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生辰宴理由
"兒子也希望娘親永遠美麗不變老."軒轅云墨像小時候一樣偎依著上官雪妍,這是他們母子私下常有的親昵行為.

"娘親的傻兒子,娘親要是不變老,那就是妖怪了,怕是要被火燒了."上官雪妍撫摸著他的黑發,略帶笑意的說.

"小爺的娘親誰敢動."軒轅云墨突然站起身霸氣的說.

"娘親和你開玩笑的,真是個孩子,怎麼就生氣了?"上官雪妍笑著拉他坐下,遞給他自己剝開的桔子.

"兒子會保護娘親的."軒轅云墨接過後,認真的說.

"娘親知道墨兒最有孝心了,不過你現在還小,現在就讓娘親保護你好不好.不過,娘親今年的生辰想宴客,你看你有什麼較好的同窗要請的,你自己下帖子."上官雪妍拿起桌子上的披風繼續自己的活.

"娘親,你不是不喜歡熱鬧嘛,怎麼想宴客?"軒轅云墨吃驚的問,這不合娘親的做事風格,往年也就是在小院里,自己和雯繡她們陪著娘親吃一頓飯.

"你今年也有十歲了要是沒意外,年前你皇叔該封你世子了,可是自從你父王走後,我們玄王府也就淡出了,恐怕有些人都要忘了還有玄親王府的的存在,我們是該出去了.也讓大家見見你這個王府的未來繼承人."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針線語重心長的說.恐怕上京人只知道凌側妃和王府大少爺,忘了自己這個王妃和嫡出小少爺了,誰讓自己沒她們活躍呢.

"娘親不用為了兒子,委屈您自己,是兒子的誰都奪不走."小小的人兒說著霸氣的話,有些事他也明白了,在加上這些刺殺,暗殺不斷.即使娘親保護的再好,他也不覺得自己是無知的孩子,不過在娘親面前自己就是個無憂的孩子.

"娘親也不全為了你,娘親這個王妃從嫁進來王府,還沒見過大家呢,空頂了個王妃的名頭,還沒接受過跪拜呢,娘親也想嘗嘗滋味.兒子,你說如果上京要是有個神秘人排行榜,娘親是不是一定名列前茅?"上官雪妍笑著對他說,想想也是,皇上和皇後春耕的時候還會露面了,這八年自己也就每年去一次碧落寺,即使在寺里也是不出現在大家眼前.

"那是一定的."娘親說來說去還是為自己,什麼讓人跪拜,她根本不在乎,連雯繡她們都可以免了.

"娘親是要請什麼人,兒子幫您寫帖子."自己知道不能更改娘親的注意,那自己也就做些什麼事吧!

"這要去問問皇後了,娘親不是很懂."上官雪妍很少接觸這些,這些年也沒參加過宴會.自從上官雪妍治好了軒轅鋅銘,這些年和皇後的妯娌關系不錯,在加上彼此沒有利益關系.

"好,那讓繡姐姐去.然後我讓哥哥們來寫帖子,寫完我們也負責送."自己好像能做的也就這些了.

"好,我的墨兒的字不錯也不怕丟人,你不是說你白哥哥寫的是'草書’,到時候萬一別人看不懂該怎麼辦?"上官雪妍打趣他道,白流冰的字寫得潦草難認,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

"讓白哥哥練字,不然就不讓他寫."軒轅云墨想到白流冰的字,也不確定要不要他來了.

"你白哥哥如果這次把字練好了,白國舅一定謝你."上官雪妍帶著淡笑說,據說白侯府上演最多的就是國舅爺滿府追子的場面.

"他應該謝的人是娘親才對."軒轅云墨也笑著說.

"是謝我們兩個."

"娘親說的對,娘親我也去練字了."

"好,去吧,讓隨墨給你點上炭火."

"娘親不用了,現在還不是很冷,再說娘親都沒用,兒子也不用."自己是娘親的兒子,一定不能被比下去.

"娘親是大人了,還有功夫在身."自己早就寒暑不侵了,四季在自己身上早就都沒了變化.

"兒子也有功夫,那兒子走了."

"雯繡,你去趟皇宮,問皇後都該請什麼人.雯霏你去給小少爺送點熱湯和點心,讓他注意不要累著了."看著走出去的兒子,上官雪妍吩咐著說,自己沒事總會做一些滋補的湯給他喝.

"是."

"是."

安排好人,上官雪妍又拿起披風接著縫制,這件衣服可以讓他現在穿,再給他縫制件自己生辰的時候讓他穿.他喜歡紫色的衣服,也不知道和誰學的,不過紫色也適合他,紫色是高貴的顏色,一般人穿不出來那感覺.可是穿在他身上卻別有韻味,那自己就給他做一件紫色的披風在上面繡些流云蝙蝠.現在還有七天的時間才到自己的生辰,做一件衣服綽綽有余.

"娘娘,玄王妃的侍女求見."一宮女立在門口稟報.

"是誰?"皇後不明白為什麼玄王妃的侍女會現在過來.

"她說自己叫雯繡,玄王妃的大丫頭."那宮女接著說.

"讓她進來."

"奴婢見過皇後娘娘,給娘娘請安."雯繡跟著那管事宮女進來後,跪下.

"起來吧,你怎麼會進宮,皇嫂怎麼了,可是有什麼事?"皇後見面就問了一大堆的話.

"回娘娘,我家王妃過幾天生辰想宴客,可是不知該請那些人,讓奴婢來向娘娘討個主意."雯繡簡單的說明了來意.

"皇嫂生辰呀,那要大辦了,怎麼說也是親王妃.上京的官家都能請,不過那些官小的就算了,那就從四品算起吧.你回去告訴皇嫂,四品和四品以上的都可以."原來是這事,還以為有什麼事呢,不過今年怎麼想著宴客了?

"奴婢替我家王妃謝皇後娘娘."雯繡得到主意又跪下說.

"起來吧,你回去吧,想必皇嫂還在等你."

"是,奴婢告退."

"等等,秦嬤嬤,你也與她一起回去,你懂得多,過去多幫助點皇嫂,等生辰宴完了你在回來."皇後看著自己身後的一個年長的宮女.

"是,奴婢省的."

"謝娘娘."

雯繡和那秦嬤嬤一起回了玄王府,這邊雯繡走出皇後的宮殿,那邊皇上帶著軒轅鋅銘就過來了.

"陛下今天怎麼會和銘兒一起過來?"

"在路上遇到的,皇後我剛才好像看見皇嫂的侍女了?"

"是雯繡,說是皇嫂要過生辰,不知道請哪些人,讓她過來討個主意.不過往年都不辦,今年怎麼想起宴客了?"皇後說起了自己的疑惑.

"這不簡單,墨兒十歲了,可以請封世子了,可是這些年玄王府一直低調,恐怕有些人都忘記了,剛好乘此機會出現在眾人面前,也可以讓眾人見見玄親王府的少爺,尤其是嫡子小少爺.皇嫂怕是為了墨兒吧!"軒轅玄耀畢竟是帝王,想的就是透徹.

"想來也就是陛下說的這個意思了,皇嫂為了墨兒想好了一切,可見她對墨兒不是親子甚是親子,想來墨兒也會記著的."皇後不得不感概,也在心里佩服上官雪妍.她這些年不但把墨兒照顧的很好,就是王府也打理的井井有條,玄王府也算是上京最乾淨的府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