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半路截殺
碧落寺在皇城的郊外,要去碧落寺就要經過一片樹林,上官雪妍他們的馬車剛走入樹林,上官雪妍就感覺到有不少人的呼吸.如果都是埋伏的人,這也太大的手筆了,就是不知道是對墨兒還是對自己,也許就是沖著他們母子來的,看來有人等了一年實在是等不了了,要動手了.

"三,小心了."上官雪妍對趕車的人說.

"明白."暗三知道此行危險,大哥他們也在暗處,自己只要保護好王妃和小少爺就好.

"墨兒,一會有人陌生人來,你怕不怕?"上官拉起軒轅云墨抱在自己的懷里.

"寶寶,不怕,有娘親在."上官雪妍會武功的事他不知道,但是小人兒就是信任自己的娘親,知道有娘親在自己就不會有事.

"真勇敢,一會就和繡姐姐他們待在車里,不許出去娘親讓宸陪著你."上官雪妍來的時候把宸也帶上了,就怕自己有疏忽的地方,有宸跟著墨兒自己放心.

"好,宸一會兒和寶寶在車里,不怕呀,寶寶保護你."他走到後排抱起在榻上睡覺的宸.

宸聽完翻了個白眼,這孩子,到時候不知道誰保護誰呢.

和小狗相比,墨兒最喜歡的還是宸這只白狐,他覺得宸能聽懂他的話,很聰明,也很厲害.

馬車依舊向樹林深處走,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危險之中.

"動手."當馬車走到樹林深處,突然跳下一隊黑衣人,攔著馬車.

"留下馬車里的人,其他的人可以走了,我們不會傷害無辜的."看著像是頭領的人對著駕車的暗三說.

"王妃有人劫車怎麼辦?"雯繡緊張的說.

"沒事的."上官雪妍一點也也不慌張,好像劫持的馬車不是她的一樣.

"王妃,我們出去擋著,你帶著小少爺趕緊跑吧."雯繡突然說.

"我們走了,他們不會放過你們的."上官雪妍看著她說.

"我們是奴婢,死了也沒事,可是您和小少爺不能出事呀."

"不會有事的,有暗三在呢."上官雪妍不為所動,淡定的坐在車里,這些烏合之眾自己還不看在眼里.

馬車里面在上演感人的一幕,馬車外暗三已經和他們交上手了.

外面傳來刀劍相撞的聲音,不過這邊始終就是暗三一個,上官雪妍聽著覺得不對,按理說暗一他們在暗處該出來了,可是竟然沒出來.掀開簾子,看著越來越來吃力的暗三,抬起手甩出銀針,那是自己的隨身銀針,用于救人的,不過有時候也是自己的暗器,自己擅長的是劍,不過大部分時間劍放在空間里,輕易不會用的.

黑衣人不妨,被銀針放到五個,自己在針長塗了極強的迷藥.對方看著自己這邊不知道怎麼倒下的人,一時有點害怕,看著馬車半掀的簾子,知道里面有高手,一出手就解決了自己一半的人.在他們想著要不要接著動手的時候,暗一他們到了.

"屬下,來遲,請王妃恕罪."

"一會再說,留下他們."上官雪妍放下簾子說.

"明白."

戰局發生改變,本來占了上風的黑衣人,在暗一他們的加入中,漸漸吃力"走."那領頭的人知道自己的任務是完不成了,就只能下命令撤退.

他們本來有二十個人分兩隊,一對攔著暗一他們,另一隊十個人截殺上官雪妍,以為很快就能完成任務,可是誰也沒想到,對方有高手.眼看要得手了,上官雪妍出手就料理了五個,後面暗一他們又趕到了,今天的任務看來是不能完成了,也許自己等也要留在這里了.

"現在想走沒門."在車里的上官雪妍聽到他們要走,想的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上官雪妍是那麼好說話的嗎,我怎麼不知道.于是再次掀開簾子,又用靈力打出去幾根銀針,把剩下的人留下了.

"一,他們交給你了,知道怎麼做?"

"知道."

"三,和一一起回去養傷,二留下駕車,給藥."上官雪妍交代完拋出一瓶傷藥.

"是,謝謝王妃."對他們來說王妃的命令和曾經的王爺一樣,是不可抵抗的.

"走吧,碧落寺快到吧?"上官雪妍問道.

"回王妃,在往前,不遠就到了."

上官雪妍他們又緩緩的上路了,在樹林的另一邊的山坡上,有個幾牽著馬的人一直目送他們離開.

"主子,那個王妃真的和傳言中的不一樣."一位穿著灰色袍子的人對著自己前面的人說.

那是穿著黑色衣袍的人的,臉罩在銀色的面具下,只看見兩只銳利的眼眸,深邃,看著消失的馬車飽含著莫名的情緒.

"那是玄王妃,你們有沒有沒搞錯,一直坐在馬車里也不知道長得這麼樣,不過好像身手不錯吧,看到用什麼暗器沒有?"一個穿天藍色衣袍的人問.

"去碧落寺."那黑色衣袍的人上馬說.看來自己要接近她,才能解開自己的好奇.

玄王府的馬車在寺院的院門外停下,上官雪妍出來,然後抱下了墨兒.

"施主,請隨小僧入內,主持已經安排好禪房."立在門口的小沙彌看見上官雪妍,宣了一聲佛號,然後說.

"有勞小師傅帶路."

"不敢,請."

說完,那小沙彌就就在前面帶路,上官雪妍牽著墨兒走在後面,雯繡他們拿著行李在最後.沒走多久,在一排房子前停下"施主,禪房到了,小僧下去了,有事就叫寺中之人."

"謝小師傅,麻煩小師傅帶著我的婢女去捐些香油錢,然後准備些香燭."

"請隨我來吧."

"雯繡和雯蓮你們兩個去."

"是王妃."

"墨兒,累不累,要不要先睡會."進了房間上官雪妍問墨兒,他一路上很有興致,可是馬車坐久了也累的很.

"不累,娘親我們就住著了嗎?"他打量著這個簡單的屋子眼里有著好奇.

"對呀,我們這半個月就住這,等明天我帶你先去給你父王上香,然後再帶你在附近走走,好不好."

"好."軒轅云墨聽說在這半個月很是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