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恩怨分明
"你口口聲聲說聖王府欠賬,不知道是何人欠的,可有欠條."上官雪妍的聲音壓過眾人的聲音傳來.

"參見王妃."管家和聖王府的侍衛看見來人跪下行禮.

那些看熱鬧的百姓看他們都跪了,也趕緊跪下"參見聖王妃,王妃千歲."

"都起來吧,今天是本妃的生辰,正在陪眾位夫人用餐,聽說這里有熱鬧可看,就過來看看,想著是誰好心想給本妃添添熱鬧."上官雪妍甩甩衣袖,輕柔的說.

"我是來要賬的."刀疤站起來說.

"要賬的,不知道是本妃欠你的,還是聖世子欠你的,要不然就是大少爺欠你的?"上官雪妍轉過頭看著他一字一頓的問.

一看就是故意找事的,這是要給自己添堵來著.要賬要到聖王府門口來了,要就要唄,那天不行,竟然選今天,可真是會挑日子.今天上京有頭臉的世家夫人都在這呢,出了此時讓她們怎麼看待聖王府.要是這事不說清,聖王府的顏面何在,自己的顏面何在!自己第一次在世家夫人面前露臉就出這事,是不是說自己這個聖王妃無能,誰都可以欺負.

"都不是."那人聽到上官雪妍的問話,壓低了聲音說.

"你剛才不是說是聖王府欠你的錢,聖王府除了本妃,聖世子,大少爺,還有其他人能代表聖王府嗎?"上官雪妍的聲音不大,卻帶著威嚴.其實嚴格說來大少爺也不算是王府里的名正言順的主子,現在走出去能代表聖王府的就只有聖王妃和聖世子.

這時有些百姓也明白了,對呀,聖王妃和聖世子才是聖王府現在的主子,那不是他們欠的,怎麼能說是聖王府欠的.可是這人卻口口聲聲說是聖王府欠的,意欲何為.

"反正就是你們聖王府欠的,我不管你們還錢."刀疤不知道怎麼回答就梗著脖子說.

"好,拿出欠條,證明是真的就還你,要是誣陷,那大獄你可是蹲定了,本妃可不是威脅你."上官雪妍這話是對著聖王妃大門口說的.

"有,給."刀疤有恃無恐的拿出欠條.

管家接過看看,然後遞給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看看,上面是寫著某人在賭坊欠白銀五百兩.

"管家這叫何六的是何人,可是我們府中之人?"上官雪妍看著那欠條的人名問.

"回王妃,那是凌側妃身邊一個嬤嬤的兒子."管家想想說.

"哦,去帶他地牢,另外去賬房取五百兩過來."上官雪妍對身邊的侍衛說.

"錢,本妃給你,欠你錢的畢竟是王府的下人,這也是本妃管理不當造成的.畢竟有欠條在本妃也不會讓有什麼損失,"上官雪妍看著那人說,也是對著在場的百姓說.

"謝王妃."他知道有錢開心的說,也沒想到錢怎麼好拿.

"錢,本妃可以替那不知道是誰的人給你,那你汙蔑聖王府的帳要不要給我們聖王府一個交代,本妃向來恩怨分明.來人,拿下他等一會兒送他去上京府衙,告訴府衙大人他的所作所為至于罪責,府衙大人應該明白."上官雪妍看著那人平淡的說,她話落,就有王府侍衛上來壓著他.

"聖王妃,你不能呀,我只是來要錢的."那刀疤此時有點害怕了,被壓著的他不斷掙紮喊叫.

"你先等一下吧,錢已經有人去取了,你可以帶著去牢里,有那五百兩夠你在牢里讓獄卒好好招待你了."上官雪妍說的很是平常,連獄中那些黑暗的交易也可以說的不避諱.

"大家留下做個見證,至于這人也算是咎由自取的,他即便汙蔑了聖王府,本妃也不會要他性命,只是讓他府衙讓大人公斷而已."上官雪妍對大門口看熱鬧的人說,她就是告訴大家聖王府不是誰都可以撒野的地方.

