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面見杜源
"諸位妹妹,都先回去吧,想好是走還是留.要是走呢,就去賬房領一千兩銀子,這個我已經交代好了,但是走出王府大門就不要說自己是王府里的人,你們就和玄王府沒有一點關系.有句忠告我要說,如果出去了,不要太信任人了,至少銀兩不要全交給所謂'信任’的人.要是留就安分守己,我不想出現第二個王敏,如果有下一個,我就不會只是一碗藥了.你們也知道我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走吧.對了,凌側妃留下,我有些事想問問."一千兩銀子不少,自己是想多贈點,可是不行.這一千兩也夠她們用的了,不過要是想繼續奢侈的過,那就不夠了.這錢怎麼用,要看她們自己了.

"妾等告退."她們從驚嚇中醒過神來,都有點神游,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選.留下吧,就要活得小心翼翼,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不出錯.那王敏可是除凌側妃外最精明的人,以前也很的王爺的喜愛,可是就這樣被王妃趕出了王府.要走吧,可是她們又能去哪里.

等其她人都走了,凌側妃看著喝茶的上官雪妍緊張的問"不知道王妃留妾身有什麼事?"會不會也是要和自己算賬,自己做的那些事難道她知道了?

"哦,沒事,只是聽說府中的中饋在妹妹手里,我想看看不知可否?"上官雪妍放下手里的杯子問,輕柔的問,也有點不經意.

"姐姐怎麼想起這個呢?"凌側妃有點緊張的問,能不緊張嗎,自己握著這打理王府的權利,才會有人聽自己的,可是如果交出去那自己還有什麼,兒子小不能做什麼,王爺也去世了.自己雖說有依仗可是那人最近已經對自己很不滿了,要是現在交出去打理府里的權利,那自己母子該怎麼生活?

"沒事,只是覺得,我進府也有一年了,府里的事物一點都不熟,有點對不起王爺,我怎麼說也是王爺娶進門的王妃.也不能一直勞煩側妃妹妹打理府中之事,那樣也顯得有點說不過去.不知何時有時間移交給我,我也好盡快學學."上官雪妍說的溫柔,可是語氣里有著不容置疑.

"還有些小事沒理清楚,等理清楚了就給姐姐送去."王妃都開口了,自己不能不給,這要是傳出去自己這是不分尊卑,要被罵的.再說王爺不在,府里也就王妃最大,偏偏這個無權勢的王妃,自己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好,我再等妹妹兩天."上官雪妍聽到她的話,也沒生氣,只是笑笑說,好像對府中之事不在意似的.

"是,姐姐沒事先走了."凌丹忍氣吞聲的說.

"不送."

看著前一刻還熱鬧的大廳這一會就安靜了下來.上官雪妍有點迷茫,自己來這里是為什麼,難道真是隨機的嗎?自己到這一年了,感覺過的不錯,雖說很少出院子可是有墨兒陪著,煩心的事也少.可是也知道這是暫時的,墨兒的世子之位,未來的王位,這些都是想爭奪的,自己現在可以悄無聲息的殺了凌側妃母子,那樣墨兒就少了一個爭奪者,可是那孩子有什麼錯,再說墨兒的成長也少不了競爭著,自己也不想他凡是都太順了,喪失了警覺性.不過現在想這些都是太早了,逼不得已的情況下,自己會出手的,現在他們都小在看看吧.

"王妃,二管家到了?"雯繡站在門口稟.

"知道了,請進來吧."上官雪妍坐正身子,看著門口走進的人.出乎意料的是,這個二管家的年紀,比著王府的管家還要年輕很多吧.這頂多二十幾歲吧,不過眼里透著精明,看來是個有本事的.

"杜源見過王妃,不知王妃找在下有何事?"口里稱呼王妃,不過可沒有半點恭敬的地方,連自稱恐怕都是故意的.

"杜源,王府里產業的管理者,真是年少有為,本妃以為管理王府產業的人,怎麼也要是年近不惑吧,真是人不可貌相."上官雪妍看著他,好像沒發現他的不恭,淡淡的說.

"王爺看中的是我的能力."杜源低著頭不卑不亢的說.


"哦,能力,你是覺得自己配得上王府二管家的職位了.看來你很自信,王爺也很信任你了,就是不知道你對不對的起王爺的信任."上官雪妍聽了他的話笑著說,那人都死了,你的能力給誰看.

"王妃這是何意,是認為在下無能,還是不忠了?"他十分生氣的看著上面的女人,感覺這是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生氣了?本妃最不信的就是人心,那可是隨時會變的,更何況王爺都去了."上官雪妍輕描淡寫的語氣,好像在說我就是不信你又怎樣.

"屬下對王爺的衷心不變."杜源站直身子強調說.

"是嗎,那就日久見人心吧.對了,王爺走之前可留下什麼交代?"上官雪妍突然問,也不在意他說的衷心.

"王爺說,王妃如果問起,一切交給王妃處理.如若不曾過問就等少爺長大後,交由少爺處置."杜源沒抬頭,低著頭說.

"有說是哪位少爺嗎?"這'少爺’二字可是有玄機,畢竟王府有大,小兩位'少爺’.

"能成為世子的那位少爺."杜源依舊低著頭,不過心中已起波瀾,這玄王妃好明銳的洞察里,一般人恐怕不會這麼問吧.自己當時就沒想這麼多,還是王爺說明了,自己才明白過來的.

"知道了,這一年的帳我就不查了,你給我找兩間盈利不好的鋪子,和一間酒樓,我有用,或者說我掏錢買下也行!"

"找店鋪這不難,不用王妃出錢,不知道王妃做何用?"他想想問.

"沒事,只是想賺些零花錢."上官雪妍依舊平淡的說.

"不知王妃哪天要?"杜源把疑問存在心里.

"盡快吧,到時候裝修還要杜管家幫忙了."

"在下定會盡力."

"我過幾天給你設計圖."

"在下明白,那沒事在下告退了."杜源彎彎腰,然後轉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