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特殊喜好
"姐姐在說去看誰呀,有姐姐在,即使不去看,誰敢說我們王府的不是,不要說別人就是我也不敢說什麼,只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一個聲音突然插來進來,只是聽見聲音沒看到人影.不過言下之意告訴眾人,這王妃不是好相處得,說一套做一套,讓她在院子里不敢出來.

"聽著聲音,應該是側妃妹妹來了,雯繡,快請側妃妹妹進來,我也好問問凌夫人怎麼了.要是她也不能解惑,那我只好現在派人去了."上官雪妍聽到那話也沒生氣,依舊笑著說.

"姐姐身邊的人,妹妹怎敢勞動,這不是進來了."一個身著紅袍的女子帶著幾人嫋嫋婷婷的走進來.

這人不用想也知道是凌側妃,又是大紅衣,不知道她為什麼不喜歡這色.

眾位來客看著她身上的那身紅衣,都下意識的看著上官雪妍,紅衣只有正室才能穿.這凌側妃在王妃的生辰宴上穿此顏色的衣服這不是找茬嗎?王妃會不會生氣?

上官雪妍只是坐在上座上喝茶,看見來人依舊保持著微笑,好像沒看見一樣,只是看了雯繡一眼.

"妹妹這是又去參加誰的葬禮去了,不然怎麼穿如此的顏色,是不是凌府有什麼人去世,那妹妹去忙你的吧,我的生辰宴以後還有機會,如果有什麼要幫忙的你說就是了……."上官雪妍看著下面那個身穿大紅色衣服妖妖嬈嬈的女子,依舊面不改色的說,一副我很大度的樣子.

"姐姐,你這是何意,為何詛咒凌家,要是妹妹哪里不對你說就是,可是凌家又沒得罪姐姐?"凌側妃聽見上官雪妍說完,立刻拿出手絹試了試淚水,一副被上官雪妍的話傷到的樣子.

其她的人也看著上官雪妍,這是多大的仇恨才會詛咒人家,這王妃果然不像表面的和善.也對,要是和善之人也不肯守住這若大的聖,所以有些人的表情就不對了.這些人由此想也難免的,自古正室和側室就存在爭執,可是再看不慣也不能如此明目張膽的詛咒其家人.

"我記得上次看見妹妹穿大紅色的紅衣是在王爺去世的那天,這紅衣不是正室不能穿的道理我想妹妹明白,我以為妹妹喜歡在至親去世的時候穿紅衣.我今天宴客請了凌家,想謝他們多年對大少爺的照顧,可是各府夫人小姐都在,唯獨缺少凌府的,今天妹妹又穿紅衣,我才以為是……不是當然好了."上官雪妍不急不忙的說道,說的話氣死凌側妃,她可是又沒什麼可反駁的.

這下輪到凌丹被眾人盯著看了,她當時只是為了給新王妃下馬威,誰知道會趕巧王爺去世,自己的衣服來不及換,這都多少年了,她沒想到會被上官雪妍現在翻出來.自己在王爺去世的時候穿紅衣,這可是大不敬之罪.

"臣婦見過聖王妃千歲."這時凌妃身後走出來一位中年婦女跪下行禮.

"你是何人?"上官雪妍看著跪著的人,先看看在場的眾人,然後問.

"臣婦就是王妃提及的凌府夫人."那夫人低著頭說.

"凌夫人快起,雯繡替本妃扶起凌夫人.本妃剛才還當著各位夫人的面說.要謝凌府對大少爺的照顧,可是沒見到你們,以為凌府沒來人,是不是有什麼事來耽誤了?"上官雪妍說不但讓自己的貼身丫鬟扶起凌夫人,自己還在關乎的問,那是做的十足十.

"是臣婦的不對,聖王妃的景色宜人,臣婦不小心迷路走錯了地方."凌夫人站起身說.

迷路走錯了,誰信,還要巧的走到凌側妃院子里,和凌側妃來了也不行禮.

"雯繡,告訴管家讓他問問今天都是誰迎客的,怎麼還讓客人迷路了,最氣人的還是讓我誤會了凌側妃.凌夫人見諒,本妃剛才的言語是無意的,本妃就在王爺去世的時候見過一次側妃妹妹穿紅衣,也就誤認為側妃妹妹的喜好不同.凌夫人既然來了就入座吧."上官雪妍解釋性的又說了一次,凌側妃的'喜好’.

這時的凌側妃恨不得吃了上官雪妍,此時上京有點地位的所有夫人都在,讓她們知道自己的'喜好’,那紅衣自己以後再也不能穿來,不然去參見聚會,誰會願意,她只好找理由自己先走了.

上官雪妍看著離去的凌丹,嘴角微撇.不是不收拾你,只是沒有一勞永逸的時機,現在好了.雖說自己不喜紅衣,可是也沒理由讓她對著自己耀武揚威的.

"王妃,世子和大少爺來了?"門口留守的人稟報.

"快請進來."上官雪妍笑逐顏開的說.大廳的門口走來兩位少年,一高一低,高的身披天藍色的披風,發髻是同色系的發帶束縛,顯得溫文爾雅.矮的那位身披紫色披風,發髻上有著鏤空的發冠束縛,顯得高貴奪目.這一高一矮就是王府的兩位少爺,看著都不錯,有些夫人就動了念頭.

"兒子見過母妃,祝母妃生辰快樂."兄弟兩人來到大廳跪在中間,磕頭說.

"快起來,你們的心意母妃知道,看你們把頭都磕紅了,疼不疼.雯繡去把我梳妝台上的藥拿來給兩位少爺抹上,你們兩個傻孩子."上官雪妍從位子上走下來,扶起他們,拿出自己的帕子給他們輕輕揉揉.

"母妃,沒事的,兒子是男子漢,不疼,你那些藥都是些好藥材,不要浪費了,這一會就好了."軒轅云墨摸著自己的額頭歡快的說.

"現在知道是男子漢了,小的時候是誰頑皮碰著磕著了,就沒完沒了的嚎,每次都要給你好吃的才行,你的小心思,當母妃看不出來."上官雪妍點點他說,他就是個小人精,小小的年紀就會利用自己的優勢.

"嘿嘿,母妃……."軒轅云墨笑著站在上官雪妍身邊,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

"泉兒,過來母妃看看,長大了,學習吃不吃力?"這個孩子,長大了,不同于小時候的球形,現在也是身姿挺拔的少年了.說來這孩子自己接觸的不多,只是有一次巡查店鋪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他被人欺負,自己讓三教訓了欺負他的人,後來才知道,那是些凌家的少爺.想來他在凌家寄人籬下的日子不好過.後來想想,讓管家帶暗十過去,說是王妃給少爺找的武師.也沒讓他知道暗十的身份,只是想讓他有自保的能力,還讓管家找了個可靠的小厮,原來的那個讓管家找理由處理了.這無論怎麼說他也是自己便宜丈夫的兒子,凌側妃在疼他之余,拿他當爭權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