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帶子進宮
上完香,吃了早飯.邀請上主持,從寺院的後門出去,就去了不遠處的農莊.看著收割的歡快情景,了無自己也查看了四塊地里的作物,看完直喧佛號,看來這玄王妃真是西越王朝的貴人.這些都是可以填飽肚子的糧食,可以救人命的的東西.在莊子里待幾天,又回到碧落寺,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上官雪妍一行也回到了玄王府.

"管家,沒什麼事吧?"上官雪妍到府里沒休息就問管家.

"都還好,不過就那位前天出去了一次."管家想想說.

"是嗎,一計不成在施一計,走著瞧吧.沒事了,下去吧.對了,我打算明天送小少爺去皇家書院,隨墨我想讓他當書童,你怎麼看.我告訴你,是想你也明白,在那里會有些黑暗的地方,我知道你也就這一個孫子,不知道你舍不舍的."自己這是給他機會,他要是抓住了,墨兒會的他也都會.作為墨兒的書童,自己教授墨兒的時候也不會躲著他,隨墨以後也許會是墨兒的左膀右臂.

"謝王妃抬舉,就讓他跟著小少爺吧."管家腦子里轉了一圈,選好了最利于孫子的.

"知道了,他跟著墨兒有一年了,墨兒對他也熟悉."

吃完午飯,上官雪妍帶著墨兒要去皇宮一趟,畢竟要去皇家書院,再說軒轅云墨是皇帝的侄子,也該去看看他的叔叔了.上官雪妍的馬車剛到宮門口,就有聲音傳來"奴才參見玄王妃和小少爺,陛下有旨王妃第一次進宮,讓奴才領路."

"謝陛下,雯繡."上官雪妍看著雯繡一眼.

雯繡下車走到那公公跟前福禮"不知公公如何稱呼,這是王妃的一點小意思."

"謝王妃,奴才德政殿的小福子."

德政殿,那是皇帝處理政事的地方,猶如中國古代的禦書房,能在那行走的太監都是有點地位的.

"勞公公帶路."上官雪妍知道甯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這些宮里的太監也如此.得罪了他們說不定那天就被他們在背後給捅了一刀.

"請王妃換攆."那小福子公公沖遠處招招手,就看見有十二人個人抬著一步攆過來.那攆不小,四周裝上了絲綢作為遮擋物.

上官雪妍抱著軒轅云墨下馬車看見那攆,有點不解的問"公公這……."

"王妃這是陛下的意思,這也是玄王爺在世的專用步攆."那公公看見從馬車里下來的高貴美麗的婦人,低下頭說.

不是吧,死人用過的東西,還是告訴自己,自己能有此殊榮也是看在那死鬼王爺的面子上嗎,好憋屈呀.

"謝陛下,對臣婦的抬愛.墨兒我們去見你皇叔."說完就走向攆.

攆搖搖晃晃的到政德殿,上官雪妍下攆牽著墨兒等在外面,看著外面方正的大字.有多少人向往這里,想入主這里,走到這里的人哪個不是帶著鮮血進去的.最是無情帝王家,不知道這位皇帝和那死鬼王爺有多深的感情,在特定的情況下會不會犧牲玄王府.無論怎樣自己都要守好玄王府,是墨兒的就只能是墨兒的,誰也不能奪.

"玄王妃,陛下請您進去."小福子身邊一個年級大一點的公公彎著腰作出請的姿勢.

"勞公公帶路."這應該就是皇帝的貼身的太監了吧.

走進殿內就看見身穿龍袍的男人站在那不知道想什麼.

"臣婦參見陛下."上官雪妍拉著軒轅云墨行禮.

"皇嫂,何故多禮,讓做弟弟的如何承受."皇上走下台階虛扶起上官雪妍.

"您是君,有何受不起的,縱然陛下厚愛臣婦也不能不知禮."上官雪妍站起來說.

