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云墨的警告
隨墨聽著他們的話,自己真的做錯了嗎,木木說的不錯,自己有的都是王妃和小少爺給的.因為在府里少爺對自己不錯,就連爺爺也不敢輕易的打罵自己,也許就是這樣讓自己找不到自己的位子了.可是有一天少爺厭棄了自己,或是王妃開口趕自己,真趕走那是最好的結果,如果牽連到爺爺都被趕,那自己一家去哪里?想到這嚇了一身汗,就慌忙的上樓,敲門.

"進來."軒轅云墨聽見敲門開口.

"少爺……."隨墨進門然後關著門,突然跪下叫了一聲.

"知道錯了?"軒轅云墨沒看他淡淡的問.

"知道了."

"這是最後一次,下不為例,起來吧和木木他們出吃飯,順便和小喜子道歉,你剛才燙傷他了."隨墨也跟著自己很多年了,也是有感情的,自己也有點舍不得他,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謝少爺,我一定會去道歉的."

隨墨站起身就出去了,也知道這是少爺原諒自己了,同時也警告了他.

"你人調教的不錯,以後王府也會打理的不錯."軒轅鋅銘看看他.

"都是母妃教的好,禦人攻心為上."軒轅云墨笑著說.

"你也不怕別人說你沒斷奶呀."白流冰調侃他,其實他們也習慣了,軒轅云墨把玄王妃掛在嘴上.

"不怕."自己就是喜歡娘親,再說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他們羨慕還來不及呢.

"墨少爺,她對你很重要嗎,可是她畢竟不是你的親身母親,你母親是……."沐念甯動動嘴,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可是說著說著最後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出生親生母妃就沒了,兩歲那年父王也去了.那天我被大哥欺負了,才兩歲的我躲在花園里偷偷哭,是娘親看見我帶回了小院.那時的我渾身髒兮兮的,可是第一次見我的娘親沒有嫌棄,是娘親親自給我洗澡.第一次發火處理了以前照顧我不盡心的嬤嬤.那時的娘親也是剛進王府,沒了父王,娘親也沒有依靠,可是娘親竟然為了我,處理了那些在王府里說的上話的嬤嬤,難道她不知道那會讓她得罪一些府里老人嗎.娘親知道,可是她沒猶豫就處理了那些人.就是從那天開始,一個沒有生過孩子的,不到二十的女子帶著才兩歲的我,在王府里偏安一隅.雯繡她們說我說話,吃飯都是娘親教的.這幾年在小院里我過得很愉快,吃的都是娘親親自煮的,穿的都是娘親親自縫制的,別人有的我也有,別人沒有的我也有.我的童年什麼都不缺,還沒有煩心的事,我唯一的責任就是每天好好吃飯,快樂的生活.也許起初的我小什麼都不知道,可是等我慢慢長大我就明白了.娘親是把我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孩子,當做自己親生的孩子照顧.你們身邊的都是親生的父母,問句不怕得罪你們的話,你們長這麼大吃自己娘親做的飯有幾次,可是我呢,這八年的時間里,吃的不是娘親做得飯,也就是在書院的午飯.只要我回到王府,都是娘親做的,還都是我愛吃的.三歲開始起,為了我不被人欺負讓我學武功,為了我可以保命讓我習醫.娘親傾盡所有的教導我,只是為了讓我變強,可以生存.在我接連被刺殺的時候,娘親就整夜的守在我的院子里,等天亮了確定我沒事了,依然走進廚房做我愛吃的早飯.這不是娘親說的,是我有一次和隨墨玩的時候,躲在樹上無意中聽見雯娥和雯蓮說的.是,娘親不是我的親娘親可是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在我性命堪憂的時候是娘親在保護我,讓我一次又一次的安然無恙,可以和你們稱兄道弟.在我失去你們說的親生母妃之後,我很幸運可以遇到娘親,可以在娘親的羽翼下過著快樂的童年.每年在我的生辰那一天娘親就會讓我對著,一個包著的牌位上香磕頭,我一直都不明白是為什麼,娘親也從不解釋.八歲那年娘親摘去牌位上包著的白布告訴我,那個叫軒轅沐氏絲甯的女人才是我的親生母妃,一個為生我而去世的偉大母親.而她自己只是我父王的沖喜繼王妃.娘親要我記住軒轅沐氏絲甯,記住她是定國侯府的名門貴女,那才是我的生母.我的血統高貴,因為我是親王和侯府貴女的孩子,不是她這個無親無故的孤女的孩子.表哥,我是第一次這麼叫你,你的身份我早知道了.也許你們在生氣娘親不讓我和你們相認,可是那也是為我好,娘親說過在我沒自保能力之前,和你們相認只會有更多的麻煩.沐府一旦成為我的助力,對方先要除去的就是沐府.這些娘親都說給我聽,娘親要我自己拿主意.其實我很想知道娘親在告訴我她自己不是我親生母親時的感受,我怎麼說也是娘親養大的,那時的娘親該有多難受,表哥我希望你這句話是第一次說,也是最後一次說,不然不要怪我六親不認."他說完站起身走到窗邊,可是原本他坐著的椅子碎裂.

看著遠處的房屋,軒轅云墨陷入回憶.

記得自己八歲那年父王的的忌日,在碧落寺,每年的那天娘親都要和父王單獨說幾句,那年娘親留下自己,抱著自己告訴父王,她沒有食言,她會一直保護我,哪怕用命相護.可是娘親剛嫁進王府父王就去世了,她不可能給父王承若什麼,那是給她自己的承若,這些年她都是這麼做的.有時候自己都在想,如果親生的母妃在父王過世後,會如娘親一樣對待自己嗎?

白流冰他們看著窗邊站著的自己的兄弟,他一直是他們中間過得最好的,因為他有一位對他很好的娘親.他們的家庭都是完整的,不但有父母還有祖父祖母,那都要請安才能見到的,如果是不受寵的庶出,甚至幾年都見不到.墨弟弟說的不錯,王妃對他很好,好過大部分親生母親.他們經常去王府,有時候也羨慕他.王妃對他也很重要,從他的稱呼就看以看出來,已逝的王妃他叫母妃這個繼王妃他叫娘親,親疏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