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為母懲惡
漆黑的深夜里,在充滿爾虞我詐的皇宮里上演著兄弟相見的戲碼,一些陰謀也在這黑夜里醞釀.玄王妃的生辰不知道會帶來怎麼的變化,又有哪些那些人蠢蠢欲動,這些都掩蓋在夜色下.

上官雪妍此時坐在空間蓮池里的蓮座上,面帶痛苦之色,看著好像在受著極大的痛苦.不過此時的上官雪妍就是在受著極大的痛苦,她正在經曆突破的痛苦,那種四肢百骸撕裂重塑的痛苦,以前也經曆過,隨著修為的加深的,越往後突破也就越難,也就越痛苦,不過有前幾次的經曆,這次的關卡也很快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吃下去,你先好好穩定一下進階."宸一直擔心的陪在她身邊,這次的進階對她來說太危險了,也是最難的一次.元嬰後期對任何一個修真者來說都是一個分水嶺,所以才是最危險的.不過她倒是幸運,多少人死在這上面,自己雖然擔心,不過也幫不上忙.

"恩."上官雪妍吞下丹藥就閉目打坐,內視看見自己的丹田處一個,和自己長相一樣的小人兒盤腿坐著.上官雪妍知道那是自己的元嬰了,自己的修為肯定又提高一大截.自己知道修習要循序漸進,所以一直也是讓事件自然發生,自己從沒強求過.自己要的也不多,只要能保護自己和家人就行了.現在的自己也許沒人能比,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現代的時候,過多了操勞的日子現在只想簡單的過.穿到這西越王朝,八年自己走出這小院的次數也很少,就連自己也沒想過自己會做一個十足的宅女而是骨灰級的.

上官雪妍穩定好進階之後,睜看眼,感覺自己的視力銳利了很多,連遠處山上長在崖邊的小草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的.精神力也變的強大多了,可以掌控更多的范圍.

"我先出去了,你要不要出去?"上官雪妍也不知道自己進來多久了,不過有點擔心外面的墨兒,想出去看看.

"不去了,我就在這,明天白天出去."

"好,那我先出去了."

上官雪妍出來,先去隔壁院子看看墨兒,走進臥室看著他睡得安穩,給他拉拉被子,就走了出去.

"二,你去休息吧."上官雪妍知道自己今晚要進階,于是就讓暗二看著他.

早上書院的大門口人來人往,都是在這里的學子,年紀小的有人護送,年紀大的自己帶人來書院.這里都是一些權貴之家的孩子,在家里都是寶貝,都是些得天獨厚的嬌子.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不要看著學院是用來學習的地方,其實也有自己的小團體,就像以二殿下為領導的軒轅云墨他們的四人小團體;以大殿下為首的伴讀凌家長子和依附貴妃的官家子弟;其他屬于中立或是保皇的團體.看這些孩子就知道,哪些官家人是一路的.

此時的書院門口,比往日熱鬧,很多人圍在一起,指指點點,伴隨著叫喊聲.

直到凌家小厮的聲音響起,眾人也沒明白凌家少爺怎麼被馬車撞了,還會如此嚴重,不過有些人也覺得是報應.

軒轅云墨看著昏迷不醒的凌家少爺,眼里閃過狠利,沒死便宜你了.想著自己剛聽到的言語就恨不得殺了他,這次只是給他個教訓.

"你說不就是個寡婦嗎,有什麼好得意的還要過什麼生辰,也不嫌丟人.要是我就躲在院子里不出來?"一行幾人下了馬車走向學院,其中一少年說道.

"誰說不是呢,也許是寂寞了,想乘機尋覓一個人."另個少年附和說,還帶著奇怪的笑意.

"也對,剛進門玄王爺就死了,恐怕還是個處吧,不知道能不能看上我們,畢竟我們長得也年輕."那少年一臉的猥瑣表情,看著就讓人惡心.

