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木木的勸告
"我說墨弟弟這是什麼?不過聞著挺香的."白流冰看著些菜還有薄餅吸吸鼻子問.

"一會你們就知道了,動手吧."軒轅云墨賣著關子,對著進來的小二說.

那小二聽見吩咐拿出托盤里的刀子,明晃晃的刀子晃著他們的眼睛.

"墨弟弟我們只是吃你一頓飯,沒必要動刀吧!"白流冰閃到一邊一副我怕怕的表情.

軒轅云墨沒理他,指使著小二動手把鴨子片好,那小二拿著刀子動作極快,看那架勢就是一副武林高手的樣子,不一會兒就只剩下鴨骨了,鴨肉已經被他擺好在盤子里.

打發走小二,軒轅云墨坐在桌邊,拿起薄餅夾一些桌子上的菜放在餅上,最後夾蘸著醬的鴨肉一起卷著吃,動作那叫一個優雅大氣.

其他幾人也模仿著他,吃起桌子上的烤鴨.

"墨弟弟這是中華樓的新菜."軒轅鋅銘一邊吃一邊問.

"是呀,母妃說這叫烤鴨,這樣吃才好吃,也不會感覺油膩."今天是試吃,自己才會帶他們來吃的.

"對呀,還是葷素搭配的,一會回去要帶幾只,省的父親說我自己在外面吃不孝敬他."白流冰一吃起來東西就不顧自己的公子形象,其實也怪自己每次在玄王府吃了回去都要炫耀一番.才會惹的自己父親滿府里追殺自己,讓下人看笑話.

"今天可以帶,改天吃要趁早來,今天是第一天試吃."軒轅云墨擦擦嘴,喝口水說.

"知道了,這菜也是限量供應吧,每天多少只?"白流冰知道他什麼意思,這是中華樓的規矩,打包帶走的每次都是定量的.

"二百,如果點的人多,會酌情加量."

"二百,我看五百也未必夠,這挺好吃的,我是肯定要吃的."

"表哥,你這個樣子用皇伯母的話就是吃貨."軒轅鋅銘看見自己的表哥無奈的說,怪不得母後說,舅母最頭疼就是這個表哥了,看著這形象,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只吃美食,王妃不是說了,會吃的人,才是會享受生活的.你們這些不會生活的人是不懂我的快樂的."白流冰吃的大快朵頤,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象形.

"你就只記住母妃這句話了?"軒轅云墨瞥了他一眼好笑的問.

"當然不是."白流冰頭也不抬的說.

"木木,不用伺候了.你們也去吃吧,去外面找隨墨."軒轅云墨看著站著的其他人開口.

"是."

"謝墨少爺."

木木他們也習慣了,這也不是第一次,每次只要主子們在里面吃總會給他們叫一份.

"你對他們太好了,每次都這樣."沐念甯看著軒轅云墨說,這是自己的表弟,是那個自己沒有什麼印象的姑姑留下的孩子,自己也是在幾年前才知道的,原來自己的姑姑是玄王爺的王妃,不過就是去世太早了.這表弟這幾年自己好像就沒看懂過他,太深了.時而單純時而狡黠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自己和他們沒少被他整蠱可是卻生不了氣.

"母妃說人都是平等的,再說也不用他們伺候,你們不覺得自己動手更有味道."軒轅云墨不在乎的說,反正娘親說的話就都是對的.

"王妃這是心善,小心奴才心大了."沐念甯聽後說.

"不會,雯繡她們很衷心,母妃信她們,王府的下人也很恭敬,隨墨是年齡小,加上被我慣壞了,我會敲打他的."自己從小看著娘親打理王府,這幾年王府的事很少,下人都很規.就連在另一個院子里的凌側妃都安靜了許多.

"這些我們相信,就是覺得王妃有時候心善了.對了,前幾天給你下毒的人找到沒?"沐念甯不和他討教隨墨的問題,也知道自己說不過他,于是轉移到前幾天的事上.

"死了,每次都這樣,我都習慣了.可惜對方不知道母妃會醫術,不然也不會屢次下毒,真傻,都沒有新意."自己自從進學堂這幾年開始,刺殺,下毒,意外不斷,可是卻從沒有傷過自己.自己早就被娘親養成了百毒不侵的體質,在加上自己隨身有解毒的藥丸.自己的醫術也略有小成,現在一般的毒自己也可以解.

"是你命大,即使死了也知道是誰,你今年十歲可以請封世子了,你要是死了誰最得利,不就是誰做的了."軒轅鋅銘咽下口中的東西說.

"凌側妃,她沒那個實力,再加上她被王妃給孤立了,怕是有人背會操縱吧."白流冰說了一句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不外乎,就那一家人."軒轅鋅銘淡淡的說.

這'一家人’的意思他們心知肚明,可是卻不能言明.

木木他們走到包廂外,拉著門口站著隨墨下樓,那里是大廳才是他們用餐的地方.

"木木你拉我做什麼,我家少爺讓我思過呢."隨墨看著木木他們.有點生氣他們剛才沒為他求情.

"那你可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木木放開他問.

"不知道,少爺說錯了就錯了."隨墨抬高下巴說.

"隨墨,你這態度不對,我只問你,你記不記得你是誰?"木木看他如此的樣子,就知道他根本沒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不免有點嚴肅.

"我怎麼不知道,我是隨墨."

"你是隨墨,你是墨少爺的小厮隨墨,你只是玄王府的奴才隨墨,不是別家少爺.我們四個也算是一起長大的,你是我們之中學問最好的,知道的最多的,功夫也最好的,我們佩服你.就連你吃的穿的也是最好的,走出去會被認成是哪家少爺,我們也挺羨慕你的,可是這些你是那來的.這是墨少爺和玄王妃給你的,可是奴才就是奴才,要有做奴才的自覺.我們的主子對我們都不錯,尤其是你的主子墨少爺,他是心善,可是他不是傻子.他的手段你也知道,那些書院里欺負他的人什麼下場你不知道.等到他厭倦你的時候,你還有什麼,打殺全憑主子.好好想想你都做了什麼事,在我們四人中拿大,我們不說什麼.對我們的主子呢,對你自己的主子呢.我話就說到這,你要是再不會明白,你只能珍重了."木木難得說了這麼多話,這怕也是墨少爺讓他們下來找隨墨的目的吧,少爺們是小可是都是人精,尤其是墨少爺.

"木木,你和他說這些做什麼,他和我們一樣的."小喜子不高興的說.

"就是."華順也附和著.

"我們怎麼說也是一起長大的,再說墨少爺人不錯,隨墨也是自小跟著他的,墨少爺也用習慣了."木木安撫他們.

"也對,不要看墨少爺人尊貴可是對我們這些奴才很好,你看我剛才被隨墨燙著了,他還給我上藥,效果不錯,現在都好了."小喜子看著自己的手開心的說.

"恩,對呀,你看還給我們叫吃的."華順也附和著說,他們的運氣不錯,主子身份高貴,可是對他們很好,也不會隨意打罵他們.

------題外話------

再次推薦了,我有找了半天才找到

加一更,慶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