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香祭拜
上官雪妍母子在這邊開心的吃午飯,那邊主持的禪房里也在吃飯.

"我說大師,你們寺院什麼時候換廚子了,這齋菜做的比以前好吃."一藍衣公子不住的夾菜,邊吃邊說,那著急的模樣一點也不損其儒雅的形象.

"這可不是寺院的廚子做的,這是來上香的玄王妃做的,說是給小少爺做的,多了就給了我一份."了無夾起一顆龍眼看看,然後送到嘴里咀嚼.

"是她呀,真沒想到,竟然做的一手好菜,可是玄王爺卻是個沒福氣的,這是何物?"藍衣公子又夾起一筷子說,然後抬高自己的筷子問.

"不知道,水果吧,但是沒見過,不過味道還不錯."了無看著他夾起的龍眼說,自己剛才也沒看出是什麼.

"還有你神僧不知道的事?"藍衣公子看著了無去,不可思議的說.

"那你這個神醫不是也有治不好的病嗎?"了無看著他一眼,還口道,言下之意我們都一樣,你要不要說我了.

看這情況他們應該是熟人,關系不錯.那藍衣公子就是覬覦白狐血液的'神醫’云隱,很有名氣,年少成名.了無對面坐著的一直在吃沒說話的黑衣男子,就是剛才和軒轅云墨套近乎的人,是這半年在江湖上聲名鵲起的'冥樓’的樓主霄玄.他雖說什麼都沒說,不過他們的話他卻聽在耳里.知道這菜是玄王妃做的,他的手也下的快了一些.

"誰說我治不好,只不過藥材比較難找罷了.不過我今天遇到白狐了,他不願取,我能說什麼."云隱有點悻悻然的,自己也知道他的毒比較棘手,不過自己有信心,只要找齊藥材就行了.

"你們在哪看見白狐的,運氣不錯,真有嗎?怎麼不抓住,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見到."了無聽了也感興趣了,于是問,白狐只存在傳說中,誰也沒見過.

"就在寺里,玄王府少爺懷里抱著的,好像是他的寵物."云隱看著一眼宵玄說.

"那算了吧,我們不能和孩子搶東西."了無聽後想,看來是她帶來了的,看來她的確不是一般人.

上官雪妍等著墨兒吃完飯打算帶他去後山走走,聽說那里的景色不錯.出來了自己就帶著他到處看看,看看有沒有什麼稀奇的動物和植物,可以給空間里多點收藏.于是上官雪妍牽著墨兒後面跟著隨墨和雯繡,雯娥,暗二在暗處跟隨.上官雪妍帶著墨兒,一邊走一邊注視著周圍時不時摘一株草藥在雯娥身上的籃子里.

"娘親,這是什麼?"墨兒蹲下看著地上的草問上官雪妍.

"墨兒,你想想,娘親給你看過的圖鑒上,這像什麼?"上官雪妍這一年也在有意無意的給他看些藥草圖鑒,也講一些藥草的功用.不過他還沒識字,只能靠記憶.

"野菊花,可以治咽喉腫痛,頭疼暈眩等症,對不對娘親?"軒轅墨看了一會說.

"寶寶好聰明,對的."上官雪妍在他腦門上親了一口"那這個呢?"上官雪妍又指著另一株問.

軒轅云墨又想想說"馬齒莧."母子兩個在山上就一個教一個學,玩的不易樂乎.

"寶寶真厲害,差不多都知道,等你識字了,娘親就教你醫術好不好,娘親不希望你學成人人稱頌的神醫,只要你能自保就行了."上官雪妍雖說對他寄予厚望,可是也不會給他太大的壓力,一切看他喜歡,再說現在他還小.

"寶寶,會好好學."

"寶寶,我們量力而行,現在有母妃給你擋著一切,你只要開開心心的長大就行."上官知道他早晚會知道那些肮髒的黑暗,可是也希望他多幾年快樂的時光,自己會是他堅強的後盾.

"寶寶最喜歡娘親了,娘親你看野雞."軒轅云墨在娘親的懷里膩歪,突然抬起頭看見遠處的野雞.叫道.

"你個小饞貓,等著."上官雪妍話落一根銀針從她手中脫落,徑直朝著那只驚飛的野雞而去.

