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母子初見
一時院子里安靜的落葉可聞,都在好奇事態怎麼發展.到底是哪位勝利,誰勝利,誰就代表王府以後的風向.這些奴才最會審時度勢,眼下明顯是新王妃占上風,

"王妃,凌側妃還有大少爺要照顧的,孩子小離不開母親.這也是王爺的孩子,王爺想來也不會願意看著孩子沒有母親照料."一直站在凌側妃身後的嬤嬤走出來跪下說.

"你們怎麼不早說,既然王爺留下的有孩子,我也知道孩子是離不開母親的.這樣就算了,看來凌側妃是不能和王爺死同穴,那還是留給我自己吧."上官雪妍略帶遺憾的說,其實上官雪妍也沒打算要她死,只不過要嚇嚇她罷了.

"謝姐姐好意."凌側妃低著頭說,不過心中怎麼想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凌側妃知道就好,記著以後有些話不能隨便說,不然會出事的,下去守靈吧,不過要先去換一身衣服."上官雪妍走上前說.

"妹妹記著了."凌側妃壓下心中的不快帶人離開,這是自己進入王府幾年間唯一一次的跌倒,還是在這個無親無故的沖喜王妃面前.等著,總有一天我要你跪著求我.

"管家靈堂安置好了嗎,族老都到了嗎,下面的事我不好出面,你帶人聽族老指揮,讓王爺入棺,有事再找我."自己雖說是王府的主人,可也是個女人,古代對女人有很多的限制,第一條就是不許拋頭露面,不過自己也是要去守靈的.

"是王妃,去報喪了,應該快到了."管家恭敬的回答,經過剛才的事.精明如他也看出來新王妃不是一般的婦人.

"好了,先辦王爺的後事吧,記得敢有人搗亂,一律不能輕饒,沒了王爺我們玄王府也不是誰都可以欺負的."有些人就喜歡迎高踩低的,在加上有心的人,不知道這個王爺的喪事能不能平靜的辦完.

"明白."管家領命而去,上官雪妍回到自己的院子,這里紅色的帳幔和裝飾都換下來了.自己也沒想到剛到這就先辦了一場葬禮,還是自己名義上老公的.自己以後的路要怎麼走,玄王府是親王府,在別人眼中就是塊肥肉,更何況是少了玄王爺的玄王府,更是美味的肥肉,很多人都想吃一口.自己也不知道現在的玄王府面臨著什麼,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它的注意,就說那凌側妃吧,她怕就是其中一個.自己下面要面對各種斗爭,可是自己剛來什麼都不知道,看來要先弄清楚眼前的處境才行.

"即來之則安之,女人你擔心什麼,一切有我呢."宸突然從空間里出來,跳到上官雪妍的懷里蹭蹭,囂張的開口.

"是呀,有你這狐王大人在,我有什麼可怕的,那我們就在這時空愉快的生活."上官雪妍抱著宸,揉著它的皮毛笑著說.


自己曾近多次游走在生死邊緣,還有什麼可怕的,在古代保命的兩樣'技能’醫術和武功自己全有,而且自己的武功本就是古武,在加上修真著的身份,在現代那槍炮橫行的年代自己都能安然,更不要提在冷兵器時代的古代,皇權至上又怎麼樣,自己不願意的事誰也不能強求.

上官雪妍走在花園里,看著開的絢麗的花朵,自己穿到這已經半個月了.玄王爺的喪禮已經辦完了,從昨天開始上官雪妍要管家對外說玄王府要為王爺守孝,謝客三載,這三年的宴會玄王府不會參加了.自己今天想起來到這一直在忙,沒時間看看自己以後生活的地方,才會走出小院看看.這是王府的花園,因為玄王府是親王府,所以修建的比較的奢華的,處處彰顯玄王爺的尊貴身份,就連花園都比較大,花的種類也比較繁多,還有很多名品,不易見的.一路走來小橋流水,很有江南的水鄉韻味.看來這玄王爺也是個雅致的人,不過太短命了,沒命享受,便宜了自己.

上官雪妍正在欣賞景色,卻隱約聽見到嗚嗚的哭聲,聲音很低,可是自己能聽到.于是就往聲音的來源處走去.走到一片長得植株比較高大的花朵旁,就看見一個孩子蹲在那,一兩歲的樣子蜷縮在花下嗚嗚哭泣,身子一抖一抖的,看上去很是可憐.

看見這孩子上官雪妍想起了自己在現代的孫子小的時候,他在這個年紀的時候,那是被很多人圍著的,就怕冷著或熱著了,走路都是抱著,哪舍得讓他哭.于是蹲下,慢慢的靠近哭泣的孩子,就怕自己的動作大了驚動了他.

"這個小寶貝是誰家的,怎麼會在這沒人管."上官雪妍問跟在自己身後的雯繡.

"王妃這是小少爺."身後的侍女雯繡小聲的說.

"小少爺,誰家的,難道是凌側妃生的?"王妃聽後疑惑的問,雯繡稱呼為他小少爺,想必是玄王府的.自己也就知道凌側妃有個孩子.

"王妃這是王爺的嫡子,先王妃生的."身後侍女雯繡小聲的說,王妃剛嫁進來,王爺就去世了,小少爺的事,也沒人告訴王妃,王妃又來自民間不知道也不奇怪.

"什麼,怎麼沒人告訴我."上官雪妍有點生氣的問,那不是自己那便宜老公留下的,也是自己名義上的孩子.看著孩子躲在這哭,臉上有傷,不說誰能知道這是王府少爺,並且是尊貴嫡子,那也就是以後的王爺.王府的接班人,是誰這麼大膽敢欺負他,怎麼也沒見照顧他的人.

"小寶貝,來不哭了,讓母妃看看,臉上的傷疼不疼."上官雪妍慢慢的靠近,並拉過那孩子.輕柔的抱在懷里,感受到他小身子的顫抖,小小的身子竟然輕的可憐,身份是挺尊貴的,可是沒有父母的庇佑,還這麼小,他又不會保護自己,他以後要怎麼生存.今天讓自己遇到了,也算是緣分了,這孩子以後就是自己的了.

此時被抱著的的小人兒,抬著哭紅的眼,看著眼前漂亮的女人,溫柔的抱著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是睜著紅如兔眼的大眼看著她.在他小小的心里根本就不知道'母妃’是什麼意思,可是孩子都是敏感的,上官雪妍的善意他是能感受到的.他從出生就只有嬤嬤和侍女照顧,父親見的也少,更不要說抱他了,可是眼前這個自稱'母妃’的人的懷抱很舒服.