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云墨教劍術
"娘親,我回來了."軒轅云墨沒走到小院就高喊.

他的喊聲,小院里的人都熟悉了,也習以為常了,可是對于淳于行波和文鵬舉他們來說,這很不合禮數,他們自小的教育,不允許他們在府里大喊大叫.于是他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再說這也不是在自己的府里,難道他們也這樣進去.

"墨兒回來了,進來吧,把他們也請進來吧."軒轅云墨的聲音剛落,上官雪妍的聲音就從房間里傳來.

軒轅云墨笑著帶著他們走進院子.

"娘親."

"見過聖王妃."

"見過皇伯母."

"都起來吧,雯繡上茶."上官雪妍看著眼前的幾個少年,年齡都不大,這些應該是和兒子在書院關系比較好的,不然墨兒也不會帶他們回來."你們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了,銘兒你母後怎麼樣了,我聽墨兒說好像病了?"

"謝皇伯母關心,母後沒事了,我這幾天就是在宮里陪母後,所以才沒來."軒轅鋅銘站起身子說.

"那就好,你們今天就在這用完飯吧,淳于少爺和文少爺,這個是子午吧,你們也一起,我讓雯娥多做點."上官雪妍慈愛的留他們吃晚飯.

"王妃,你不說我也沒打算走,你們王府里的菜是最好吃的."白流冰不知道客氣是何物.

"謝聖王妃,有勞王府里的姐姐了."淳于行波和文鵬舉站來行禮說.

看見他們兩人行禮,軒轅子午也不知所措的站起來行禮"謝謝聖王妃."

白流冰他們經常來,所以也比較隨意,可是其他三人就有點拘束,他們也不知道上官雪妍的秉性如何.

"子午,你應該和銘兒他們一樣喊我伯母,來讓伯母看看."

上官雪妍招軒轅子午上前,然後拉過他的手,上官雪妍本以為他是天生發育不良導致智力缺陷.這看到人了,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這恐怕是遭到黑手了吧,所以借親近他的時候,把把脈看.

"伯母,你好漂亮,我喜歡你."軒轅子午有點害怕,緊張的的說,說完又用自己清澈的眼睛看看上官雪妍.

"這是我娘親."軒轅云墨走上前一步說,他知道娘親就受不了水汪汪的無辜的眼神.自己小時候只要惹娘親生氣就會用這樣的眼神,娘親就會不生氣來,還哄自己.

"子午很可愛呦."上官雪妍點點軒轅云墨的額頭然後說,這小子吃醋了.

"娘親,我先帶他們去我院子了."軒轅云墨說完,拉著軒轅子午就走了,其他幾人也跟著告辭.

看著跑掉的兒子,上官雪妍笑著對雯繡說"墨兒這傻孩子,我最疼的就是他了.雯娥你先去看看廚房有什麼菜,晚飯我來做."

"是,王妃."

說完上官雪妍走進內室,經過剛才的把脈,證明軒轅子午,不是天生的智力不足,應該是被誰下了藥,人為造成的.自己倒可以幫一把,畢竟他還小,不能就這樣毀了他的一生,更何況現在他是墨兒認可的朋友.上官雪妍覺得自己現在的心腸有時候很軟,也許是平淡的日子過多了,甘于這樣平淡的生活,磨去了自己身上的狠利,這有時候不是好事.

這邊的他們都在軒轅云墨書房,這是一間很大的書房,里面擺放很多的書架,書也是分門別類的放在.一眼看上去,書的種類龐雜繁多,翻開看看有些他們都沒見過.書房裝飾的也比較舒服,有榻和小幾,榻上鋪著上好的軟毯,小幾上有著熱茶和點心.這些都是上官雪妍吩咐人准備好的,這是軒轅云墨的書房,里面的擺設都是上官雪妍親自弄得,軒轅云墨也是很喜歡,有是覺得累了就會在這里休息很是方便.

"世子,這書能不能借我看一下."文鵬舉拿著一本名為《詩詞鑒賞》的書問.

