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城門撫琴
下午送走祝壽的賓客,上官雪妍讓管家通知王府上下去大廳.

上官雪妍坐在鋪著上好狐裘的椅子上看著下面的人,眼里情緒一閃而過,快的抓不住.

看著上面坐著的上官雪妍,下面的人有點緊張,根據往年的經驗只要王妃讓在這個大廳集合總會有事發生,這次不知道是什麼事.還有人在想今天是王妃的生辰,會不會有賞賜.

"王妃,人到齊了."管家也有點緊張的說,他有點想到是什麼事了.

"我今天叫大家來,有兩件事要說,一今天是本妃生辰,客人很滿意,說王府里禮節不錯沒有眉高眼低之人,這一點你們真的做的不錯,這樣吧,賞你們一人二兩銀子,這是你們該得的."上官雪妍先是開口說了一件對大家來說都是好消息的事.

"謝王妃."他們聽後跪下說,二兩頂好些人兩個月的月錢了.府中主子少,能得到賞賜的機會不多.

"都起來吧,第二件事,是因為一張欠條,這件事有些人也許知道了,本妃也不兜圈子,何六的欠條府里還了,至于何六已經被斷手送去礦場了,他的家人也一起去了.本妃記得自己曾說過,誰要是敢給王府抹黑,本妃一定嚴懲不貸.怎麼,都當耳旁風了?這次只是要他一只手,算便宜他了,不過剩下的日子他們一家要在礦場度過了.你們不要抱著僥幸,在外面打著聖王府的名號胡作非為,如果本妃知道了,會有很多種方式懲罰你們,希望到時候你們受的了,要想一個人悄無聲息的消失,本妃有的是辦法.凌側妃,何六是你身邊嬤嬤的兒子,不經你的允許就把她一家趕走了,你沒意見吧?"上官雪妍語氣風輕云淡,好像要人一只手不是她一樣,說的時候也不見起伏.

可是其他人聽到何六一家的下場,都是很緊張害怕的,都在想自己以後做事要小心點了,不要出錯了,不要被王妃抓著了,不然不會有好結果.

"沒意見."凌丹聽見上官雪妍的話站起來.現在才來問自己,自己能說什麼.

"好了,都回去吧."

熱鬧一天的王府寂靜下來,上官雪妍感覺應付這些人真累.可是剛准備睡下,又忽然起身,穿上衣服走出臥室站在院子里,一動不動.

"誰,出來."軒轅云墨放下手中的毛筆問.今天是娘親的生辰,一天都很忙,自己也剛洗漱完,就想練練字再睡,這是自己每晚都會做的事.

"小家伙警惕性不錯,本事也不小,竟然可以發現我的存在,你師傅是誰?"一身紫衣臉帶面具的男子從暗處走出來.

"是你."軒轅云墨看著來人,驚訝的出聲.

"你認識我?"這下輪到面具人吃驚了.

"那年碧落寺我見過你."軒轅云墨轉換表情,一副無辜無害的樣子看著那人.

"小家伙,記憶力不錯,我如果沒記錯當年你才三歲吧."那走出來的人看著眼前的小少年,時間過得可真快,自己印象中的孩子也長大了,可是自己缺失了他的成長.

"大叔,你的記憶力也不錯呦,不知道大叔你為何而來?"軒轅云墨沒回答他的話,反問道.

"我說是來看看你,你信不信?"那人頎長的身子立在書房里,遮著面具的臉看不見表情,所以就無從分辨他話里的意思是真是假.

"信呀."軒轅云墨聽後微笑著回答,出乎他所料.

"難道你不怕,我是來了殺你的?"那人看著眼前笑嘻嘻的少年好奇的問,是無畏還是傻大膽?

"你殺不了我."軒轅云墨聽後不但不怕還走上前一步.

"為什麼?"那人聽後問,是什麼讓他如此篤定,難道他知道了什麼,不過不可能呀.

"你要敢對我不利,一定比我死的快,不信可以試試,你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監視之中."軒轅云墨看著院中,淡淡的說,嘴角帶著笑.自己雖說沒看到,但是就是知道娘親一定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保護著自己,依如這些年一樣,自己可以平安長大,都是娘親的守護.

"你說的她是誰?"那人對于軒轅云墨口中只人很是好奇,下意識的問道,難道是他的母親?

"這不是大叔該知道的?"軒轅云墨收起微笑,繃著臉說.

"我知道了,本尊是冥樓的霄玄,還會來的."那人說完就走了.

"莫名其妙的人."說完看了院牆的方向,然後就收拾下睡了.

對西越的上京來說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三天後是四國友誼的日子今天各國使者就會進入上京,聽說這次的主接待者是兩位年長的皇子和聖王府的聖世子,還有禮部的大臣和文少爺,淳于少爺.可見皇上對此次的看中,這幾位爺都是上京權勢的代表.文少爺是文官的代表,淳于少爺是武官的代表,那聖世子是親王府的代表.上京的王府不是只有聖王府,還有景王府,呈王府和治王府.可是能讓當今皇上在意看中的,就只有皇上的同胞兄長的玄王府也就是現在的聖王府.這聖世子也是眾世子中的第一人,地位等同于皇子.

現在站在城門口的就是這些尊貴之人組成的接待小組.

"淳于,你不是說人來了嗎.怎麼會沒看見?"文鵬舉看著遠處問.

"鵬舉,我也不知道,明明有人說他們在三里之外了,按理說應該到了."淳于行波也不解的說,自己的人不會看錯的,可是為什麼沒到.

"祺哥哥看來他們是想給我們出難題,在城外不進城想讓我們白等."軒轅云墨聽了文鵬舉和淳于行波的話就對大殿下說.

"墨弟弟說的對,那我們這麼辦?"

"文少爺聽說你的琴談的不錯,不知道我們今天可有幸聽一曲?"軒轅云墨轉身問文鵬舉.

"聖世子開口,莫敢不從,只不過來時沒帶樂器."文鵬舉為難的開口.

"我倒是帶的有,不嫌棄的話就用我的吧,來人,取琴."軒轅云墨聽後,笑笑說.這才明白自己出府時,娘親讓自己帶琴的意思,看來娘親早就料到會有此事發生.

這都是些聰明人,當然知道軒轅云墨的用意.你們不是讓我們等你們嗎,至于如何等那就是我們的事了.那邊送來古琴,這邊軒轅云墨他們也擺起了桌子,上面放著茶水和點心.

文鵬舉接過琴,輕撫就知道這是把好琴,比自己用的要名貴多了,愛琴之人能用此琴彈一曲也是人生快事.輕撫琴弦聲音清脆悠遠,帶著古樸之音響起在上京的上空,直到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