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欲遣後院
上官雪妍換了一件衣服就去大廳,等她到時其她人都已經到了,都在正襟危坐,距王妃上次見她們有一年了,雖說這一年王妃很少出自己的小院,可是她上次留下的印象太深了,那真是殺伐果斷,一點不手軟.這次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也不知道誰要倒黴了.

"妾等見過王妃."上官雪妍剛進門她們就起身行禮,這次倒是挺知趣的.

"起來吧,都一年沒見了,各位妹妹還好吧?"上官雪妍甩著衣擺坐下問.

"謝王妃,都好."凌側妃作為代言人回答.

"那就好,本妃今天有些事想問問諸位妹妹.王爺也去世有一年了,我們理應該都該給王爺守孝的.不過我想問問諸位妹妹可有想自行離去的,如果有我不會阻攔,王爺走了妹妹們的前程也沒了,不能都耗這王府里.雖說王府可以負責你們的吃穿,可是畢竟你們都年輕,還有大好的年華."上官雪妍看著下面那些如花似玉的少婦問,按理說她們的死活和自己沒干系,可是自己來自人權平等的現代,不忍看著她們在那小小的一方天地里終老.

"姐姐這是何意,我們生是王爺的人,死是王爺的鬼,你即使是王妃也不能侮辱我們."那個身材嬌小的女人在上官雪妍剛說完話就站起來說.

"這位是……?"上官雪妍撇一下她問,不是她故意問,而是這些女人自己是真不認識,唯一認識的也就是凌側妃了.

"姐姐這是王妹妹."凌側妃笑著說,她們嫁給玄王爺就是王爺的人,現在王妃要趕她們走,這不是侮辱人是什麼.

上官雪妍要是知道她們這麼想,一定會大叫冤屈,自己也是為她們好.

"哦,王敏,四品祭酒王傲之女,是你吧?"上官雪妍響起雯繡給自己普及的王府各院女主子.

"是我又怎麼樣?"那女人高傲的看著上官雪妍,一臉的不屑.她始終認為自己出身高于上官雪妍,就是以前有上官雪妍的震懾,她也是看不起她.

"那我知道了,我剛才說的事,只是個意見,想走的我會代表王爺贈與銀兩,不想走的依舊住在院子里,我不會虧待你們,以後小少爺也不會虧待你們的."上官雪妍也知道這事看她們自己,自己也已經仁至義盡了.

上官雪妍說的這句本沒什麼意思,只是為了安撫她們.可是聽在凌側妃耳里就不同了,這是要霸占王府的意思,只有主人才能容留別人.

"妾身不走了,妾身家里沒人了,走出王府也不知道去哪里容身."一個安靜的女子說.

"你是……."上官雪妍抬頭看看那女子,那是一個長相溫婉的女子,只是安安靜靜的坐在一角.

"妾身容籬,原是江南商人之女,父親被人迫害致死,在走投無路之時多虧王爺救助."那女子聽見問話,半跪下說.

"好吧,既然王爺當時給你了容身之地,現在我也不會趕你走,不過想離開不離開就是了."

"謝王妃."

"看來是都不走是吧,那好,來人,去請讓太醫過來.諸位妹妹,既然留在王府,本妃就對你們的生命安全負責,今天讓太醫給諸位妹妹把把脈,有病我們治,沒病我們都放心."上官雪妍看著沒有要說話的人,既然都不願,自己也就不做惡人了,于是轉移話題.

"謝王妃."她們起身行禮.

"來人,拿屏風."上官雪妍對著大廳喊了一聲.

"是."過了一會雯繡帶人抬著屏風走了進來.

"哪位妹妹帶個頭?"上官雪妍看著走進來的太醫問屏風後面的眾人.

"妾身來吧."那個叫容籬的走出來,挽起衣袖伸出手腕.

太醫把了一會說"問題不大,只是有點優思,請放寬心就好了,不用湯藥."

就這樣一個接一個,都沒什麼大問題,小問題不少.

"完了?還有誰?"上官雪妍看著她們突然問.

她們彼此看看,一人突然說.

"王姐姐,我怎麼記得你還沒把脈呢."

"怎麼沒有,我把過了,你不要亂說."王敏被點名臉上帶著慌亂,急忙說.

"我也記得王妹妹沒把過."凌側妃也突然開口說.

"你們胡說,我把過了."王敏背過手大聲的說.

"你在害怕什麼,或者說你在隱瞞什麼?"上官雪妍走下上位,慢慢逼近她問.

"沒什麼,我沒瞞什麼."她假裝鎮定的說,可是不自然的語氣已經出賣了她.

"你是在瞞你懷有身孕的事,所以不敢讓太醫把脈?"上官雪妍打發走太醫,然後對她說.可是也是語驚四座.

在場的無一不被驚著了,王爺已去世一年,這時候有身孕,不用就知道不是王爺的.這要多大的膽呀,才敢如此做.

"你以為你瞞的很好,沒人知道,你只要悄悄的打掉就好了,你繼續留在王府過你奢華的生活,他依舊是做他的侍衛.我本想給你機會讓你走的,可是你不珍惜,帶進來."自己不用人就可以監視整個王府,只要放開精神力就可以了,她們的事也是自己無意中發現的,如果她們沒壞心自己倒是可以成全她們,可是他們不該盡想著好事.

府中的侍衛帶著一個顯然受過刑的侍衛進來.

"雯繡灌下打胎藥,這可是你自己買的藥,然後把她給王傲大人送回去並告訴他原因.王大人要是心疼女兒,就讓他來找本妃或者去找陛下."上官雪妍本想留下這個孩子,可以放她們一馬,可是她連打胎藥都買好了,就知道沒打算要這個孩子.看著王敏這樣也不打算要這個孩子,自己知道這個孩子即使生下來也不會受人待見,不如不生.

"不要,不要……."她知道自己完了,王妃什麼都知道,自己做的很隱蔽,為什麼她會知道.太可怕了,她驚恐的看著上官雪妍然後向門口跑去.

上官雪妍當然不會給她這個機會,對著侍衛使了個顏色,她就被抓住了,也不管她是否願意就灌下了打胎藥.

"怪不得他人,帶走吧."上官雪妍看著灌下藥的人,在想自己是不是有點狠了,可是自己說過,誰要給玄王府蒙羞,自己就不會心軟.這是要是傳到外面,讓整個王府陷入上京人的恥笑中,墨兒在學堂也會被人看不起,這是自己不能容忍的.

等送走了他們,其她的人還沒反應過來,上官雪妍靜靜的坐著也不打擾她們,有些事也該讓她們想想,當眾處理王敏,也是想起到震懾的作用.已在告訴她們,不要有小動作.

------題外話------

這是今天的,我沒食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