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病弱皇子
"父皇,您找我?"在軒轅玄耀和上官雪妍說話的時候,業公公帶來一個臉色微白,身體瘦弱的小男孩,進門先行禮然後起來問.

"銘兒,墨兒過來.銘兒這是你皇伯伯家的墨兒弟弟,以後和你一起去書院你要照顧好他,你可是哥哥.墨兒這是皇叔的二皇子,你的銘哥哥."軒轅玄耀看見進來的小子,臉上帶著笑意招呼他,還給他們彼此介紹.

"銘哥哥好."軒轅云墨倚在自己娘親面前打量著這個自己第一次見面的小哥哥,不過哥哥怎麼還沒自己高呢.

"墨兒弟弟好."那被叫銘兒的人就是軒轅皇帝的二皇子,軒轅鋅銘.此時他也好奇的看著這個小弟弟.

小兄弟兩這是第一次見面,彼此都很好奇,以前也沒聽說過對方.尤其軒轅云墨,從出生就在王府里,唯一的小孩子他也就見過那個欺負他的哥哥和隨墨,也不知道這個哥哥會不會欺負他.

"好了,皇嫂這是二皇子軒轅鋅銘,銘兒過來見過皇伯母."軒轅玄耀看著小兄弟兩,感覺很和諧.

"銘兒見過皇伯母,您和母後一樣漂亮,銘兒喜歡您."軒轅鋅銘行禮,笑著說.

"好乖,伯母也喜歡你,給這個是伯母送你的見面禮,帶好了,不要丟了,去玩吧."上官雪妍隨身解下個玉佩給他,這個孩子和墨兒一樣可愛,自己是真的喜歡.自己贈與的玉佩不但有利于他的身體,還能在關鍵的時候救他一命.

"謝皇伯母,我去和弟弟玩了."畢竟是孩子,說完就跑開了.

"陛下,這孩子的身體不是很好,我給的那塊玉,您讓他隨身帶著,有利于他的身體."上官雪妍只是一眼就看出孩子有點先天不足,人也比較虛弱,長得瘦小.自己給的玉是含有靈氣的,起到養生護體的作用.

"皇嫂你懂醫術?銘兒的身體是從出生就有的.太醫說不能治好就只能拿藥養著.皇嫂你看怎麼樣?"軒轅玄耀沒想到,上官雪妍只是第一次見他就能知道他身體帶病,不由得吃驚的問.銘兒是皇後為自己生的,也是自己最喜歡的孩子,可是生他的時候,皇後受驚了,他也不足月,所以一直身體不好,自己也擔心,可是太醫都束手無策.

"醫術我會點,他的身體不是大事,我回去配點藥,如果陛下放心讓他去玄王府居住,我給他調理一下,一個月就好了."其實這孩子沒什麼大病,就是胎里帶出來的病,也許是早產的,太醫又一直不對症,才會治不好.

"好,我信皇嫂,皇兒就交給您了."軒轅玄耀也不知道哪來的信心,覺得她可以治好皇兒.

"一個月後還陛下個健康的二殿下.陛下不早了,我先帶著墨兒回去了."

"好,業公公送玄王妃."軒轅玄耀看看外面的天,就對身邊的業公公說.

"是,王妃請."

"墨兒我們回去了."

"知道了,銘哥哥,你有時間去墨兒的家里玩,墨兒家里有白狐,白貂和小白狗,我讓它們和銘哥哥玩."墨兒拉著剛認識的哥哥舍不得走.

"我要問父皇和母後,不過我一定去."軒轅鋅銘也舍不得這個弟弟,以前在宮里也沒人和自己玩,現在好不容易來個自己喜歡的弟弟,怎麼才一會就要走了.

"墨兒."這孩子剛認了堂哥就不要娘親了.

"銘哥哥我走了,我們明天見."聽到娘親喊自己,軒轅云墨慢慢的挪到上官雪妍身邊.

"墨弟弟我們明天見."

這是要來個十里向送嗎,上官雪妍無語的看著小兄弟兩個.

"娘親."坐在攆上的上官雪妍故意不理他.

