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云墨進學
上官雪妍不知道她進一次宮,差點引來一次殺身之禍,又從而錯過了幕後的真凶.

吃完晚飯後,上官雪妍哄睡兒子,自己在燈下給他縫制書包,這書包比較像現代的雙肩包,雖說不用墨兒自己背著,這些書本有書童拿著,不過自己也想給他做些什麼.這里的啟蒙的書籍只有一本和中國的古代不同,中國的古代啟蒙那就是《千字文》和《百家姓》,《三字經》,這里開始就是一篇一篇文章,如此生澀的文字這些剛入學的小小孩子怎麼懂呀,不過這里的讀書人都是這麼過來的.至于那些自己在家里教吧,中國五千年的精華,就那些唐詩宋詞只要墨兒背會了就可以氣死名家大儒.

一早吃完飯,上官雪妍給軒轅云墨換了一件銀白的袍子,他還在孝期,不能穿鮮豔的顏色.現在的衣袍大多是白色和銀白色,在上官雪妍看來,這兩種顏色兒子穿上很可愛.

"墨兒,娘親今天送你去書院,以後就要你自己去了.記得你是玄親王府的小少爺,以後的世子甚至是王爺.你不要仗勢欺人可是也不能讓別人欺負了,你有你的驕傲,不容別人踐踏.隨墨照顧好少爺,誰欺負了你們記得回來告訴我."上官雪妍蹲下扶著兒子,諄諄教導,自己也許說的現在他聽不懂,可是也不妨礙自己現在告訴他.他的出生就注定了比大多數人高貴,他人的仰望那是他該享受.

"是,王妃."隨墨聽後回答道.

上官雪妍看看隨墨覺得隨墨也太小了,也就先這樣,反正有暗衛在,今天回來自己就可以教他打基礎習武了.

上官雪妍牽著兒子到王府門口,就看見凌側妃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一臉的不忿,也不知道誰得罪她了.

"姐姐."凌丹看著走向自己的母子,收起臉上的不快,上前曲禮.

"是凌側妃呀,不知有何事?"上官雪妍本來還想大家相安無事的,可是她不應該通風報信,讓那個人去劫殺墨兒,這賬自己先記下了,會結算的.

"妹妹聽姐姐想送小少爺去皇家書院,不知道大少爺可不可以去,他也是王爺的孩子,雖說不是嫡子可是也是王爺的遺留下的血脈."凌側妃站在大門口,低頭嗚咽在加上她的話,不是在告訴路人我這個王妃對王爺留下的血脈不好,連進學都沒想起來.

"凌側妃好厲害,連本妃院里的事都探聽的明白.大少爺要去皇家書院,去年凌側妃不是早請了太後恩准讓他去了,難道這消息是假的,還是說太後她老人家沒幫你.不會吧,你可是她老人家的侄女呀,那大少爺是她老人家的侄孫.我本來還想讓妹妹幫忙呢,不過想想太後老人家比較忙,更何況她老人家怕是也不知道小少爺是誰,畢竟小少爺和她可沒有血緣關系.也許是巴不得小少爺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紈绔,你說是不是凌側妃?"前面是對了眾人說的,讓他們知道,太後站在你那,我這個無親無故的王妃怎麼敢欺負你.大少爺都已近進學了,你現在又攔著我,不知道所謂.後面的話是在她耳邊說的,意在告訴她,你做的事我知道.

"姐姐,是妹妹唐突了,太後是幫了大少爺不過是送去了凌氏族學,你也知道王爺不在,大少爺的學業不能荒廢了,就求了太後她老人家."她放低身段,隱著眼里的寒光,恨恨的想,為什麼自己就要被這個賤人壓著,自己比不過她,就連養的兒子都要矮一頭.

"那多好,太後,貴妃,凌側妃不都是出于凌氏族學,可見凌氏族學出來的都是'貴人’.看來以後的大少爺也是國之棟梁,既然這樣大少爺就安心在那學吧,不要浪費了太後的好意."至于是什麼意思,那就只有她們自己知道了.

"是,送姐姐."凌丹無言以對,只好送人走,在說下去也只能自取其辱.

"墨兒,我們走."上官雪妍先把軒轅云墨抱上車,然後自己踩著凳子上去,看都沒看她.

"二殿下你在看什麼?"學院的門口,軒轅鋅銘伸長了腦袋到處看看,一個和他年齡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走到他身邊問.

"念甯你來了,我在等墨弟弟,他說今天要進書院的,不知道這麼還沒來."軒轅鋅銘看也不看身邊的小男孩,就開口說.

"誰是墨弟弟?"那被稱為念甯的人也好奇的問,沒聽說二殿下還有兄弟呀.

"你不認識,我也是昨天才認識,我皇伯伯家的弟弟,至于什麼是皇伯伯我也不知道,反正是父皇說的."軒轅鋅銘雖說自小在宮里長大,畢竟年紀小,有些他也不知道.

"哦,我可不可以和他玩?"那墨弟弟一定有沒有自己大.

"可以,不過他是我的弟弟."軒轅鋅銘聽後,想想說,不過也強調自己的重要性.

"知道了,父親說我也有弟弟的,以後就可以見到他了."

"為什麼現在見不到,不管了,你看墨弟弟來了."二殿下看著遠處駛來的馬車,和掀開車簾的人開心的說.

軒轅云墨由于是第一天上書院,一路上很是好奇,問了很多關于學院的事,上官雪妍就把書院可以交很多朋友,可以有很多和他一樣的大小孩子一起玩.你們可以一起聽先生講課,一起學習琴棋書畫這類的事告訴他.這里琴棋書畫不是只有大家小姐才會,公子少爺也要會,科考時候藝考也在其中,不過不要求精通只要會就行.所以在快到門口的時候,軒轅云墨就掀開簾子伸出小腦袋向外看,也讓在一直等他的軒轅鋅銘看到了.

"銘哥哥,我來了."墨兒聽見有人叫他,抬頭就看見了跑過來的銘兒.

"娘親,銘哥哥."

上官雪妍聽到他的聲音也朝外看看,看見那邊跑來的小人兒,身後跟著侍從.那孩子自己身體不好,不應該跑那麼急,看把身後的侍從急的.

"三,停車吧,我們下去."暗三從今天起就是墨兒的專屬車夫了,也可以保護他.

暗三,停好車,上官雪妍先下車,然後抱下來兒子,給他拉拉衣服,怕怕他的小屁屁"去吧,找你銘哥哥去."

這時候的軒轅鋅銘也剛好走到馬車旁,看見下車的上官雪妍行禮"銘兒見過皇伯母."

"奴才等見過玄王妃."身後的人也跟著行禮.

"銘兒起來,無需多禮,先把這個吃了.你墨弟弟今天第一次進學,皇伯母送一下,以後就交給你了."上官雪妍扶起他,看著不斷大喘氣的他,先喂他一顆藥丸.

"皇伯母放心,我會保護好墨弟弟的."他吃下藥丸像大人一樣保證說,可是看他那瘦弱的身體,他的言語只能當做孩子的玩笑.

"皇伯母知道,銘兒會保護好弟弟的,走吧,我們去見師傅."上官雪妍一手拉一個走進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