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親人見面
"我沒有說讓你們不認他,只是說現在不行,等他過幾年,懂事了,我會告訴他一切的,包括先王妃."上官雪妍覺得她不能和一個孩子計較,所以才會解釋一下,在上官雪妍看來,那沐小姐就是個不懂事的孩子.

"你要過幾年變卦了呢?"沐絲卉咄咄逼人的問.

"就是我以後變卦,你們又能拿我怎麼樣,沐小姐差不多就行了.沐世子,令姐的死你們沐家難道不覺得蹊蹺嗎,更何況王爺是死于中毒."上官雪妍突然生氣的說,自己一忍再忍這沐小姐也過分了吧.看著一直沒說話的沐世子上官雪妍問.上官雪妍覺得身為侯府世子,應該知道一點政事.

"你說什麼,王爺……你怎麼知道的,太醫都查不出來."一直裝背景的沐世子差點跳起來,他覺得這繼王妃比妹妹大不了幾歲,自己要是開口就有點仗勢欺人的嫌疑,但是也不乏看不起的意思.

"那是太醫蠢笨,或者是有人不想讓診斷出來."上官雪妍有點鄙視那幫太醫,也不知道醫德學哪去了,為了保命什麼事都能做.

"你怎麼知道?"沐肆云吃驚的看著她,連太醫都診斷不出來的毒,她竟然知道.要不然她身懷高超的醫術,要不然她認識醫術高超的人.這下連他都不得不收起那點小心思.

"那是我的事."上官雪妍覺得沒必要讓他知道自己的事.

"你知道為什麼不救他?"沐小姐也聽明白了.

"等我知道他是中毒的時候,他已經去了,我難道可以讓人死而複生嗎?"的確自己是在他死後才查出來的,這點沒說謊.

"我們可以先不認他,你也要記著你的話,小少爺畢竟是家姐遺留的骨血,我們沐家是一定要認,再說定國侯府在陛下那還是有點顏面的"沐肆云權衡了一下說,不過也沒忘了警告上官雪妍.

"放心吧,寶寶現在是我的兒子,我會保護好他的."上官雪妍能明白他的意思,可是那和自己有什麼關系.

"哥……."沐絲卉不知道哥哥為什麼要依著那個女人,于是不滿的要說什麼.

"就這樣."沐肆云強硬的打斷自己妹妹的要說的話.

"娘親,您有客人呀."軒轅云墨午休出來,看見上官雪妍身邊坐的有人,就禮貌的立在一邊.

"墨兒來,這是你沐姨姨和你沐叔叔,娘親也是剛認識的,過去叫人."上官雪妍拉過他說,既然看到了就讓孩子打個招呼吧.

"沐叔叔沐姨姨你們好,我叫軒轅云墨,你們可以叫我云墨,墨兒是娘親叫的."他走上前禮貌的見禮然後說,不過言下之意你們只能叫我云墨.

"云墨,好可愛呀和你母妃長得真像."沐絲卉激動的說,這就是姐姐留下的孩子,自己只是在他出生那天見過他,現在的他,身穿白袍,小臉胖胖呼呼的,大大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在加上笑嘻嘻的看著十分可愛.

"娘親,姨姨說寶寶和娘親長得很像,是不是?"軒轅云墨聽後問上官雪妍,倚在上官雪妍身邊問,他以為沐絲卉說的母妃就是指娘親,也就是上官雪妍.

"當然了,寶寶是娘親的兒子嘛."上官雪妍摟過墨兒,看了沐絲卉一眼,眼中充滿了警告.

只是一眼就讓沐絲卉感到了寒冷,身子不由的哆嗦一下.

"寶寶餓不餓,娘親做了吃的,我們吃飯吧."上官雪妍一邊說一邊打開食盒,也沒理會在場的其他人.

"好,娘親又做什麼好吃的了,娘親做的飯最好吃了."小小的人兒開心的說,還吸吸鼻子,一副饞貓的樣子.

"好,寶寶喜歡吃,娘親就一直給你做."上官雪妍先是給他舀來一碗湯,放在一邊冷著.

"不要,娘親累."奶聲奶氣的的聲音回蕩在眾人的耳邊.

"寶寶長大了,知道疼娘親了."上官雪妍挽起他的衣袖,拿出小勺子給他.自己用筷子把菜夾在他面前的碗里,大個的丸子給他碾開.

沐氏兄妹看著眼前吃飯的母子不知道是什麼的心情,那是自己姐姐的孩子現在卻叫著別人娘親,心疼的話也是說給別人聽的,要是姐姐在多好.可是又不得不說,繼王妃對他很好,照顧的也仔細.聽著外甥的話就知道傳回去的話不假,的確是繼王妃親自照料.看那些婢女只是擺好碗筷就自動站在後面,繼王妃的動作也嫻熟,就知道不是短時間養成的.可是無論繼王妃照料多好,都不是他的親身母妃.那繼王妃和他們與沐家沒有關系.沐肆云看了一會那自顧吃飯的'母子’,拉起妹妹向外走去,看著外甥被照顧的很好,他們的目的達到了,可以回去交差了.

"等一下,雯蓮,把藥盒里的白色瓷瓶拿一個出來."上官雪妍前面一句話是對沐氏兄妹說的,後面是對自己的侍女說的.

"是."雯蓮得到命令就轉身走回禪房.

"我聽說沐夫人身體不好,這里有養生藥丸,你們帶回去給她服下,應該就沒事了,算是我替沐姐姐和王爺還有墨兒孝敬的,讓她老人家保重,我會讓墨兒去見她的."上官雪妍也是無意間聽說沐夫人在先王妃去世後,身體也越來不好,現在都到了下不來床的地步了,看來是憂慮過多造成.

"謝謝,王妃."沐肆云停下,本來以為她有什麼事呢,原來是贈藥,不管藥效如何,畢竟是一片好心,在加上她是玄王妃,自己就不得不道謝.

上官雪妍接過雯蓮遞過的藥瓶:"這里一共有十顆藥丸,每天一顆融化在酒里,藥效會更好點,不過你們要妥善保管,如果被汙了,就不管本妃的事了."大宅門的爭斗不斷,要是有人在藥上動手,那自己的藥不就白給了,說不定還要捎上自己.

"謝謝王妃提點,我自會當心."沐肆云聽出她的線外知音.

"不用,只是不想攪進是非里."上官雪妍淡淡的說,手上的動作沒停,把晾好的湯喂給軒轅云墨.

"再見."沐肆云拉著自己的妹妹走出小院,什麼都沒說,直接下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