啪,驚飛的野雞掉落在雜草叢中.

"隨墨去撿回來."軒轅云墨對跟在身後的隨墨說.

"是,少爺."隨墨得到命令也歡快的跑到那處雜草叢中.

"娘親好厲害."小小的人兒,睜著大眼睛眼看著自己的娘親.他就只看見娘親抬抬手,野雞就落了下來.

"等寶寶學了武功也可以和娘親一樣厲害."上官雪妍蹲下對他說.

銀針是會針灸的中醫不離身的工具,自己也是隨身帶著,它可以是救人的工具也是自己殺人的利器.

隨墨提著野雞走回來,在快到他們身邊時,被一道白光嚇了一跳"啊."驚嚇的手里東西都丟了,自己愣愣的站在原地.

"隨墨怎麼了?"軒轅云墨趕緊的問,自己緊緊的依靠著娘親.

"少爺,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一閃就沒了."隨墨也只是個五歲的孩子,害怕也是當然的.

"娘親是什麼東西?"軒轅云墨好奇的問上官雪妍.

"墨兒的新朋友."別人沒看到是什麼,上官雪妍看見了,那是只小白貂,很小的,不過很靈活.

"你們在這等著,墨兒走,娘親帶你去找它."上官雪妍話落,抱著墨兒,運靈力于腳下,追著那白影消失的地方而去.

"王妃,小少爺."雯繡著急的喊.

"沒事的."暗二從暗處出來說,大哥說過王妃的功夫很好,自己也見識過.

上官抱著墨兒低空飛行很快就看見了白貂,眼尖的軒轅云墨大喊"娘親,在那呢."

"寶寶怕不怕?"上官雪妍看著被自己抱著的兒子問,這是第一次帶著他飛行.

"不怕,好玩."軒轅云墨開心的說,小臉上帶著激動的神色.

上官雪妍笑著看他,也不知道是不知著無謂,還是夠勇敢.上官雪妍看著眼前一閃而過的的小東西,不由得笑到,狡猾的小東西.看你往哪跑,白貂是以速度見長的.下面是高矮不一的野草,白貂也許知道自己此時危險,就在草里躲藏,最後就不出來了.上官雪妍抱著墨兒在虛空站立,准備在原地守候,看到底是誰耗過誰.

"娘親他不見了."軒轅云墨有點傷心的小聲說.

"它一會就出來,給墨兒吃果子."上官雪妍拿出來個蘋果給他,這些都是帶著靈氣的,對那些開了靈智的動物有著致命的誘惑.上官雪妍不會覺得自己眼花看錯了,剛追到這里的時候,明顯看見那貂兒回頭驚慌的看著自己,然後也知道在深草之中躲藏,就不是普通的動物可以做到的.除非是開了靈智的,不過也許只是剛開靈智.

墨兒一口蘋果咬下,帶著靈氣的果香四溢,此時躲在草叢的白貂,動動鼻子使勁的嗅嗅,然後慢慢走出草叢看著上面的兩人.

"小東西,你出來了?"上官雪妍看著下面的白團子,不懷好意的問.

"娘親……."上官云墨看見他,激動的指著說.

"墨兒不及呀,小東西,想不想吃,來嘗嘗味道怎麼樣."上官雪妍拿出一顆龍眼剝皮放在它跟前.

"吱吱."白貂先是警惕的看著上官雪妍,好像在判斷是否有危險,過了一會才接過龍眼吃下,咽下龍眼後抬頭看著上官雪妍吱吱的叫.

"你和我走,我就給你."上官雪妍抱著墨兒起身走,回頭看那小東西跟在後面,知道它要跟著自己.于是彎下腰,用手提起它,抱著墨兒飛回了雯繡他們跟前.

"王妃……."她們看見回來的兩人趕緊上前的叫道.

"好了,我們回去吧,二你把野雞處理了,我們一會就在這里吃了它,不能帶回寺院里."上官雪妍看著山下的院落,吩咐著.

"知道了王妃."

上官雪妍他們在山腰上就地把雞給處理了,做的叫花雞,上官雪妍吃了雞翅,墨兒也就吃了一只雞腿,剩下的隨墨他們吃了,回去的時候又給宸帶一只.

