此其實最開心的應該是自己才對,當時由于自己的私心和所謂的不得已獨留小小的他在王府里生活.再見他已經封為世子,也有了獨當一面的能力,他也配得上這稱號.這次的四國賽,他表現的很好,尤其在東籬挑剔西越冬景的時候,他應對得當,還讓對方無話可說.武試的時候也是他力挽狂瀾,自己也沒想到他小小年紀就會有如此高深的功夫,可見她把他教育的很好,就是自己教育也只能教成這樣.

"墨兒,那是娘親和皇叔他們叫的,這些都是對我很好的親人.你雖說對我也很好,我也挺喜歡你,可是你不是我的親人,我可以允許你叫我云墨,至于聖世子,那都是外人叫的,是我身份的象征."軒轅云墨緩慢的給他解釋著三個稱呼的不同,他也說不上為什麼,這侍衛叔叔給自己的感覺很好,很親切,像娘親一樣,自己也不排斥他,所以才會允許他叫自己云墨.

"可是我想叫你墨兒,怎麼辦,再說這也是我該叫的,你以後會明白的."軒轅玄霄拉過軒轅云墨捏捏他的胳膊說.有些事也不是說明白的時候,再說自己的身體也好不了,自己不能和他們相認,現在能這樣就很好了.

"我不明白."

"墨兒,你的兵器是什麼,你是不是用劍的?"那天的比賽自己沒見他用兵器,只是見他執了腰間的玉簫當做武器,不過好像用的是劍法.

"我是用劍的,兵器在這呢."軒轅云墨取下腰間的玉簫,按一下,就由玉簫變為柳葉劍,遞給軒轅玄霄看.

"這可是難得的寶劍,墨兒你哪里來的,在外面要注意點,免得有人打歪主意."軒轅玄霄接過那劍仔細看看,雖然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可是看它出鞘時的寒氣和那薄薄的劍鋒,就知道這是把難得一見的寶劍.可是墨兒如此小的年紀,就身攜重寶,這要傳揚出去,一定會引來很多人的爭奪.軒轅玄耀不免擔心的叮囑他.

"我知道,娘親早就說了,它叫玉簫雪柳劍在外人看來這就是一把名貴的玉簫,誰也不會想到這是一把劍.再說這是經過娘親特意打造的,也只有我知道開啟的機關,他到別人手里就是玉簫,誰也不會發現它的不同."在娘親交給自己的時候說"劍在人在,它和自己是一體的,如果劍離開自己就是一把破銅爛鐵."

軒轅云墨不知道的是,這劍是修真者才有的靈器,是上官雪妍在宸的幫助下煉制的,耗了她不少心血.上官雪妍在把劍交給他的時候,就讓劍滴血認主了,這些年軒轅云墨隨時都帶著這把劍,他們已經很契合了,不過軒轅云墨還不清楚這些.

"那就好,叔叔的柳葉劍法剛好適合你用,來叔叔交給你."自己的這套劍法還是自己小時候遇到的一個老人教的,他說要配合特定的兵器才能發揮此劍法最大的潛力,可惜了他一直沒找到那種兵器,走的時候說希望自己可以達成他的願望.

"叔叔,這不好吧!"軒轅云墨有點遲疑的問,自己怎麼好學他的劍法,再說娘親交給自己的都是厲害功夫,自己也沒必要學旁人的.

"沒事的,叔叔願意教給你,也只會教給你."自己能為他做的不多,就把這劍法傳授給他,也算自己為他做了一點事,這樣也多少能彌補點自己心中的遺憾.

"叔叔……."

"聽叔叔的,你娘親也不會反對的."軒轅玄霄笑著說,以她的功力這邊的事她早就知道了,要是反對墨兒和自己學功夫,早就過來阻止了.

"那謝謝叔叔."軒轅云墨也知道他說的在理,要不以娘親對自己的疼愛,要是她不願意,早就來人叫走自己了.

他們兩人想的很對,這邊發生的事,根本瞞不過上官雪妍,她看著兒子和那人相處的愉快,也不打算攔著.說不上為什麼,她就是覺得那侍衛不會傷害兒子.現在他要教兒子劍法,她也不反對.不過看著兒子和一個陌生人相處的這麼好,上官雪妍心中難免有點難受,那小子是自己帶大的.

"這套劍法一種有十二式,我先教你第一式江堤柳始."軒轅玄霄在樹上折過一節樹枝,拿在手里比劃著招式.

軒轅云墨也跟在一邊用手中的劍一起比劃.

十二式的劍招,也不知道是軒轅玄霄講解的仔細還是軒轅云墨習武天賦高,等軒轅玄霄把十二式劍招比劃完,軒轅云墨也學的差不多了,招式他都已經記下了,只是初學不熟悉罷了.

"墨兒,你的天賦很高,也許這劍法就該由你來發揚光大了."軒轅玄霄看著練劍的兒子,一臉的欣慰,有子如此夫複何求.妍兒你看,我們的兒子長大了,可是你能看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