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沐氏兄妹
上官雪妍帶著雯繡,來到寺院的廚房,不知道是不是事先得到主持的的交代,還是以前也遇到過類似的事.廚房的里人看見上官進去什麼都沒說,自動讓出一口鍋給她.上官雪妍看看食材和調料,都是比較全,可見這寺院的地位.他們借給了一口鍋,上官雪妍也就不客氣了,動手做起了素菜.干燒冬筍,龍眼蝦仁,素八珍,功德豆腐,香辣酥牛肉,芝麻豆腐餅,最後做了個清蒸冬瓜盅.每樣菜都多做一些,不過都是水果,干菜,蘿蔔之類的.做好後讓雯繡都分裝在食兩個食盒里"雯繡,我先提著回去,你去主持那把這些給他,就說是請他吃的."

"是王妃."

上官雪妍從廚房出來,獨自提著食盒走在石板路上.傳言這碧落寺有很久的曆史了,至于有多久沒人知道,只知道每代的主持都是得道高僧,說是可以通天,最厲害的要數第一為主持高僧,說是有人看見他被一道光帶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接引之光,以前在電視里看到接引之光的時候自己都覺得是騙人的,可是宸卻說是真的,不過都是修成正果人才會有接引之光,那這樣看碧落寺應該是修真著建立的,也許是當時之人的修煉之地.可是自己也沒覺得這里和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難道是時間太久了,當初的福地也成了普通的地方,就是香火旺盛一點.上官雪妍一邊看著四周,一邊向自己住的禪房走去,可是接近禪房就聽見雯霏的聲音.

"沐小姐,你這樣會打擾到小少爺睡覺的,王妃怪罪下來,奴婢擔待不起."雯霏看著眼前的兩人,低聲說,這是沐家小姐和世子,自己不敢得罪,可是王妃說她不在的時候,不許有陌生人接近小少爺.

"你們王妃去哪去了,她怎麼會把小少爺一個人留下,她就是這樣照顧孩子的,要是有意外怎麼辦?"一個在上官雪妍聽來有點青澀的聲音,可是語氣不怎麼和善.

"沐小姐請說話注意點,我們王妃只是給小少爺做午飯去了,只是暫時離開的,不是丟下小少爺."雯霏聽了她的話,很是生氣,王妃對小少爺的好,她們這些近身伺候的人看的明明白白的.王妃待小少爺那是視如己出,小少爺的衣食住行都是王妃打理的,不假手于人.就連她們看了都感動,都說繼母沒有好的,可是王妃完全打破了她們對繼母的影像,親生的都不一定做到這份上.

"做飯,王妃做飯,你不要為你們的王妃說好話,她只是個繼母,說她是不是有什麼目的?"那沐小姐不依不饒的問.

"沐小姐,你這話說的有點過分了."雯霏現在也不顧忌自己是奴婢的身份了,就和她頂起來了.

"你……."

"雯霏,你在和誰說話呢,忘記我說的話了?"上官雪妍在暗處也想明白這沐小姐是誰了,她說話不好聽,可是語氣里充滿對關心墨兒,那就只有先王妃的娘家,定國侯府了.

"奴婢記得,可是他們是……."雯霏要說的話,在看到上官雪妍的眼神的時候就止住了.

"我知道了,你去叫小少爺起來吃午飯吧."上官雪妍知道她要說什麼,不就是對方說話不好聽嗎.

"你就是現在的玄王妃,沖喜的繼王妃,也不怎麼樣嘛."那沐小姐上下打量下上官雪妍帶著點輕視的口吻,明明姐姐才是正經的玄王妃,可是現在自己家想進玄王府都難,娘親想看外甥一眼都不行,憑什麼?

"好不好,這不是沐小姐的評價可以判斷的,只要寶寶認我就行了.還有沐小姐你確定你要得罪我,就不怕我讓你失望而歸,現在寶寶可是最聽我的."上官雪妍也不生氣,只是平淡的說了一句,這種長不大的丫頭片子,自己可沒放在眼里.

"你……."沐小姐生氣的看著她,可是也知道她說的是真的.

"進來坐吧,我知道你們所謂何來."上官雪妍帶著她們走進院子里.

院子里有個石桌,上官雪妍帶回的食盒現在就放在上面.上官雪妍請她們兄妹坐下,雯娥上茶.她們三個坐在石桌上一時之間什麼也沒說,氣氛有點怪異.沐氏兄妹打量著上官雪妍,這是繼姐姐之後的玄王妃,說她幸運吧,可是嫁進玄王府,王爺就去世了,可說她不幸吧,姐姐已逝,現在頂著玄王府名頭的事她.身份尊貴,即使母親見了她也要行禮.姐姐去世後,王爺在世時,自己還能去玄王府看看.自從王爺去世後,玄王府好像和定國侯府就在沒什麼關系了.現在守孝謝客三年,什麼事也不能打擾到王府,玄王府也就與世隔絕了.

"寶寶你們可以見,希望你們現在不要認他,他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的親生母妃已經不在了.他現在過得很開心,我不想在他幼年里有什麼陰影留下.你們要是非要認他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寶寶現在是我的兒子,我不允許有不安的因素存在."上官雪妍首先打破沉寂的氣氛,雖然他說的話像是在和他們商議,可是語氣里有著絕對的強硬.

定國侯府在外人看來是富貴人家,高門大戶,有這樣的外祖家,誰都想要,可是墨兒不一樣.墨兒本身的身份就敏感,要是在有個強優勢的外祖家,等于多了一把雙刃刀.有太多的人等著看玄王府凋零,那些一心想奪取玄王府財力的人,也不會允許墨兒的外援強有力.如果常來往,也許就會給定國侯府帶來麻煩,在該告訴他的時候,自己就會讓他認親的,那是他的親人,自己不會剝奪.

"你什麼意思,他留有我們沐家的血脈,憑什麼不讓認,你當自己是誰?"沐小姐一聽就生氣了,那是自己姐姐的孩子,母親為了孩子都要不顧病體來看他,現在這人算什麼,竟敢阻擋孩子,安得什麼心,怕孩子和自己家親近,不理她了吧?

------題外話------

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