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正式露面
沐,白兩位侯府夫人相攜而來.

"見過兩位老夫人."廳里的人起身.

"大家坐,今天我們是來給聖王妃過生辰的,不是我家宴客,不要多禮.文夫人你也來了,我們幾個老姐妹很久沒見了吧,要是淳于夫人也在,我們也就齊了."沐夫人嘴里的文夫人就是丞相的夫人,淳于夫人是淳于將軍的夫人,不過前幾天生病了,就沒來.

"是呀,這可是托聖王妃的褔了,來我們幾個坐在一起好好聊聊."文夫人也開口說,平時的她們已經很少應酬了,家里的事也都交由兒媳打理,只在後院做自己的老夫人.

"王妃,各位夫人都到了,在大廳里.男客那邊有世子,二殿下和其他兩位少爺招待."雯娥走進來說.

"是嗎,那本妃這個主人也該去見見她們了,雯娥,綠溪你們和我一起去吧."上官雪妍放下手里的書,站起身走出臥室.

"是,王妃."

綠溪也就是當年照顧墨兒是被嬤嬤打的那個侍女,上官雪妍曾經說過她們可以繼續照顧墨兒,當年傷好就調到上官雪妍的院子里了,不過因為墨兒一直是她親自照顧,也就沒她們什麼事了,只是在院子里混日子.直到墨兒單獨住一個院子才把她們調過去.這綠溪看著挺不錯,現在算是墨兒院子里的一等侍女,今天也是上官雪妍的四丫頭都有事,才會把她臨時叫過來.

上官雪妍看著不遠處的大廳,現在滿目的紅色,不由想起自己穿過來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也是紅色,不過接著就知道那王爺死了.在別人看來喜慶的紅色,在自己的眼里卻是不怎麼願意看到.自己在現代看多了紅色,那是鮮血的顏色,所以看見紅色容易想起那些鮮血,就會感覺不喜.可是今天是自己的生辰,也是自己宴客的日子,自己不能拆自己的台,不喜也要掛著.

"聖王妃到."留在大廳門口的侍女看見上官雪妍走來,站在門口對里面喊道.

當上官雪妍走到門口的時候,里面的夫人已經在三位老夫人的帶領下跪在大廳里迎接了.

"見過聖王妃,王妃千歲."她們可是異口同聲的.

"各位請起,三位老夫人快起,白,沐兩位夫人說起來也算是我的長輩,文丞相德高望重,聽說王爺在世時也十分敬重,我是她的妻子也一樣,所以文夫人的禮我也不敢受,都起來吧."上官雪妍挨著扶起三位老夫人,讓雯繡她們扶著三位夫人坐下,同時也叫起來其她人.

"謝王妃."她們起身站立著.

上官雪妍走到主做上坐下,看著下面的夫人小姐,有好奇,有鄙視,有無視,總之來說什麼表情都有.自己也不在乎,無論她們什麼表情見了自己不是照樣跪下,這就是權勢的好處,哪怕自己是個死了丈夫的寡婦,不被她們放在眼里又如何,再說自己也不在乎這些.

在上官雪妍打量她們的時候,她們也在打量上官雪妍.只見走上上位的那人,一身黃色宮裝拖地,身邊跟著兩位侍女明明在眼前,卻給她們一種縹緲虛無之感.等她坐下,她們這才發現不在人前走動的聖王妃是如此的絕色,二十幾歲的年齡卻有著如少女的肌膚,身材修長玲瓏.漂亮卻不妖媚,氣質高貴脫俗,坐在那讓人有一種想膜拜的沖動.如此姿容絕色,氣質不凡之人和她們想象中的聖王妃有著天差地別.

"勞各位夫人久等了,是本妃的錯,一會宴會上本妃斟酒賠罪,望各位夫人諒解.各位夫人也知道,聖王爺不幸早逝,我們孤兒寡母的,不好在人前走動,所以就閉門謝客了,本妃也不是個愛熱鬧的人,也就一直沒出去過,和各位夫人不熟.此次借生辰的名頭,一來本妃也和大家見見.二來也是怕上京的人,把我們給忘了,忘了本妃到沒什麼,不過要是忘了世子,他的婚事豈不是被我這個不爭氣的母妃給耽誤了,到時可要讓他埋怨了,本妃也不好和王爺交代,各位夫人你們說是不是?"上官雪妍坐下喝了一口茶滿臉帶著笑的說.

"王妃說的是,我們這些做母親的為兒女最操心的不就是他們的婚事了,聖世子今年也有十歲了,也是快了."有一夫人接話說.

"對,對,怪不得外面傳言王妃對世子極好,世子有您這樣的母親也是他的幸運."有一個夫人也說.

"是本妃有幸,能得此乖巧伶俐的兒子陪伴.來人,去請世子和大少爺過來和各位夫人見禮."上官雪妍聽了那夫人的話說,然後讓人去請墨兒和他大哥少泉."大少爺少泉是王爺的庶長子,一直有他生母凌側妃照顧,得太後眷顧在讓他在凌氏族學學習,大少爺比世子要大一歲,哪位是凌夫人,本妃代王爺謝謝凌家對大少爺的照顧."上官雪妍對著大廳問.

"王妃,沒見凌夫人和小姐."雯繡上前說.

"不是下帖子了,怎麼沒來嗎,可知為何?"上官雪妍聽說沒見人就疑惑的問.

"回王妃下帖子了,雯娥親自去的.至于為何沒來奴婢也不知道."雯繡說.

"看來是有事不能來了,等散宴了你帶著東西去看看怎麼回事,看看是不是凌夫人不舒服,要是不舒服,也好讓大少爺和凌側妃回去看看.雖說王爺不在了,我們也不能讓人說我們王府薄情."上官雪妍好像沉思了一會才對雯繡說.

"是,奴婢知道了."

在座的各位聽到上官雪妍這樣說都感覺她大度.即使是王府里側妃,也不過是個妾室.只要在大戶人家,那些小妾的娘家有事,哪有可以回去看的道理,更不要說是讓府里少爺去看.在別人家這是不合規矩的,可是這是聖王府,王爺也不在,大少爺又一直得凌家照顧,如果要是有病不去探望,這不明理的人會以為王府的不知好歹,沒人情味.她們都覺得上官雪妍此舉很合情合理,不由得高看她一眼.

三位老夫人互相看一下,覺得這位王妃不錯,是個會做人的,不然也不會在王爺去世後可以撐起王府.只有沐老夫人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覺.她看著那個高貴的女人,這位子本該是自己女兒的,可惜女兒福薄,早早去了.如果女兒不去,雖說也是自己手把手的教出來的,恐怕做的事也不會如此周全,在王爺去世後,能不能守住王府都不一定,到時候一定沉溺在喪夫之痛中外孫她也不會有時間照顧.自己的女兒是個好的可是沒這麼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