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死而複生
"侯爺,老夫人,世子帶著世子夫人和小少爺來了."站在門口的嬤嬤,進來稟報.

"他們,怎麼來了,去請吧."沐侯爺帶著疑問,讓人請兒子他們一家.

"見過父親母親,兒子打擾了."沐肆云幾年的時間過去,多了一些成熟,人也內斂了很多.

"沒事坐吧,怎麼了?"沐侯爺奇怪的問.

"念甯."沐肆云叫了跟在身後的兒子一聲.

"爺爺,為它."沐念甯遞上拿著的帖子.

"這是?"沐侯爺打開看看.

"玄王府的請帖,表弟下午讓隨墨通知我去的,到了才知道讓我們寫請帖,這張是表弟親手寫的,我就順便帶回來了."

"老爺,給我看看."沐夫人驚喜的要過請帖.

"到時候我們都去,你們早點去,看看能不能幫她們招呼客人,畢竟王府沒有小姐,少爺也小,不能讓王妃招待所有人."沐侯爺把帖子遞給夫人,然後對兒子和兒媳說.

"是,父親."

夜晚的街道很是安靜,一道人影在屋頂上跳躍,他的目標是一座華麗的宮殿.忙碌一天的帝王看看即將燃盡的紅燭,知道天色已晚,自己也該休息了明天又要面對諸多的事.走下禦案,准備走進寢殿休息.

"你是誰?"剛到寢殿的皇帝就發現自己的寢殿里有個黑衣人背朝自己站立,身影自己很熟悉,和自己記憶中的那個人重合.可是這人當然不會是那人.帝王不愧是帝王,看見悄無聲息出現在自己寢殿的人,也許會害怕可是卻沒有尖叫.

那人沒開口依舊站立著,只是拿出一塊墨玉,抬起手展示.

"這塊玉怎麼在你這里?你到底是什麼人?"皇帝看到墨玉大驚失色,這墨玉自己太熟悉了,為什麼會在他這里.

"耀兒."那人收了玉,輕輕的喊了一聲.

只是簡單的兩個字,對于掌握生殺大權的帝王,此時來說猶如晴天霹靂.那是自己熟悉的稱呼和自己熟悉的語調,也是自己想念的聲音,自己的幼年就是這個聲音教自己讀書識字.自己忘了一切,也不會忘了這個聲音.

"是你嗎?"皇帝顫抖的問,聲音里帶著不確定和不可置信.

"耀兒是我,這些年你辛苦了."那人此時轉過身,一張和軒轅玄耀七分相似的臉出現在他眼前,不過卻蒼白的很多.

"皇兄,真的是你,你不是……?"軒轅玄耀走上前緊緊抱著那人,激動的問.這時的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只是兄長的弟弟僅此而已.皇兄不是應該在皇陵里嗎?怎麼會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眼前,當時可是自己看著皇兄斷氣的.

"耀兒你還是不夠警覺,萬一我要是別人冒充的,取你性命易如反掌."那黑衣男子拍拍他說,他激動自己又何嘗不激動.

能讓皇帝如此親昵稱呼的也就只有他的一母同胞哥哥玄王爺,軒轅玄霄.

原來這個夜闖進宮的男子就是已經'死去’多年的玄王爺,也就是上官雪妍醒來只有一面之緣的死鬼王爺.明明早死的人,可是現在他卻好好的站著.

"你有墨玉,那玉你說是母後給的,丟命也不會丟它的.對了皇兄,你怎麼會在這,那皇陵里……?"軒轅玄耀這時才想起來于是問.

"我是詐死的,皇陵里只有空棺槨.事關機密就沒告訴你."軒轅玄霄給自己弟弟解惑,這幾年也是苦了他了,自己不得已消失,讓他獨自面對那些紛爭.

"皇兄你為什麼要詐死?"軒轅玄耀不解的問,自己得知皇兄去世可是偷偷哭了很久.