等錢取來,讓管家當著眾人的面把銀兩交給刀疤,然後有人帶他去上京府衙,上官雪妍也走進王府里,留下那些看熱鬧的百姓.自己知道這人是被人指使的,只是為了給自己找麻煩,可是送他去大牢,也不會冤枉他.自己說過誰要找自己麻煩,自己就要讓他有麻煩,這次也只是小小懲戒一下.告訴幕後之人,自己不是簡單就可以打倒的,自己不會忍氣吞聲的.

上官雪妍解決了事情,轉身離開門口,走進王府,可是一轉身就看見那宣旨的侍衛在後面.上官雪妍看著那人,簡單的侍衛服,不過身材不錯.明明是個侍衛,卻給了上官雪妍一種高貴之感.

"你怎麼在這?"他不是應該在花園喝酒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屬下,來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不過看來是多余了."那人淡笑著說,嘴里說著自己是屬下卻一點都不謙卑.

"這是我聖王府的事,就不勞動侍衛大人,再說本妃可以解決."上官雪妍看見他那張帶笑的臉,覺得十分礙眼,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何.

"屬下看見了."那人依舊站立,不過是向門口看了一眼.

"我想陛下應該在等你的回話,本妃也就不留你了."上官雪妍直接下逐客令了.

"是該走了,不過屬下有一物要交給王妃,這是屬下來之前,陛下讓屬下帶來的,說是聖王爺留下的屬于王妃的東西."他從懷里拿出一只雕刻成鳳凰樣式的玉簪,遞給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接過玉簪,看著上面的雕刻栩栩如生,似乎可以展翅高飛于天際,不過好像不是剛雕刻的,有些年頭了.自己倒是挺喜歡的,這也是一塊好玉,即使自己見過了很多好東西,這玉簪自己看到的第一眼就很喜歡,說不上原因的喜歡,于是反反複複的看.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上官雪妍低頭把玩著玉簪再次下逐客令.

"你喜歡嗎?"那侍衛突然輕聲問,好像怕上官雪妍說不喜歡.

"你說什麼?"上官雪妍把目光從玉簪上抬起問,感覺自己聽錯了,這玉簪不是那死鬼王爺留下來的嗎,和他沒關系吧,這句話他問合適嗎?

"沒什麼,那屬下先回宮了."他帶著笑轉身離開,步伐輕盈略帶張狂.

又一個莫名其妙的人,上官雪妍看著他的背景嘀咕道.

"王妃,何六帶來了."在王府的牢房里,上官雪妍坐在椅子上,有人進來說.

"你就是何六?"上官雪妍看著眼前一臉猥瑣樣的干瘦男子,問道.

"是小人."那干瘦男子抬起頭就看見自己不遠處坐著一個漂亮的女人,眼神一亮.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怎麼了,一直在哆嗦.

"你欠的五百兩賭債,聖王府已經幫你還了,現在是該說你如何償還這筆賬的時候."他的眼光讓上官雪妍很是不開心,于是直截了當的問.

"小人一定做牛做馬的償還的."何六知道錢已經還了,也不哆嗦了.

"不用了,你好像忘記本妃曾說過的話,早就告訴你們誰要是給王府抹黑,本妃必不會手下留情,你們都以為本妃說著玩的.來人,剁下他的一只手算是他償還那五百兩銀子了,然後他全家趕出聖王府,發配礦場."

上官雪妍也是在後來的時候才知道,那死鬼王爺名下竟然有礦場,不過一直沒有開采,那自己可就不客氣了,幾年前就找人去管理開采了.一部分入國庫,一部分歸屬聖王府.這些只不過都是暗地里進行的,知道的人不多,皇帝軒轅玄耀是其中之一,他也得到實惠了.

"王妃不要呀,小人會還錢的,再說小人的家人是無辜的."何六聽到聖王妃的處置,大叫道.

"本妃也知道他們無辜受牽,可那也是你帶給他們的,再說聖王府也不缺那幾個錢,本妃之所以替你還錢,只是想買個安靜."上官雪妍看都不看他一眼站起身離開.

身後傳來何六撕心裂肺的喊聲.

上官雪妍從地牢出來,換了一件衣服又回到宴會場地.

那些人看見上官雪妍回來,想問也不敢問,上官雪妍也沒解釋什麼,就坐下陪大家吃飯.

------題外話------

今天就這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