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思各異
上官雪妍想著如何才能出去,不過一時也沒頭緒.

"隨墨,你說廟會很熱鬧嗎,可是我沒去過."軒轅云墨小小的聲音帶著沮喪的傳進上官雪妍的耳中.

對呀,自己怎麼沒想到,自己可以借著為便宜老公上香的名義岀府,這樣誰也說不了什麼?

"墨兒,想不想出去玩,娘親帶你去好不好?"上官雪妍也知道這孩子沒出去過,從出生就在這王府里,三年了,府里的一切他都熟悉.可是就是沒出去過.

"娘親,我們要去廟會嗎,隨墨說那很好玩?"

"墨兒,我們不去廟會,我們去給你父王到廟里上香,讓他保佑墨兒健康的長大,一生如意."自己說過不會讓他忘記自己的父親.

"父王?"墨兒看著上官雪妍,有點不明白父王是誰.

"墨兒,父王就是給你生命的那個人,也是很疼你的人,不過現在由于各種原因,他不能陪著你.不過他一定在遠處看著墨兒,一定希望墨兒長成男子漢,是個有擔當的好男兒."自從見了墨兒,這是上官雪妍第一次和他說起他的父親,一個早死撇下幼子的男人.玄王爺的音容笑貌也許對小小的他來說已經忘了,可是那畢竟是他的父親,自己不能讓他忘記了,還有他的親生母親,自己也會在他懂事的時候一點一滴的都告訴他.

"墨兒知道了,墨兒以後要保護娘親."對于軒轅云墨來說父王那是被自己淡忘的人,自己有的只是娘親.

"乖."這孩子自己這一年沒白疼."那你先去和隨墨玩去,娘親一會找你."

"好,隨墨我們走."

上官雪妍看著走掉的孩子,他三歲了,在古代可以開蒙了,更何況是王府的少爺,看來自己是該送他進皇家學院了,那里是西越最好的教育場所.有最好的老師,都是些西越有名的大儒;那里有最尊貴的學子,因為皇家學院里面都是些皇家子弟和高官家的子弟,每一代的皇帝都是在那啟蒙的.自己雖說也可以教他,不過自己不想讓他脫離了屬于他的圈子.三歲在古代看來不小了,他在皇家學院回來後自己可以教他別的.打定主意,從莊子回來就去送他去書院.

"雯蓮你去告訴管家,我帶著小少爺要去碧落寺給王爺上香,隨便問問側妃她們誰願意去,不過要去半月,受不了苦的可以不去."上官雪妍本來是打算自己去的,不過想想自己還是問問好了.

"是."雯蓮福了福身就出去了.

碧落寺聽雯娥說,是西越最大的寺廟,香火鼎盛.說是里面的主持是得道高僧,就是不知道是神僧還是神棍了.自己也沒什麼怕的自己穿越到這朝代也不是為了禍國殃民來的,自己可是抱著利國利民來的.

那邊管家得知王妃和小少爺要出行,緊張的安排車馬,經過一年的相處,管家也知道王妃是個有注意的,不會被誰給改變的.哪怕自己害怕出事,可是依然要安排車馬,護衛.還要去通知側妃她們,這一年王府中是比較安靜的,王妃帶著小少爺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吃食也是自己料理.側妃也有樣學樣,那些貴妾和姨娘們也沒出來過.這一年是王府最安靜的一年,少了一些勾心斗角,和女人的爭吵.

"側妃,管家來說,王妃要去碧落寺上香,問側妃和各位夫人去不去,娘娘我們要不要去?"側妃的貼身嬤嬤問她.

"碧落寺上香,不去,就說我病了,怕帶病去沖撞了佛祖."凌丹聽後很快就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這也許是一個機會,既然你走出小院就不要怪我了.

"是."那嬤嬤出去回話.

嬤嬤出去後,她就拿出紙筆寫到'她今去碧落寺.’寫完招出暗處的一人"給,拿去吧,不要晚了."

"夫人,上香我們去不去?"

"那院里怎麼說的."一個嬌小的女人看著不遠處的院子問.

"側妃說是病了不去."

"那我們也不去,就說我不小心傷著腳了."嬌小的女人聽完嬤嬤的話說,誰也不是傻子,她凌丹不去,自己也不會上趕著找不自在.

"是."

其它院里的情況一樣,只有一個院里比較奇怪,那女人知道王妃要出去一直在著急的走來走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跟著去,可是又怕打亂了主子的計劃,最後只能寫張紙用信鴿帶出去.

等上官雪妍這邊管家通知准備好車馬的時候,去給王爺上香的就只有王妃和小少爺,其他院里的人都找借口不去,不過借口大同小異的,都是病了.

"那就找大夫給他們看看吧,記著一定要開好藥,我們王府還是有給她們治病的藥錢的."病了,借口吧,到都是聰明人,知道這次出去有危險,都不願趟渾水.這也如自己的意,帶著她們自己要去莊子還要想法甩掉她們.

"是老奴知道了."管家也看那些女人不順眼,王爺在的時候她們天天在府里鬧幺蛾子,現在要給王爺上香倒是都病了.

"走吧."上官雪妍抱著墨兒上了車.

玄王府門口兩輛馬車出現在人們的視線里,然後緩緩駛向城門口.沉寂一年之久的玄王府走出兩輛馬車,在大街上是如此的耀眼奪目,紛紛猜測.

"那是玄王府的馬車吧?"一個路人問身邊的人.

"應該是吧,從玄王府出來的,上面的標志是玄王府的."被問的人不確定的說.

"怎麼可能會是玄王府的馬車,這都有一年了,王府就沒出來過人,肯定不是."另一個人反駁道.

"你知道什麼,那就是,剛才有人聽到了,王府管家對著上車的人喊王妃和小少爺."其中一個人自認為知道真相的人沾沾自喜的說.

"王妃,那就是玄王府的沖喜王妃了,真的假的?"有人不相信的問.

實在不是他們好奇,玄王府自一年前就沒人出過府,說是為王爺守孝謝客三載,這一年中就沒人出來過.都以為玄王府要被人遺忘和沒落的時候,玄王妃出現在人眼前.雖說是沒看見人,可是也有人信了.

"侍衛大人,那馬車里坐的是誰?"有大膽的走上前去問玄王府的侍衛.

"哦,那是我們的王妃和小少爺,說是要為王爺去碧落寺上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