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酒樓少年
上京最繁華的街道上,一座三層的酒樓里雅致的包廂里,幾個少年坐在一起.看衣著就知道這些少爺是些富家子弟,年紀都不大,大概十歲到十二歲的樣子.

"我說墨蕭公子,過兩天書院里的考核,你能不能手下留情,也給哥哥們留一個活路,你都不知道,每次考完回去.我父親就會說一句你小子這次考的怎麼樣,怎麼每次都考不過比你小的."一個身穿白衣的小公子毫無形象的癱在椅子上說,話是如此說,不過不見臉上有絲毫的受苦的表情.

"表哥,要是讓舅舅看見你這樣子,恐怕外婆也救不了你."另一個端著茶杯身穿暗紅衣袍的小公子淡淡的說.

"表弟,你不會告狀的對吧?"穿白衣的小公子不知道想到什麼立馬坐正身子,搬著椅子挪到喝茶的小公子身邊,討好的給他倒水.

"我說你讓墨蕭公子給你手下留情,這就不用想了,他從五歲到現在書院考核他哪次不是第一,都不知道他是吃什麼長大的.不但學問好,就連藝考都是拔尖的,尤其是笛簫,要不讓也不肯得個'墨蕭公子’的雅號."桌子的另一邊一位身穿天青色衣袍的小公子打擊白衣公子的說.

"你好意思笑我,你不是也一樣,我們誰也不笑誰了."白衣公子拿起桌子上的花生扔他.

"表弟在想什麼?"穿暗紅衣袍的小公子走到窗邊一直沒開口的小公子身邊問.

"沒什麼表哥,只是過幾天是母妃的生辰不知道要送什麼給她."那小公子轉過身子,看著自己的表哥,也沒瞞自己現在的困惑.

那是個十歲左右的少年,一身紫袍,五官俊美,沒有瑕疵,雙眸瀲灩,深不見底,可見長大後的風華.

"玄王妃生辰要宴客嗎?"白袍小公子問.

對,這里的四人就是白衣的白流冰,天青色的沐念甯,暗紅色的軒轅鋅銘,紫色的軒轅云墨.從第一次見面這幾個小子就好像綁在一起了一樣,從小開始有禍一起闖,有好吃的一起吃,好的就像兄弟,在這權利糾葛利益為主的世道里,他們幾個算是奇葩了.

"不會,母妃不喜歡熱鬧,我也不想有人打擾她的清靜."軒轅云墨底下頭撫著腰間的玉蕭說,這是自己的珍愛之物,是自己四歲生辰的時候,娘親送的,上面刻有自己的姓名.這玉也不是一般的玉,是塊冬暖夏涼的寶玉,娘親說對自己身體有好處.可是誰能知道它不單是自己的樂器更是自己的武器,音功會的人不多,自己也沒聽說過有誰會,但是娘親交給了自己,要使用音功必須有深厚的內力輔助才行.自己吃了娘親不少的寶物今年才十歲,可是卻有他人三十年的內力,說出去一般也沒人信.

"那我們送禮物王妃會不會收,我們可是吃了王妃很多東西,要送些什麼才行."白流冰坐直身子正經的問,這幾年他們和軒轅云墨走的近,玄王府也是經常去,上官雪妍這位來自現代的母親和這里的母親不同,每次他們去,她都歡迎,不在乎兒子朋友的出身,只要是真心對待兒子,也不吝嗇自己的東西,他們每次去都是自己下廚做吃的.人又好,幾個孩子也喜歡她.

"不用了,你們的心意我會轉達給母妃知道的,你們就不用費心了,母妃什麼都不缺."娘親好像真的不缺什麼,再說娘親平時也比較簡樸,就連首飾都很少用,平時只是一根玉簪挽著秀發.

"我們知道皇伯母不缺什麼,一點東西聊表心意而已,你就不用告訴皇伯母了."軒轅鋅銘接著他的話說,自己才是要最應該謝謝皇伯母的人,自己能有如此健壯的身子,多虧了皇伯母的治療.

"不過你們要是在兩天後的書院考核中,考的好的話,娘親一定開心,不比你們送禮物強多了."軒轅云墨看著他們開口.這幾人是自己這幾年認可的兄弟,也是自己從小的玩伴,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娘親對他們也很好.

"好,就聽你的,王妃也算是我們的師傅了,我們會讓她滿意的."其實這幾個人的學問都不錯,在加上吃了幾年帶有靈氣的東西.腦子要比別人好用可是出于各種原因,就讓軒轅云墨獨占魁首,也不是說讓著軒轅云墨,其實說起來軒轅云墨確實是他們幾人中最好的.武功謀略都在幾人至上,也就他們自己知道,在外面看來軒轅云墨只是學問和輕功頂尖而已.

"不說了,墨弟弟,你今天要請我們吃什麼?"軒轅鋅銘想到今天聚會的原因問.

"對呀,不會喝水吧,墨弟弟.你怎麼說也是這個中華樓的少東家,要大氣一些."白流冰說起吃就來勁了.

這中華樓出現在上京才幾年的時間,由于味道極好,菜色新穎所以生意很好,都壓倒了上京那些老牌酒樓.也曾有人不服私下找過麻煩,可是都不了了之了.關于中華樓的傳聞很多,說是幕後老板勢力很大,是江湖上的什麼人,也有人說是朝中哪位官員親戚開的.也就只有他們幾人知道這中華樓是玄王妃的產業,軒轅云墨是中華樓的少東家,這也是有一次來吃飯,掌櫃的無意中說漏嘴了,他們才知道的,他們知道歸知道可是不會向外說.

"幾位哥哥也太小看弟弟了,隨墨,讓廚房上菜."軒轅云墨對正在給大家倒水的隨墨說.

"好唻,少爺."隨墨把手中的水壺遞給身邊的人就歡快的跑了出去,也沒聽見接水壺的人傳來的抽氣聲.

"小喜子怎麼了?"軒轅鋅銘聽見自己小厮的聲音問.

"燙著了,殿下."說完抬起已經通紅的手給主子看.

"這隨墨,該教育了,給這是藥,擦了就好了."軒轅云墨走進看看他的手,然後掏出一個小瓶子到了一點藥水在上面,自己給他慢慢塗抹,好在水不是剛送來的,擦點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