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敲打侍女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起床,洗漱後,就去小廚房給孩子做早飯,孩子小只能吃一些好咀嚼的軟和的食物,所以她就蒸了一小碗雞蛋羹,做了一些瘦肉粥.雞蛋是從空間里的雞下的,做飯的水是靈液稀釋的,這些都對他身體有好處,自己現在要給他把身子養好,然後才能解毒.

軒轅云墨一早睜開眼沒看見自己的娘親,以為娘親不要自己了,慌張的就打算下床找人.這時雯繡走進來.看見下床的他,立馬上前"小少爺,你起來了,不要下床,奴婢給你穿衣服."

"繡姐姐,娘親?"他揉著自己的眼睛,一副要哭的樣子.

"小少爺,王妃在廚房說是給您做好吃的,來奴婢先給您把衣服穿上."雯繡一邊解釋,一邊拿過昨天王妃做好的衣服,給他穿上.

"好,繡姐姐."小孩子知道娘親沒拋下自己,就乖乖的等著雯繡給他穿衣服.

"小少爺,您不能叫奴婢姐姐,奴婢當不得,讓外人知道了會說奴婢不知禮數."小少爺小什麼都不知道,可是自己不能,主就是主,奴就是奴,自己可不能托大.

"能,寶寶喜歡你."

"小少爺,這可不行,雯繡就是個奴才,不敢當小少爺的一聲姐姐,您以後也不要這樣叫了."雯繡又強調的說,這要是讓王妃知道了,會不會以為是自己教的.

"怎麼不行,他喜歡,你叫讓他叫唄,你們伺候他,難道還不能得他一句姐姐.在我的院子里,沒有什麼不能的,奴才怎麼了,也不比誰少什麼嗎,你只要自己不自卑就行了,再說我院里的人出去也不比平常人家的小姐低.在這院子里我會對你們比較放縱,不過要是觸及我的底線就不一樣了.你告訴她們,只要不東想西想的,我會給你們應該得的.反之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後悔."上官雪妍從外面走進來聽見他們的對話,對于兒子的懂事她也是比較滿意,對于雯繡的反應也是滿意的,不過也些話自己也要說的,總之該敲打敲打的自己也會做.

"王妃奴婢省的,會和她們說的."這時的雯繡感覺自己出了一身汗,跪下說.

"起來吧,去打水給小少爺洗臉."上官雪妍接過雯繡給墨兒穿的衣服,自己繼續給他穿.

"娘親,不丟寶寶,怕."墨兒看見娘親回來了,剛才還困頓的眼睛徹底睜開了,偎依著她說.

"娘親也舍不得丟了寶寶."上官雪妍安撫他親了一口.這個孩子缺乏安全感,也許和他以前的經曆有關.

"寶寶乖."他看著上官雪妍說,意思是說只要不丟下他,他會乖乖的.

"知道,小人精,我們先吃飯,然後娘親給你個禮物好不好."上官雪妍想起昨天帶出來的小狗.

"現在看."一說禮物他可是來了興趣.

"不行,要先吃飯,不然一會飯涼了,你吃了會肚肚疼,那要喝苦苦的藥."上官雪妍不贊同的說.

"好,不喝藥,吃飯."他拉著苦瓜臉說.

"好."上官雪妍接過雯繡遞過的水盆"你去把廚房里我做的飯端在外面,然後你們也去吃飯吧."

"是."雯繡經過這半個月的時間和上官雪妍相處,也知道王妃說話說一不二.

上官雪妍支走她,是為了方便自己在洗臉水里加靈液.給他洗完臉後,抱他下床,牽著走到外室,在桌子前坐下.然後拿起湯勺喂他吃飯,看他吃的開心,自己也開心.

吃完飯,上官雪妍又給他洗洗手和臉,然後抱出小狗給他看.

"狗,小狗."墨兒看見小狗立馬上前抱著不放,也不怕小狗咬他.

這是一只白色的無一點雜色的毛,這是一只長不大的寵物狗,在現代還是一只用生物技術,藥理控制大批培育的新型犬種.類似京巴,直毛,被稱為袖珍犬,這也是自己無意中放進空間里的.昨天選狗的時候一眼就看上它了,身體嬌小,有利于寶寶抱著.

"以後他就是墨兒的寵物了,好好對它,你對他好,它也會對你好的."狗是比較忠實的,在現代的時候看了不少那種狗尋主人的,忠犬守著已逝主人墓的直到死亡等等報道.

上官雪妍看著獨自和小狗玩的孩子,總覺的少了些什麼,對了他少了玩伴,沒有同齡的人和他一起玩,看來自己應該給他找個同齡的孩子玩.起身叫來雯繡讓她看著墨兒,又讓雯連去找管家.

過了一會兒管家來到小院,站在門口"不知道王妃喚老奴有何吩咐."

"我想給小少爺找個玩伴,不知管家知不知道府上誰家有幼童,三四歲左右."上官雪妍是想著,太小了還要照顧他,古代三四歲的孩子都懂事了,應該可以了.之所以問王府里誰家有,那是因為他們大部分是王府舊奴,是有一定的忠誠度的.

"三四歲的玩伴,王妃老奴的孫子剛好四歲,不知道可不可以?"管家說完看著王妃有點忐忑,自己原是王爺母親皇後的陪嫁,專一幫皇後打理店鋪的,後來王爺開府自己就被調這來了.反正自己一家子都是奴才,小少爺有可能是王府的繼承人,孫子跟著他也許可以有一份好的前程.

"你舍得,如果舍得那最好,你送進來吧."少爺雪妍已經從雯繡那里大概了解了一下王府的人,當然這管家是重點,知道他是王爺的生母身邊的人,也挺得那去世了的王爺的信任.

"是,老奴舍得."

"你在找幾個五到六歲的孩子,我想給小少爺訓練幾個侍衛,這些你最好去乞丐里找,不過不要你自己去找,以免引起別人注意."玄王府正在守孝,要低調.

"奴才,明白,不過王妃要讓誰訓練,王爺在時有暗衛的,可是現在也不知道在哪."王爺走的匆忙,什麼也沒交代.

"這些你不用著急,我有打算,你先找人吧."

"是,老奴這就去."

打發走管家,上官雪妍沖著空寂的院落說了一句"出來吧,也該見面了."上官雪妍說完話,端起身邊的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就等那人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