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太後的凶狠
"母後,墨弟弟記得.今天在酒樓,念甯就說了一句皇伯母不是他親生母親,墨弟弟差點翻臉.他說不是有皇伯母他也許早就沒了,說的時候眼睛都紅了."軒轅鋅銘想著今天墨弟弟的激烈反應,這是自己認識他幾年來第一次見他生氣.

"是嗎,其實皇嫂也挺容易的,這幾年銘兒也全虧她照顧,還有謙兒能平安出生,也多虧了皇嫂."皇後不由得感慨,自己是個女人知道帶孩子的辛苦,皇嫂又是一個寡婦帶著孩子.可是,他把墨兒教的很好,就連銘兒這幾年也常待在玄王府.那年自己懷有謙兒的時候,銘兒可是一年的時間里住在玄王府.自己生產的時候被人做了手腳,命懸一線,是她讓暗衛送來的藥丸,才會保下自己母子性命,皇嫂說是自己母子的救命恩人也不為過.

"那就在過幾天封墨兒為世子吧,斷了一些人的想法,再說也到時間了."軒轅玄耀眼里帶著深思,看著一處說道.

"是呀,有些人的不切實際的想法也該抹殺了,不然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就這樣了,我先回去,有點事要處理."皇上和皇後著說了一會話,就起身離開.帝後的感情不錯,可是有太多的無奈.

"臣妾恭送陛下."皇後起身相送.

那邊回到王府的雯繡回稟了皇後的意思,然後又介紹了秦嬤嬤.

"那就按皇後娘娘的意思辦,秦嬤嬤勞煩你了,我這幾個丫頭年紀小了些,也沒經手過這些,所以不太懂,這就要你去和管家商議"上官雪妍客氣的對秦嬤嬤說.

"王妃娘娘,您放心這些就交給奴婢吧,奴婢會盡力的."秦嬤嬤這也不是第一次見上官雪妍,她是皇後的貼身嬤嬤,皇後能派她來,可見是重視玄王妃的,自己也不能慢待了.

"這個我相信,皇後娘娘讓你過來,我就信的過,雯繡你跟著嬤嬤多學學,以後我們院里也需要一位管事嬤嬤."

"是,王妃."雯繡明白王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雯蓮去叫管家過來."

"是."

"嬤嬤我也是臨時起意的,所以要准備的事比較多,讓雯繡跟著你,府里的人都知道她是我身邊的人,還有勞嬤嬤多教教她."說完話,向雯娥使了眼色,雯娥會意,遞上一個鼓鼓的荷包

"奴婢知道,王妃有吩咐,奴婢照辦."秦嬤嬤拿著荷包感受著它的重量.

"王妃,管家來了."

"管家,我來王府幾年了,還沒見過大家呢,過幾天我生辰想宴請四品及以上的官員,這是皇後娘娘讓來幫忙的的秦嬤嬤,你就和她一起商量著辦吧.凡是小心點,不要跌了王府的臉,我們是沒了王爺,可是也不能辱沒了玄親王府的名頭.你通知下去,要府中人注意點,不要抱萬一,就說我說的,城外的亂葬崗有的是地方,我可不在乎一張席子的的錢."

"老奴知道了,會告訴他們的."這幾年他也是深有體會,王妃可是說到做到.

"嬤嬤,你和管家去看看有什麼要置辦的,雯繡帶著鑰匙,錢不要動王府公中的,從我賬上劃."這幾年自己的鋪子盈利不少,玉器都是上品,首飾,衣物因為都是些新鮮的款式,所以賣的很好,有時候會為了買不到大打出手.中華樓也因為菜色味道上乘,花樣多,餐餐座無虛席.上京是權利和富貴集結的地方,少的不是錢財,而是新奇,所以到便宜了自己,這只是幾年的時間自己就賺了不了.


"王妃,就從公中出吧."管家一聽趕緊說,王妃嫁進來著幾年很少用到王府的錢,都是用自己的,連小少爺都是王妃包辦的,自己雖說不知道王妃哪來的錢財.以前那些可以不用,這生辰怎麼能不用,她是玄王府的主子,哪有主子生辰自己掏腰包的,這說不過去.

"沒事,府中的留給兩位少爺的,那也是王爺留下的,不用擔心,我夠用,我心里有數,去吧."

傳言象風一樣,一下午席卷了整個上京,玄王妃生辰要宴客的消息不知道被誰散播了出去,驚動了不少人.

"太後,那位要生辰宴客,我們是不是要做些什麼?"嬤嬤看著躺在榻上的婦人問.

"告訴凌丹找機會破壞,這個賤人,為了殺她和那個小賤種,哀家耗了多少人力,他們居然無恙.這凌丹也是這蠢得可以,幾年過去了,竟然還沒除掉人,活該被壓著."那太後年近半百,卻是風韻猶存,不過這惡毒的語言破壞了她的高貴形象.

"好像有人暗中幫著他們,那女人的院子緊的的跟個罐子一樣,凌側妃安插不進去人,她也很少出院子."

"她就是個蠢的,要沒我幫著,哪來的今天的地位,我當時也是瞎了,怎麼就選了她,要是選個有心計的早成事了."

"太後,我們有的是機會."嬤嬤也知道這凌丹做的有點差勁了,前幾年還能傳回些有用的消息,這兩年連有用的信息都傳不回來了.

"走著瞧,擋我的路,我不會讓她好過."那太後,五官扭在一起,嚴重變形.

"老爺,這玄王妃的生辰宴客也不知道會不會給我們下帖子,畢竟我們是……."在上京凌一個府里,一位中年婦女有點難過的說.

"放心吧,會的,中午孫子回來的說來的話,你也聽到了.她沒阻止外孫認我們,只是認為不到時候.我也想明白了,她說的也對,如果我們早點和外孫相認,恐怕我們也會遇到不少的麻煩.你也知道這幾年外孫遇到了不少的意外,不都是有驚無險的.你也應該想到是誰動的手,那年云兒不是說,就連女婿都是因為中毒而逝,那女兒的去世恐怕也是有心人而為的.好在外孫沒事,我們應該謝謝她,她把外孫教的很好,小小年紀就有好文采,還獲封'墨蕭公子’的雅號.孫子不是還說他功夫也不錯嘛,遠在我們孫子之上,還會醫術,這些都是她教的.你說如果是我們的女兒在,王爺逝後,能把外孫教成這樣嗎.不要說女兒了,就是我們的孫子也是我們用心教導的,可是你敢說他比外孫強,就是文采就輸了.她是個厲害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被送來沖喜."沐侯爺安慰自己夫人,可是他說的也是實情,心中也有疑惑.

"我知道,可是就是心里不舒服,一想到……."

"今天孫子也就說了她一句話就惹的外甥不快,都警告他了,外孫把她看得很重,你最好不要去碰觸.我們和外孫可沒有感情可談,再說了如果她不願意也不會讓外孫和孫子交往.她對孫子也不錯,你的病不也是吃她的藥好的,她是個心善的."沐侯爺知道自己夫人的症結在哪,可是那有什麼辦法,女兒都已經去世多年,也而只能說是女兒福薄.

"我知道了,希望會給我們下帖子吧."

"會的,等著吧."

夫妻兩個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時都沒有說話.

------題外話------

收藏,收藏,下章有驚喜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