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奇怪的三人
聽見聲音雯霏和隨墨把墨兒擋在身後,緊張的看著迎面走來的人,一高貴,一溫和,一健碩.這三人就是在上官雪妍他們遭遇刺殺時站在遠處觀看的人.

"你們不要緊張,我們不是壞人,只是看見白狐有點興奮而已."那穿藍衣的男子說,就怕他們把他當壞人了.

"你也喜歡宸嗎,我也最喜歡它了,宸很可愛是不是?"軒轅云墨聽見那人說白狐,以為他們也喜歡宸就從雯霏身後走出來.

"少爺,你不能過去."雯霏立刻阻攔他,這也不知道是什麼人,不能讓他接近小少爺.

"霏姐姐,叔叔不是壞人,你說對不對叔叔.叔叔是大人,娘親說,大人都是知道廉恥的不會欺負孩子的."軒轅云墨叔叔叫的對方很開心,可是後面那句話,如果自己欺負他了就是不知道廉恥,那自己還能說什麼.

"對,叔叔不欺負小孩子."那藍衣男子忍著吐血的沖動說,這是誰家孩子,也不知道他娘親是怎麼教導的.

"我就知道叔叔知道廉恥,娘親是不會騙我的."軒轅云墨也開心的說.

黑衣的男子看著這個孩子,只是一句話就賭的云隱什麼也不好說了,就知道這孩子很聰明,他的娘親把他教的很好.看著胖嘟嘟可愛的他,于是走向前蹲下讓自己盡量和他一樣高,並且溫柔的問:"你叫什麼名字?"

"寶寶,娘親叫我墨兒."軒轅云墨看著眼前這個帶著面具的男子竟然不害怕,反而想親近于是奶聲奶氣的說.

"墨兒,告訴叔叔,你全名叫什麼,娘親又是誰?"黑衣男子放緩音調的說,好像怕自己如果聲音大了就會驚嚇到他.

"娘親說寶寶叫軒轅云墨,字無憂,是希望寶寶無憂無慮的快樂成長."他只回答了前一句話.

"好名字,那娘親呢,寶寶的娘親叫什麼?"他好脾氣的繼續問,也不在意自己這一問有多無理.

"小少爺?"雯霏喊了一聲,她是怕小少爺告訴陌生人自家王妃的姓名,小少爺可是什麼都不懂.

"娘親就叫娘親呀,什麼叫什麼?"墨兒抱著白狐睜大眼疑惑的看著他,一副我不明白你說什麼的樣子.

黑衣男子看著他眼里一閃而逝的狡黠知道他是故意的,也沒生氣,反而很開心,這孩子很聰慧.

"叔叔你們是誰呀,也是來上香的嗎?"娘親就是因為要上香才帶自己來這里.,

"不是叔叔是隨便走走,墨兒是給誰上香的?"那黑衣男子也叫著他墨兒.

"娘親說是給父王."

"墨兒知道什麼是父王嗎?"那男子聽見他說給自己父親,不由問道.

"知道,娘親說了,說父王是給我生命,也是對我很好的人,可是他不能陪著我,娘親說他會在遠處看著我的."這都是娘親說的,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意思.

"那你想你父王嗎?"那男子聲線略帶起伏的問,不過控制的很好,身邊的人沒聽他的不同.

"不想,我有娘親,她對我很好,叔叔給你這個吃,香蕉片,娘親給我做的,可好吃了.娘親給我做了很多好吃的,叔叔有時間可以去我家里吃."他底下頭,從自己的布包里取出吃的.他也說不上為什麼,感覺這個叔叔很親切.

"好呀,不過叔叔不吃,你自己吃."

黑衣男子看著這個懂事的孩子,很是喜歡,又想起了自己記憶中的那個瘦小身影,好想給他自己所有的關愛,可是自己不能.自己有很多的事要做,也有太多的不得以,希望他不會怪自己.

"墨兒."上官雪妍在一邊看了有一會兒,看見他們對墨兒沒惡意,也就沒出來.不過看見墨兒邀他們去家里,就不得不出來了,這孩子這是陌生人,你怎麼敢往家引,萬一是狼怎麼辦?看來還待告訴他人心叵測才行.

"娘親,你怎麼才來,寶寶想你."軒轅云墨聽見聲音跑過去,撲向上官雪妍.

"是娘親不好讓墨兒等急了,要不要睡覺,餓不餓,快中午了,我們回去吧,娘親給你做吃的."上官雪妍抱著沖向自己的小炮彈,親親然後問.

"剛有吃東西,娘親給的包包里都是寶寶愛吃的,不過寶寶還是餓了."小人兒摸著自己的肚子,可憐兮兮.

"走,我們回吧,這里是寺院,娘親給你做些素菜吃,等明天我們出去了,在給你做肉好不好."

"好,娘親做的都好吃."

黑衣男子看著遠去的人影,耳邊回蕩著溫柔的女聲和孩子奶聲奶氣的聲音,心情激蕩.好和諧的畫面,自己從小就沒見過,有的只是爾虞我詐,自己在吃人的地方長大,以至于為了保命不得不想法離開.

"你說我們能不能取得那白狐的血,你的藥就只有這白狐血最難得,現在可是在眼皮子底下."藍衣男子問黑衣男子.

"不用了,我們得不到."那黑衣男子看著遠去的人低沉的說,在說自己也不想讓那孩子傷心.

"那怎麼辦?"藍衣男子看看他問,白狐好不容易看到的,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

"我們先去找別的藥吧."黑衣男子抬腳離開亭子.

"也好."

這邊上官雪妍帶墨兒回到禪房哄他睡下"宸,那幾個人怎麼回事?"

"好像沒什麼惡意,不過那黑衣男人對墨兒很感興趣,問了他一些問題,還有那黑衣男子好像中毒了需要白狐的血液."宸閉著眼睛說.

"那你不是危險了?"上官雪妍知道他們沒惡意,不過不喜歡有些事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我是神獸,不是那些亂跑的野狐,憑他們根本抓不住我."宸依舊閉著眼囂張的說.

"我的宸很厲害,那我們的狐王大人想吃些什麼,我去給你做,不過只能是素菜,這里怎麼說也是寺院."上官雪妍揉揉它的皮毛.

"你誰便吧,我知道了."宸打掉上官雪妍在它身上的手.

"那好,你看著他."

"知道了,我堂堂的狐王神獸,就你把我當保姆用."宸開口說.

"能者多勞,誰讓就您神通廣大呢."上官雪妍笑著說.

------題外話------

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