"墨兒有了銘哥哥不要娘親了,我好可憐呀,寶寶不要我了."上官雪妍低頭嗚嗚道,不過也是假的,只是想逗逗他.

"娘親,寶寶不會不要娘親的,娘親不哭呀,娘親哭寶寶也哭."墨兒偎在她懷里,緊張的說.

"墨兒,娘親沒事,寶寶不哭呀."上官雪妍覺得這是自己找事,自己和他開什麼玩笑.

這邊上官雪妍帶著墨兒出宮,那邊皇上帶著二皇子去了皇後的宮里.

"臣妾參見陛下."皇後白婉茹一身鳳袍,高雅的氣質和衣服相得益彰.

"起來吧茹兒."軒轅玄耀扶起要行禮的皇後.

"母後."

"銘兒,累不累?"白婉如扶著一頭紮向自己的兒子,這孩子身體一直都不好,自己一直很小心的照顧他,就怕他有個什麼意外.

"不累,母後我見到墨兒弟弟."軒轅鋅銘在自己母後的懷里抬起頭說.

"陛下,墨兒是皇兄的孩子嗎?不知道玄王妃進宮有何事?"自己是聽業公公說玄王妃進宮了,再說在皇宮里哪有什麼秘密.

"是皇兄的嫡子,皇嫂是來問墨兒能不能進皇家書院讀書."

"陛下如何回答的?"

"墨兒三歲了,也是進書院的時候了.跟何況皇兄不在,那孩子我也該照顧著,不過他被皇嫂照顧的很好,小小年級就很懂事乖巧,長的也很可愛和皇兄小時候很像.真如傳回來的消息一樣,皇嫂對他很好.連零食都是自己做的,墨兒還要給我吃呢."軒轅炫耀笑著說,不由的想起那個小人兒,那是皇兄的子嗣,自己可以視如己出.

"母後,墨弟弟給我吃了,說是水果干,給母後和父皇吃."小小的軒轅鋅銘抬起手,手里有幾片水果干.

"銘兒乖,你吃吧,這是你墨弟弟給你的."皇後笑著看著自己的兒子,他是懂事孝順,可惜了就是一直身體不好,是自己對不起他,要不是自己不小心,他也不會如此.

"母後我能不能去墨弟弟家?"

"這……."李婉如看著問自己話的兒子,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銘兒從出生一直在宮里,也沒出去過.

"茹兒朕來就是和你說這事的,我想讓銘兒去玄王府住一段時間,皇嫂說可以治好他的病."軒轅玄耀聽見兒子的問話,響起自己此次的目的.

"陛下,你說的可是真的,皇嫂可以治好銘兒?"皇後聽後有些激動的問,能治好那就太好了.

"皇嫂可以一眼就看出銘兒身體不好,還說可以一個月就治好,我們不如試試."

"皇嫂的醫術難道比太醫都厲害."不是她不信,畢竟玄王妃會醫術這誰也沒聽說過,再說即使會難道能比太醫厲害.

"也許吧,不過這一年沒聽見有傳信回來說墨兒生病,連發熱都沒有."這是自己一直忽略的地方.

"也對,既然陛下信任皇嫂,臣妾也不說什麼了."

"你說陛下,又去了皇後宮里去了?"另一座華麗的宮殿里傳來高聲的尖叫.

"是,貴妃娘娘."宮女小心翼翼的回答.

"這個賤人,就知道霸著陛下,怪不得生了兒子是有病的,活該."貴妃黑著臉罵道,同時也砸了不少東西.

"玄王妃出府了,太後這是個機會,要不要動手?"嬤嬤問躺在貴妃榻上的婦人.

"不行,半個月前去劫殺他們的人到現在都沒回來,一定出事了,看來那個賤種留下了自己的暗衛,真不是省心的,死了都不讓哀家好過.我們要從長計議,只有處理了他們,玄王府才能是凌丹母子的,到那時也算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太後不知道想到什麼面目猙獰.

------題外話------

首推助攻呦,這是加更的,今天的還在老時間.

厚著臉皮求收藏

這兩天一直忐忑不安,說著寫作是自己的愛好,可是也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認可

謝謝那些已收藏和點擊此文的親們

放心吧我不會棄文的,一定堅持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