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打探前事
上官雪妍又走進臥室,出來時手里拿著布匹.她打算用這些布給墨兒做幾件衣服,他現在的衣服都不是什麼好的,穿上也不舒服.自己拿的這些布料都是以前在杭州買的高檔絲綢,和一些細密的棉布.在加上在空間里都沾染上了靈氣,都身體有益.這都是顏色淡的,絲綢做外衣,棉布透氣軟和做里衣.在雯蓮拿針線的時候,上官雪妍就拿起剪刀動起手來裁剪,這活自己以前也做過,所以倒不難,知道尺寸就裁剪的很快.等雯蓮拿回針線,上官雪妍都裁好兩身衣服了.

"你們誰會做針線,把這些也給裁剪了,我先縫制這些."上官雪妍看見針線拿回來了,就把裁剪的事交給她們,自己動手縫制,打算在小衣服上繡些動物圖案,簡單又不失可愛.

"王妃奴婢會一些."雯霏站出來說,其實針線她們都會.上官雪妍倒是忘記了,這古代女紅是衡量一個女子是不是合格的重要標准.在現代衣服那些都是要去買的,什麼樣式的都有,要是會剪裁做衣服,才是奇怪呢.

"好,那你做吧."

"對了,為什麼我們院子就你們幾個,怎麼連個嬤嬤也沒有."這是上官雪妍一直奇怪的地方,那些電視小說里,主子身邊不都有一個管事嬤嬤嗎?怎麼自己院子里會沒有,這院子除了她們幾個就連打掃的丫頭都很少,反正自己想清靜,人少也好.

"回王妃,我們院子有個祁嬤嬤,不過在王妃進門之前,嬤嬤的兒子出事了,就和王爺請假回家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回來."雯繡接著話說.

"是嗎?"是不是也太巧了,自己這個新進門的王妃正是需要人的時候,祁嬤嬤的兒子就出事了,她就回去了.

"你們在王府多久了,和我說說王爺和先王妃的事吧."上官雪妍像聊天一樣和她們說話,自己還是先弄清楚自己環境再說.

"王妃,奴婢說吧,奴婢是家生子."雯繡看看其她人,然後說.

上官雪妍點點頭,示意她說.她也知道家生子知道的比較多一些,也都有自己的渠道.

"王爺和先王妃是自幼定的親,也是先帝下的旨意.先王妃是定國侯府的嫡長女,閨名沐絲凝和王爺也算是相配的.王爺是在十歲那年病了,從那以後病就越來越重,曾有傳言說王爺活不過二十,可是沐小姐不嫌棄在及笄之後就嫁了進來.不過好景不長,先王妃生小少爺的時候難產,都沒來得及看一眼小少爺就走了."雯繡話里帶著惋惜和遺憾.

古代是有說生孩子好像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的,可是對于先王妃的難產自己抱有遲疑的態度,也有可能是她生產是被人動了手腳.連王爺都敢下毒,更何況是王妃呢.恐怕當時是想一尸兩命吧,可是墨兒命大活下來了.到底是誰和玄王爺有這麼大的仇恨,可惜現在王爺都死了自己找誰問去,不過對方要是圖玄王府什麼,那一定還會出手的.自己會不會不知不覺中就走進別人的陰謀里去了.

"那側妃呢又是誰,怎麼會大少爺比小少爺要大?"記得古代不是說,在正室沒孩子的時候那些小妾是不允許生的,更何況先王妃出身名門,難道這里不是,還是自己是被小說和電視給誤導了.


"側妃是太後的侄女,太後卻不是王爺和皇上的生母."雯繡壓低聲音說.

上官雪妍聽後看了她一眼,她這一句話傳遞著很多信息,側妃的靠山大過先王妃,太後不會為了不是自己親兒子的王爺去壓著側妃,看來這側妃進王府也是太後的手筆了.那會不會王爺的毒也和這個太後有關,在原主為數不多的記憶力,知道其實太後有自己的親生兒子,不過被先帝封為逸王,封地遠在邊疆.

"怎麼小少爺沒封世子,王爺沒給請封嗎?"上官雪妍又問了一句.

"王妃,我朝請封世子都是在十歲,小少爺不到年齡."雯繡聽後楞了一會回答,想到王妃以前在民間不知道也不奇怪.

"知道了."也就是說,如果墨兒在十歲以前沒了,那世子之位就是凌側妃兒子的,也就相當于玄王府在太後手里,自己現在更加有理由相信太後是這一切的幕後的推手,不過也不排除有其他的可能.不過不管這背後的人到底是誰,無論在籌劃什麼,只要不動自己守護的玄王府一切好說,不然就讓他有來無回.

上官雪妍和她們說話也沒停下自己手里的刺繡,雯繡她們就見王妃飛針走線,沒多久一件小衣服就做好了,不但針線細密,上面還有可愛的小狗繡圖.

"王妃這是給小少爺的嗎,好漂亮,小少爺一定喜歡."雯娥是她們之中最小的,也就比較活潑,說話相對要松快些.

"好看嗎,是給墨兒的.對了墨兒就是小少爺,軒轅云墨,字無憂."上官雪妍惦著小衣服來回的看,自己也挺滿意的.這是一件銀白色的袍子,帶著流云圖案,衣服的衣袂上繡著一只撕咬線團的灰色狗兒.小孩子本來應該穿一些鮮亮的顏色,不過墨兒在守孝期間,自己就只能給他做一些素色的,要不然就是一些顏色淡的衣服.

"雯繡你進去抱墨兒出來,讓他試下衣服."上官雪妍最後把衣服上的線頭減掉,指使雯繡抱墨兒.她也不怕雯繡看見宸,宸要一直在王府早晚就都會被人發現,再說宸的警惕性很強.

"是."雯繡聽後就走進內室.

一會兒雯繡就抱著墨兒出來,剛被雯繡放下來的墨兒就跑像上官雪妍"娘親,想你."

"真乖,娘親也想寶寶,來寶寶試一試這衣服怎麼樣."上官雪妍扶正他,拿過放在腿上的小衣服,在他身上比劃,最後又脫了他身上原來的舊袍子換上.這些舊衣服還是自己讓雯蓮去他原來的住處去取的.

古話說的好,人靠衣裝,這一點不假.墨兒才兩歲左右,也許是親生父母的基因條件好,小小年紀的他,就能看出以後有當禍水的潛質,長大後不知道要傷多少女兒家的心.現在這簡單的衣袍穿在他身上,精致的小臉,把他襯得更加玉雪可愛,美中不足的是他臉上的傷,經過靈水的洗滌和修複,沒有早上看著明顯了,不過還是有點痕跡的,今天在洗洗,明天就該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