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勝利在望
可是兩人彎腰蹲下舀水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站不起來了.

"白哥哥,這腰牌得來不費功夫,要是都這樣就好了."軒轅云墨和白流冰從樹上下來,走到兩人身邊,摸出腰牌看看.

"我也想呀,不過不可能,走吧,我們回去,讓他們看看我們的意外收獲."白流冰也笑著說.

"好吧,不過這個借給我們用了."軒轅云墨奪過他們手中的器皿,這是兩個類似陶盆的東西,裝水,煮食物都行.

"你呀."白流冰無奈的看著他,有時候他像個大人,可是淘氣起來也是個小惡魔.自己這些年算是明白他了,這人不能被他外表騙了,乖巧是他的保護色.

兩個人帶著處理完的獵物和意外品回到他們住的山洞.

"你們回來了,在哪找到的盆子?"沐念甯看見他們倆回來問.

"有人送的."白流冰晃晃手中的東西說.

"你們遇到其他國的人,沒事吧?"軒轅鋅銘有點擔心的問.

"沒事,你們看這是什麼."軒轅云墨拿出那那兩塊腰牌.

"這是南明的腰牌."有人看後開心的說.

"恩,是他們的,我們開局不錯,就看後面的了."白流冰笑笑說.

大家都覺得開局不錯,剛進來就得到兩塊腰牌,挺鼓舞士氣的,所以吃飯時大家也沒什麼抱怨,再說這是自己做的,都覺得新奇.

"我說世子爺你怎麼什麼都帶,也多虧你什麼都帶,不然我們這幾天就要吃沒味道的東西了,那樣我一定受不了."一個少爺嚼著嘴里的雞肉抬頭問軒轅云墨.

"就是."

"我這是有備無患嘛,這不就用到了."軒轅云墨知道他們好奇,可是自己才不會滿足他們呢.

他們知道世子不想說也就不會問下去了,不過都是很奇怪,世子是他們參賽人中年齡最小的,身份又尊貴,都做好隨時照顧他的准備.可是沒想到是他們這些人要他照顧,他好像會的很多,這和平時書院里看到的不一樣.書院里的他人比較溫和,也從不會仗勢欺人,學問又好,大家挺喜歡他的.不過彼此交流不多,他下學就回王府,其實真正的他,他們並不了解.

"兩位哥哥對于我們奪取腰牌你們有什麼想法?"吃完飯軒轅云墨問二位殿下.

"他們肯定都有防備的,尤其是東籬的,恐怕不易取得.如果是這樣我們的目標就是其他兩國的."軒轅鋅銘想想說.

"二弟那你的意思我們是放過東籬的."

"那到不是,如果遇到了,就奪取唄,遇不到我們也不去主動招惹."軒轅鋅銘想了個妥帖的辦法.

"二弟你這是怕了他們."軒轅鋅祺不是很贊同,所以說的有點難聽.

"皇兄,我這叫避其鋒芒,如果我們和東籬較上勁了,其他兩國樂于看戲吧,墨弟弟你說呢?"

"我同意銘哥哥的意見,我們如果遇到東籬的一樣不會手軟,你們看我們從哪先下手?"軒轅云墨也覺得軒轅鋅銘說的有道理.

"南明吧,反正他們已經丟了兩塊了."文鵬舉想想了說.

"對,我們就從哪開始."

"他們會不會有防備?"有人問.

"有是肯定有,不過他們也許會以為我們沉浸在這兩塊腰牌的快樂中,不會搞偷襲的."軒轅云墨看著大家淡笑這說.

"有道理,那我們晚上就動手,誰去?"軒轅鋅祺問.

"我去."

"我也去."那些會功夫的少爺爭先恐後的說.

"這樣,我和琪哥哥,白哥哥,淳于少爺去,銘哥哥和表哥你們守在這里,不要被人偷襲了,等我們走的時候,我會在這外面散下藥粉,如果有人來他們只要靠近就會昏倒."軒轅云墨看看大家,他們要有行動的,也要有留守的.

"好吧."

注意商定,他們就在山洞里聊天等天黑.這對于他們來說也是難得的機會,他們平時由于長輩們的政見不同,彼此也會有隔膜,現在他們的目標一致,也就不會敵對了,再說都是些十幾歲的少年也有共同的話題.時間過得很快,太陽西落,他們生火做飯,中午是烤的,下午是煮的,可惜了就是碗有限,只能大家輪流用.

也許是老天有意相助,今晚是個沒有星辰的夜晚,剛好適合殺人放火,深夜幾條人影在獵場穿梭,依靠夜色的掩護,很快就找到了一個山洞.幾人彼此看一下,然後慢慢靠近.軒轅云墨看著這些睡得不知是何夕的人,覺得自己都佩服他們的警覺性太低了.自己也只有在娘親的的眼皮子底下才能睡得安心,睡得香甜.也許是自己遇到的'意外’太多了.

他們交換了一下眼色,既然他們睡著了,自己也就不客氣了,軒轅云墨拿出迷藥散出來,這是以防萬一有沒睡著的人.然後他們走進去摸出里面人身上的腰牌,又悄無聲息的走了.南明的人等到他們醒來就已經在獵場外面了.四人回到他們自己所在的山洞.其他人也在等他們,看到他們安全回來也很高興,看到他們拿回的腰牌更高興.

"如果照這個速度,我們不用在這里面待三天也許就可以出去了."有人看見戰利品開心的說,等別過得人丟了腰牌都出去了,他們做為勝利著也可以出去了.

"你想的美,這次是我們出其不意,其他兩國肯定會警覺,機會也就只有這一次."這是一個比較理智的人.

"那也沒事,我們有這些,重要不丟失自己隊的腰牌,我們就會贏了."有比較樂觀的人說.

"那我們是不是只要呆著不出去就行了."另一個也遲疑的開口問.

"也不行,我們總要出去找吃的才行."

"也對喲."

"我們這些會功夫的分兩撥就行了,一撥找吃的,一撥保護不會功夫的."

"這倒是辦法."

"那就這麼辦."

有了辦法,大家只要團結就可以克服困難,一晃一天就過去了.

"後天傍晚我們就可以回家了,我以後再也不吃雞肉了,這才第一天就吃了我一輩的雞肉,後面還有兩天還要接著吃,我非吃吐了不可."有人嚼著雞腿說.

"得了吧,不吃你還和我搶雞腿?"他身邊的人看了他一眼說.

"這不是世子做的這叫什麼花雞好吃嗎."那人咽下嘴里的雞肉說.

"行了,得了便宜還賣乖,不過這真好吃,世子您怎麼會做."那少年扔掉手中骨頭,看著喝湯的軒轅云墨.

------題外話------

大封推,今天三更,後面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