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懂事孩子
"母妃."奶聲奶氣的帶著小心翼翼的聲音在上官雪妍懷里響起,不知道是在叫上官雪妍,還是在品味著兩個字的意思.

簡單的兩個字,上官雪妍卻覺得比什麼都好聽,動聽,像這孩子本就該是自己的,恍惚之中有種血脈相連的錯覺,也許自己穿越而來就是為了他吧.

"小寶貝真乖,來,跟母妃一起走."上官雪妍說完就抱著他向自己的小院走,小身子輕的可憐,自己抱著感覺輕飄飄.響起他的傷上官雪妍就有一肚子的火.現在自己要先給他洗洗,然後看看到底傷的怎麼樣了,除了臉上還有哪里有傷,最後才好算賬.

回到小院,上官雪妍讓雯蓮去打熱水,然後趕走她們,在水里滴入空間的靈水自己動手幫他洗澡.脫掉衣服看見他小小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上官雪妍哪怕見多了死亡也不由的難受.小孩的肌膚嬌嫩,稍微用力就會留下痕跡.可這些不是一朝一夕留下的,那些黑紫色,明顯淤血堆積形成的.誰是怎麼很,對一個孩子下手,那死鬼王爺難道沒發現嗎?這不是他的兒子嗎,怎麼會在他的眼皮子下傷成這樣.這個身份尊貴的孩子到底吃了多少苦,不由的紅了眼眶.

"母妃,不哭,寶寶不痛痛."小人兒,用自己小小的沒什麼肉的手給上官雪妍擦眼角的淚水.

這是多懂事的孩子,都這樣了,還在安慰自己,上官雪妍拿著棉布輕柔的給他洗澡"好,母妃不哭,寶寶,以後就是母妃的小寶貝,和母妃住在這院子里好不好,母妃可以給寶寶講故事,做好吃的,可以教寶寶識字,寶寶說好不好."

"好."也許是身上的傷使他感覺疼痛,他吸著氣,卻在笑著回答說.

看著他忍著的模樣上官雪妍很是心疼,多純真的孩子,以前的苦難沒有磨滅他的童真,依舊保持著笑容,不容易.

洗完後,上官雪妍才發現自己這里沒有他能穿的衣服,于是用毯子包著他放在自己的床上,蓋好,自己也躺下"小寶貝你要不要睡覺?"洗澡的時候就發現他有點困頓.

"不困,我要母妃."小人兒,也許是怕自己睡著了就看不見母妃了,即使眼都快睜不開了,還是努力的不讓自己睡著了.

"睡吧,你睡醒就能看見母妃,母妃不離開你."上官雪妍輕柔的拍著他,這是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真的?"他小心翼翼的問,好像怕上官雪妍欺騙他.

"恩,真的,保證寶寶一覺睡醒了,母妃還在,聽話啊,母妃喜歡聽話的孩子."上官雪妍拍著他,哄他入睡.

"寶寶聽話."說完就閉著眼睡了,可是也在不時的睜眼看看.

最後也許是實在抵不過困頓就沉沉的睡去,上官雪妍看著入睡的他手搭在他的腕上,給他檢查一下身子,檢查的結果十分氣人,這孩子竟然體內含毒,不過現在比較輕微,一時不會要了他的命,可是要是自己沒發現他,也不知道他哪一天就去找他那短命的老爹去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然後輕起身床,看來自己有些事要先去處理一下了.可是離床時卻發現自己的衣服被他抓在手里,只能輕輕的掰開他的手,拿出自己的衣角.

"宸,你出來看著他,他要醒了告訴我,我出去辦點事."既然是自己的孩子,那哪有受氣,自己不給他出氣的,再說自己一直以來就是個護短的人.

"我知道,你去吧."宸一晃就出來了,看著熟睡的孩子,他也看著心疼,孩子在神界那是很難的,也是很寶貝的,所以自己也很稀罕孩子,自己也沒孩子,就是上神都沒有孩子.這孩子主人把他當親生的,自己也把他當小主子看待,那自己的小主子怎麼能讓那些渺小的人類給欺負了,是在可恨,他用毛抓子戳戳睡著的孩子,然後躺下和他一起睡.

孩子有宸看著,上官雪妍也放心,于是就走出臥室,來到外間,叫過雯蓮.

"雯蓮,你去找管家,讓他通知大家在大廳集合,就說本妃想看看大家,認認人.記著必須全到,一個都不能少."

"是."雯蓮領命然後走出去.

上官雪妍看著走出去的雯蓮,這本是那王爺給原主准備的侍女,四個大丫鬟分別叫雯繡,雯蓮,雯娥,雯霏,包管上官雪妍的衣食住行.自己也是剛到這里,看著她們還比較順眼就先用著,不行再換.

"雯繡,幫我換衣服,梳頭."這次是自己到這半個月了第一次正式見大家,上次在王爺的葬禮上見過也沒看清.不過聽說府里一共有側妃一位,夫人兩位,姨娘很多,其中兩位夫人都是官員的女兒,其她出身也不等.看來這王爺也不是什麼好人,弄這麼多女人,也不怕忙不過來.

"走吧."上官雪妍看著銅鏡里的自己,頭發簡單的用一支玉簪挽著,臉上沒擦一點胭脂,身上是素白的孝衣,簡單卻不掩由內而外的氣質.

雯繡的感覺是最深刻的,她因為照顧上官雪妍最久,也是接觸她最多的,比別人了解她.看著王妃溫婉可親,比較容易接近.可是也不是誰都能左右的,她有自己的處事原則,而且不願意人家打攪,所以現在她們四丫鬟就只在外室伺候,沒王妃的命令誰也不能進去.

上官雪妍走在前面,大丫鬟走在後面,一行人走向大廳.在通外大廳的另一條路上,也有著心思各異的幾人.

"凌姐姐,你說王妃找我們什麼事,這王爺才剛去,王妃就開始給我們立規矩了,妹妹我沒一兒半女是沒什麼指望了,可是凌姐姐你怎麼說還有個大少爺,這王爺走了,這王府以後不就是凌姐姐你的了,可惜了現在要被這鄉下來的沖喜的村姑擋著,這以後就是大少爺繼承了王府,上面也還有太妃呢."通向大廳的小路上,幾個身穿素服的的女人相攜而來,其中一個嬌小的的女人走在牽孩子的凌側妃身邊不斷的說,一副為她抱不平的樣子,可是事實為何只有她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