等他們回到寺院,天也不早了,上官雪妍只是簡單的煮了些素食來吃.吃完後帶著上官云墨在院里消消食,然後就去睡覺了.

"你的品味太低了,有本神獸在,你又弄一個才開靈智的做什麼,見著本王就軟了,到現在都起不來."宸盤坐在炕上有點不滿問.

"給墨兒的玩物,不吃醋呀,墨兒最喜歡的還是你呀."上官雪妍知道宸只是發發牢騷,于是撫摸著他的毛安撫它,這只獸兒被自己給寵壞了,老是給自己臉色看.

"誰吃醋了,那也要找個高級點的,不然多拉低本王的檔次,和蠢物一起生活."宸一臉嫌棄的樣子.

"好了,下次一定經過狐王大人的同意."上官雪妍知道鑽牛角尖的宸就只能順著.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穿了一套白色的衣服,給上官云墨也換上一件簡單的白色衣服,沒吃飯就去了寺院的正殿,那里是上香的地點.到了大殿一看,大殿的人不少還看見主持了,想問不會今天寺院的人都在這吧.可是也知道這不是問的時候,接過主持遞過的香,先領著墨兒給大殿立的佛像上香,然後又繞道偏廳那里供著昨天立的長生牌位.

"墨兒,過來跪下,這是你父王,你有什麼要和他說的?"上官雪妍拉過墨兒,接過他手中的香,插在香爐里.

"父王,您好,我是軒轅云墨,娘親叫我墨兒.娘親說你很疼我,不過因為一些原因您不能陪著我長大,不過您放心,墨兒過的很好.娘親對墨兒很好,墨兒會聽娘親的話,努力習文學武,墨兒會保護娘親的.墨兒是男子漢,以後會撐起玄王府,不會讓別人欺負我們."他跪下先磕了三個頭,然後一字一句奶聲奶氣的說.

"墨兒是誰告訴你,你以後要撐起玄王府的?"這事自己可沒再在他耳邊說過.

"娘親,我自己聽娥姐姐她們說的,說是現在我們王府守孝,不出去沒事,可是到時候我們出去了,就有人欺負我們."軒轅云墨有點緊張的看著上官雪妍說,畢竟這事他偷聽的,不知道娘親會不會怪他.

"墨兒,你還小這些不是你要操心的,你只要天天開開心心的就好.那些事有母妃處理,等以後你長大你在保護娘親,現在娘親保護你."這孩子不要看他小,也是比較聰明.再加上,自己給他吃的又是含有靈氣的事物,教育也是按著現代先進的方法教的.

"好,我一定要像娘親一樣厲害."在小小的他眼里娘親很厲害,可以帶著自己飛.

"好,回去後,娘親就教你,讓墨兒成為天下第一."

"我是第二,娘親是第一."

"知道了,你先去外面找繡姐姐她們,雯繡帶少爺出去吧."

"是."

看著走出去的孩子,上官雪妍轉身對著那牌位"軒轅玄逍,墨兒今年三歲了,長大了也懂事了.你畢竟是他的父親,我不會讓他忘了你的,每年都會帶他來看看你,就連沐姐姐也一樣,也會在她的忌日之時讓墨兒去給她上香.希望你們保佑他一生快快樂樂的.至于玄王府我會守著的,屬于他的誰也拿不走.他是我的兒子,我就會用命去相護的.別人有的他也有,別人沒有的他也會有.請你們放心吧,他不會重蹈你的覆轍,只要他想要,我可以給他一切,不過權利越大責任就越大,我只希望他以後是位逍遙的王爺.我回去後就讓他進皇家學院,給他啟蒙.武功和醫術我也會教給他,畢竟這些是保命的."說完之後上官雪妍轉身走了出去,只不過在出去的時候往後面看了一眼.

哪里立著一位黑衣銀面的男子,他一直立在那,不過此時他有點失神,看著里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娘親……."軒轅云墨看見走出來的人,上前叫道.

"等急了吧,娘親和你父王說了幾句話,走我們去吃早飯."上官雪妍牽著兒子走出大殿.

------題外話------

打開電腦一看,竟然首推了,這真是驚喜.希望能過吧,上次就撲文了,很是忐忑呀.

今天首推,就多傳了一些.

求收藏.

祝所有女神節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