軒轅云墨抬頭看看然後點頭,然後又繼續自己的教育恐嚇之事.

"你聽不聽我的,不然我不教你功夫了."軒轅云墨凶狠的看著軒轅子午,開始威脅他.

"可是我就是喜歡伯母呀,你為什麼不讓我接近伯母."軒轅子午有點不解的問他.

"什麼為什麼,沒有為什麼,總之你不要在我娘親眼前晃悠.不然我就不讓你來王府了."軒轅云墨有點臉紅的而說,我能說是怕你奪走娘親的注意力嗎.

"好吧."最後還是軒轅子午妥協了,雖說他也不知道墨弟弟會怎麼說,他還是聽他的吧,不然誰教自己功夫.

其他幾人哄堂大笑,尤其是白流冰,這是自己第一次看見墨弟弟嚇唬人.

"笑什麼笑,走去後院,我教你們劍法."軒轅云墨被他們笑的不好意思,然後自己先跑了出去.

他們笑著跟在後面.後院是軒轅云墨的練武場,還有一間武器室,里面有各種武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外面能見到的兵器這里都有,沒見過的這里也有.這是上官雪妍特意為他打造,也是為了讓他熟悉各種兵器的用法,長處和短處.

軒轅云墨撿起地上的木劍,就先舞了一遍要教授的劍法,看的他們是眼花繚亂.隨後他們也拿起木劍跟著放慢速度的軒轅云墨一招一式的練習.

上官雪妍由于好奇他們做什麼,便找來了這里,看著兒子在教授劍法,嘴角帶著笑.她知道對于練劍墨兒是有天分,因為自己就是用劍的,所以當時教授墨兒功夫的時候,自己先想到的就是劍術.也許真的就是天生的母子吧,墨兒習武很有天賦,尤其是在劍術上,這讓自己很開心.

"娘親,您怎麼來了?"軒轅云墨做了一個結束動作.

"過來看看,墨兒你在教授他們武功嗎?"

"是呀,娘親我教的好不好?"

"墨兒教的很好,可是墨兒雖說劍號稱是百兵之首,可不是任何人都適合用劍的.你看這里這麼多兵器,娘親當時只是簡單的做了介紹,也都一一用給你看,可是卻沒教導你怎麼用,只是讓你專注于劍,知道為什麼嗎?"上官雪妍給他擦擦臉上的塵土問.

"娘親是覺得我適合用劍."軒轅云墨很快就想明白了原因.

"墨兒就是聰明,對,你適合用劍,事實也證明墨兒善于劍之一道,其他的兵器我想你也用過,是不是找不到拿劍的那種感覺?"上官雪妍循循善誘的問他,自己不會直接告訴他原因,要讓他自己發覺,比一開始就告訴他要好的多.

"恩,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現在明白了.娘親是說他們有些人並不適合用劍?"軒轅云墨低頭想想,然後抬頭看看其他人說.

"恩,我看了有一會兒,銘兒身手靈活,要是增減自身威力的話,可以用雙刀.也許初練會感覺吃力,可是熟悉後就能得心應手了;流冰的武器用折扇吧,比較適合你的氣質,你用起來也稱手;淳于少爺應該是自小就是用槍的吧,適合遠攻,配合你自身的條件剛好;文少爺不曾習武,現在骨骼長成了,進度是趕不上他們這些自幼習武的,你自幼練字腕力應該不錯,可以練習暗器之類的,你好像會輕功吧,那就可以配合使用;子午好像力氣很大,我看你剛才把木劍都掰斷了,不妨嘗試一下重型兵器,例如斧鉞之類的;念甯倒是適合練劍,可以讓墨兒教你."上官雪妍根據自己的判斷,一一道出適合他們的兵器,有稱手的武器打斗時就能占優勢.

"娘親還有這些學問呀,那您可以教他們嗎?"軒轅云墨也是第一次知道武器不是隨便拿一件就可以用的.娘親懂這些,是不是也都會用呀.

