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東籬來使
"哪來的琴音."幾里之外的大道上停著一隊華麗的馬車隊.馬車考究,拉車的馬也不是一般的馬,不識貨的人也知道這車隊不是一般人能坐的.這問話就是從最大的那輛馬車里傳出來的,說話的是個十四五歲左右的少年.

"皇叔這好像是從前方穿來的,不像我們車隊的."他身邊一個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少年聽聽說.

"旭王爺,大殿下,前方傳來消息,西越迎接我們的人現在在城門口擺上桌椅,喝茶吃點心,還有人在彈琴."馬車的外面傳來隨從的聲音.

"知道了,告訴車隊前進吧."那個第一個說話的少年聽後說.

"皇叔,您不是說……."那少年不明所以的問,皇叔不是說讓他們等等嘛,怎麼又要走.

"劍兒,他們已經知道了我們的打算,我們再停在這里難受的自會是我們."那大一點的少年開口解釋.

這一隊人是第一大國東籬王朝的人,旭王段無極就是東籬朝當今皇帝的同父同母的十五弟,年僅十五歲,是東籬最小的王爺,自小有神童之稱.這次就是有他帶隊來的,和他一起的是東籬的大皇子小他一歲的段淵劍.

這邊文鵬舉一曲結束"他們該來了,兩位哥哥."軒轅云墨看著遠方開口.

"把這些撤下去吧."軒轅鋅銘說完話,他抬頭就看見遠處的儀仗隊漸漸變得清晰.

不一會大隊人馬就到了眼前,打頭的是一輛顯眼的馬車看裝飾應該是皇室的專用,就知道這里面應該是西越的大皇子或是那位神童王爺.

馬車停下,先走下一位少年,身穿黃色的繡龍衣袍,彰顯其主人不凡的身份.

"臣禮部尚書見過東籬使者,各位遠道而來,舟車勞頓的,陛下已為貴客准備好了驛館,請各位下榻."禮部官員看見來人上前行禮恭敬的說.

"不是說是你們的皇子接待嗎,怎麼沒見人,要你這個小官出來,看不起我們東籬是不是?本殿下怎麼說也是皇子,也要來個和本殿下平等的人才是."段淵劍見是個官員就很生氣,覺得這是西越看不起他們東籬人.

"這,這……."其實這個官員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兩位殿下和聖世子並兩位少爺剛才明明都在,怎麼一會就都不在了,自己也就只好出來了.

"錢大人是不是東籬的貴客到了?"這時軒轅云墨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禮部官員的身後,他其實一直都在,不過故意躲在錢大人身後,剛好被錢的人擋著了,就沒人看到他.

"回世子爺,是東籬的大皇子."聽見問話那官員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樣,轉身對身後的人說.

"哦,不知東籬大皇子駕到有失遠迎,望恕罪,錢大人怎麼不帶貴客去驛館."軒轅云墨行禮道.

"小毛孩你是誰,迎接我等你怕不夠資格吧?"段劍淵眯著眼看著眼前才到自己肩膀的小孩不爽的問.

"軒轅云墨見過東籬大皇子,不才忝為西越聖世子,不知夠不夠格接待大皇子."軒轅云墨笑著介紹著自己,一點也沒有因為段淵劍無理的話生氣.

軒轅云墨的話落,東籬大皇子也沒話說,四國都知道聖世子等同皇子,不過很少會有國君會封'聖’字.那不就是給自己找的強有力的制約嗎?自己是皇子對方也等同皇子,這在禮儀上沒錯.

"不是說去驛館嗎?怎麼不前頭帶路?"東籬大皇子生氣的對軒轅云墨說.


"還請大皇子上車,我們在前面帶路."軒轅云墨做出請的姿勢.

東籬大皇子氣呼呼的回到自己的馬車上"皇叔這西越太氣人了,那兩位皇子一定在那馬車里,他們不出來讓一個小孩子接待我們,也太囂張了."

"那孩子要是我沒猜錯應該是西越王朝的聖王府的聖世子,也是西越皇帝剛冊封的,是應該很得寵愛.說起來他也是我們這次的對手之一,不要小瞧他,聽探子說,他今年才十歲可是文采不錯,從五歲起在西越皇家書院次次文科考核第一,可見是個強勁的."旭王看著生氣的侄子,放下書慢慢的說.

"皇叔,那不就和您一樣,我才不信呢,他還是個小毛孩."在段劍淵看來自己的小皇叔沒人了可以相提並論,他也不相信一個孩子能厲害到哪去.

"不要小瞧任何人,他敢出來見你,就是個有頭腦的,第一局我們輸了."段無極歎息著說,對方出了個等同皇子的聖世子,可是並不是皇子,自己這邊可是出了個大皇子,可是卻不能說對方不恭.

"琪哥哥你帶他們去驛站,讓文少爺和你一起,我和銘哥哥還有淳于少爺等其他兩國的.東籬他們的那輛馬車里不只有大皇子,我猜有可能旭王也在,只不過沒出來."軒轅云墨回到馬車上,對眾人說,大皇子雖說在皇宮長大,武力不錯頭腦就差了點,自己讓文少爺跟著可以看著點.

"好吧,不過我要是生氣動起手來怎麼辦?"大皇子也知道平時沖動了一些,更加受不了氣.

"祺哥哥現在不是斗氣的時候,您要是生氣等著武斗的時候,上去好好打就行了,只要贏了他們什麼氣都出了,文少爺有勞了."軒轅云墨勸他,還要囑咐文少爺.

"我會提點大殿下的,放心吧."文鵬舉知道聖世子的意思,點頭說.

其他三人下馬,隊伍行進上京城.

"墨弟弟,大哥行吧?"軒轅鋅銘有點遲疑的問.

"銘哥哥放心,有文少爺,還有錢大人在,沒事的.再說我們接完其他兩國就去會和了,不是說他們都一起來的嗎,早前他們遇到過,東籬的進城其他的兩國也快了."

東籬人進城不到一個時辰其他兩國也一起到了,這倒是省事了,不用等了.墨兒他們就帶著他們進城去驛站了.

比賽還有兩天,當天晚上的接風宴過後,其他三國的也不知道和皇帝說什麼,皇帝叫來了負責此參賽的所有官員進宮.

第二天一早,墨兒吃完飯就在府中等二位殿下,因為他們說好的,今天他們要陪著其他三國的人游覽上京.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軒轅云墨就出去,快走大門口的時候被上官雪妍給叫住了"墨兒,給你把這個你帶上,這里面是娘親配的藥,你也許用的到,你們都要小心一點,讓隨墨和云複跟著你."上官雪妍給他個小藥包,有備無患.

"謝娘親,墨兒知道了."軒轅云墨接過藥包,知道這是娘親特意准備的.

"去吧."上官雪妍拿過隨墨手中他的披風給他披好.

"再見,娘親."

看著遠去的兒子,此時的他已經不是離不開自己的小團子了,現在的他長大了,可以獨當一面了,自己也該放手讓他去翱翔.

"保護好世子."上官雪妍朝空中說了一句,自己就走回了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