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正面相見
"這事不就不勞煩妹妹煩心,妹妹莫不是忘了,還有小少爺呢,那才是王爺的嫡子,才是正統的繼承人."凌側妃也不是傻子,當然不會照她的話說,哪怕她說的就是自己想的.

"也對,這還說不定王府以後會是誰的呢,凌姐姐是不用妹妹我煩心.小少爺畢竟沒大少爺大,最遺憾的是小少爺沒有個向姐姐一樣疼她的母親,能不能長成還不知道,是妹妹瞎操心了."那嬌小的女人笑著不過話里有話的說.這女人也就是兩夫人之一,父親是四品官.

前面兩個女人的話後面的人也聽到了,她們都有點無所謂,反正她們也沒孩子,也就是沒了依靠,自己只要在王府終老就行了.可是就只有一個人聽見她們的話皺了下眉,不過不知道所謂何事.

等她們到大廳的時候,上官雪妍已近坐在主位上喝茶了.聽到她們來了也沒出聲只是刮刮自己的茶杯,也沒抬頭自顧的喝茶.

她們進來看見上官雪妍也沒行禮,在凌側妃和那兩位夫人眼里,這王妃現在聽著身份挺高,可是再高也掩蓋不了她出身鄉間的事,就一個鄉下丫頭,她們怎麼說也是官家小姐,憑什麼給她行禮.

一時就僵在這里了,上官雪妍知道她們怎麼想的,不就看不起自己這個鄉下來的人嗎,原主會怎麼自己不知道,可是現在在她們面前的,是曾今槍林彈雨里闖過來的上官雪妍,就不會受她們的氣.自己無論出身怎麼樣也是上了玉蝶的皇家王妃,正二八經的玄王妃.現在如果讓她們踩著,那以後在她們那里還不被踩死呀,那可不是自己的作風.

"妾身等見過王妃."過了有一刻鍾凌側妃才帶領她們上前行禮.

"雯繡,要你做什麼,你的規矩學到哪去了.各位妹妹什麼時候來了,你怎麼也不告訴我.看她們都走累了吧,這連站都站不住了,這要是王爺在一准心疼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本妃容不下她們呢."上官雪妍突然厲聲呵斥道,放下茶杯看著下面的一群女人,怎麼不裝了.來了不行禮,就一直站著,行禮了也不認真,別當自己沒看見你們眼里的鄙視,不就看不起我嗎,可是那又怎麼樣,不照樣低頭.

"王妃,是奴婢的錯,懇求王妃恕罪,奴婢下次不敢了."雯繡也知道王妃是故意的,立馬跪下請罪.

"起來吧,將功補過去給各位妹妹搬凳子來."是凳子,不是椅子,自己沒給她們繡墩就不錯了.

"各位妹妹坐,喝茶,這茶挺香的,在等你們的時候我都喝了幾杯了,你們也嘗嘗."那麼言下之意就是你們這些小妾好大的架子,竟然讓王妃等你們.

上官雪妍說完,她們立刻又站起來"是妾身等的錯,不該勞煩王妃等我們."她們聽後誠惶誠恐的站起來,請罪.在王妃面前擺架子,那是不遵尊卑,這可是很嚴重的罪.

"都是自家姐妹,你們這是做什麼,坐下.我們這可是第一次見面,我呢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見見各位妹妹.你們看王爺走了,這偌大的玄王府就只剩我們這些孤兒寡母的,你們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同心協力打理好玄王府,不能給過世的王爺抹黑."上官雪妍語氣帶著商議的和她們說,這時的她帶著笑,語氣溫柔,給人溫婉柔弱之感.

"是,但憑王妃吩咐."她們又站起來行禮,經過剛才的較量她們也看出來來,這王妃也不是善茬.

"你看你們又來了,坐."看我不整死你們,小樣,真以為我是軟柿子,任你們拿捏.

"你們看我們玄王府是親王府,很得皇上和太後掛念,所以我們也不能讓他們失望.我們該有的規矩不能放松,不能讓外界以為我們沒了王爺就可以看笑話.今天話我就放在這,以後誰要在外面給玄王府抹黑,不論你在王府是什麼地位,不要怪本妃不講情面."上官雪妍的語氣先是輕柔,然後無征兆的嚴厲起來.聲音不大可是在玄王府的人都能聽見,她們不知道這句話上官雪妍加注了內力在里面可是控制的很好,只會讓在玄王府里的人聽見,不會傳到外面.

"是,王妃."室內的凌側妃她們再次起來行禮,室外的下人在管家的帶領下跪了一地.

今天在場的有些人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這王妃和王爺一樣厲害,還有一些完全不在乎,在她們看來王妃不過是個女人,厲害又怎麼樣,不過是裝裝樣子.

看著她們誠惶誠恐的的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上官雪妍也知道適可而止,過猶不及的道理,就轉移了話題.

"凌妹妹這是大少爺吧,叫什麼,過來讓母妃看看."上官雪妍看著這個胖的都成球的孩子,慈愛的說,伸手招他過來.看來過得不錯,小寶貝和他的待遇一比可就差多了.

"姐姐,孩子小,怕調皮傷著了姐姐,再說孩子認生."凌側妃看著上官雪妍的行為如臨大敵,一邊要保持得體的笑一邊緊緊的把大少爺抱在懷里.

"認生呀,既然這樣我就不勉強了,不過現在有一件事我要問清楚."上官雪妍說完這句話,掃視了在場的人.

"照顧小少爺的嬤嬤和丫鬟在嗎,出來我認認."上官雪妍的話沒起伏,不過四周溫度下降.

她的話說完,從人群中顫顫巍巍的走出兩個嬤嬤和四個丫鬟,走到廳中跪下.

"就是你們呀,辛苦了,小少爺比大少爺還要小,一定更頑皮.對了,小少爺呢,怎麼沒帶他來,難道是我這個做母親的不能見自己的孩子.管家我讓雯蓮傳的話不清楚嗎,還是說在你們看來小少爺不算在王府人這之列."這句話嚴重了,小少爺是王爺的嫡子,無意外的話就是未來的王府繼承人,把他排除在外,這是要背主呀,對于下人來說背主可是大罪.

這種大罪不是任何一個奴才可以承受的,西越對賣身為奴的下人有著嚴格的制度,背主要受最嚴厲的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