"娘親可以教,可是娘親說過的話你記不記得'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可以教授你們,至于你們學習的結果如何,那就要看你們自己的了."

"謝謝,王妃."其他人聽後也很高興,聖王妃雖是沒見過她動手,可是在校場的那一幕還是比較震撼人心的.快的看不見的身影,只留下沙塵飄過.他們卻都覺得聖王妃功夫很高,在加上現在知道聖世子的武功就是她教的.才十歲的世子就如此厲害,那作為師父的聖王妃不是更加厲害.

"墨兒,娘親今天在教你一套新的劍法,此劍法命為'太極’,看好了.太極劍法,是獨立的一種武功,以手中之劍為武器,劍可脫手,遠近收縮自如,彙集陰陽兩極之氣,無論劍之輕重,也可以遠近收縮自如,它兼有太極拳和劍術兩種風格特點,輕靈柔和,綿綿不斷,重意不重力,優美瀟灑,劍法清楚,形神兼備的劍術演練風格.在演練太極劍的過程中,要重視每個動作的手,眼,身,法,步的要求.此劍法動作分為點,刺,劈,掛,撩,云,抹,帶,崩,絞,架,托,截,抽,穿,提,捧,抱,掃,斬,攔,削,挽花.現在每個動作娘親都展示一下,你可要看仔細了."

上官雪妍一邊舞劍一邊解說,太極拳自己也教過他,每天早上都帶他打一遍.這太極拳據說可以養生,在現代的時候,很多老人沒事都練.現在自己再把太極劍傳授與他,也算是完整了.

距離上次軒轅云墨說教他們劍術已經過又過了近一個月,今天又是皇宮舉行宴會的時候.這次的四國比賽由于很多參賽者被東籬的人打傷,所以他們也走不了,只能留在西越養傷.現在傷也好了,他們也該回去了.東籬另派的人也到了,有關東籬在西越做的事,經過協商也得到完滿解決,所以今晚的宴會是送別三國宴.

上官雪妍坐在高處看著台下,每次的宴會就是這些跳舞唱歌,也沒有什麼新意,也不知道有什麼意思.

一番歌舞停歇,東籬的使臣站起來說"謝西越陛下的招待,為表我東籬的感謝之意,特獻上東籬一種美食,望西越陛下笑納.來人抬上來,此物要吃新鮮的才好."

"是何物,那可要謝謝東籬皇了."軒轅玄耀也知道他們不會這麼好心送什麼吃的,可是一時有不知道怎麼拒絕,也只好笑著說.

"我們陛下賜名為'鐵將軍’這也是近兩年才發現的,我皇說為了兩國邦交,特讓下臣帶來的."這話的意思是說,東籬的皇帝很重視兩國關系,不會破壞,還有你西越皇要是不吃就是不顧兩國邦交.

"哦,我可要見識見識."軒轅玄耀看是輕松的說,可是心里也在打鼓,到底是什麼東西?

軒轅玄耀的話落,就看見東籬的侍衛抬著一個冒著熱氣的籠屜過來,後面跟著端著一些瓶瓶罐罐的人.看著那冒著熱氣的籠屜,誰也不知道里面裝著什麼,軒轅炫耀不著痕跡的瞟了一眼身邊的人.他想這人走遍四國也許會見過.那東籬使臣走上前去打開籠屜,用筷子夾了一只里面的東西出來,放在盤子里,恭敬的端到軒轅玄耀的面前"請西越陛下評鑒."

軒轅玄耀看著遞到眼前的盤子和上面的帶著厚殼,有腳,還有頭上那像鉗子一樣的東西,整個看著紅紅的,這要怎麼吃.自己堂堂一國皇帝要如何開口問此物怎麼使用.

"請西越陛下評鑒."那使臣端著盤子,低著頭恭敬的舉著,可是眼里充滿了嘲笑.西越敢扣下東籬的王爺和殿下,讓東籬堂堂一個大國在其他小國面前丟臉,這口氣怎麼也要出吧.剛好有人就出了這麼個注意,這'鐵將軍’在東籬也是不常見的,就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吃,看你西越皇帝怎麼吃,也許你們連見都沒見過.

