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黑暗孤影
看著如此樣子的孩子,上官雪妍很是驚豔.自己的的運氣不錯,白的了如此可愛的兒子.

"小少爺,穿著真可愛也好漂亮,好像仙童."雯娥叫著說.

"是很好看,寶寶喜歡嗎?"上官雪妍給他整整衣服,抱在懷里問.

"喜歡,小狗."孩子看著自己衣服上的圖案開心的說,他也是第一次穿如此舒服的衣服.

上官雪妍知道孩子遇到穿新衣都會很開心,哪怕貴為王爺之子也是一樣的.知道他喜歡自己也開心,自己以後的任務就是好好養大他,只要看著他開心,自己沒別的要求了.

"好,那娘親把其他的動物也給你繡在衣服上,我們天天穿不一樣的好不好?"上官雪妍寵溺的抱著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也不怕他穿不玩浪費,自己也不在乎這些,只是想給他最好.

"好,要宸."他突然說.

"都依你."這小家伙都開始提要求了.

晚上吃完飯,上官雪妍帶著孩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溜達了一圈,然後回到了臥室洗漱,她知道小孩子要早睡才好.

臥室門前,雯繡站立著說小少爺自己可以照顧,怕打擾王妃休息,不過上官雪妍說要自己照顧,就帶了進去.回到臥室上官雪妍又給他用加了靈液的水洗洗澡,才抱他上床,哄他睡覺,不過是給他來了睡前故事把自己知道的寓言故事講給他聽.

看著睡熟的孩子,上官雪妍知道這孩子自己可以疼,可以寵,但是不會把他養廢了,該教的的道理自己不會少的,這些寓言故事也是有選擇性的.古代人的心機一點也不比現代人差,自己是打算把他教成腹黑的.可不是單純的小白兔,就說他的出身,也不允許他是小白兔,他以後要遇到的事很多.作為未來的王爺,這偌大的玄王府要交給他,沒有能力怎麼打理,那些虎視眈眈的人怎麼對付.自己甯願他狠心對付別人,也不願意他著了別人的道.無論在哪個時代,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生存.武功自己可以教,不過要慢慢來才行,至少要等他過了三歲再說,自己平時給吃一點帶著靈氣的的食物,清潔下身體里的雜質.其實他比較小,身體的雜質也不多,自己就不用給他洗髓了,過幾年再說,洗髓後他可以練更高深的武功.醫術在自己看來這是在古代保命必修的'技能’他們動不動就下毒的,暗殺什麼的,不能解毒就只能等死,那死鬼王爺不就死于中毒.自己怎麼說在現代也有個神醫的稱呼,在這教出個小神醫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他有天賦,自己會傾囊相授.

上官雪妍在他的額上吻一下,然後消失在臥室里.上官雪妍到空間里就向豢養動物的上山走去,想著白天自己答應給他一只小狗,就想到自己空間里養的有些狗,在現代的時候,自己就喜歡,所以空間里就有不少狗,各個種類的,大的小的都有.自己挑一只小的可愛的寵物狗給他,在這里養的衛生都沒問題,自己也放心,再說也多多少少開些靈智,不是外面的傻狗可以比的.

這邊上官雪妍在空間里找明早給兒子的小寵物狗的時候,那邊王府一個偏僻的院子里,一個黑影跳出圍牆,快速的在寂靜的街道上掠過.最後在一座大宅外面停下,敲門進去.

"主子在等你,你自己進去吧."開門的是一個青年男子,看著那個從王府出來的黑影說.

"知道了."那黑影,一身黑衣,不過看身形應該是個女的.

那黑影走到亮著燈的客廳里,看見背著自己的人,跪下"主子."

"來了,王府怎麼樣,沒了王爺,那些女人怎麼樣.是不是鬧得不成樣了?"那身材頎長的男子沒有轉過身,開口問跪著的人.

"表面上一切如常,不過今天玄王妃見了大家,並處理了小少爺的原來身邊伺候的人,然後把小少爺帶回自己小院,說是以後自己養.今天無意中聽到王妃院里的丫鬟說,王妃對小少爺很好,自己給他洗澡,做吃的,還給小少爺做衣服."那跪下的人說完還抬頭看看那應在燈光下的背影.

"是嗎,看來她對小少爺很好,為什麼呢,那可不是她的孩子,和她可沒關系,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你多注意一點,有事隨時回稟."那男子聽了低頭嘀咕

"屬下明白,不過玄王妃好像和我們以前所知道的不太一樣.屬下看不透,好像很厲害,連凌側妃都在她手里吃虧了.玄王爺去世的那天,她逼的凌側妃差點殉葬了."那跪著的人說,凌側妃仗著身份在王府里橫行,誰知道剛見王妃第一次就栽了個大跟頭,不是身邊的嬤嬤反應快,說不定就要殉葬了.

"是嗎,有意思,你在王府里盯緊了,有事告訴我.你先回吧,免得讓人發現了.也不要有什麼動作,等我的命令,不要壞了我的計劃."那頎長的身影聽了,過了一會兒才對她說.

"是主子,屬下知道,屬下先告退."她說完就站起來,看了一眼那燈下的背影向外走去.

那頎長的身影好像沒聽到她的話,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燈光下的他感覺有點孤寂和琢磨不透.直到剛才那個開門的青年人走進來"主子,晚了可以歇著了."

"恩,通知下去明天去云山."那頎長的身影淡淡的說,可是語氣里帶著不容置疑.

"是,主子."那青年男子聽後只是疑惑一下,然後回答說.

自始至終都沒看見那頎長身影的臉龐,只有一個冷漠的身影和淡漠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