"凌少爺你要去,她一定看得上,你不嫌她年紀大就不錯了,她人是老了些,不過身份高貴,聽說長的漂亮凌少爺你也不吃虧."身邊的人附和著說,說完就笑了起來.

"是嗎,我試試,試試,也許……."不過剩余的話他是說不出來了.

那凌少爺口吐鮮血依然倒地陷入昏迷,在他說的起興的時候突然躥出來一輛瘋狂的馬車,徑直沖他而去.

"凌少爺……."身邊的狗腿也被撞了一下,不過遠沒有凌少爺來的嚴重.

"少爺,少爺…….大夫,大夫,快去找大夫."凌家的小厮也嚇著了,驚恐的大叫.

剛才還人來人往的書院這時只有凌家小厮的叫喊聲.

軒轅云墨帶著隨墨走到書院門口就聽見有人在議論玄王府,議論就議論也沒什麼,可是不該不干不淨的玷汙自己的娘親,在自己看來自己的娘親是最好的,不是這些上不了台面的可以侮辱的,這種情況他怎麼會忍受的了,不要說他就連隨墨也不能忍受.軒轅云墨是生氣,不過對付這種小人,自己出手也不會讓他抓著把柄,他看著遠處駛來的馬車笑的有些邪惡.不緊不慢的從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一點草枝碾碎,草屑用力的彈在凌少爺身上,這可是能使動物喪失本性的藥.其他人就看見那馬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就像瘋了一樣沖著凌少爺而去.

書院的人不少,凌少爺的言論他們也聽到了,都覺得他人無恥,不過凌少爺仗著家世,在上京的橫行霸道.凌家也是一樣的作風,官位低的即使被欺負了也不敢說什麼,官位高的不屑搭理他們.現在凌家小厮嘶喊著,可是卻沒人動.這次是遭報應了,你看那馬只是撞他一個人,撞完他那馬就倒地死了.眾人想著那撞人的馬車的主人家要倒黴了,可是看著那馬車上的標志,在場的人不由覺得凌少爺今天這虧吃定了,那是大殿下的馬車.

軒轅云墨也在人群里後面冷眼和眾人一樣看著.自己就是看著是那個人的馬車才動得手,要是別家的馬車會惹事的,自己可不想牽連到他人.

"墨弟弟,這怎麼了,出什麼事?"軒轅鋅銘走下馬車就看見這里圍著很多人,剛想問著清楚,就看見堂弟在人群之後,于是走上前問.

"有人嘴欠遭報應了."

軒轅鋅銘看著散發著冷氣的堂弟就知道是他動的手,可是不知道那人是怎麼惹到他了,能讓他親自動手看來氣的不清.只是一會小喜子從人群里走回來,看了軒轅云墨一眼然後在軒轅鋅銘的耳邊說了幾句,讓他也十分生氣.

"老天可真長眼,不過可惜沒死."軒轅鋅銘看著人群說了一句.

"他以後會明白活著比死了可怕."軒轅云墨莫名其妙的丟下一句話就走了.

"墨弟弟等等我."軒轅鋅銘愣了一下就追了上去.

因為今天書院要考核,所以那些少爺們來的很早,剛才書院外的事對他們來說也沒什麼影響.等先生走進講堂的時候就看見大家坐好了,就等著他的試卷,他在講堂里看一圈,只有兩個空位.剛才在書院外的事學院里也聽說了,還是書院里的先生讓人請的大夫.

"這次的考核,有點特殊,我不說原因.你們只要知道這次的考核很重要就行了,如果能拿到名次,你們就會有機會參加下個月的盛會,希望大家努力了."先生放下手上的試卷,打開分發.

"盛會,難道是四國友誼賽,難倒今年在西越舉行?"下面有人不由的問起.

"不會吧,沒聽說呀."有人反駁的到.

"好了,不要吵了,這也是院長剛通知的,等你們考完就知道了,好好考吧,這可是個機會."先生發完試卷就在講堂里來回走動,防止有人抄襲.

------題外話------

墨兒愛母可不是只會嘴上說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