"業公公還不接下盤子,讓使臣坐下."軒轅軒轅想轉移話題.

"是."業公公也是個精明的.

"謝西越陛下關懷,陛下先評鑒,下臣來時帶的很多,可以給在座的西越重臣一起評鑒."那使臣說話客氣,可是卻拉著正個西越一起丟臉,尤其咬緊了重字.

軒轅炫耀憋著一肚子火,可是又不能發,只能看著他們給自己的臣子一人一份.可是東西到他們面前結果和自己一樣,都不知道如何下手,這可如何是好.難道西越這次就要丟臉了,那四國賽上剛搬回來勝利一掃而光.

"吃呀各位,不要看著.西越陛下請"那使臣還在好心的勸著.

上官雪妍看著自己盤子里的東西,不知道要說什麼,這不就是現代的螃蟹嗎,只是蒸熟的,也是最簡單的吃法.記得以前每到金秋季節螃蟹上市的時候,自己總會買一些好的做著吃,由于自己喜歡吃,空間里還養了不少.上官雪妍看看軒轅云墨,前幾天自己還帶著他打牙祭,他應該知道怎麼吃吧.

上官雪妍又看看軒轅炫耀就知道,這是他第一次見此物,根本不知道從哪下手,可是現在的氣氛尷尬.

"皇叔,你平時這麼疼小侄,這次也不例外吧,我看皇叔盤中的那只比我的大得多,皇叔不會介意和我換一下盤中的食物吧,"略帶稚嫩的聲音在宴會場起,略帶調皮.

軒轅云墨也不乎大家都在看著他,起身端著自己的盤子,走向軒轅玄耀的位子.一副就要和你強行換換的樣子.

其他人看著他,都知道陛下疼聖世子,可是這明目張膽的像陛下要吃的,這也太膽大了吧.再說這是什麼場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時的陛下被東籬使臣氣的不輕,這聖世子怎麼這時候湊上去.這聖王妃也不阻止,這要是惹怒陛下,聖王府如何自處.

"墨弟弟?"軒轅鋅銘拉住走到自己跟前的人擔心的喊道,他知道此時父皇正在生氣,自己都不敢上前去.

"銘哥哥,你不會要和我搶吧,不行,那個大的是我的."軒轅云墨明顯生氣的停下說.然後小聲對他說"我有分寸."

"皇叔,你可不能說侄兒坑你的好東西,你看侄兒多有孝心,已經把它給拆卸了,皇叔您只要蘸著這些吃就可以了,不要誇我,只要你把這只大的給我就行了."軒轅云墨走到禦桌上放下自己手里的盤子,拿起那些瓶瓶罐罐倒在空碗里.然後指著自己盤子里那只自己拆卸的漏出蟹黃蟹膏的螃蟹說.說完還把原本屬于軒轅玄耀的盤子端到自己面前.

從軒轅云墨說話,到他端著盤子走到禦桌前,端走軒轅玄耀的盤子,事情在很短的時間里發生.軒轅玄耀起初也不明白軒轅云墨要做什麼,也當他是小孩子玩鬧.當看到他端上來的盤子和自己盤子里的不同時,他明白這是來給自己解圍來了.不管他怎麼會知道此物怎麼使用,能解此時之困就好.

"你這個小搗蛋鬼,現在都敢和朕要東西了.也罷,換就換了,不過可惜了東籬使臣的心意了."軒轅玄耀看著他慈愛的說,然後歉意的看著東籬使臣.

"謝謝,皇叔."軒轅云墨知道皇叔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端著盤子下去了.

"這味道真不錯,東籬使臣你們也嘗嘗,大家一起吃."軒轅玄耀,拿起筷子,夾了一點蟹膏,沾點軒轅云墨調好的醬料,放在嘴里,咽下說.

