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人小鬼大
"不會吧?"有人驚叫.

"怎麼不會.是我,我就這麼做,要是我們在水里做手腳,就可以不費力氣的拿到其他一國的腰牌,然後我們在保護好自己的腰牌,那樣我們就會有四十塊腰牌,這是進來人一半的腰牌,那我們不就勝利了."軒轅云墨分析的說.

"聖世子說的有理.可是不會那麼巧其他三國里會有人帶藥或者毒進來吧?"文鵬舉一邊覺得軒轅云墨說的對,一邊又覺得不可能,雖說進來時說可以不擇手段,可是這里是臨時通知的,誰也不會帶著這些東西吧.

"就那麼巧,你們看這是防蚊蟲的,這是解毒的,這是一等迷藥,這是二等迷藥,這是瀉藥,這是治風寒的,這是治刀傷的,這是毒藥,我跟你們說不要看只有這一小瓶,只要一點就可以毒死老虎的."軒轅云墨掀開自己的腰包拿出里面的小紙包和小瓷瓶一一展示.他沒看見其他人不可思議的眼神,還有離他越來越遠的距離.

"世子,您怎麼會帶這下來,您知道我們來這里?"淳于行波穩住自己的心神問.

"不知道呀,這些是我平時帶來防身的,你們都站怎麼遠做什麼?放心了,只要不惹我,我又不會對你們用."軒轅云墨看著他們笑著說.

"世子,這些您平時就帶著,那在書院的時候您也帶著?"有人看著眼前的紙包,心有余悸的問.

"對呀,防身嘛,當然要隨身帶著了,怎麼了?你們也都知道,我遇到的意外比較多."軒轅云墨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沒事,沒事."那人又挪挪腳說,在心里想世子那是毒藥,您就這麼帶著,不好吧,可是自己能說嘛?

"這樣,這是一等迷藥你們都帶點,他的實效比較短,要是你們遇到其他國的人,迷倒他們,你們到可以跑的.這個防蚊蟲的散在洞口,可以防蛇的,這樣我們晚上睡覺也安心.這個迷藥帶的比較少,我們省著點用,就不分了.祺哥哥你帶人去打獵物,銘哥哥你帶人去打水,我和其他人在山洞附近做些防備工作和撿柴."軒轅云墨把那些迷藥,都分給那些不會武功的人用來防身.然後開口安排別的事.

"好,就這麼辦.我們馬上就去,你們在這里也小心一點."軒轅鋅銘也不反駁他,反而覺得他說理所當然的,也許是私下他們幾人在一起的時候,習慣了.

"我們沒事的,琪哥哥你們打獵的時候看能不能找到器皿之類可以盛水的東西."

"知道了,淳于我們走."

兩位殿下帶著人走了,剩下的人看著軒轅云墨,這里也就他身份高了.

"我們先去撿柴,隨便看下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野菜,算了,你們撿柴吧,我找野菜,現在冬季不過也許找不到."現在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找到薺菜,娘親說薺菜的藥用價值很高,全株入藥,具有明目,清涼,解熱,利尿,治痢等藥效,其花與籽可以用來止血,娘親最喜歡吃薺菜餡的餃子,隨著娘親的口味自己也愛吃,所以自己倒是認識薺菜.

軒轅云墨這些撿柴的人其實也沒走多遠,就在山洞附近.這些都是手無縛雞之力之人,要是遇到其他三國的人就等著丟腰牌吧.他自己也沒走遠主要是還要保護這些人,他自己可不是真的手無縛雞之力.

其實也沒多久,大家就又都回到山洞,倒是打獵的幾人帶回了一口破鍋,只是在鍋沿這上有缺口,這下算是解決了他們煮食物的問題.

"我剛在水邊,看見有些痕跡,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國得人進來了,我們要小心一點,尤其是那些不會功夫的,不要一個人單獨出去."軒轅鋅銘放下手中撿到的頭盔對大家說.

"知道了,二殿下."

"墨弟弟我們沒找到其它器皿只撿到幾個破頭盔,這個裝水倒是不會漏,可是吃飯怎麼辦,沒碗呀."白流冰頹廢的坐下.

"碗呀,我有兩個,不過我們可以輪流用."他說完又從自己的腰包里取出兩個小的圓形的東西,在上面按了一下,圓形物體就張開成碗型.

"墨弟弟你怎麼什麼都帶,你還有什麼沒拿出來?"軒轅鋅祺好奇的拿過那碗看看問他.

"有呀,等用的時候我在拿出來.現在快中午了,我們先做點吃的,然後就要想辦法奪取腰牌了."軒轅云墨也不是忽悠他,野外能用的東西自己還真是帶了不少,這是自己這幾年的習慣,經常出去就會把這些隨身攜帶.

這第一頓飯他們有點發愁了,獵物是打回來了,可是怎麼吃,也是個問題.他們也只是吃過現成的,這種帶毛的怎麼處理,開膛破肚用什麼,用他們的刀劍?于是一群十幾歲的少年無措了.

"還是給我吧,我去處理."軒轅云墨看著這些人,想起娘親曾給自己說的話'墨兒你的身份尊貴,很多事不會讓你自己去做,可是娘親希望你要回,哪怕是一些小事,這些娘親該教你的都教于你,也許有一天你會用的著,即使用不著,但技多不壓身.’要不是有娘親的教導自己也和他們一樣,看著這些野味不知如何辦,那不是要餓肚子.

"聖世子,我和你一起去吧?"淳于行波站起身說,他也沒想到是這樣,不過想想也不奇怪,自己要不是在軍營里呆過恐怕和他們一樣.

"白哥哥你和我一起去吧,淳于少爺這個生火的事怕要麻煩你了."他們恐怕連生火也不知道怎麼弄吧!

"明白."淳于行波看看他們就知道,世子說的對.

軒轅云墨和白流冰帶著那些獵物走到水邊,打開自己的腰包,拿出一個小瓷瓶,把里面的液體滴在野雞上,野雞身上的毛就掉了,然後就開膛破肚處理了那些野雞.兩個人剛打算起身回去,就在這時有聲音傳來.

"為什麼要我們來打水?"有人不滿的問.

"誰讓我們身份低."另一個人也生氣的說.

"真煩,我們要在這樹林里帶三天,怎麼過?"第一人又開口發牢騷.

"別說了,我們趕快打完水回去吧,要是遇到其他國的就麻煩了."和他一起的人看看四周催促他.

"咦,內髒,看來哪國的人剛走,我們運氣真好."那人帶著僥幸的口吻說.

"也對."

可是兩人彎腰蹲下舀水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站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