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書院選人
"你不是說世子之位是我的嗎,說什麼玄王府以後也是我的嗎?為什麼他是世子而我還是大少爺,我是不是要當一輩的大少爺,只要見面就要對他低聲下氣的行禮,你告訴我啊?"凌側妃的院子里,大少爺在沖著她吼叫.

"這是皇帝突然下旨誰也沒想到."聽到聖旨凌側妃也吃驚生氣,那女人被封為'聖’王妃,而自己好像被人遺忘了,自己也教導了大少爺,怎麼就沒人提起.那自己算什麼,自己的兒子又算什麼,為了避其鋒芒自己躲在這院子里,可是最後得到什麼了?

"泉兒是你的誰也奪不走,不是他的他也守不住,讓他先得意著,這王府早晚是你的,我們有太後呢."凌側妃壓下自己的不快,勸慰這自己的兒子.

"真的的,母親這是你說的,不許騙我?"

"一定,他們擋著太後的路了,也就不會留他們了."凌丹堅定的說,也不知道是說給兒子聽,還是在說給自己聽.

這邊的陰謀上官雪妍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在乎.上官雪妍回到房間,找出布匹,要重新給墨兒做衣服,以前因為沒有封世子,上官雪妍給他做的衣服都是比較'保守’的,衣服上也只是繡些小動物,花草代表吉祥的圖案,從沒繡過代表皇族的龍形飾物,現在可以了.墨兒也長大了,也封了世子該有合適他身份的衣物繡飾,也可以讓他在自己生辰的時候穿.

軒轅云墨他們交了試卷從講堂出來,有些人表情不變,有些人垂頭喪氣.

"墨弟弟,這次是不是又是你第一,我回家恐又被我爹追了."白流冰笑嘻嘻的問,一點也不像擔心自己回家受到懲罰的樣子.

"白哥哥,你也和他們一樣取笑我.不過,銘哥哥是不是四國友誼賽要舉行了,不是應該在年後嗎?"

"我不知道,沒聽說."軒轅鋅銘也奇怪,自己在宮里沒聽說過呀.

"二殿下,墨世子,白少爺,沐少爺你們等等……."他們四人走到書院門口的時候,突然傳來呼喚.

"表弟,這是叫我們嗎?"白流冰停下看著追來的人問軒轅鋅銘.

"應該吧!"軒轅鋅銘不確定的答,因為他們之間沒有世子,倒是有未來世子.

"等他過來就知道了."沐念甯平時話不多,也是容易讓人忽視的一個,不過卻往往說話直中要害.

"您們幾位,院長有請,請跟我來."那小厮追到他們,恭敬的說.

"走吧."他們四人不解的看著來人,書院院長找他們做什麼?

不過他們也不會這時候問,帶著疑惑跟著來人走進院長的院子,到地方後發現到的不只有他們幾個,還有其他人在.

"臣見過二殿下,見過墨世子."他們四人進來院長走上前一步先行禮.

"院長免禮,這是書院,我是這里的學子,該給院長行禮才是."軒轅鋅銘扶著他說.

"應該的,殿下,聖世子坐,各位少爺也坐吧."他指著那幾個空著的位子說.

"院長,不敢擔當這世子之稱,學生只是玄王府小少爺,不是什麼聖世子."軒轅云墨不解的看著他.

"看來世子還不知道,您剛被陛下封為'聖’世子,王府這會兒應該領了聖旨."院長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比較喜愛的學子,長得和聖王爺好像,聖王爺也曾是自己的學子,那時的自己還不是書院的院長.可惜了王爺英年早逝,不過有個如此出色的兒子,九泉之下的王爺也該欣慰了.

聽到院長的解釋軒轅云墨表情淡淡的,看不出表情.

"見過聖世子."其他人聽到了院長的話,除了兩位殿下,都從座位上站起來行禮.

"各位同窗不要多禮,這是書院我們都是學子,大家坐,不知道院長找我們來有什麼是?"軒轅云墨也彎腰施禮讓大家坐下,然後問院長.

"是這樣的,下個月是四國友誼賽,參賽的都是十到十五歲的,陛下的意思在我們學院選取學子代表我朝比賽,眾位都是書院里的翹楚,希望不要辜負陛下的信任."

"我等定當盡力."他們一起站立起來回答.

"文科就以曆次考核來作為評判,武科要在三天後舉行選拔."院長看著這些年輕的臉龐,都還是有點稚嫩,這些是王朝未來的中流砥柱.

從院長那出來以後,他們都在討論著此事.

"表弟,武科的選拔你要參見嗎?"沐念甯問軒轅云墨.

"不參加了,我應該是文科這邊的,再說學院也沒人知道我會武功,只知道我的輕功不錯."自己會武功的事從沒在人前用過,也特意掩飾過,他們也就知道自己輕功不錯,會些拳腳功夫,畢竟在外人看來,自己從小失去父王,娘親又是個女人,根本不會想著讓人教授自己武功.

"依我看,墨弟弟就不要參加了,作為我們的底牌存在,看看他國得實力再說."軒轅鋅銘比他們想的多,畢竟是皇族子弟.

"表弟得說的對,我們三個去參見選拔,以我們的身手肯定沒問題,那我們就把名額占著了,到時如果出了意外,墨弟弟可以補上的,這也可以出其不意."白流冰也同意.

四國賽的比試說來很簡單,就是集齊四國有志青年來的一次比試,說是為了交流文化.比賽也就分武比和文比,琴棋書畫的藝科算在文比中.武比的時候在決賽之前會有初選,選出三名進入決賽,這三人可以參見後面的比賽也可以只是占據名額.在那之前各國都會有一個預留之人,也就是自己國的底牌,不過也必須在初賽出現的人之列.也就是武比決賽時,一國有四個選手可以上台.

"好,那就這麼說,我就繼續做我的文弱書生,各位哥哥可要保護好弟弟."軒轅云墨也正有此意,他還想繼續隱瞞下去呢.

"世子."暗一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一叔叔,你怎麼來了?"軒轅云沒墨在外面很少見暗一現身,現在看見他不由的奇怪.

"王妃讓屬下來接世子回府,怕有人對您不利."

"娘親,她在做什麼?"軒轅云墨聽後問.

"我聽雯娥說,王妃說給世子做幾身世子蟒袍."

"又是娘親自己動手嗎,那我們趕快回家,各位哥哥我先回去了."軒轅云墨著急的對軒轅鋅銘他們說,他想早點回家見娘親.

"好吧,我們晚一點去王府找你."他們沒忘他們還有事要去王府.

和其他幾人分別後,軒轅云墨坐著王府的馬車會王府,到了門口下了車就徑直往上官雪妍的院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