東籬使臣看著軒轅炫耀夾起的黃色膏狀物,就知道自己的計劃失敗了.自己雖說沒見過拆卸可是卻是吃過,吃的就是西越陛下夾著的東西.剛才不是還不知道從哪下手嗎,怎麼就吃到了.對,那孩子,是他送上去的.眼陰寒的看著軒轅云墨.軒轅云墨感覺他在看自己,然後站起身"皇叔,墨兒能不能敬一杯酒給東籬使臣?"

"可以,東籬使臣這是我西越聖世子軒轅云墨."軒轅玄耀現在看著侄兒很是寵溺,這一點小要求這麼會不答應,反而覺得以他的身份不應該屈尊降貴,不過侄兒高興就好.

"本世子敬使臣一杯,謝使臣千里迢迢來給云墨送銀子來,這下云墨就可以吃很多點心了,母妃平時說甜食對牙齒不好,讓我少吃,現在有錢了,我就可以在外面偷偷吃了."說完還底下頭撓撓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敢當."使臣咬牙切齒的說,當然知道他這一句話什麼意思,這次帶來的銀兩中據說就是有幾個孩子要的,他也許就是其中之一吧.

"墨兒,你這是在像你皇叔告娘親的狀嗎?"上官雪妍看著自己的兒子,有點哭笑不得,這小子裝什麼像什麼,裝小大人,裝天真兒童,裝單純小白兔,也許只有在自己面前他才是最真實的.

"啊,娘親你都聽到了,沒有告狀,娘親最疼墨兒了."軒轅云墨好像才想起自己的娘親就在身邊,連忙解釋著說.

"你問在座的誰沒聽到你的話."上官雪妍知道這小子是為了惡心東籬使者,故意裝單純,自己就配合了,誰讓他是自己的寶貝兒子呢.

"聖王妃,世子倒是很可愛."下面的白夫人先開口誇贊道.

"就是,這個年紀的孩子都這樣."

"世子,王妃也是為你好."

"皇嫂你把他教育的很好,我還要代皇兄謝謝你."軒轅玄耀也附和著說,還不著痕跡的挪挪身子.

"陛下,這是我應該的."上官雪妍不卑不亢的回答,可是他卻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視線盯著自己,當自己看去時卻沒了.那里除了陛下,就只有上次自己生辰代為送禮宣旨的侍衛.

東籬的使臣看著西越君臣開心的談笑,好像忘記了他們的存在,感到了羞辱.

"墨兒,你要謝也該謝謝朕才是,信函是朕替你們寫的."軒轅玄耀也知道自己的侄子是故意提起此事,自己也插一腳,反正難過的是東籬的人,被西越的幾個小輩被勒索了.

"那謝皇叔了,不過是不是都給我們?"他一副財迷的樣子,甚至還帶點怕軒轅玄耀扣下他們銀兩的意味.

"那當然了,你們要的醫藥費,什麼營養費,還有什麼精神損失費,那些都給你們,你們幾個人分去吧."軒轅玄耀笑著說,好像還不少呢,他們一個人可是分上幾萬兩銀子呢,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筆不少的數字.沒想到那東籬皇挺大方的,這次國庫里也添了不少銀兩.

一直沒說話的旭王只是看著這一幕,從宴會開始到現在他就裝隱形人,一切交給東籬的使臣.自己被西越皇帝軟禁在四面是水的湖中失去自由,這對自己來說是極大的侮辱,這仇自己記下了,早晚有一天會報此仇.

宴會的第二天各國使臣歸國,再過一個多月就是西越的新年,也是百姓最忙碌的時候.街上叫賣的小販也比往日高聲,家里有錢的都已經在才買過年的東西了.

上官雪妍坐在王府的賬房里,看著手中的賬本,安排著年前的事物"今年的收益不錯,二管家有勞了."上官雪妍看著眼前而立之年的男子,自己還記得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一臉的恭敬挑不出毛病的回話,可是卻不難看出他眼底的不屑.自己不得不承認,那死鬼王爺的眼光不錯,這杜源經商有一套,膽大心細,又擅長交際,是個人才.

