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子魂破毒
上官雪妍抱著軒轅云墨上了來時的馬車,進去後放他躺下,拿出銀針在他身上紮了幾針,看看已退青色的小臉,又把把脈,知道沒事了,好在毒藥不是很厲害,在加上平時他吃多了帶有靈氣的東西,毒進入體內,便化去一部分.現在只要回去給他泡泡藥浴就沒事了,畢竟中毒了,身體多少會有點影響,自己可以給他補補.喂了軒轅云墨一點靈液,看著睡著的他,小臉還是有點青白,好在自己感覺不安心實在放不下就過來看看,要不然耽誤了治療,墨兒會發生什麼事,自己也不知道.要是墨兒真有什麼三長兩短,自己不知道會不會讓整個書院陪葬.

這個孩子,自己說給他最好的,這兩年都是用心養的,唯一少的就是沒把他養成百毒不侵的體質,看來要趁這次把他養成百毒不侵體質.這兩年他的衣食住行都是經過自己之手,就給疏忽了,這次就讓人給鑽了空子,但是不會有下一次了.

"寶寶對不起,娘親保證這是最後一次,這次敢要你命的人,娘親就要他的命,不過在那之前要讓他受你受過的罪."上官雪妍眼里劃過幽光,自己來到這以後戾氣收斂了不少,也很長時間沒沾過血了.

本來應該熱鬧的書院這時就比較冷清了,從玄王府的少爺在書院膳堂中了毒之後,在沒查明原因之前,膳堂就關閉了,學子們也暫時回家了,此時這里只有院長,太醫和膳堂的管理師傅還有玄王府的代表暗一.

"太醫,找到是何毒了嗎?"院長看著皺著眉頭的太醫問.

"看血色和味道應該是砒霜毒,不過不知道墨少爺怎麼樣了?"那太醫站起身拿著銀針問,砒霜中者必死,大人都受不來,更何況是個幾歲的孩子.

"小少爺的事有王妃呢,會沒事的,你只要告訴我毒是怎麼進入少爺嘴里的."暗一聽到他的問話,黑著臉說,他相信以王妃的醫術,小少爺一定沒事的.

"墨少爺是在這里中毒的?"太醫看著膳堂里擺放整齊的桌椅問.

"是呀,當時都在用午飯,墨少爺也是吃著吃著就倒下了,我聽見其他少爺的喊叫過來看的時候,墨少爺都昏迷了,然後玄王妃來了,喂了解毒的的藥丸就帶走了."管理膳堂的師傅說.

"那和他一桌吃飯的幾位少爺沒事吧?"太醫又問了一句.

"沒事."

"我想我知道毒下在哪里了,只有在墨少爺的用具上,才能避免其他人也誤中毒,對了餐具呢?"

"在這呢,王妃走之前要收起來的,給你."暗一遞過被他用衣服包裹的碗筷.

太醫接過之後,倒出里面的飯,讓人打了一盆清水,然後把碗筷放在里面,銀針放進去一會兒就變色了.

"好毒的心思."看著手里的銀針,太醫也不由的驚叫,好在墨少爺飯吃的少,沾染的不多,要是解救及時還是有救的.

"院長這些都知道了,想來你也知道從哪查起了,我先回去稟明王妃."暗一說完叫點地就飛了出去.

"把負責器具的人都給我找來."院長也不是糊塗人,由于書院的學子身份都不簡單,管理一向比較嚴格,能在碗筷上塗毒,還能送到墨少爺手里的也就只有那些人了.

"是."

這邊暗一回到王府告訴上官雪妍說是毒塗在碗邊上,書院正在查.

"這是,子魂破,不會立刻要人命,只不會在每天子時疼上一陣.你去給所有涉及的人都喂下去,我不管是不是冤枉他了,墨兒受的苦他們都要受,要是冤枉只能說是他倒黴."上官雪妍遞給他個小瓶子,自己不會讓他們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就死了,那樣也太便宜他們,自己要讓他們受的罪比墨兒痛百倍.

"知道了."暗一拿著瓶子又回到書院,他可要牢記此事都涉及到誰了,晚上好完成王妃交代的任務.

上官雪妍看著躺著睡著的兒子,把把脈知道他應該快醒了,讓宸看著自己去給他做點吃的.

以後的幾天,上京充滿了低氣壓,因為玄王府的少爺中毒,皇上下令徹查此事.書院的膳堂里換了不少人,皇上也命人給墨少爺送了不少好藥.奇怪就奇怪在,玄王妃的態度,自從她那天帶走墨少爺,再也沒過問此事,好像中毒的不是墨少爺一樣.這要是擱在其他家還不把書院給鬧翻了.書院幾天後也給出了結果,說是毒是下給另一個學子的墨少爺是做了替罪羊.

晚上上官雪妍陪著睡著的兒子,聽到暗一的回稟,好官方的說法,自己也早就知道不會查出來結果,但是那些人一個也跑不了,自己知道現在不是打草驚蛇的時候.

可是沒人注意,上京里這幾天每到深夜在不起眼的院子里總會傳來撕心裂肺吼叫聲,十天後連叫聲也沒有了.

所謂子魂破,就是每到子時中毒者忍受不了來自身體的疼痛,便會嘶吼,恨不得死去.可是卻查不出原因,時間一到疼痛消失.可是第二天依舊如此,這種沒完沒了的折磨,摧殘的是一個人的意志和不知道死亡何時來臨的恐懼.這藥是上官雪妍親自配的,她當然知道藥效.子魂破,深夜子時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叫破喉嚨

"宸,你看著他,我們好像有客人到了,我去看看."上官雪妍起身走出臥室.

"閣下深夜到訪不知所謂何事,閣下好像很喜歡在人家牆角溜達,還是說閣下對玄王府的牆角比較感興趣."上官雪妍立在一處矮牆上,低頭看著下面的人諷刺的開口.

這人一襲黑衣,帶著面具,挺拔的身姿立在黑夜里,沒有一點被抓包的慌亂.其實自己早就發現這人,那是自己穿來的第一年,就感覺每到深夜經常會有人在王府外面,自己從沒出來過,就是想看看他要做什麼.奇怪的他什麼也沒做,後來也就不在了.可是為什麼在如此敏感的時間點上他又出現了,自己不得不出來看看.

"聽說玄王妃國色天香,本尊好奇想來看看.可惜到了這又有點不敢了,只好在此踟躕徘徊."那黑衣人淺笑出聲,聲音低沉帶著蠱惑.

"有些人就是死在自己的好奇心上."上官雪妍淡淡的說,自己可不會相信他的話.

"是嗎,那算了,本尊可是很惜命的,告辭."話落,黑衣人像鷹一樣消失在黑夜里,獨留疑惑的上官雪妍.

自從軒轅云墨中毒以後,上官雪妍對他的日常生活更加小心,讓他在家里整整修養了一個月,才又回到書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