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神秘師傅
"好,跟我來."軒轅云墨帶著他們走到後院,這里早就被上官雪妍改成了練功場地,是在她自己教軒轅云墨練武的時候用的,也是軒轅云墨天天練武的地方,這地方平時只有軒轅云墨和隨墨過來,偶爾軒轅鋅銘他們會進來,今天倒是熱鬧.

"你們六個一起來,我很久沒和人對打了,今天一定要過癮."軒轅云墨擼擼袖子說,一副要大戰的樣子.

"世子爺,這不行,萬一傷了您我們死也抵不了."他們之中最大的一個人說,他們學了幾年,世子才多大,即使學也趕不上他們進度.

"那也要你們有本事才行,來吧."軒轅云墨看著他們慢悠悠的說.

"師傅?"他們幾個人看著暗一,有點為難的叫道.

"一起吧,不要輸的太難堪,一定要盡力,師傅我都疲于應對,你們可要盡全力."這會暗一也不怕丟臉了.

"啊,那我們動手了,世子得罪了."師傅都這樣說,他們還能說什麼.

六人成包圍圈,把墨兒'圍’上.

墨兒看著包圍這自己的六人,依舊站著不動,在他們的武器到自己面前的時候,突然腳尖點地,人就躍起在空中"這是不行的,你們要盡力,我可要來了."他說完從上俯沖而下,落地橫掃,就到了四人.倒地之人立馬起身,六人舉著武器再次一起攻擊,軒轅云墨跳起踩著他們舉起的兵器用力壓下,六人突然跪下兵器脫落,勝負已定.

"你們敗了,真掃興."和他們比武,他們顧慮太多,沒意思.

"墨弟弟我們也來玩玩."突然一個聲音插進來,人影也到軒轅云墨身邊.

"你們偷襲,好賴呀,那我也不客氣了."軒轅云墨旋轉躲過白流冰揮來拳頭.

"看掌."軒轅鋅銘叫著看掌,其實是用腿攻擊的.

四個少年在寬闊的練武場,上下翻飛跳躍,不一會兒地上就都是打斗的痕跡,樹葉兵器一地,倒地的石桌椅,幾個少年也坐在地上.

"表弟,我們也算是一起長大的,一直知道你的功夫不錯,可是不知道高到這個地步.你的師父到底是誰,也不告訴我們,能教出你這樣的徒弟可見也是高手."沐念甯開口說.他們的武功都是家里安排的人,也有在玄王府的時候二他們指點的.表弟平時和他們一起練,不過他也說,他另有師父.

"是呀,你就告訴我們吧,我們也不和你搶師父."白流冰也看著他問,對于他的神秘師傅他們都很好奇.

"不是怕你們和我搶師父,實在是不能告訴你們,不過你們有一天會知道的."軒轅云墨無奈的說,娘親說凡是低調而行,這些武功都是娘親在無人的時候教自己的,

"好神秘呀,我們見過沒?"白流冰又問.

"見過,都見過."他們每次來都能看到娘親,怎麼沒見過.

"在哪見過,王府嗎?可是好像沒高手的樣子?"軒轅鋅銘說,這王府他們可以說和自己家一樣熟悉,這幾年他們待的最多的就是這里了,可是除了一他們也沒見過其他人,王府的侍衛的功夫也不見的高到哪去.

"世子,王妃讓您帶殿下和兩位少爺用午飯."雯繡突然出現打斷他們說.

"就來,走吧,哥哥們."軒轅云墨起身並叫起他們一起.

"王妃又做什麼好吃的了,王府的菜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如果可以我都不想走了."白流冰一說到吃就來了興致,跳起來問雯繡.

"舅舅巴不得你不回家呢,只會惹他生氣."軒轅鋅銘在後面來了這麼一句.


"你怎麼知道,是不是我娘又和姑姑告狀了?這不是丟我的人嗎?"白流冰哀嚎到.

"白哥哥你的臉早就丟光了,你的那些事誰不知道."墨兒打擊他說.

"就是,流冰你在上京那是出了名的和凌少爺有一拼,不過你到不欺壓百姓.那些凌少爺之流的就怕你這樣的."沐念甯也笑著說.

"白哥哥這也算是美名,不過只是對于百姓也說."軒轅云墨也笑著說,白哥哥最好打抱不平了,他打擊的對象多數是上京的紈绔子弟.

"也對,小爺怎麼說,也不能和凌'霸王’一樣,那不是拉低小爺的品味."白流冰抬高頭一副很不屑那些人的樣子.

"你就嘚瑟吧,舅舅知道了,又該追的你滿院子的跑了."軒轅鋅銘放下手中的毛巾說.

"就是,白侯爺的體力真好,不要看是個文人,看他追起你來一點也不輸我們."沐念甯感慨的說,那場景他們也見過.

"那是小爺故意讓著他."

"白哥哥這話你敢不敢在白國舅面前說?"軒轅云墨突然拍著他問.

"敢,怎麼不敢."

"墨兒,你們在說什麼,過來吃飯吧!"上官雪妍帶著自己的侍女端著餐盤走進來.

"娘親."

"皇伯母."

"聖王妃."

"聖王妃."

"你們都坐吧,餓了吧,快吃吧."上官雪妍熱情的招呼他們.

"王妃今天又做的什麼好吃的?"白流冰吸吸鼻子問.

"這呀,是個新菜,天冷,給你們做個羊肉鍋子,這時候吃最好不過,你們嘗嘗味道怎麼樣?"

上官雪妍讓他們坐下,她說的鍋子也就是現在的火鍋.自己夾起一片薄薄的肉片在里面涮一下,然後夾起放在軒轅云墨的碗里"吃吃看,喜不喜歡."

"娘親,這個好吃."軒轅云墨也不怕燙著了,急忙吃下,然後抬起頭說.

"那你們吃,這湯里什麼菜都能吃,你們想吃什麼讓隨墨去廚房給你們拿,我還有點帳要看先走了."上官雪妍知道有自己在他們會拘謹,所以就找了個借口走了.

"娘親,注意休息."軒轅云墨看著離開的上官雪妍喊道.

"娘親知道了,你們慢慢吃,不著急."上官雪妍笑著回答.

上官雪妍走後,他們也就放開了吃,也不在乎那些禮儀,都是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