"屬下,不敢當,這都是王妃的功勞."杜源恭敬的站起身,連稱呼都和初見時不一樣了.

自己面前的是聖王妃,一個女流之輩,可是卻讓自己佩服不已.王爺走之前是把產業交給自己打理,可是沒有王爺的王府就是一塊肥肉,誰都想吃一口.無論自己交際多廣,可是那些有勢力的人家還是會打壓王府店鋪.在自己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疲于應對的時候,那些打壓王府店鋪的商戶卻突然銷聲匿跡了.王府商鋪也度過了危險期,就在自己擔心他們是不是有更大陰謀的時候,王妃找到自己說,那些人她已經處理了,自己只要好好打理店鋪就行了,其他的事她處理.也不知道王妃用了什麼方法,從那以後聖王府的名下的店鋪安穩多了,再也沒有人敢打它的注意.自己還在王妃的建議下擴張了其它的生意,盈利也都不錯.可是說聖王府的產業經過這幾年的積累,比王爺在世的時候,翻了幾倍.

"這些年也多謝你了,本妃和世子會記得你的,我聽說你有個兒子和世子差不多大,哪天帶來我看看,說不定他還可以和世子成為朋友呢!"上官雪妍說這話當然有自己的打算.據自己得到的消息杜源的兒子今年十二歲,小小年紀就打的一手好算盤,對數字很是敏感,最引人注意的是他也有和自己父親一樣精明的經商頭腦.也許以後可以為墨兒打理生意,墨兒身邊也要跟著幾個自己的心腹.自己現在只是給他預備著,至于能不不能降服那要看他自己了.

"謝王妃,改天帶他來見王妃."杜源壓下心中的激動說,能和聖世子成為朋友,那是多榮耀的一件事.自己是因為報恩才會跟著已逝的王爺,也不算是王府的奴才.自己也沒什麼異心才會由此好事,可是以後的事誰也說不准,如果兒子能和聖世子成為朋友,他們杜家也就算和聖王府綁到一起了.

"好了,你先拿著你的那份回去吧,連他們的也都拿回去吧,過年了,給他們也可以讓他們送回家先置辦年貨."上官雪妍也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不多說了.就讓他帶著桌子上的東西回去,那是給店鋪小厮的新年福利.上官雪妍都是按現代的那些制度來用人的,所以上京誰不知道,聖王府的店鋪,待遇最好,同時也最嚴格.

"是,王妃,屬下告退."杜源聽後上前拿起桌子上的銀票,轉身就走了出去,他還有自己的事要做.

"管家,府里的一切和以前一樣,該發的早點發,該送到各房的也要趁早送去.今年的冬季有點冷,你讓人多預備點碳,給側妃和兩位姨娘送去,看看她們有什麼要求.今年也許會來人,你讓廚房多准備些食材."上官雪妍又對管家安排,現在王府里的女人已經很少了,原有的那些小妾,也都陸陸續續走了.現在剩下有盼頭的凌側妃和無路可走的兩位姨娘,凌側妃那是有依仗不能走.至于其它兩位姨娘是真的無路可走,還是另有所圖,就不知道了.反正閑呆著吧,只要老實就行,也不在乎多一碗飯.

"老奴明白."

"好了,就這些,我先走了."上官雪妍安排好事情就回到自己的院子.

已是冬季,到處蕭條衰敗,可是上官雪妍的院子里花香撲鼻,樹木蔥郁,真是難得一見的奇觀.整個王府里能有此奇觀的就只有聖王妃住的院子和聖世子住的院子,這兩個小院里上官雪妍擺有陣法,可以四季不變.再說她院子里的花草樹木都被她澆過稀釋的靈液.凡是在這兩個院子里生活的人,都感覺心情舒暢,身體康健.

"世子,回來沒,不是說進宮一會就回來嗎,怎麼還沒回來?雯繡你讓人去府門口看看,天都快黑了."上官雪妍放下手里的書,看看外面的天色問.兒子走的時候,只說是銘兒找他有事要去宮里一趟,以前也有過,自己也沒在乎,再說他那皇叔也是很疼他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都沒回來.