"原因有二,第一是我的身體不行了,毒發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我要借機尋找壓解毒的藥物;二是這也是父皇臨終前的意思,希望我們兄弟一在明一在暗,可是也只有我才有合適的理由脫身.那毒婦也知道我的身體是強弩之末,毒發而亡也合理.于是在朝堂基本安穩之下,我就決定詐死."自己的毒是小的時候中的,那時候父皇集齊所有太醫,都解不了毒,自己也只能受著那毒帶來的痛苦.因緣巧合下,自己遇到能解此毒的人,可是當時自己的身體不適合解毒,只能養好再說.當時那人說有重要的事要做,就離開了,可是走之前留下了藥方,說會回來的.可是那人一去不回,自己才會跟著方子找解藥,也希望能再次遇到那人,可是這些藥太難找了,人也沒遇到.

"那皇兄你的毒現在解了?沒事了是不是,太好了."軒轅玄耀只關心皇兄的身體,其它的暫時忘了.

"還沒有,藥材不夠,現在只是讓神醫云隱給暫時控制住了,我們還在找藥."自己這幾年和云隱走遍四國都沒有找齊藥,怕是找不齊了,自己的毒也許好不了了.

"皇兄什麼藥,你說我下旨尋找."正在開心兄長沒事的軒轅玄耀聽後緊張的問.

"不用了,找不到的,我已經走遍了四國.你如果下旨說不定會驚動那個毒婦."軒轅玄霄陰狠的說,那毒婦自己不會放過的.

"可是你的身子……?"

"沒事的,兩年之內不會有事的.只要在這兩年之內鏟除了那毒婦,我也就放心了."軒轅玄霄不在乎的說,只要唯一的事解決了,他就可以放心了.

"皇兄一定可以治好的,我一定會治好皇兄的,什麼代價都可以.對了,皇嫂她會醫術,讓她試試,也許可以治好的."軒轅玄耀突然想起上官雪妍,抓住自己的哥哥說.

"不要讓他們知道我還活著,就讓在他們心里我永遠的死去吧,不要去打擾他們的生活."軒轅玄霄淡淡的說,會醫術又怎樣,自己這些年也看過不少名醫.

"皇兄,玄王府那是你的家,你早晚要回去的,再說你舍得墨兒嗎?那是你的兒子,他今年已經十歲了,可以封世子了.皇兄你見過他沒,有沒有回過玄王府?"軒轅玄耀提起自己的侄兒,想用侄兒來說動皇兄.

"見過,那年他才三歲,小小的胖嘟嘟的,說話奶聲奶氣的,很是可愛,還邀我去家里玩,不過後來被他母妃帶走了."那是自己炸死之後第一次見到他,小小的人兒比自己在王府里的時候過得要好.那時的自己身體不好,卻又要忙著朝堂上的事,就沒時間照顧他,把小小的他交給嬤嬤看顧.也知道他過得不開心,可是自己沒辦法.

在詐死的第一年里自己不敢長時間離開上京,就怕他過得更加不好,可是從府里傳來的消息知道,他被自己的沖喜王妃帶走了親自照顧.那時的自己天天在王府外流連,就怕他受繼母的虐待,自己的毒不就是被繼母下.不,那毒婦還不算是繼母,只是個上位的小妾吧了.怕他遭遇和自己一樣的待遇,可是後來傳回來的消息,知道他安然無事還過的很好.所以在碧落寺里見他之後自己才會遠去尋藥.

"他現在也很討喜,有皇兄當年的風范,年紀不大卻文采出眾.在這一輩的皇室子弟中,那是翹楚."軒轅玄耀開心的說自己知道的侄兒.

"那是他母妃教的好."想起今天中午在酒樓聽到的話,就知道他很愛自己的母妃,自己也沒什麼遺憾的了,即使自己不在他也可以長大.

------題外話------

男主出現了,親們散花夾道歡迎吧

到今天為止,此文上傳30天了,過得挺快的

謝謝你們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