"皇嫂,都說長嫂如母,皇兄已不在,皇嫂何故如此生疏,從今後皇嫂見我不必行禮."軒轅玄耀看著眼前這個絕色的女人,自己這是第一近距離的看她,上一次見她是在皇兄去世那天,由于傷心自己也沒仔細看.皇兄去世以後,自己很是擔心玄王府里的事,以為會被凌側妃霸占.可是誰也沒想到是她撐起了玄王府還把侄兒帶在身邊照顧.她和自己知道的反差太大,自己也讓人調查過,不過沒什麼特別的,也就不了了之.

"謝陛下."上官雪妍能感覺到來自軒轅玄耀的打量,可是自己也沒做什麼事,心中坦蕩也就無所謂他的打量.

"這是侄兒吧,過來讓皇叔看看,叫什麼名字?"他蹲下看著這個孩子,他和皇兄長的很像,自己和皇兄同是母後所生,可是母後在自己三歲的時候就去世了.那時的自己就如這孩子現在,那時的皇兄也就才六歲,就那樣保護著三歲的自己在這吃人的宮里長大.要不是皇兄中了毒,這皇位就是皇兄的,可是自十歲那年為了自己中毒以後,就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皇兄才二十四歲就散手人寰了,留下侄兒.自己本也打算把侄兒帶進宮里撫養.可是從玄王府里傳回來的消息,讓自己打消了念頭.知道皇嫂把他照顧的很好,自己也放心了,其實在宮里遠沒有在王府里安全.

"我叫軒轅云墨,字無憂,母妃叫我墨兒,你也可以這樣叫我,不過你是誰?什麼是皇叔?"墨兒清脆的帶著奶氣的聲音在大殿里響起.

"軒轅云墨,好名字.無憂,沒有憂愁,很好.皇叔是你父王的弟弟,你的血脈至親,會很疼你的,以後我們經常見面就知道了.業公公給少爺拿些吃的,去帶二皇子過來."

"是,奴才這就去辦."業公公也是老人了,有的是七竅玲瓏心,只聽皇上的吩咐,就知道這小少爺很的陛下的喜愛.

"謝皇叔,不過我有吃的,給你吃.娘親做的可好吃了."他掏出自己腰包里包著油紙的水果片遞給他,上官雪妍雖說不明白這個朝代的禮儀,可是這一年她是按著現代那貴族禮儀教育軒轅云墨,所以軒轅云墨的禮儀很是到位.

"皇叔不吃,你吃吧.你有個堂哥大你一歲,一會來了讓他和你玩."看著眼前懂事的孩子,軒轅炫耀很是開心,要是皇兄看到了也會開心的,不過可惜了.

"皇嫂,您把他照顧的很好,我代皇兄謝謝您."說完就要行禮,上官雪妍哪敢受,錯開一步阻止他.

"他現在是我的兒子,照顧他是我應該的,你不用謝."上官雪妍看著軒轅云墨說,因為有他讓自己在這陌生的古代有了期盼,也有了牽掛,有了存在的意義.

"不知皇嫂今天所來是為何事?"皇嫂這好像是第一次進宮.

"我想送他進皇家書院,不知道行不行?"上官雪妍直接開口說自己的目的,也不兜圈子.

"行,皇室子弟都是三歲進書院的,墨兒也三歲了,剛好可以和二皇子一起.對了,二皇子是皇後所出,比他大一歲算是他堂哥."軒轅皇帝聽後直接回答.

"那我明天就送他去書院,不知道有什麼要准備的?"

"不用准備什麼,我會讓書院准備好的,他只要帶個書童就行了,可以陪著他."

"好吧,不知道書院讓不讓帶寵物."上官雪妍想想又問,她倒是想讓宸跟著保護好他.

"這個恐怕不行."皇上有點無語的看著她,這是多寵他,去書院還要帶著寵物,不怕玩物喪志.傳回來的消息,知道侄兒的的一切都是皇嫂親自照料,衣食住行都是親自打理,自己一直以為言過其實,看來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