"是,王妃."雯繡走出臥室.

"王妃,世子爺,讓小的請您入宮一趟."雯繡剛到門口就遇到隨墨跑了進來.

"墨兒,怎麼了?"上官雪妍一聽著急了,就急忙站起來問.

也許是關心則亂,她忽略了隨墨的話,是兒子請他入宮.

"王妃,不要著急,世子爺沒事,有事的是陛下."隨墨趕緊解釋.

"走,告訴我怎麼回事,陛下有何事?"看來事情不是小事,要不然墨兒也不會讓自己去,他的醫術也有小成,一般的問題都可以解決,在加上自己給他的藥丸,應該能應付,現在讓自己進宮,看來事情有點棘手.

"小的,也不知道,只知道陛下昏迷了,回來時,業公公已經去請太醫去了,世子爺也看過了,喂了保命的藥丸,還是不放心,就讓小的來請王妃去看看."

而此時的皇宮里,書房里亂成一團,不過可沒什麼聲音傳出來.原因很簡單,軒轅炫耀正在書房里考校兒子和侄子功課的時候,突然從座位上倒了下來,然後就不省人事了,這可嚇壞了當時在場的幾人.

"陛下,陛下……."業公公急忙上前查看,這要是陛下出了事,最先倒黴的就是自己.

"父皇……."這是兩位皇子的聲音.

"皇叔……."軒轅云墨也急忙上前查看,摸著脈搏,只是診斷出皇叔中毒了,可是一時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毒,只能先給一顆解毒丸.娘親說這藥丸可以解所有的毒,就是不知道效果這麼樣.

"世子……?"

"墨弟弟……?"

業公公和軒轅鋅銘擔心的的問,在太醫沒來之前就只能寄希望于他了.

"我只是知道皇叔中毒了,至于是什麼毒,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已經給他吃了解毒丸,母妃說這藥解毒效果很好,現在即使不能解毒,也可以壓制毒性.業公公你去找太醫過來,不過要悄悄的,銘哥哥你派人請皇嬸來照顧皇叔.祺哥哥,你讓人守著書房,不讓閑雜人等進出這里.隨墨你回府一趟請娘親過來,我們剩下的幾人先守在這里."軒轅云墨很快就想到了最有利的辦法,這里現在也就他最理智了,兩位皇子已經亂著陣腳.

"是,世子爺."隨墨也知道事態嚴重,拿著軒轅云墨遞過來的令牌就出去了,出了宮門就用輕功奔回了聖王府.

"墨弟弟,就聽你的."軒轅鋅銘叫過小喜子,在他耳邊吩咐.

業公公也收拾下表情,走了出去.

軒轅鋅祺也沒說什麼,只是淡淡的看了軒轅云墨一眼,就走了出去,雖說不甘心被他驅使,可是也知道他說的是對的,在皇宮里長大的他,知道父皇中毒昏迷意味著什麼,這不是可以張揚的事.

小喜子也是個乖覺的,知道事情不能讓人知道,他到了皇後的宮殿"皇後娘娘,陛下讓您去書房一趟,說是今晚留聖世子吃晚膳,讓您過去一起用膳."

"留聖世子吃飯,聖世子不是從不在宮里吃放嗎,怎麼今天轉性了?"皇後白婉如響起軒轅云墨就想笑,那小子為了能讓他在宮里吃頓飯,陛下可是用盡了手段,可是都功敗垂成.

"陛下答應,讓聖王妃也來,算是吃頓團圓飯."小喜子壓著眼里的著急,低著頭說.

"好,那本宮換衣服."

"不用了,娘娘,聖王妃該到了,您還是隨奴才趕緊去吧."小喜子聽見皇後要換衣服,抬起頭著急的說.

白婉如,本就是大家小姐,能坐穩後宮之主的位子,也不是沒心機的人,看著有點慌亂的小喜子,她此時也看出來蹊蹺.

"好吧,你說的也對,不能讓皇嫂等急了,我們走吧."不過此時心里也是有點緊張,難道是銘兒出事了,她掐著自己的手心亂想.想問問又不敢,就怕不是,是自己想多了.

皇後一路忐忑的走到書房,看著外面易如往昔,就放下了自己的當心.

在門口的小福子看見皇後來了,里面帶進去.

白婉如走進去看見空蕩蕩的書房,心里有不安了起來"小福子,陛下在哪?"

"娘娘,陛下和殿下還有世子爺都在里面."小福子帶著皇後走進書房里皇帝平時休息的地方.

白婉如,走進寢殿,就看見軒轅炫耀躺在床上,軒轅云墨在把脈,軒轅鋅祺和軒轅鋅銘站在一邊,貼身的業公公卻沒見人影.

"銘兒,陛下怎麼了?"皇後奔了上前,流著淚問.

"母後,墨弟弟說,父皇中毒了,不過已經吃了解毒丸了,不要擔心,父皇的性命無憂."軒轅鋅銘扶著自己的母後解釋,母後的身體最近也不太好.

"真的沒事嗎,怎麼沒叫太醫."皇後還是不太信任軒轅云墨,比較他也太小了,于是問.

"母後,業公公去叫了,墨弟弟也讓隨墨回王府請皇伯母去了."

"那就好,不過陛下怎麼會中毒了?"皇後知道去召太醫了,也只能干著急,想起什麼問.

"我們也不知道,父皇突然就倒下了,我們也都嚇壞了."

"娘娘,太醫來了."業公公走進來說.

"太醫,快點看看陛下怎麼了?"

"是臣遵旨."

那太醫把把脈,又看看軒轅玄耀的眼瞼,起身說"回娘娘,陛下這是中了毒,不過好像毒性得到壓制了,應該沒性命之憂,不過臣無能,判斷不出是什麼毒物.要解毒,還要等臣研究之後才行,不過臣不擅長解毒."

"那太醫院誰擅長解毒,那就去叫他來."皇後聽後著急的問.

"回娘娘,李太醫擅長解毒,可是今早他的小厮來告假說,他昨晚從馬車上跌下了,重傷昏迷了,恐怕是來不了了."

"那怎麼辦,陛下怎麼辦?"皇後一聽可是慌了,連唯一的希望也沒了.

"我看看."突然一個女聲插了進來.

"娘親,皇叔他……."軒轅云墨聽到聲音就知道是娘親來了,也是立刻說.皇叔平時也極其的疼愛自己,現在看見皇叔躺在那一動不動,自己也很難受,只恨自己的醫術不行,現在娘親來了,就好了.

"墨兒,你沒事吧,娘親知道的,放心吧,娘親出手一定還你一個疼你的皇叔."這孩子很重視親情.

"皇嫂……."

"沒事的,你們讓開些,我看看."

她們讓開,上官雪妍坐在床邊摸摸脈搏,就知道中了什麼毒,這是虞美人花的毒,不過也只有大量使用才會中毒.知道是什麼毒就好解了,她拿出銀針,在幾處可以驅毒的穴道下針,銀針進入皮膚長短不等.然後上官雪妍扶起軒轅炫耀,背對著自己坐著,自己在他後面,輸入些靈力解毒,做完這些放平他.過了一刻鍾,拔掉銀針.

"沒事了,陛下很快就能醒了,我在給他開一些驅毒的藥,這位太醫就麻煩你去煎藥,如何煎藥本妃已經寫在藥方上了."上官雪妍放下自己手里的毛筆拿起紙遞給那位太醫.

"是."那處于呆立的太醫,接過藥方就走了出去,他知道這里沒自己什麼事了,可是沒想到聖王妃會醫術,看樣子還不錯.

"皇嫂,那陛下……?"

"皇後,放下吧,陛下馬上就能醒了."上官雪妍看著躺著的軒轅玄耀對他們說.

------題外話------

感冒了,坐著都感覺無力的

今天就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